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异域密码之印度异闻录(2019版)

异域密码之印度异闻录(2019版)

售价
RM29.44
优惠价
RM29.44
售价
RM36.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羊行屮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4月

ISBN:9787510877780

编辑推荐

1. “异闻录”系列畅销40万册,全新修订版,口碑延续,质量升级:

“悬疑怪才”羊行屮的“异域密码系列”,又称“异闻录系列”,全系列畅销400000 。《泰国异闻录》《印度异闻录》《韩国异闻录》《日本异闻录》,口碑延续,质量升级,全新修订版回馈读者——给读者更好的阅读感受。

 

2. 天下霸唱、蜘蛛、大力金刚掌、贰十三大力推荐!

“悬疑小说”天王级作家天下霸唱真心推荐:这一系列小说,写的虽然是鬼神之事,却不只是单纯地追求灵异惊悚的效果,他为故事注入了历史的厚重感和文化底蕴,真正赋予了它们灵魂。《十宗罪》作者蜘蛛推荐:这一系列小说,完全满足了我对异域神秘文化的所有好奇。

 

3. 牛脸人村落、深山食人族、杜马斯海滩红衣幽灵、新德里食发怨婴;湿婆庇护的神秘家族……爽到天翻地覆、头皮发麻的小说!

 

印度的古老神庙,奇怪村落,神秘传统,怪异事件……神秘古老的传说 惊险刺激的情节 武力超群的主角 轻松搞笑的语言=一部让你全方位爽爽爽爽爽……爽到天翻地覆、头皮发麻的小说。

 

4. 比肩徐峥“囧系列”、陈思诚“唐人街探案系列”的跨国故事——

内容简介

离开日本之后,南瓜和月饼来到了印度。在这里,他们遇到了更加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纠缠数代的湿婆诅咒,阴尸煞地中的诡异村落,密洞里的青铜古棺,排灯节的请鬼游戏,老公寓中的恐怖鬼影……这个有着几千年文明积淀的神秘国度,到底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悬疑小说作家天下霸唱、蜘蛛联手推荐!

揭开千年古国的神秘面纱,满足你对印度神秘文化的所有好奇!

书摘 · 插画

作者简介

羊行屮,本名姜波,山东东营人,己未年羊年羊月出生。屮,音同“彻”, 草木刚长出来的意思,取“草木欣欣向荣”之意。曾在多家杂志发表《秦陨》《传奇人生》《大学向左 我们向右》《暗夜笔记》《罪案录》系列等百万余字,已经出版作品《泰国异闻录》《日本异闻录》《印度异闻录》等。

咖喱

 

欧洲中世纪,女巫赛琳娜在炼制“魔水”时,偶然发明了一种液体。这种诱人的香气不仅能够掩饰白种人特有的体味,还能起到催情的效果,她为这种液体起名为“香水”,一时间在妓女中秘密流传。随着长达三个世纪的欧洲女巫大屠杀,作为“邪物”的香水也销声匿迹。

 

十八世纪,法国没落贵族理查德在古堡中偶然发现了失传已久的香水配方,利用东印度公司从印度运送过来的香料,重新研制出香水,作为贡品送入皇室,在贵族圈里大受欢迎。香水这才摆脱“邪物”的称号,在欧洲登堂入室,成为贵族身份的象征,理查德也因此成了富豪。

 

传说中,最顶级的香水配方只有理查德一人知道,每年只生产0.1磅。理查德死后,家人遍寻秘方不得,下葬之前进行遗容化妆时,入殓师从他嘴中发现了一张嚼烂的纸条,只剩下两个字还能勉强认出:Curse(诅咒),Kali(咖喱)。

 

 

 

连着好几天雾霾天气,整个城市仿佛从地球上消失了,出个门都像玩游戏开拓新地图,再加上月饼讲的“水婴灵”的事情,让我长时间无法自拔,感觉身边全是婴儿的怨灵。我索性足不出户,天天在宿舍里睡觉打游戏,饿了就吃方便面喝啤酒。

 

虽说面是方便了,但是天天吃,嘴里也淡出个鸟来。我又想起在泰国、日本吃的美食,肚子里的馋虫子又提出了抗议。

 

