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异域密码之日本异闻录(2019版)

异域密码之日本异闻录(2019版)

售价
RM29.44
优惠价
RM29.44
售价
RM36.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羊行屮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4月

ISBN:9787510877766

编辑推荐

1. “异闻录”系列畅销40万册,全新修订版,口碑延续,质量升级

“悬疑怪才”羊行屮的“异域密码系列”,又称“异闻录系列”,全系列畅销400000 。《泰国异闻录》《印度异闻录》《韩国异闻录》《日本异闻录》,口碑延续,质量升级,全新修订版回馈读者——给读者更好的阅读感受。

 

2. 天下霸唱、大力金刚掌、蜘蛛、贰十三大力推荐!

“悬疑小说”天王级作家天下霸唱真心推荐:这一系列小说,写的虽然是鬼神之事,却不只是单纯地追求灵异惊悚的效果,他为故事注入了历史的厚重感和文化底蕴,真正赋予了它们灵魂。百万畅销书作家蜘蛛推荐:这一系列小说,完全满足了我对异域神秘文化的所有好奇。

 

3. 阴阳师、百鬼夜行、人形师、裂口女、邮轮鬼棺、白骨温泉……爽到天翻地覆头皮发麻的小说!

日本流传最久的流传度最广的神秘事件、恐怖传说,神秘古老的传说 惊险刺激的情节 武力超群的主角 轻松搞笑的语言=一部让你全方位爽爽爽爽爽……爽到天翻地覆、头皮发麻的小说。

 

4. 比肩徐峥“囧系列”、陈思诚“唐人街探案系列”的跨国故事——

 

 

内容简介

日本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受中华文明的影响巨大。流传在日本的灵异传说,几乎是与这个国度一同诞生的。日本的妖怪形象众多,其中大部分都源自中国,但日本妖怪经过自我严禁,后来者居上,以至于到了日本现代社会出现了以妖怪为关键词的消费文化,各种书籍、漫画、影视剧以及游戏层出不穷。

 

从泰国归来后,南瓜和月饼的惊魂之旅并没有结束,在之后的旅途中,他们遭遇了更加离奇诡异的事件。豪华游轮上停放的黑色空棺,午夜徘徊于十字路口的灯笼小僧,深山老林中吞人性命的烟鬼婆婆,富士山下神出鬼没的妖狐山姥……更多凄美哀怨的故事,都将在《日本异闻录》中得以呈现。这是一部揭秘日本神秘文化的特色小说,也是一本日本版的《聊斋志异》,在为读者讲述独具扶桑特色的民间故事的同时,也将为读者展现出一幅从未展开过的隐秘历史画卷。

 

在《日本异闻录》的创作上,作者并不满足于单纯为读者营造惊悚恐怖的阅读气氛,还在故事中加入作者对生命的思考和感悟。日本国丰富悠久的历史以及大量鲜活辉煌的民间故事,为作者创作《日本异闻录》提供了更多素材,整个故事比上一卷更加华丽,人物更加鲜活,有些故事更是能让人潸然泪下,悲喜交加,回味悠长。

书摘 · 插画

异域密码之日本异闻录

作者简介

羊行屮,本名姜波,山东东营人,己未年羊年羊月出生。屮,音同“彻”, 草木刚长出来的意思,取“草木欣欣向荣”之意。曾在多家杂志发表《秦陨》《传奇人生》《大学向左 我们向右》《暗夜笔记》《罪案录》系列等百万余字,已经出版作品《泰国异闻录》《日本异闻录》《印度异闻录》等。

人形师

 

 

“高桥君,你都不知道那天你有多吓人。”护士臻美帮高桥换了药,扎好绷带,“你满头是血地冲进来时,我以为大白天遇见鬼呢。”

 

“给您添麻烦了。”高桥坐在床上勉强鞠躬,头部一阵晕眩。

 

“高桥君,不要再牵扯伤口了。”臻美连忙扶住高桥,“高桥君,你到底是怎么把头部弄成这样的?”

 

高桥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暗想:这件事情又怎么能和你说呢?

 

三天前——

 

即使是炎热的初秋,27层楼顶天台的风也分外凛冽。高桥踩灭最后一根烟头,哆哆嗦嗦地站上了天台的防护栏。

 

从这个高度看去,街道上的汽车如同搬家的蚂蚁,密密麻麻地缓慢移动着,一阵狂风吹过,高桥立足不稳,差点掉下楼。

 

不过他心里一点也不紧张,因为,他早就想死了。

 

金融危机、就业压力、孤儿、被女友抛弃、贷款还不上,仿佛全世界所有的倒霉事情都让他一个人碰上了。

 

活着根本没有什么希望,还不如死了的好。

 

这一个多月,他一直这么想,也一直这么做。

 

这次,应该会成功吧。高桥苦笑着,闭上眼睛,张开双臂,任由身体前扑,倒向空中。

 

身体下坠的感觉戛然而止,好像有人抓住了他的腿,紧接着传来撞击的疼痛感。

 

睁开眼睛时,他才发现自己倒挂在半空中,偏偏牛仔裤角,挂在了防护栏横出的铁钩上。

 

爬回天台,高桥沮丧地坐在水泥地上,疯了似的狂吼!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舒缓心里的压抑。

 

为什么!

