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会员】在结账的时候输入【Welcome99】就可以享有【RM 3】 额外折扣。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3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3

售价
RM33.60
优惠价
RM33.60
售价
RM42.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关心则乱
出版社:中国华侨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6月
ISBN:9787511376619

编辑推荐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数十亿积分现xiang级神作!超庞大世界观!超复杂关系网!网友评价“将人情世故写到极致!”“看知否学会做人提高情商!”豆瓣评分8分以上!
★一幅从江南闺阁到侯门大户的古代生活画卷徐徐展开……宅门恩怨下的暗潮涌动与礼教伦常,全面还原真实古代市井家宅生活。让你提高情商、经营人生、明理知世的口碑佳作!众多作者网红自发推荐!
★赵丽颖、冯绍峰、朱一龙主演,正午阳光团队继《琅琊榜》后再度精心制作古装电视剧,倾力打造同名影视剧!由金牌编剧曾璐、吴桐、张开宙执导,侯鸿亮任制片人的传奇古装剧!强强联合,打造国产剧口碑巨制!
★精致内外双封,由知名“无脸人像”画手呼葱觅蒜执笔绘制封面,还原书中经典场景!纸张选用*进口80g银河书纸,给你带来小说少有的细腻与质感!极具收藏价值!内文附精美彩插,随书附赠 《知否设定杂谈》,独家收录关心则乱贴心注解,帮助读者更好领悟“知否”世界!更有精彩超值活动等你参加!


内容简介
我想描写一个繁华的盛世,有英明的君主,果敢的将军,狡黠的投机者,算有遗策的谋略家,有鲜血,有惨烈,更有辉煌的未来。
我想描写一个正在走上坡路的家族,有深思熟虑的家长,有光明磊落的男儿,有刚烈妩媚的女儿,有泪水,有伤害,更有苦尽甘来的团圆。
——关心则乱

书摘 · 插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关心则乱
  本名郑怡,现居浙江舟山。1980年代出生的写手,循规蹈矩读书就业,完全按照国家规划的人生履历,生活宁静踏实。迤逦的书中世界是宅女的生活必需品,因屡屡陷入巨型坑洞,遂提笔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喜欢轻松浪漫的文风,也执著於严谨合理的结构,写文是快乐并纠结的事。
  作品:《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系列

试读
作为一名偷听惯犯,缩在里屋打盹儿的明兰早就醒过来了,她听得连连摇头。
  王氏就好像一个差劲的蹩脚导演,当她拍喜剧时,观众往往会痛哭流涕;当她拍悲剧时,观众却哄堂大笑——虽然片子也算卖座,但总叫人哭笑不得。不过,好在投资方和制片还算靠谱,把握着大方向,整体总不至于赔本。
  王氏又哭诉了几句,最后失魂落魄地离去了。明兰才敢出来,她忍不住问道:“祖母,文家老太太真那么麻烦吗?”
  老太太被王氏气得够呛,端着一碗茶慢慢喝着,闻言,轻轻一哂:“天下哪有不麻烦的婆婆,不过,这事得瞧夫婿。你大姐夫就没柏哥儿明白,叫你大姐姐吃了不少苦头。好在华儿忍了这许多年,水滴石穿,你大姐夫才渐渐转过弯来,如今处处肯帮着自己媳妇,反而瞧着他娘不对了。”
  明兰击节赞叹:“大姐姐的确了不起,大姐夫也算孝顺了,居然能叫大姐姐慢慢扳了过来。”她上辈子没机会遭遇婆婆,十分敬佩华兰的本事。如果现代女性人人都有华兰的本事,估计姚依依的工作量会骤减一半。
  老太太微微叹息,道:“最难的不过是个‘忍’字。大姑爷纵算再孝顺,也瞧不得自己母亲偏心到那般地步,恨不得什么好的都给大房。大姑爷到底是上进要面子的,也要外头应酬打点,他有难处时,亲娘推诿袖手,他只能找自己老婆低头伸手,轮到大房有事时,老娘便催着逼着要他鼎力相助。这世上是个人便有私心,大姑爷也有妻子儿女,年年月月如此,便是亲生儿子也会离心的。”
  明兰及时拍马:“祖母说得好,便是这个‘忍’字就十分难得了,大姐姐多要强的一个人呀,能这样动心忍性,都是往日里祖母教养得好!”
  老太太瞥眼间,看明兰一副讨好的模样,谄笑出两个可爱的梨窝。自从她和盘托出顾廷烨的事情后,便自觉对不住祖母,镇日一副恳诚认错、努力补偿的模样,老太太暗暗好笑,便故意道:“说起来,你的运气倒是不错,你婆婆是继室,以后能省心许多吧。”
  话一说完,老太太就兴味地去瞧明兰,谁知明兰丝毫没有脸红的意思,淡定地摇头道:“非也,非也,非亲身耳闻目睹,不可轻下结论。”
  老太太再呷了口茶,久久才“哦”了一声。