月饼从印度带回不少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让我随便拿,一时间我身上佛珠、手串、项链配得齐整,去上课,同学都以为我皈依了佛门。寝室里烟抽完了,趁着月饼出去买烟,闲得无聊,翻开他的大旅行箱瞅瞅还有什么好玩意儿,结果在箱子最内侧的拉链夹层里,摸出一个标着“Kali”字样的玻璃罐,看颜色挺像辣椒酱。

 

我顿时口水出来了,这可是正经印度咖喱!连忙支上酒精锅,淘米煮饭。

 

米是月饼从印度带回来的basmati,在全世界都很有名气,米粒晶莹剔透,颗粒饱满,细细长长的,嚼劲松软还不粘牙。更妙的是,这种米煮熟后,呈现出非常润泽的金黄色,别说吃了,单就这么看看也让人直流口水。

 

眼巴巴等着米饭熟了,香气从锅盖里“扑哧扑哧”往外冒,我盛了一碗,打开咖喱瓶,舀了一大勺拌进米饭,呼着热气吃了起来。

 

Basmati特有的香味加上咖喱辛辣的浓香,让我都舍不得嚼咽,就这么放在嘴里,只觉得四肢百骸无比舒坦,全身通透,这几天被雾霾天气阴侵而酸疼的关节也热气直冒。

 

月饼回来时,我已经开始吃第二碗:“月饼,给你留了半锅,这咖喱实在是太香了!”

 

月饼脸色一变:“我带回来的那罐咖喱?”

 

我伸长脖子咽下口米饭,点了点头。

 

“你个吃货!”月饼摸出烟点了一根,“也怪我忘跟你说了。”

 

两碗饭下肚,我拍拍肚子往床上一躺:“唉!胖就胖在这一顿上了。一罐咖喱把你心疼的,至于吗?”

 

“你要是知道这罐咖喱是怎么回事,可能就不会这么说了。”月饼摸了摸鼻子,一脸无奈地笑着。

 

 

 

印度,德里市。

 

被德里门南北分开的德里市,被称为“新、旧德里”,犹如两个贫富悬殊的邻居,居住在同一片土地上。相对于新德里的高度现代化,旧德里更多的是肮脏、混乱、犯罪以及保存完好的历史建筑。

 

尽管如此,每天都会有大量新德里的居民驱车赶往旧德里,倒不是因为他们对历史文化的爱好,而是整个德里市最有名的餐馆SHAHALA在这里。店老板夏尔马是个五十多岁的胖子,虽说住在属于贫民区的旧德里,但是源自于婆罗门的高贵姓氏却是他除了拿手的咖喱大餐以外最值得自豪的事情。

 

不过食客们似乎对他的姓氏不太感冒,所以当他自豪地介绍自己时,食客的眼睛却始终不离餐单,这多少让他有些失望,只好回到配料间熬制咖喱。

 

SHAHALA的咖喱需要20公斤洋葱芯、10公斤番茄、蒜肉和不同的香料搭配,用顶级的橄榄油过一遍,再用慢火熬足40个钟头,根据不同食材,咖喱要求分时段(精确到秒)地加入相应的原材料,才能煮成各种色香味俱全的咖喱菜式。

 

每次咖喱熬制成功后,夏尔马都会把熬锅端进只有自己才能进入的密室,据说里面藏着做咖喱的最后一道祖传秘方,也正因为如此,SHAHALA的咖喱味道才会与众不同。

 

这几天生意并不是特别好,餐馆西边第三条街的垃圾堆莫名其妙地着起了大火,还有好几个乞丐疯掉了,在此之前发生了几宗强奸案,一时间众说纷纭,生意难免受到影响。

 

夏尔马却不以为意,每天都准时熬制咖喱,仿佛生意的好坏与他无关,他只关心咖喱的味道。

 

晚饭时间,餐馆里稀稀拉拉坐着几桌食客,夏尔马懒洋洋地坐着喝啤酒抽水烟,嘴角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门被推开,一个清瘦的东亚少年进了餐馆,四下打量着,选了靠墙的餐桌坐下。

 

夏尔马喝得微醺,对侍者摆了摆手。侍者把餐单往桌上随便一扔,少年点了一份咖喱炒饭,要了瓶KINGFISHER(印度最有名的啤酒,与味道浓烈的印度咖喱饭搭配刚刚好),边吃边喝。

 

忽然,一张餐桌上的食客们爆出雷鸣般的欢呼声,一个身材高大的印度男人拿着根弯弯曲曲的体毛,表情就像中了彩票。

 