 

我居然倒霉到了连自杀都不能成功!

 

这段时间,早就失去生活信念的高桥,尝试了各种自杀方式。可是每次在最后关头,总会发生意外,让他根本无法死去!

 

准备摸电门的时候,家里突然跳闸了;买了一瓶安眠药,却发现刚才还满满的水壶里居然没有一滴水,水龙头又怎么也拧不开;上吊绳子会绷断;割腕却在家里找不到一把刀子;想砸碎玻璃,却发现窗玻璃像是铁做的,怎么也砸不碎;从桥上跳河,喝了几口水昏迷后再苏醒时,不会水性恐水的他,居然躺在岸边……

 

就连跳楼,都会被铁钩挂住牛仔裤!

 

总之,他想尽一切办法都死不了。冥冥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跟他作对,越想完成的事情,越完成不了。

 

高桥用力捶着胸口,瞪着天台阁楼上的输水管线,猛地跳起冲出,一脑袋撞了上去。

隐约中,他好像听到了女人的尖叫。

 

醒来时,眼前一片雪白。头部的疼痛和注射完的点滴让他知道自己仍然没有死。

 

也不知道是谁居然在上班时间到天台,多管闲事地把他救了!就让我流血而死好了!

高桥捶着病床。

 

 

“咦?高桥君你脖子上有颗痣呢?”臻美好奇地眨着眼睛,“在我的故乡江户,有个关于脖子上长痣的传说呢?你有兴趣听吗?”

 

高桥抬头看了看时间,“嘀嗒嘀嗒”,悬挂在墙上的钟表显示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如果臻美回了护士站,那就只剩他一个人,出于对医院的恐惧,高桥点了点头表示有兴趣。

 

臻美拖过椅子,像小猫似的坐着,双手抱膝:“据说脖子上有痣的人,都是带着前世的怨气投胎转世的。”

 

高桥没想到臻美一上来就讲了这么带感的话,下意识摸了摸脖子,心里有些发毛。

 

以下是臻美的讲述——

 

江户时代,作为最有名望的武士,岩岛一生斩敌首无数,终于在五十岁的时候,获得天皇赐封的“万人斩”称号。按理说岩岛本应感到高兴才是,可是他却每天闷闷不乐。

 

作为雄霸一方的武士,没有子嗣实在是人生一大耻辱!

 

无奈妻子、小妾都快比仆人多了,可是却怎么也怀不上岩岛的骨肉。岩岛遍寻全国名医,甚至请了僧人、阴阳师施术,但是后院女人们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

 

人们都说,岩岛一生杀孽太重,老天故意降下报应,让他无人养老送终。这些话慢慢传到岩岛耳朵里,岩岛不由勃然大怒,操着天皇御赐武士刀“千叶”,把造谣的人杀了个干净,又将人头悬挂在武士府的高墙上,慢慢风干成拳头大小皱巴巴的一坨暗褐色肉球。

 

自此再无人敢拿岩岛没有子嗣的事情随便开玩笑,反倒是过了一年多,岩岛府突然张灯结彩,要为岩岛刚出生的儿子助男庆祝百天。

 

这个消息顿时轰动了整个江户城,为什么从未听到风吹草动,岩岛居然就有了儿子!

 

好事之人请岩岛家的上街采购的仆人健次郎喝酒,酒过三巡偷偷询问时,本已醉意很浓的健次郎忽然清醒过来,慌乱地摆摆手,匆忙走了。

 

这更为助男的出生增添了诡异的色彩。

 

于是又谣言四起:岩岛在连年征战中伤了下体,不能生育,助男是健次郎和岩岛小妾偷情生下的孩子。

 

这些话又传到岩岛耳朵里,岩岛只是笑了笑,根本没有理睬。只是在第二天,他又将健次郎的脑袋悬挂在了高墙上。殷红的鲜血干涸成黑色,倒像是一道奇怪的符咒。

 

岩岛的儿子“百天宴”那天,江户城的武士几乎全部前来祝贺,当然也有很多凑热闹的人,岩岛不以为意,兴高采烈地招呼着。在酒过三巡之后,去年新纳的妾青历抱出了孩子。

 

