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PPN以及疫情影响下,快递服务可能会有延误1-2工作天 / 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投资最重要的事|2019升级版

【预购】投资最重要的事|2019升级版

售价
RM62.40
优惠价
RM62.40
售价
RM7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美]霍华德·马克斯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3月

ISBN:9787521700602

*此为预购书籍,需等6-8个星期。

若与现货书籍一同下单,将等货到后才一同发货。

编辑推荐

当前,投资人的热情和信心再一次被点燃。无论当前所处的投资环境是牛市还是熊市,如何通过投资的方式保有我们的财富,才是每个人特别关心的话题。价值投资大师霍华德先生的《投资最重要的事》,道尽了投资成功的奥秘。

 

享誉华尔街的霍华德•马克斯所写的投资备忘录,受到巴菲特先生的推崇:“当我看到邮件里有霍华德•马克斯写的投资备忘录,我做的*件事就是马上打开邮件阅读其内容。现在,我读他的书又重读了这些备忘录。” 霍华德先生从备忘录中汲取精华,将他最重要的投资经验结集成书。

 

 

内容简介

霍华德 • 马克斯所写的投资备忘录,备受包括巴菲特在内的全球专业投资者推崇。这本书撷取了投资备忘录中的精华内容,将作者几十年来的投资理念和亲身经历娓娓道来,告诉每位读者如何取得超越市场平均水平的投资业绩——这种超越市场平均水平所必须的与众不同的思维,被称为“第二层次思维”。

 

霍华德从自己投资的逆向思考和逆向投资的经验中,总结提炼出了18件投资最重要的事。他告诫投资者:投资决策应以价值为本,投资*重要的不是买好的,而是买得好;在投资风险的问题上,应深刻理解巨大的风险发生在人人都乐观之时,要永远坚持低风险高收益。但霍华德同时指出,即使逆向投资也不会永远带来收益。最好价格不会天天出现,而投资者必然要在周期中非第一时间买进卖出,因此我们必须识别出不利的时机,采取更加谨慎的行动。

 

此外,这本书除了饱含作者本人的投资智慧外,还融入了其他4位知名投资专家、教育家的评论、看法和不同意见。他们共同就“第二层次思维”、价格与价值的关系、耐心等待机会、防御性投资等概念发表了真知灼见。

书摘 · 插画

投资最重要的事(2019年升级版)

作者简介

霍华德 • 马克斯

橡树资本联席董事长及核心创始人。畅销书《周期》作者。他获得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经济学学士学位,后获得芝加哥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他也是特许金融分析师(CFA)。作为世界顶尖的价值投资者,马克斯自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写投资备忘录寄予投资人。他的备忘录深受华尔街,包括他的好朋友、投资大师巴菲特先生推崇。

序.言

 

在过去20年中,我一直在为我的客户不定期撰写备忘录—起初我服务于西部信托公司,后来则服务于1995年我共同参与创立的橡树资本管理公司。我通过备忘录来阐述我的投资理念,讲解金融运作方式,并提出我对近期事件的见解。这些备忘录构成了本书的核心,在后文中,你会发现许多摘自备忘录的段落,因为我相信,其中的经验教训像切合当年实际一样适用于现在。在摘录时我做了一些小的改动,主要是为了使主旨更加清晰。

 

保罗·约翰逊:在遇见《投资最重要的事》之前,我在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教书时从没有用过教材。自2011年秋季开始,我选用这本书作为我的价值投资和证券分析课的第一本教材。马克斯的讨论对于我的讲座内容是很好的补充。

 

“最重要的事”究竟是什么呢?2003年7月,我以此为标题写了一篇备忘录,将我认为投资成功必不可少的要素罗列了出来。备忘录是这样开篇的:“每当我与客户及潜在客户会面时,我不断地听到自己说,‘最重要的是X。’10分钟之后,变成了‘最重要的是Y’,之后是Z,以此类推。”最后,备忘录通篇总共讨论了18件“最重要的事”。

 

在写完原始备忘录之后,我对我认为“最重要”的事做了一些调整,但是基本观念没变:它们都是最重要的。成功的投资得益于同时对各个方面保持密切关注。省略在任何一个方面都有可能导致的不尽如人意的结果。这就是我围绕“最重要的事”这一思想构思本书的原因—每一件事都是构成我所期待的坚固墙体的砖块,缺一不可。

 

保罗·约翰逊:这一注解贯穿《投资最重要的事》全书的主题,对理解马克斯的投资观点至关重要。我认为,需要向商学院学生解释的最具挑战性的投资理念是,投资需要同时平衡许多基本问题。《投资最重要的事》非常明确地指出了这一点。

 

我并不打算写一本投资指南。相反,这本书是对我的投资理念的陈述。我视其为信条,它在我的投资生涯中扮演着类似宗教信仰的角色。我信奉这些事情,它们是指引我保持正确轨道的路标。我所提供的信息,是我认为最为恒久的信息。我相信,它们对现在、对未来,都具有重要意义。

 