印度人对于饮食卫生的不讲究达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街头卖姜茶的商贩会把姜茶杯子丢进落满苍蝇的水桶里随便冲洗就立刻装上姜茶,从饭菜里吃出毛巾丝、苍蝇这样的事情更是数不胜数。在熬制咖喱的过程中,厨师很少会戴帽子和套袖,里面落进几滴汗、几根头发或者体毛也是常事。

 

SHAHALA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如果在饭菜里发现这些东西,全桌免单。这也难怪食客们高兴,完全没想到吃进肚子里面的饭菜还有没有别的更恶心的东西。

 

少年皱着眉头,半盘咖喱炒饭说什么也吃不下了,仰脖把啤酒喝完,结了账匆匆走人。

 

吃了免费大餐的食客们又要了不少啤酒,看来要一醉方休……

 

 

 

连续五天,旧德里的传闻越来越诡异:有人说着火的垃圾堆里堆满了尸体,凶手是疯掉的乞丐,他们与三轮出租车司机暗中勾结,把单身女性诱拐奸杀,摘取器官贩卖。一时间人心惶惶,餐馆的生意也受到了影响,白天还有一两桌慕名而来的食客,到了晚上,就只剩下一桌还有人。

 

两天前的最后一锅咖喱熬制完毕,夏尔马索性停了炉子,准备等客人重新聚多的时候再熬。

 

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每天晚上七点,那个东亚少年准时来到店里,要一份咖喱炒饭,要一瓶啤酒,只喝啤酒却不吃炒饭,喝完结账走人。

 

直到今晚,少年居然要了十多瓶啤酒,而且喝得极快,不到半个小时,指着空空的酒瓶子又开始要酒。

 

这几天没客人,侍者请假回家,夏尔马拎着几瓶啤酒往桌上一放:“我请客。”

 

少年点了点头,不客气地咬开瓶盖。夏尔马把水烟一送:“抽一口?”少年估计是觉得两个人抽一个烟嘴不卫生,摆着手掏出烟,点了一根。

 

“我们印度人没有你们想的那么脏。”夏尔马不以为意地呵呵笑着,肥胖的下巴和脖子一圈圈叠在一起,“你是日本人?”

 

“中国人。”少年仰脖喝了半瓶啤酒。

 

夏尔马似乎不太在意少年的国籍,抽了口水烟:“中国人吃咖喱饭吗?”

 

“也吃,不过不如印度这么普及。”少年摸了摸鼻子。

 

“那你为什么只喝啤酒?要知道,我这里的咖喱饭可是整个德里市最有名的。难道是因为那天看见邻桌吃出了体毛,觉得恶心?”夏尔马的胖脸把眼睛挤成了一条缝。

 

“我前几天去了趟图书馆,偶然发现一本古籍,上面记载着咖喱的由来,所以不想吃。”

 

“哦?我倒想听听。”

 

“您应该知道吧?不过反正时间还早,我就讲讲吧。”

 

 

 

孔雀王朝在无忧阿育王的统治下,国力空前繁盛,王朝的象兵足迹甚至在波斯都留下了盛满鲜血的战争脚印。国内更是大兴土木,修盖庙宇,还有恒河岸边那座命名为“孔雀”的宫殿。

 

但是,强盛的国力也掩盖不了命运悲惨的奴隶们累死在工地中的事实。每天都会有大批奴隶因为过度劳累、监工虐待、湿热病而死亡,随意丢弃到野地,任由乌鸦、野狗啃食。

 

随着奴隶的日益减少,孔雀王朝的各个工地都出现了停滞现象。一心向佛的无忧阿育王难压暴怒的性格,给每个负责监工的官员下了死命,如果不能如期完成,全家贬为奴隶,参与工地建筑。

 

命令一下,监工们自然不敢怠慢,只能加大惩罚制度,原本还有休息时间的奴隶们昼夜劳作,所带来的恶果是,奴隶死的越来越多,建筑进度越来越慢。

 

负责建造“孔雀”宫殿的监工甘地自然也是愁眉不展,眼看宫殿就要竣工,奴隶们却已经到了极限。生性宽厚的他也知道,此时惩罚奴隶,不但于事无补,还有可能造成民乱起义,而无忧阿育王给的最后期限马上就要到来。想到家中的妻女即将沦落为奴隶,他暗暗下了决心,准备带着全家逃亡。

 

回到家中,妻子瓦娅见他愁眉不展,得知此事,柔声安慰着说她有办法。不过,她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回山里的村落询问家族老人。

 

甘地自然不信,以为妻子要找借口逃跑。瓦娅凄然一笑:“你把我从强盗手中救出,对我的恩德我一生都还不完,怎么可能舍你而逃?”

