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购】西夏死书 5 - 死亡大结局

RM25.76 RM36.80
作者:顾非鱼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6月

ISBN:9787515516646

*此为预购书籍,需等6-8个星期。

若与现货书籍一同下单,将等货到后才一同发货。

库存量:

订购量:

编辑推荐

1. 汪东城、贾青主演《西夏死书》同名影视剧2018暑期重磅开播,一起回味小说经典。

2. 南派三叔鼎力推荐,一套连续畅销7年,累计销售超50万册的超好看探险奇书。

3. 全本逐字精修,作者首次揭秘《西夏死书》诞生的心路历程以及人物的成型过程。

4. 故事紧张刺激、情节扣人心弦、场景描述恢宏壮观,令人身临其境,切身体会惊心动魄的探险旅程。

 

内容简介

在经历了沙漠和荒原冒险后,唐风一行人终于找到了瀚海宓城的正确位置。在城中,唐风发现了一些汉文和西夏文字的对照石碑,终于将西夏文这种已经“死去”的文字完全破解。凭借破解的西夏文字,他们终于走进了那座恢宏的古城,一个个惊天内幕缓缓铺开……

死书里的这座古城究竟在哪里?“遗失的1964”到底隐藏了什么?西夏皇后的头骨与尸身的年龄为何相差十几年?贺兰之巅,石壁上再次显现的那幅可怕的图腾代表什么?无人区的地下城堡里,克格勃和中情局特工进行了怎样的交易?将军究竟是谁?梁媛的失踪是否另有隐情?一切的未解之谜,都将终结于死亡大结局!

西夏死书5 南派三叔鼎力推荐,一部令人心惊肉跳的探险传奇!

顾非鱼:

男,新锐作家。

著名悬疑探险作家,曾为中文在线*作者,曾多次作为嘉宾主持主持旅游卫视节目,现在北京从事编剧工作。出版系列悬疑探险小说《西夏死书》、《复活的郑和舰队》等。自幼便对神秘历史、消失文明有着执着的痴迷,曾只身涉险深入巴丹吉林沙漠腹地,也曾小心翼翼行走在阿尼玛卿冰川边缘,探寻那些已经湮没的古老文明。常于黄沙之下发现惊人的王朝秘事,然后依托宏大的历史背景,写出一段段离奇而又真实的故事。

目录


第一章 再上征程

第二章 喷雾山谷

第三章 没有边际的海子

第四章 地堡中的黑影

第五章 帝王之阙

第六章 浮屠峡

第七章 流血的图腾

第八章 沃伦· 怀特

第九章 吃人海子

第十章 怯薛军碑

第十一章 巨蟒潜行

第十二章 骷髅坛城

第十三章 绿洲陷阱

第十四章 无与伦比的大门

第十五章 死亡之城

第十六章 东方金字塔

第十七章 不朽之殿

第十八章 昊王的神主

第十九章 走出阴影的将军

第二十章 1964年的阴谋

第二十一章 献给母亲

第二十二章 无头皇后

第二十三章 复活的凶兽

尾 声


 

 

试读

唐风想从大叔的回答中听出些破绽,但是现在还没有。于是,唐风接着嵬名的话头又问:“哦,那大叔应该很熟悉这一带的海子喽?”

“方圆几百里我都曾走过,但是……”嵬名大叔欲言又止。

“但是什么?”唐风的心猛地揪了起来,他预感到这个中年汉子要对他说出一些重要的东西。

“小兄弟,实不相瞒,刚才我进来前,在门外听到了你们说的几句话,你们是不是想去野狼谷?”

唐风暗暗吃了一惊,他快速思索着该如何回答,既然嵬名大叔已经听到了,那就没必要再隐瞒了。唐风点了点头:“是的,我们要去野狼谷。大叔,您不问我,我还要向您请教呢!这是哪里?是野狼谷内,还是野狼谷外?”

