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只有我知道

只有我知道

售价
RM31.84
优惠价
RM31.84
售价
RM3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日]住野夜

翻译:曹小优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7月

ISBN:9787513333054

编辑推荐

《只有我知道》是日本人气作家住野夜目前为止写过的细腻温馨的小说。如果拥有看穿他人内心的超能力,为什么还是弄不明白亲近的人的心呢?因为在意,所以才犹豫不决,深怕破坏了水晶般剔透的情谊,这是一部属于少年少女的青春物语!

  

◆百万畅销书作者住野夜继《我想吃掉你的胰脏》之后,又一次写下青春的酸涩甜蜜

◆日文版上市一周,强势超越《刺杀骑士团长》,常居畅销榜榜首

◆日本印量突破29万册,累计再版16次;勇夺第一届日本东海三地本屋大赏第一名

◆日媒评论:连村上春树都超越了,住野夜有可能成为支撑日本文学界第一名的人。

 

 

内容简介

无论是谁都一定有只属于自己的秘密。

  

秘密被封存得越久,我们就越慌张,越举棋不定。

  

在看不清的未来,如何才能变成一个更好的大人呢?

  

这是关于五个高中同班同学的故事,他们各自怀揣心事,即便拥有看穿他人情绪的异能,还是无法读懂在意对象心底的秘密。

  

暗恋对象的洗发水香味变了,沉默寡言的同桌突然旷课了,他会把表白心意的铃铛送给谁,我有没有勇气在"时间胶囊"里写下真心话……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事却让人无法视而不见。

  

距离毕业越来越近,那个想知道的问题,他们会得到答案吗?

书摘 · 插画

作者简介

[日]住野夜(Yoru Sumino)

从高中时代就开始执笔撰写小说。出道作品《我想吃掉你的胰脏》一开始是从投稿网站"我想成为小说家"30万份作品中脱颖而出的,出版之后随即成为话题之作,小说累计销量突破200万册。

  

已出版作品有《我想吃掉你的胰脏》《只有我知道》《又做了同一个梦》《夜晚的妖怪》等。

序章

  

"我可是有不得了的能力哦。其实,我能毁掉这个世界。"

 

"是么。"

  

"啊?不是'是么'吧。你难道不觉得,我该早点告诉你?"

  

"就算谁有隐藏的事,也没什么好奇怪啊。"

  

"被人隐瞒,难道不会觉得讨厌吗?"

  

"我又不会因此变得讨厌你。"

  

"啊呀真害臊,不说啦。"

  

"为什么忽然告诉我你是大魔王?"

  

"你还要继续问啊。"

  

"我觉得好像还蛮有趣的呀。"

  

"被你这样期待,我压力好大。"

  

"既然那么勉强就算咯。"

  

"被你这么一说,我反而来劲了。"

  

"虽然我没打算刺激你,但就是好像感觉挺有趣。"

  

"那就告诉你吧。我最初,是为毁灭这个世界而来的。"

  

"可怕的魔王。"

  

"超可怕哦,哇呜!"

  

"鬼才觉得可怕。"

  

"早知道不吓唬你了。"

  

"继续说吧。"

  

"嗯,但是呢,随着我侦察人类,我渐渐喜欢上了大家。"

  

"还好你是个心地善良的魔王。"

 

"而在大家之中,又因为某个特别温柔的人,魔王坦白了自己的秘密。"

  

"我很高兴魔王能这么想。"

  

"锵锵--"

  

"说完了?"

  

"说完了。"

  

"呃,就你上述发言,我可以直说我的感受吗?"

  

"当然,魔王允许你说。"

  

"谢谢魔王。我觉得呢,这件事情,还是应该让大家知道。"

  

"什么意思?"

  

"搞不好大家知道你是魔王,会变得讨厌你。"

  

"也对哦。"

  

"但一定也会有很多至今都是你好友的人,虽然觉得可怕,但仍然愿意相信并且喜欢你。"

  

"是真的就好了。虽然我不是魔王。"

  

"大家都是因为知道了什么秘密而喜欢上别人的呢。"

  

只、有。我!知?道

  

竟然连女生的香气不一样也能察觉到,我简直不得了。但就算察觉,也无济于事。今天早上,三木对我说"早上好呀,今天怎么样少年"的时候,我却只回了她"喂,我们明明一样大",显得我语言匮乏,让我心有不甘,但感觉一整天都能提起精神。然而,就在和她擦肩而过的瞬间,我察觉到了异样。清幽地萦绕在她四周的洗发水的香气,似乎和往常不同。

  

难道她换了洗发水?记得她曾说,有很爱用的洗发水,恨不得随身携带。嗯,当然,我总不能直接去问这种事。要是问了,三木大概会觉得我很下流,把我归到她讨厌的那种男生里。我想牢牢保住既不被她喜欢,也不被她讨厌的宝座。当然,老实说,这并不是我的真心话。

  

我坐在最后一排靠窗边的座位上,正想得出神,在教室前方,一个女生忽然抱住了三木。她的头顶冒出一个问号,"米奇,你换洗发水了吗?为什么呀?"

  

我就不奢望能抱抱她了,能那样若无其事地开口问她,该多好呀。

  

不不,我能预料,要是那样会有多惨。此时此刻,我倒是真心感谢她替我问出了口。

  

我就这样默默地察言观色。三木先是对她的疑问略带鼻音地"嘻嘻"一笑,随后说了一句,"这是个秘密。"一个感叹号飘上她头顶,仿佛有人这么问是件令她开心的事情。

  

每到这种时候,我总是忍不住开启自己的探测雷达:换洗发水这件事,是个秘密。但凡秘密,都有原因。而这个原因,让她窃喜。

  

她难道交了男朋友?

  

此时,我的心头涌上一阵寂寥和落寞,耳边却响起了八点半的上课铃声。

  

"大家知道'极其'和'很'的区别吗?"

  

古文课上,我看到几乎全班同学都对这个疑问冒出了一个问号。虽然看不见自己的头顶,但我知道那也有一个问号。

  

头上是感叹号和句号的人,为数甚少。在这之中,想要引人注目的人还举起了手。是的,我在说三木。

  

"知道!"三木精神抖擞地举起手,擅长古文的她,在古文讲解时间总是格外兴奋。然而数学课上,她的头顶上永远排着三个顿号,似懂非懂地碎碎念。我光看她的背影就看不腻。但要是我看得过于专注,被人发现,那就完蛋了。为了能让自己享受眼前的赏心悦目,还需谨慎行事。然而,今天的"赏心悦目"被自己刚才的想象力给破坏掉了,我的心情变得沉闷无比。要是在男朋友面前,她一定会展现更丰富的表情吧。

  

下课了,我趴在座位上,听到旁边的空位有人坐了下来。

  

"下一节英语课,是在LL教室吧?"

  

"哦,是吗。"

  

"你没事吧?该不会上课时也在一直发呆?"

  

"哦,是吗。"

  

"'哦是吗',我在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