  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明兰素来主张用证据说话。
  现下,宁远侯府萎靡不振,不但叫摘了牌匾,御史言官还不断地上奏本,参奏宁远侯府“结党妄行,素行不轨”,言之凿凿,而那些已被拘禁审问的爵族中也有人供认出宁远侯府也有牵连。负责彻查谋逆的大理寺提出,就算不立即夺爵锁拿,也当拘人来问话。
  可现任宁远侯爷顾廷煜已病入膏肓,时常昏迷不醒,皇帝瞧在顾廷烨的面子上,便将所有参宁远侯府的奏本留中不发,风雨飘摇的侯府这才在一干同牵连的有爵之家中独善其身。
  如今顾廷烨声势正盛,且不说顾廷烨回京后一直住在御赐的都督府,连与盛家说亲都找了薄大将军老夫妇出面,这样一来,什么话都不用说,外头人就不免猜度了——有心人将宁远侯府当年的旧事慢慢翻了出来,风言风语传起来,隐隐晦晦当年顾廷烨多受欺凌。
  其实顾府太夫人秦氏在京城贵妇圈里一直名声很好,温良恭谨,贤惠淑德,时常抚恤孤幼,即便是到了如今,也不曾有人直指她这个后母居心险恶。除去想要给顾廷烨拍马的有心人,大部分人还暗暗同情秦氏。
  但是,结果反推原因,秦氏自己的儿子好好的,娶了媳妇,有了子嗣,便是顾廷煜病病歪歪的,也好歹撑过了这许多年,只顾廷烨一人,离家远走,漂泊数年不回,这话传起来就难听了。可是,事实到底如何呢?明兰抬头看看屋顶,这个……大约……很复杂。

  估计老天爷听到了明兰的心声,没过几日,顾廷烨便使人来下帖子,说秦太夫人要过府拜会。听闻这个消息,明兰呆住了。老太太沉默半晌后,才叹道:“这样也好,不计往昔如何,办亲事的当口总得周全些才是。”顿了顿,又道,“顾……他也算是有心了……”
  明兰不语,她知道老太太的意思。
  按照正常的婚嫁程序,相看媳妇乃至下聘过礼都得由父母亲长来操办,这个步骤有所变动终归不好看。就算秦氏曾经想左右顾廷烨的婚事,但被顾廷烨用十分难堪的法子击破后,,就不再有什么言语了。如今顾廷烨肯服软,秦氏也正好就坡下驴。

  不过秦太夫人不用驴子,用的是青锻缀暗红顶的四驾马车,所以来得很快。
  第二日,明兰挺着吃饱的肚皮躺在炕上,懒洋洋地捧着一副大红锦缎的鸳鸯枕套,刚绣出两片水草,翠屏就急急来传,说是宁远侯太夫人到了,正在寿安堂说话。
  “老太太说了,叫姑娘穿戴得精神些!”翠屏看见小桃呆呆地捧着一件素色的家常外衣,连忙叮嘱丹橘。女孩们立刻钻进柜子里一通倒腾。

  明兰换上一身蕊红绣缠枝杏榴花的倭缎斜襟褙子,底下是玫瑰粉色镶深边褶子裙,头上规矩地梳了个弯月髻,只插着一对双喜双如意点翠长簪,明艳清雅。
  一行人紧赶慢赶,一路走向寿安堂。待到了门口,明兰略略缓了口气,扶扶鬓边。随着门口丫鬟的通报,明兰一脚踏了进去,低头慢行,眼光瞥见之处,只见老太太高坐上首,并排案几旁端坐着一位锦衣妇人,王氏随侍下首而坐。见明兰进来,王氏便指着她笑道:“这便是我那六丫头。”然后又指着那锦衣妇人引见,“这是宁远侯府的太夫人,明兰,还不见礼?”
  明兰恭敬地敛衽下拜,裙裾不摇,身姿不摆,娟秀端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