 

话音刚落,瓦娅夺过他腰间的弯刀,砍下了自己的食指立誓。

 

甘地看到妻子斩断的食指弹落在地上,心里面懊悔不已,连忙答应了妻子的请求。

 

妻子临走前,嘱托了他三件事:一、在她回来之前,不要开工;二、把断掉的食指找仆人缝进女儿孔雀的枕头里;三、每天早中晚都要诵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理睬。

 

这三件事一件比一件奇怪,可是看到瓦娅不容置疑的眼神,甘地只好点头答应。

 

 

 

半个月后,瓦娅如约回来,背着一个包裹,断掉食指的右手缠着厚厚的纱丽,虽然清瘦了不少,可是难掩眼中的兴奋。她甚至没顾得上看看孩子,就让甘地把后院收拾出来,支起了一口巨大的灶锅,亲自购买了整整半个院子的各种调料,用恒河水把锅注满,点起了柴火。

 

当所有一切都准备好,瓦娅把自己反锁在院内,千叮万嘱,在她出院前,不能有任何人进来。第二天,院子里飘起了一股浓郁辛辣的异香,闻过的人都忍不住流口水,全身充满力量。第三天,院子里的浓香已经漂到工地,快要累死的奴隶们闻到之后,居然都精神焕发。

 

谁也不知道瓦娅在院子里做什么,都好奇地打探,唯有甘地显得越来越焦躁不安。

 

第四天,那扇紧闭的门“吱呀”推开,瓦娅面容枯槁,美丽的眼睛深深陷进了眼眶,颧骨高高耸起,细细密密的皱纹堆满眼角,就连乌黑油亮的头发都夹杂着大片白发,短短几天工夫,像是老了几十岁。

 

见到一直站在院外等她的甘地,瓦娅指了指院里的大锅,吩咐仆人用锅里熬制的叫作“咖喱”的调料拌饭送到工地,奴隶们自然会如期完成工程。

 

话音刚落,瓦娅就晕了过去。

 

拌着咖喱的饭送到工地,奴隶们吃了之后居然体力充沛,不困不累,日以继夜地工作,宫殿眼看就要竣工。

 

瓦娅整整昏睡了三天三夜,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居然被捆在牢房里!

 

隔着结实的木栅栏,她看到甘地恐惧的眼神,还有两个念着佛号的僧侣!

 

“你……你是妖怪!”甘地嘴唇青紫,哆哆嗦嗦地说道,“我派了人跟踪,发现你居然在堆放奴隶尸体的地方吃死人肉!否则你怎么会这种妖术,能让奴隶们不知疲倦地工作!”

 

“不是你想的那样!”瓦娅疯狂地拍打着牢笼,可是虚弱的她很快就再次晕倒。

 

甘地有些不忍心,用征询的目光看向僧侣,年纪较大的僧侣没有言语,打开牢笼,解开了瓦娅缠着纱丽的右手。

 

斩断食指的位置,居然长出了一颗细细长长沾满黏液的肉芽,分明是一根还未完全长成的指头!

 

甘地这才相信瓦娅确实是个妖怪。僧侣举起降魔杵,击向瓦娅的额头!

 

骨裂声响起,鲜血溅满墙壁,瓦娅在剧痛中苏醒,低声哀求:“你……你救过瓦娅。你的妻子是不会害你的。我……我不是妖怪。”

 

多年的夫妻感情在甘地心中迸发,他含泪说道:“请大师杵下留人!”

 

年长僧侣厉声喝道:“孽缘已尽,业障必除!”

 

降魔杵再次落下,瓦娅头骨被完全击碎,白色的脑浆夹杂着红色的血液,融成了一汪红白相间的糨糊。

 

不知道是懊悔还是悲伤,甘地跪在瓦娅尸体旁边失声痛哭。泪眼朦胧中,他发现瓦娅还未长成的食指深深陷进坚硬的岩石里,用血肉刻下了几个字:我爱你!孔雀!

 

僧侣面无表情地走了,牢房里只剩下甘地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