嵬名面对唐风一连串的问题,笑了:“小兄弟,你别着急啊,我正要跟你说这个问题。我刚才说到这方圆几百里我都去过,唯有一个地方从未去过……”

“野狼谷!”唐风已经猜到了嵬名大叔的意思。

嵬名大叔重重地点了点头:“是的,从我记事起,长辈就告诫我们,不准进入那一片红色的山谷,否则必然有去无回。”

“为什么?”唐风和梁媛同时问道。

“说是那山谷中气候多变,地形复杂,极其凶险,连飞禽走兽都不敢进入。我小时候曾去谷口看过,那里尽是堆积如山的白骨,吓得我这辈子再没敢靠近那里!”

看来此地已经出了野狼谷?!唐风想到这儿,笑道:“这传说也是一半真,一半假啊!”

“哦?”嵬名大叔面露惊异之色,“小兄弟何出此言?”

“实不相瞒,我们正是从野狼谷走出来的!”唐风言语中故意带出几分得意。

果然,嵬名大叔大惊失色,竟脱口而出:“那……那你们找到那座……”

话一出口,嵬名马上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把最后那两个字又咽了回去。不过唐风已经猜到了那两个字,他忙追问道:“您是想问我们找到那座古城了吗?”

嵬名怔住了,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奶茶,才点了点头,反问:“你们就是为了那座古城才闯进野狼谷的吧?”

唐风觉得嵬名似乎知道些什么,但又不愿对他们说。他略作思索,决定不再和嵬名绕圈子,因为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嵬名大叔,直截了当地说吧,我们一行五人正是肩负着找到那座西夏古城的使命,才进入了野狼谷。如果您知道什么,希望您能告诉我们,因为正有一股邪恶势力也企图找到那座西夏古城。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我们必须赶在他们前面找到瀚海宓城。”

当唐风一脸诚恳地说出“瀚海宓城”四个字时,嵬名大叔的身子微微动了动。他沉默许久,才开口说:“小兄弟,看你们也不像坏人,我对你也不隐瞒。刚才我之所以说野狼谷凶险异常,是为了吓阻你们,不让你们进入野狼谷,但是我也并非胡言乱语地欺骗你们。”

唐风点点头:“我们已经领教了野狼谷的凶险诡异,当然知道您不是信口开河。”

“我之所以那么对你说,只是在忠实地履行我的职责。”嵬名大叔说。

“履行你的职责?”唐风、梁媛和马卡罗夫都感到诧异。

“是的!”嵬名环视三人,才缓缓开口,“这个要从我的姓氏说起。昨天我已经向这位老先生和这位姑娘谈到了我的姓氏。”

“我已经知道了,您的姓氏是西夏皇室的姓氏。”

“是的,我是西夏皇族的后代,我们的族人从一生下来就肩负着一项重要的使命——阻止外人进入野狼谷。我的祖先们为了保护古城的秘密,遭受大难,再加上野狼谷中不宜居住,便迁出了野狼谷。于是,我的祖先就编造了一系列可怕的传说,让外人对野狼谷心存恐惧,不敢随便进入。不过,这些传说也并非空穴来风……”

“所以我刚才说‘一半真,一半假’是说对了,野狼谷并非像您说的那样,所有进去的人都有去无回,我们不是从里面出来了吗?”唐风反问。

嵬名大叔摇了摇头:“我来问你,你们从哪里进入的野狼谷,走到了哪里?”

“我们就是从您刚才说的堆满尸骨的谷口进入的野狼谷,走到了魔鬼城,也就是雅丹地貌中。后来我们的车突然起火,又遭遇一场奇怪的大雾,便失散了,最后就来到了您这里!”

听了唐风的叙述,嵬名大叔干笑了两声:“小兄弟,恕我直言,你们仅仅走了一小段,甚至从严格意义上讲,你们所走的这一段都不能算作野狼谷!”

