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购】天坑鹰猎

【预购】天坑鹰猎

售价
RM31.84
优惠价
RM31.84
售价
RM3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天下霸唱

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8月

ISBN:9787519027803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天坑鹰猎(天下霸唱三易其稿力作 王俊凯主演) 《天坑鹰猎》同名电视剧正在优酷热播!TFBOYS王俊凯饰演北京少年张保庆,苍茫天地间,一鹰一少年。神秘雪山深处,演绎少年英雄的热血成长史。天下霸唱三易其稿之作。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他曾三闯关东,行侠仗义,九死一生只为心中一个“义”字;也曾落草为寇,做杀人不眨眼的土匪头子,让人说成是生在阴间的恶鬼还阳。从一介草民,到富可敌国,金王马殿臣的传说,从未因他的神秘失踪而被时间湮没……

天下霸唱三易其稿,三万字引出一段“天坑奇案。多年酝酿,2017年终完成十八万字完整版“金王”传奇。图书、影视剧、网剧,全方位打造。读者评价:故事太好,可惜太短了!

一、《天坑鹰猎》同名3D电影、网剧即将上映。

电影中,张保庆与父争吵后进山投奔受动物研究所委托寻*的舅姥爷,正遇舅舅引一伙儿强盗进山寻找天坑宝藏,在经历一系列冒险后,众人坠入天坑。生死关头舅舅良心发现,拯救张保庆并丧命,保庆也从中理解父子情义,与父和好。电影与小说主人公一致,世界观一致,情节上做了一定改编,而书中更着重描写了电影中通常一笔带过的前因后果,为电影无法展现完全的前世今生做了精彩的补充。

电影关键词:动作、奇幻、惊悚、冒险、悬疑。

二、以鹰猎题材为引,发生在东北长白山老林中的探险新篇。

满族的鹰猎习俗作为民间、宫廷消遣娱乐生活内容,自唐代初起形成以来,至今己有1900余年的历史。中央电视台《发现之旅》等栏目先后报道过鹰猎的习俗,并制作成专题片向全球播放,引起世人的广泛关注。

而长白山脉是鸭绿江、松花江和图们江的发源地,是中国满族的发祥地和满族文化圣山,更为本文增添了一分神秘色彩。

三、语言兼具老天津与东北地区方言特色,风趣幽默,代入感强。

书中充满了颇具地域特色的语言,列举一二:

黑话镖趟子,指走镖“喊镖号”也叫“喊镖趟子”,指走镖时镖手们或亮起嗓门儿喊号子,或喊出镖局的江湖名号。

天津方言打八岔,指没正式职业,干临时的杂活儿。

嘎杂子琉璃球儿则是北京、天津一带的北方土话,多指不合群、不务正业、滑头或常常与人为难的人。 

 

内容简介

天下霸唱的小说《天坑鹰猎》讲述了城市待业青年张保庆被父母打发到了长白山的四舅爷家,住在一个以鹰猎为生的鹰屯里。猎户兄妹二鼻子和菜瓜看不过张保庆整天吹牛,撺掇张保庆和他们一起到雪窝子里逮狐狸。谁知狐狸没有捉成,却遇见了一群饥饿、凶残的*,对他们三人穷追不舍,直追到他们踩塌积雪、落入谷底,发现了传说中藏于天坑之中的金王马殿臣的大宅。

传说一介草民马殿臣为求生计三闯关东,挖过“棒槌”,上过战场,舍得一条命去吃仓讹库,又凭着枪法过人啸聚山林。天命该他大富大贵,却又总让他无福消受,几番折腾全都落得一场空。直到遁入天坑避世,造了一座森严的大宅,坐拥金山银山,从此大门紧闭、人迹皆无……

张保庆和二鼻子兄妹一为逃命、二为寻宝,却在无意中引出了许多年前那一桩天坑奇案……

作者简介

天下霸唱

畅销书作家,其创作的“鬼吹灯”系列风靡华语世界,是继金庸等人的武侠作品之后,在华人中传播广的小说。天下霸唱的创作将东方神秘文化与世界流行文化元素融为一体,为类型小说打上了深深的中国烙印。他的探险小说所关注的,永远是人类在充满未知环境中的思考与行动。跌宕起伏的故事,古老的传承,神秘的遗迹,兄弟间的情谊,生死无常,加之幽默精炼的语言、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化,使他的文字构建出了另外一处江湖。

目录

第一章 来历不明的蛋
第二章 冰封的大山
第三章 狐狸旗子
第四章 蜈蚣门神
第五章 金王马殿臣(上)
第六章 金王马殿臣(中)
第七章 金王马殿臣(下)
第八章 跳庙破关
第九章 地底发出的怪声
第十章 天坑奇案 

