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购】杏仁

RM31.84 RM39.80
作者:孙元平

出版社: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0月

ISBN:9787513926041

*此为预购书籍,需等6-8个星期。

若与现货书籍一同下单,将等货到后才一同发货。

库存量:

订购量:

编辑推荐

1. “创批文学奖”获奖作品,韩国现象级的小说。《杏仁》是2018年韩国出版界的奇迹之书,上市后售出30万册。本来作为YA小说发售,但在上市后意外地获得了众多成年读者的喜爱,追加出版了成人版和精装版。欧美出版界也大力支持和看好,英文版由资深大社HarperCollins2020 年出版
2. 一个述情障碍少年的成长物语,独特的韩式温情,篇幅虽短,却蕴含着强烈真挚的情感,贴近中国读者的情感需求。因为患有共情障碍,*人称的讲述“有着异于常人的冷静”,但看似冷淡的文字中出饱满温和的情感,让人非常动容。作者也是导演和编剧,语言非常具有画面感,阅读本书仿佛在观看一部温情的韩国电影,于细节处格外动人。
3. 《杏仁》以少年的视角映照成人的世界,讲了一个内核是“理解”与“包容”的故事。即使没有述情障碍(杏仁核)疾病,我们很多人也游走在“正常”与“异常”的边缘。故事主人公所遇到的困惑、恐惧、迷茫也是现代人所每天面临的问题,能引起读者的广泛共鸣。 

 

内容简介

每个人的脑袋里都有一组构造,它的大小、形状跟杏仁差不多,因此被称为“杏仁核”。受到外部刺激时,“杏仁”核”会亮起红灯,做出不同的反应,我们从而感到喜悦、憎恶、不安或是害怕。
但我的“杏仁核”好像坏掉了,受到任何刺激都没有丝毫反应。医生说这是“述情障碍”。对我而言,开心和难过,只是抽象的概念;而情绪和同感,则不过是模糊的印刷字体。可是还好有母亲和外婆,我的生活并不算糟。

直到那个圣诞节。先是母亲和外婆,再是三名试图阻止的路人和一名警察,*后是那名男子,六死一伤。男子的遗书写着“今天,不管是谁,只要笑着的人,都将跟我一起离开”。
外婆为了保护我而死,母亲也成了植物人,而我,只是静静看着这一切在我眼前发生,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报答。从那天起,再没有人像外婆那样叫我“可爱的怪物”,我变成别人眼里真正的“怪物”,没有情感的“怪物”。

直到我遇见另一个怪物。

杏仁(山河令男主张哲瀚推荐书单) 引爆日韩、欧美的现象级韩国小说,导演孙元平长篇处女作,一个“述情障碍”少年的成长物语,两位 “怪物”少年的友谊。无论多么的不同,总会有人拥抱你真实的模样。

作者简介

 

孙元平,韩国小说家、电影导演和编剧。西江大学获得社会学及哲学学士学位后,又进入韩国电影艺术学院导演专业学习。2006年,凭借原创剧本《相信一瞬间》获得韩国第三届科幻创作大赛编剧奖。她创作并制作了电影短片《无情人间》(2005)、《你的意义》(2007)、《好邻居》(2011)等。最新执导的电影《女儿》,由宋智孝担任主演,预计于2020年上映。《杏仁》是作者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一举拿下第十届韩国创批文学奖,引起欧美出版界的热烈关注,并深获好评,英语版将由老牌出版集团哈珀·柯林斯出版。

 

 

目录

引  子   001
一      003
二      047
三      133
四      169
尾  声   197
作者的话   198 

 

试读

医生们诊断我是“述情障碍”,也就是Alexithymiaa。症状严重加上年幼,无法被视为阿斯伯格综合征,其他方面的发育没有问题,可以排除自闭症的可能。虽说是述情障碍,但并不是无法表达,而是感知有障碍。不是像语言中枢的布氏区或韦氏区a受伤的人那样,在理解或组织文字上有困难,而是不太感受得到情绪、难以读懂别人的情绪,还会混淆不同的情绪。医生们都说因为我脑里的杏仁核,也就是扁桃体天生就比较小,加上脑边缘系统与额叶接触不良,才会变成这样。

杏仁核小引发的一个现象就是不知道害怕,虽说会有人认为这样很勇敢很幸福,但恐惧是维持生命的本能防御机制。不知道害怕并不代表勇敢,而是指车子直冲而来,也只会傻傻站在那里。我运气更糟,不光对恐惧的感知迟钝,对所有情绪的感知都有障碍,像我这样的情况是非常少见的。不幸中的大幸是,即便杏仁核只有这么大,倒是没有人提出会造成智商低下。

医生们说每个人的脑袋都不太一样,所以还要再观察。他们提了些意见,其中几个人对我很感兴趣,仿佛对于揭开至今仍未露全貌的神秘大脑的秘密,我可能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大学医院研究团队前来委
托,希望在我长大前,能参加一个长期的临床实验,研究结果会呈报给医学会。他们除了会提供参加临床实验的费用外,还说,根据研究的结果也有可能像布氏区或韦氏区那样,会以我的名字命名脑的某部
分——“鲜允载区”。但已经被医生们弄得很烦躁的母亲一口拒绝了。

首先,因为母亲常去家里附近的国立图书馆涉猎许多与大脑相关的书籍,知道布氏与韦氏不是实验对象而是科学家的名字,这是问题所在。母亲也很不喜欢医生们把我当作一块有趣的肉体,而不是人来看
待。于是母亲早早就断了医生们能治好我的期待,反正不过就是做一堆奇怪实验,再给我吃些没有获得认证的药,观察我的反应后拿到医学协会炫耀,这是母亲的想法。所以母亲说出了大多数妈妈激动时会说的一句话:

“我最了解我自己的小孩。”再常见不过又没什么说服力。

最后一天去医院时,母亲朝医院前的花圃吐了口唾沫说:“连自己脑袋装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们!”

母亲有时会这样没头没脑地正义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