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购】西夏死书 3 - 决战贺兰之巅

RM25.76 RM36.80
作者:顾非鱼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5月

ISBN:9787515516660

*此为预购书籍,需等6-8个星期。

若与现货书籍一同下单,将等货到后才一同发货。

库存量:

订购量:

编辑推荐

1. 汪东城、贾青主演《西夏死书》同名影视剧2018暑期重磅开播,一起回味小说经典。

2. 南派三叔鼎力推荐,一套连续畅销7年,累计销售超50万册的超好看探险奇书。

3. 全本逐字精修,作者首次揭秘《西夏死书》诞生的心路历程以及人物的成型过程。

故事紧张刺激、情节扣人心弦、场景描述恢宏壮观,令人身临其境,切身体会惊心动魄的探险旅程。

 

内容简介

佛像中的头骨不翼而飞,唐风和韩江再次上路;山中客栈惊现神秘宝藏图,芬妮被杀死在客栈后的树林中,唐风和韩江的行动从一开始就危机四伏;寻找消失的上寺遗址,众人再次迷失在巨大的玄宫中;巨大的石壁上惊现可怕的图案,勾起了几十年前的惊人往事,至今想起仍然令人心有余悸;打开石壁,唐风、韩江、马卡罗夫三人勇闯山中玄宫,发现了惊世宝藏和身负重伤的史蒂芬,就此,一段尘封的家族往事在众人面前徐徐展开,山巅上决战,史蒂芬与斯捷奇金同归于尽,中留下已经破碎的两块玉插屏……

四块玉插屏终于聚齐,通往瀚海宓城的地图惊现,叶莲娜的调查也初露曙光,就在这时,韩江被指责为老K中的内鬼而身陷囹圄,老K就此解散,四块玉插屏被迫封存,一场风暴正在向唐风袭来……

西夏死书3 南派三叔鼎力推荐,一部令人心惊肉跳的探险传奇!

顾非鱼:


男,新锐作家。

著名悬疑探险作家,曾为中文在线作者,曾多次作为嘉宾主持主持旅游卫视节目,现在北京从事编剧工作。出版系列悬疑探险小说《西夏死书》、《复活的郑和舰队》等。自幼便对神秘历史、消失文明有着执着的痴迷,曾只身涉险深入巴丹吉林沙漠腹地,也曾小心翼翼行走在阿尼玛卿冰川边缘,探寻那些已经湮没的古老文明。常于黄沙之下发现惊人的王朝秘事,然后依托宏大的历史背景,写出一段段离奇而又真实的故事。

目录


第一章 一张照片的玄机

第二章 山中客店

第三章 贺兰神山

第四章 黑鹫寺

第五章 迷失

第六章 大佛

第七章 昊王的眼睛

第八章 身陷绝境

第九章 古老的图腾

第十章 绝命逃亡

第十一章 石壁后的世界

第十二章 深山玄宫

第十三章 包金铜门

第十四章 光明神殿

第十五章 石台上的盟誓

第十六章 阴影中的将军

第十七章 秘密基地

第十八章 金井

第十九章 斯捷奇金

第二十章 大佛的眼泪

第二十一章 韩江的推测

第二十二章 叶莲娜的发现

第二十二章 内鬼

 

 

试读

初春时节,五人在银川会合后,乘一辆切诺基离开富饶的河套平原,一头扎进了贺兰山深处。巨大的贺兰山山脉如同一个巨人,横卧在巴丹吉林沙漠与河套平原之间,用身体挡住了巴丹吉林沙漠的风沙,给河套平原带来了富庶。这里曾是党项人心目中的神山,它见证了西夏王朝的兴衰沉浮,也隐藏了许多王朝秘史。

进入山口,两座高塔巍然屹立。“这就是西夏时期的塔。”唐风一眼便认出了这座西夏建筑,“党项人笃信佛教,元昊曾下令在国中广建佛寺,据说西夏时贺兰山中佛寺密布。”