试读

前文书说的是马殿臣头一次闯关东,吃了苦历了险,也挣了一口袋银子,不过半个大子儿也没留住,到头来仍是两手空空,走投无路只好去当兵吃粮,在朝鲜打完仗随大军退回关内,部队一哄而散,又变回了一穷二白的光棍儿汉。按说从军征战出生入死是替朝廷卖命,有苦劳更有功劳,回来应当有份粮饷,可那时候大清国正在危亡之秋,国力衰败,八旗子弟都吃不饱,哪里还顾得上他们?满清朝廷一向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用得上你供你吃穿用度,不用你就让你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况且自古以来养兵费银子,人吃马喂、兵器粮草,几万张嘴天天得吃,军饷算起来没小数儿,战败之后割地赔款,使的银子海了去了,哪有多余的钱粮养兵?不论国家如何衰败,王公贵胄照样吃喝玩乐,什么都不耽误。这么说吧,宁愿遣散军队,军饷不发了,也得省下钱来给慈禧太后盖园子,种上四时不败之花、八节长春之草,为了造园子多少钱都舍得花,如若老佛爷一高兴,金口玉言说一个“好”字,加官进爵不在话下,可比上阵打仗实惠多了。正所谓天子一意孤行,臣子百顺百从,置国家危亡于不顾,当年就是这么个时局。

回过头来咱再说马殿臣,部队入了关就地遣散。朝廷开恩,一人发给一份安家费。名为“安家费”,仨瓜俩枣可不够安家,回山东老家这一路之上晓行夜宿,吃饭要饭钱、住店要店钱,勉勉强强够个路费,到了老家还是得挨饿。那位说了,不对,上战场打仗不都得按月给一份饷银吗?马殿臣当了好几年兵,军中管吃管住没什么花销,多多少少不得攒下几个钱?这倒不假,饷银加起来也是不少,无奈有一节——当兵的存不住钱。上阵杀敌不是做买卖,枪林弹雨,出生入死,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说不定什么时候命就没了,真可以说有今天没明天。因此当兵打仗的不存钱,挣一个恨不得花两个,只怕人死了钱没花完,那可太冤了,必须吃喝嫖赌及时行乐,什么烟馆、妓院、宝局子,没有不敢进的地方。马殿臣虽然不好这一套,但身在行伍之中,也难免“螃蟹过河——随大溜儿”,而且他为人义气,更不把钱财放在心上,别人找他借几个钱,从来没有二话,所以半个大子儿也没存下。

单说马殿臣怀揣安家费奔山东老家,有道是“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兵荒马乱的不说,人在路上一举一动都得花钱,要说不花钱的也有,清风明月、高山流水,途中的风光不要钱,奈何饱得了眼睛填不了肚子,风光再好不当饭吃。咱说书讲古过得快,马殿臣在路非止一日,这一天进了山东地界,说是老家,可是抬头没亲戚、低头没朋友,饭辙还得自己找。他从军这几年别的没落下,落下一身好武艺,身子板那叫一个鞭实,前八块、后鬼脸、双肩抱拢扇子面的身材。然而赶上兵荒马乱的年月,打把式卖艺挣不来钱,谁有闲心看这个,有这份闲心也没这份闲钱。别说打把式卖艺的,落草当响马贼的也没生意可做,连年的灾荒战乱,有钱的早举家迁走了,你抢谁去?

马殿臣到处转悠,越走越觉苦闷,心说:人这一辈子七灾八难,怎么什么倒霉事儿都让我赶上了?挖棒槌换的银子让土匪抢去了,当兵吃粮部队又被朝廷遣散了,不得已回到山东老家,但是哪儿来的家啊!一无亲二无故,头顶上连块瓦片也没有。七尺多高一把扳不倒的汉子,站着比别人高,躺着比别人长,身大力不亏愣是吃不上饭。怎么想怎么别扭,茫然四顾不知何去何从。

马殿臣心中胡思乱想,不知不觉走到一条大河边上,瞧见这地方挺热闹。原来是一个渡口,有做摆渡生意的。渡船只是简易的木筏子,十几根大木头桩子用绳子绑住,撑船的把式手握一根长杆,在河上往来渡人。这个买卖没人管,谁有力气谁干,老百姓称之为“野渡”,又方便又省事,也花不了几个钱。马殿臣瞧了半晌,发现河上来来往往的人可真不少,心想:这买卖不错,木头筏子、撑船杆子不用本钱,无非起早贪黑卖力气。渡河的一人一个大子儿,钱不多架不住人多啊!一天下来百八十个大子儿不在话下,这就够吃够喝了。不过马殿臣不想跟别人抢生意,虽说自己一贫如洗,饭都吃不上了,耍胳膊根子欺负人的勾当可干不来,在河上干摆渡的也不容易,不能从穷人嘴里抢饭吃。走来走去行至一个大河湾子,从此处过河不用绕远,却没有渡船,因为河道突然下行,有如滚汤一般紧急,暗流漩涡密布,无人敢在这里行船。马殿臣心说:成了,我就来这儿了!他是艺高人胆大,不惧水流湍急,寻思扎一个大筏子。别说人了,连车带马都能渡过去,别处的摆渡要一个大子儿,我这儿可以要俩,一天跑上几趟,足够吃喝,别人挣不了这份钱,我马殿臣却能挣。他在河上渡人,无非挣口饭吃,却引出一段“半夜打坟”的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