“啊——”三人大惊失色。

“那哪里才是野狼谷?”唐风追问。

“从广义上说,这一片红色山脉之内的数十条大大小小的山谷都可以叫作野狼谷,但真正的野狼谷,也就是最重要、最诡异、最令人恐惧的野狼谷要过了那座魔鬼城,也就是你们说的雅丹地貌才算是进去了。”嵬名解释说。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们只是探了探路,连野狼谷的大门都还没进去呢!”梁媛失望地说。

唐风和马卡罗夫听了刚才嵬名的介绍,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还没有进入野狼谷的重要核心地带。仅仅是走了那么一段,就已经凶险异常。如果进入野狼谷的核心地区,又将会有什么恐怖的遭遇?



8



唐风不敢再想下去,他思虑良久后接着问:“听大叔这么说,您一定是进入过野狼谷喽?”

嵬名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野狼谷我是进去过,但也和你们差不多,只走到魔鬼城一带就不敢继续前进,只不过……”

“什么?”

“只不过我比你们进入的次数更多,我也曾在迷路后,走到了那片海子边。”

嵬名大叔的话让众人震惊:“这么说,您知道那个海子?”

“当然,我不但知道,而且还去过好几次,那也是我进入野狼谷最远的地方。”

“那是什么地方?”

嵬名听了这个问题,犹豫好一会儿,才说:“那个地方很难说清楚,因为那并不是一个具体的地点。”

唐风三人被嵬名的话搞得一头雾水。嵬名看出了他们的疑问,于是慢悠悠地解释:“这是因为那个海子是飘忽不定的。”

“飘忽不定的?”唐风一脸茫然。

“是的,那个海子时大时小,飘忽不定,有时在这个地方出现,有时又会出现在另一个地方;有时水面会非常广阔,有时又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总的来说,这个海子不会飘出野狼谷。”

“消失得无影无踪?”唐风不敢相信,“是不是化成了无数个小海子?”

“你可以这么认为。总之,这是野狼谷最不可思议的现象。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我也无法说清!”

嵬名的话让唐风想起了之前的那个噩梦,戴面具的女子曾告诫过他——往生海时大时小,大则吞吐瀚海,无边无际;小则静如珍珠,无影无踪。唐风又问:“那这个海子有名字吗?”

嵬名想了想,道:“听老辈人说,这个海子好像叫往生海!”

“啊——”唐风再次大惊失色,梁媛和马卡罗夫也叫出了声,“和你在那个噩梦中听到的名字一模一样!”

“哦,你们听说过这个名字?”嵬名问。

唐风不知如何回答,怔了一会儿,才又问:“大叔,我们发现那个海子时,整个海子被浓雾笼罩着,好生奇怪,所以我们未能一睹整个海子的真容。您见过海子的全貌吗?”

“是的,那个海子很是奇特,老辈人曾经说过,去十次难得有一两次能得见其真容。我去过几次,往生海都被大雾笼罩。只有一次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大雾突然散了,我这才有机会得见往生海的真容——广袤的水面无边无际,除了远处的红色山脉,在广袤的水面那头可以隐约看到一些绿色。我想走过去,走到那绿色的地方,但当时天色已晚,而且……而且我担心那个传说。”

“传说?”

“是的,一个关于往生海的可怕传说。传说在西夏时,野狼谷是方圆数百里唯一一片水草丰美之地。我们的祖先肩负着秘密使命,驻守在谷中,他们建造了恢宏的城市,世代繁衍生息。当王朝衰落之时,田园牧歌般的生活结束了。我们的祖先曾在野狼谷中与成吉思汗的大军作战,他们利用谷中复杂的地形和多变的天气,一次次击败了来犯的蒙古铁骑,甚至让成吉思汗在谷中坠马受伤,以致后来病重身亡!我们的祖先在西夏亡国后,仍然在这里坚守了数十年。”