“可哪一座才是我们要找的黑鹫寺呢?”徐仁宇问。

“可惜现在这些佛寺都已湮没不存,要找到那座黑鹫寺,只能靠米沙的笔记了。”唐风道。

车进入山口没一会儿,公路就变成了土路,往前又走了一段,前面隐约飘出了一缕炊烟。“前面好像有个村子。”唐风想起了米沙笔记中提到的村民。

切诺基缓缓驶近了炊烟,唐风这才看清,前面根本不是什么村庄,只有孤零零一户人家。这户人家门前挂着招牌,像是一家客店。

“这前不着村的,哪儿冒出来一家客店?”徐仁宇狐疑道。

“也许是专为背包客开的旅店。”唐风猜测。

众人跳下车仔细观瞧。一座精致的二层木屋,小巧玲珑,在背后山峦的映衬下,煞是漂亮。此时正是中午时分,一进客店,唐风便嗅到一阵饭菜香味。柜台里的老板娘约莫四十岁,半老徐娘,见到唐风等人很是热情:“几位,是准备进山去玩的吧?”

韩江点点头:“老板娘,你这里还能住店啊?”

“是啊,二楼都是客房。您别看我们这里不大,但也有四间客房。”

那好,四间客房我们都要了。”

“四间?你打算在这里住下?”唐风没想到韩江想在此住下。

老板娘闻言,先是一愣,但很快便收起笑脸,道:“这位先生口气好大啊!你们五个人要住四间?”

“怎么?不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不过,有两间已经有人了。”

“哦?”不但韩江惊诧,众人也都吃惊不小。这个季节并非旅游旺季,深山中的小客店居然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会是什么人?大家心中都开始盘算起来。

韩江刚想开口继续询问,唐风拉了拉他的衣襟,笑着对老板娘说:“那我们就要剩下的那两间。”

于是老板娘带着众人上了二楼,围绕着楼梯口,东、西、南、北各有一间客房。老板娘一指西面和北面的客房,“那两间都有人了,你们就在这两间将就一下吧。”说完,把钥匙递给唐风就要下楼,然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身叉着腰,像说顺口溜一般说道,“本店供应各种酒水饮料、面食茶点,还可以点菜,煎炒烹炸、山珍野味,只要是菜单上有的,我们都可以做。不过你们一定要记牢开饭时间,早上 7 点到 8 点是早饭时间,中午 12 点到下午 1 点是午饭时间,晚上 6 点到 7 点是晚饭时间,过时不候。”

说完,老板娘摇摆着肥硕的屁股,走下了楼梯。唐风分配房间,让马卡罗夫和叶莲娜一间,自己和韩江、徐仁宇挤一间。走进客房,唐风发现,房间不大却很整齐,布置得也井井有条,推开窗户,山景尽收眼底。

唐风刚放下背包,韩江便问:“刚才我要问老板娘话,你为什么拦着我?”

“你那样子问,凶巴巴的,谁愿意理你。”唐风回答。

“那你去问!”

“我还要问你呢,怎么突然要在这里住下?现在天还早,再说就算天黑了,咱们不是带了帐篷。难道你是为了向老板娘打听一些情况?”

“这个理由不够充分吗?咱们也不知道黑鹫寺的具体位置,贸然进山,也许一无所获。不如先在这里打听消息。”韩江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可现在斯捷奇金已经来到了贺兰山,说不定我们的老对手史蒂芬也到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也许不多了。”唐风不无焦急地说。

“难道他们也知道黑鹫寺吗?”

“不要忘了我们在玛曲曾经说过的话。”唐风提醒韩江。

“你还是怀疑……”韩江的话说了半截,但两人显然都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2

安顿下来,一干人下楼吃饭。吃饱喝足了,唐风也没见那两个房间的人出来。徐仁宇、马卡罗夫和叶莲娜吃完就回房休息了。

韩江一个人躲在屋外抽烟,唐风拍了拍他:“想什么呢?”

韩江吐出一个又大又圆的烟圈:“我对那两间客房里的人产生了兴趣,而且是浓厚的兴趣。”

唐风沉吟片刻:“也许是你多想了,或许人家就是来登山的。”

韩江站起来,一拍唐风:“你说我凶巴巴的,这回你出马吧。多给老板娘献献殷勤,从她嘴里套出点话来。”

唐风一听这话一阵反胃,不过也只得出马,去向老板娘套话。两人回到一楼大堂,唐风赔着笑,先是违心地恭维了老板娘一番,然后便开始套老板娘的话。

“现在这时候,生意好吗?”