胖嘟嘟的小脸蛋,长长的睫毛,粉嫩嫩的孩子眉宇间依稀有几分岩岛的模样。质疑这才消失,大家纷纷向岩岛表示祝贺,岩岛自然喝得大醉。

 

谁也没有注意到,青历笑容中的浓浓的哀怨。

 

 

时间过得很快,助男长成了快七岁大的小男孩,英挺的模样更像岩岛了。但是孩子的出生并没有阻止岩岛的杀性,每隔一段时间武士墙上就会悬挂几个人头。

 

在武力就是一切的江户时代,有“万人斩”称号的岩岛砍掉普通人的脑袋似乎不是奇怪的事情。时间久了,大家除了担心斩首厄运降到自己脖子上外,定时到武士墙看人头倒成了一件很有乐趣的事情。

 

不过也有人发现,助男的母亲青历,自“百天宴”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哪怕是武士们在岩岛家会宴问起此事,岩岛从不作答,只是摸着助男的脑袋,远远地望向锁头已经锈迹斑斑的后院。

 

岩岛家的仆人都谨记一道训令:决不能靠近后院!否则斩首!曾经有仆人好奇地接近后院,第二天就被岩岛活剥了皮。被剥皮的仆人还没有死透,拖着血肉模糊的身体在地上爬着,刀光一闪,脑袋被一刀斩断,腔里的鲜血直接喷在后院门上……

 

自那以后,后院就如同第二个岩岛,成了所有人谈及色变的地方。

 

谁也不知道里面锁着什么。

 

不过从武士府里传出两个奇怪的说法:被剥皮的仆人在临死前,嘴里不停地说着:“鬼、鬼……”

 

每到月初月末的深夜,天空没有月亮的时候,后院里就会传出“咚……咚……”的奇怪声响,像是有人在院子里来回走的声音,脚步很沉重。

 

 

有一天,助男在仆人们的簇拥下,到街上玩。一个云游四方的阴阳师见到助男,停住了脚步,指着助男脖子上的痣说:“有这颗痣的人,带着前世的怨念和记忆,是谁制造了这么大的杀孽?”

 

虽然阴阳师在日本地位极高,但是仆人们仍然把这个疯言疯语的阴阳师暴打了一顿。

 

不能与普通人为敌的阴阳师擦了擦嘴角的血,打听到孩子是“万人斩”岩岛的儿子,问清楚了岩岛家的位置,便沿路找去了。

 

当他看到墙上挂的一颗颗人头正在被乌鸦啄食的时候,忽然“哈哈”大笑:“报应就要到了!”说完就扬长而去。

 

这件事情很快让岩岛知道了,他皱着眉,握着武士刀,直勾勾地盯着年历,默算着:“还有一个月就是助男的生日了,还有一个月!”

 

阴阳师所说的报应并没有出现,风平浪静地过了一个月,助男的七岁生日来到了。

 

宴席异常盛大,当助男拿着武士刀表演了一段精妙剑道,随手斩杀了一个仆人宣告成人之后,整个宴席到达了高潮,大家都纷纷庆祝岩岛有一个了不起的儿子。

 

岩岛喝得大醉,回房休息时,已经是午夜。劳累了一天的人们都已熟睡,岩岛忽然酒意全无,拿起武士刀,从床底拖出一个麻袋,悄声来到了后院门口,摸出一串钥匙。

 

院子里,又传出了“咚……咚……”的声音。

 

岩岛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抹凶狠的神色,打开门锁,慢慢地解着盘在门上的锈迹斑斑的锁链。

 

“吱呀……”门被推开,月色下,后院满是大树的中央地带,一个人正围着一个树桩慢慢地绕着圈走着。走几步,他就会拿起手中的木槌,敲打着树桩。

 

他的脚上,锁着沉重的脚镣,破破烂烂的衣服几乎遮不住瘦得只剩下皮的身体,远远看去,就如同一个活骷髅,在惨白的月色下转圈。

 

“大人,今天的尸体和人皮呢?”活骷髅侧着耳朵听了听,抬起头向岩岛这边“望”着。透过沾满头油、汗水、泥土的乱蓬蓬长发,眼眶里的两个黑漆漆的窟窿里面,眼球早已被挖掉,“完成最后一次,大人的儿子就可以真的变成人了……青历,青历还好吗?”

 

“青历自然很好。”岩岛冷冰冰说道,顺手把麻袋划开,扔到活骷髅身前。

 

从麻袋里滚出一个臃肿肥胖的女人,每一层脂肪堆积的肉褶里都夹着厚厚的泥灰,赤裸的身体上沾满了屎尿的臭味。那个女人看到活骷髅,张嘴想喊,却根本发不出声音。

 

她的舌头,早就被齐根割掉,脖子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正是声带的位置。

 

而她的双手双脚,软瘫瘫地根本举不起来,手筋脚筋早就被挑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