唐风听到这里,心里暗暗吃惊,这个传说竟与他们已经掌握的情况高度吻合。嵬名停了停,又继续说:“后来蒙古大汗震怒,发兵十万,一路从谷口——就是你们看到的那个堆满尸骨的谷口——杀进野狼谷。因为年年战火,党项人死伤大半,再加上蒙古大军的封锁,谷内和外界不通,物资匮乏,党项人的灭顶之灾终于来临。十万蒙古大军吸取了之前的经验教训,很快攻到了往生海边。党项人把最后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往生海上,这是通往古城的最后一道屏障。往生海最可怕之处便是笼罩其上的大雾。蒙古大军在大雾中来到往生海。这次,他们的统帅是个谨慎小心之人,他生怕在雾中受到党项人的突袭,于是将大军先撤到了谷外,又撒下许多探子留在往生海边,注意这儿的变化,一旦雾散,便及时通知大军进军,同时于谷口埋伏下兵马。党项人不知是计,以为蒙古大军撤兵了,便派出城中精锐乘雾出兵。兵至谷口,尽数被杀,党项人最后一点儿精锐也损失殆尽!”

“怪不得谷口留下了那么多的尸骨!”唐风感叹。

嵬名接着说:“但是即便如此,蒙古大军仍无法越过往生海。大雾久久不散,曾有几次短暂散去,但等蒙古大军赶到时,往生海又被大雾笼罩。最后一次,当蒙古大军再次被大雾笼罩时,他们在往谷外撤退的途中迷了路。十万大军在野狼谷中晕头转向,怎么也无法转出谷去,整整三天两夜,饥渴而死的士兵不计其数。就在军心即将瓦解之时,奇迹出现了,这是蒙古大军的奇迹,却是党项人的不幸——党项人的末日来临了。就在蒙古大军即将崩溃之际,他们再次来到了水边,饥渴难耐的士兵不顾统帅阻止,喝了往生海里的水,结果这水喝了非但没事,反倒救了蒙古大军的性命。这还不算,蒙古大军喝足水之后本想撤出野狼谷,但就在这时一直笼罩在往生海上的大雾突然散去了,这真是长生天帮了蒙古大军!他们的统帅决心一鼓作气荡平古城,于是下令兵分三路,左右两路沿水岸进军,中路骑兵涉水而过!”

“这么说来往生海的水并不深?”唐风马上捕捉到了有价值的信息。

“往生海的水深不深我不知道,我们祖先留下来的传说就是这样。蒙古大军兵分三路,终于攻进了党项人的最后一片土地。党项人最终被屠戮殆尽,只有一小部分人逃过劫难。据说蒙古大军为了防止党项人再次盘踞野狼谷,用党项人的尸骨筑造了一座可怕的骷髅城。”

“骷髅城?!”唐风惊叫,马上想到了在千户镇见到的京观。但是骷髅城会是什么样子?千户镇的京观还远远达不到“城”的规模,难道……难道会是一座巨型的京观?或者这一切只是一个传说。

嵬名看上去很淡定:“是的,老辈人就是这么说的——一座巨大的骷髅城。骷髅城封堵了进入古城的通道,从此,我的祖先便不能再进入那座古城,一切都湮没在黄沙中。”

“所以你们就迁出了野狼谷?”梁媛问。

嵬名沉重地点了点头。唐风忽然想到了什么,“骷髅城封堵了通道,那……那我们岂不是进不去古城了!”

梁媛和马卡罗夫也意识了这个问题:“是啊,那我们再也无法进去了?”

嵬名摇摇头:“我不知道,这一切都只是老辈人留下来的传说。据说,那骷髅城堆砌得像一座巨大的迷宫,走进去的人很难再出来。即便有人走出骷髅城,找到了古城,也从未有人回来过。”

“不,那米沙……”马卡罗夫想到了米沙。

“是啊,米沙应该找到了古城,还有马昌国。”梁媛也小声嘀咕。

唐风听到这儿,陷入了沉思。许久,唐风缓缓地抬起头,问嵬名:“这么说,通往古城的道路并没有完全被封堵,还是有人能走出骷髅城的?”

“我不确定,因为我从没到过那里,我只是把老辈人口口相传的故事说出来。”

嵬名平静地说,“所以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再去野狼谷,否则必是凶多吉少。”

“只要有一线生机,我也不会放弃!不为宝藏,也不为别的,只为已经死去的那么多人!”唐风声音不大,却异常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