老板娘被唐风恭维得正在兴头上,对唐风是有问必答:“按理说现在不是旅游旺季,生意不该好,不过也许是我今年财运好,这不,小店都住满了!”

“那两间客房住的都是什么人啊?怎么午饭没看见他们下来?”唐风又问。

老板娘瞥了一眼楼上,道:“南边那间是一对小情侣,卿卿我我的,像是新婚蜜月,他们的午饭是让我送进去的。”

“新婚蜜月?来爬山?”

“我的意思是,他俩那甜蜜劲儿像是新婚蜜月,人家是不是真的新婚蜜月我也不知道……”

“东边那间呢?”唐风及时打断了老板娘的话。

“东边那间住的是一个男人。”

“就一个?”

“嗯,就一个人。”

“也是来登山的?”

“看着像。不过那人话很少,脸阴沉着,比那位还阴。”说着,老板娘一指旁边的韩江。

韩江立马翻了个白眼:“真是躺着都能中枪!你们聊,我走了。”

韩江说是走,其实蹲在屋门口,竖着耳朵,不放过老板娘说的每一个字。

“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唐风又问。

老板娘想了一会儿:“说不好,不高不矮,不胖不瘦,长相也没什么特殊的,看上去四十来岁的样子。”

“这人来了几天了?”

“来了有几天了。这人是个怪人,来了之后就躲在屋子里,也不要我送饭。每天早上出去爬两个小时山,然后回来就一直待在屋里,也不和我说话。”

“哦?”唐风吃惊地仰头看看通往二楼的楼梯。

“这会儿那人应该在屋子里。”老板娘补充道。

唐风陷入了沉思。许久,忽然又问老板娘:“最近还有什么比较特殊的人来您这儿住店吗?”

“特殊的人?”老板娘不明白唐风的意思。

“比如,外国人。”

“外国人?你们刚才不是来了两个。”

“除此之外,还有吗?”

老板娘摇摇头:“这穷乡僻壤的,哪有什么外国人,一年也见不到几个。”

唐风这才舒了一口气,又想起最重要的事还没问,便接着开口:“老板娘,您就是本地人吗?”

“那是。我自小就在贺兰山下长大,现在和我家男人就靠这家小客店为生。”听老板娘的口音的确是当地人。

“那您有没有听说过贺兰山中有一个叫黑鹫寺的地方?”

“黑鹫寺?是座庙吧?”

唐风一听似乎有希望,忙说:“对,对,是座庙。”

老板娘想了想:“我在这贺兰山活了几十年,从没听说过有黑鹫寺这个地方。这附近方圆百里,也没什么庙啊!”

唐风一听这话,心里立马凉了半截。但他还不死心,接着问:“您再好好想想,那座庙现在可能已经不在了。”

老板娘茫然地摇了摇头:“真不记得这附近有什么黑鹫寺了。要不,你再去问问别人?”

唐风失望至极。问别人?这地方还有别人吗?唐风又向她询问附近的道路,老板娘热心地给他指点:“过了我们这店,再往山里去,可就没有人烟了。到山脚下,连门前这样的土路都没了,这里怎么会有什么寺庙?”

唐风嘴上向老板娘道谢,心里却在嘀咕:“难道我们从一开始就走错了?米沙的笔记不会错,如此看来,黑鹫寺早就荡然无存了,所以当地人也不知道黑鹫寺。”

唐风胡思乱想着走出客店,正碰见韩江,便问 :“你都听见了?”

“嗯。”韩江点点头。

“看来咱们出师不利,这座黑鹫寺还真不好找。”

韩江略思片刻:“先不管黑鹫寺,我倒是对东边客房里那位神秘人充满了好奇。”

“还有南面客房里的情侣,也要观察一下。”

“对,晚饭的时候看能不能见到这些人,如果他们还不露面,我就要想点办法了。”韩江喃喃自语。

“你有什么办法?”

“到时你就知道了。”

两人又查看了一下附近的情形,并无什么特殊发现。很快,太阳落山,晚饭时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