霍华德·马克斯:本书主要讲的是我所谓的“投资与人相关的一面”,它不需要太多的金融分析或投资理论—更多的是关于如何思考、处理干扰投资思维的心理影响,同时介绍了许多投资者在思考过程中所犯的错误。当我说“如何思考”时,并不表示我的方法就是唯一的方法,它只是一个示例。要想取得成功,你必须有严谨的思考过程,但并不一定要采用我的。

 

这不是一本入门指导书。书里没有保证投资成功的秘诀,没有手把手的指导,没有包含数学常数和固定比值的定价公式—事实上,数字极少。书中只提供了一种思维方式,它可能有助于你做出良好的决策,可能更为重要的是,它能帮你避开常犯的错误。

 

简化投资行为不是我的目标。事实上,我最想表达的是投资有多么复杂。试图简化投资的人带给受众的是极大的损害。我会照常对待收益、风险和过程。无论任何时候,我对特定资产类别和策略的讨论只是为了阐明我的观点。

 

再谈一谈本书的结构。如上所述,成功的投资得益于同时对各个方面保持密切关注。但凡有可能,我会立即同时讨论所有方面。然而遗憾的是,语言的局限性迫使我每次只能谈一个话题。因此我先以讨论市场环境这一投资发生的场所为开端,继而讨论投资者自身这一影响投资成功与否的因素,以及为了提高成功机会投资者应做的事情。在最后几章里,我尝试将各种想法归纳到一起。不过,因为我的理念是“有机统一的”,所以有些想法会在不止一章里被反复提及,请读者容忍我的重复。

 

我希望读者认为这本书的内容是新颖、发人深省甚至是带有争议性的。如果有人告诉我,“我很喜欢你的书,它证实了我读过的一切”,那么我会觉得自己写书很失败。我的初衷是分享那些你未曾想到过的关于投资的想法和思维方式—简单的几个字“我从未这样想过”,将令我无比欣慰。

 

读者会发现,我花费在讨论风险以及如何限制风险上的时间,比花费在讨论如何实现投资回报上的时间还要长。在我看来,风险是投资最有趣、最有挑战性的一个重要方面。

 

保罗·约翰逊:在我读过的投资书籍中,《投资最重要的事》是第一本综合讨论投资过程中的风险及其重要性的书。事实上,本书最突出的方面及其对投资智慧最大的贡献,就是它对风险进行了广泛讨论。

 

当潜在客户想了解橡树资本管理公司成功的原因时,他们的首要问题通常都是大同小异:“你们成功的关键因素是什么?”我的答案很简单:历经40余年发展与磨砺所形成的有效的投资理念,以及掌握着高超的技术、有着共同文化和价值观的个人对该理念的贯彻执行。

 

投资理念来自何处?我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是,在迈入投资生涯的门槛时,没有谁的投资理念是完全成形的。投资理念由各种来源的各种想法长期积累总结而来。不在生活中积累经验教训,就不能形成有效的理念。幸运的是,我的一生中既拥有丰富的经验,也得到过巨大的教训。

 

我在两所杰出的商学院的求学时光是非常有效并具有挑战性的:在沃顿商学院攻读大学本科时,我接受了理论研究之前的具体而定性的教育;在芝加哥大学商学院,我接受了理论性的量化教育。重要的并不是具体的学习内容或学习过程,而是面对两种主要的投资思想流派,我必须思索如何将其融会贯通成为我自己的方法。

 

重要的是,理念源自持之以恒的警醒。你必须要知道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也必须要知道这些事件将导致什么结果。只有这样,你才能在类似的情况再次出现时吸取教训。大多数投资者做不到这一点—它比一切都重要—因此,他们注定将屡次遭受经济繁荣与萧条周期之害。

 

塞思·卡拉曼:保持警醒同样增加了为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做准备的概率。沃伦·巴菲特在物色接班人的时候强调了这一点的重要性。保持警醒有助于识别并有可能及时避免不断增加的风险。马克斯在第5章中明确地说明了这一点。

 

我喜欢说:“在你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时,你得到的是经验。”

 

乔尔·格林布拉特:这是我最喜欢的“马克斯学说”之一。我常常会想起这句话!

 

好光景只会带来坏经验:投资很容易,你已经了解投资的秘密,你不必担心风险。最有价值的经验是在困难时期学到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有幸”经历过一些重大事件:阿拉伯石油禁运、滞胀、20世纪70年代漂亮50股票的崩盘以及“证券之死”;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道琼斯工业指数在一天之内暴跌22.6%;1994年的利率高涨,导致利率敏感型债务证券跳水;新兴市场危机,1998年的俄罗斯债务违约和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彻底垮台;2000—2001年科技股泡沫的破裂;2001—2002年的会计丑闻;以及2007—2008年席卷世界的金融危机。

 

塞思·卡拉曼:对这一事实的描述可能是本书中最为触目惊心的。在这个时期,投资者像被催眠一般期待着两位数的年收益率而完全忽略了风险。17年已经足够长久—几乎是一个人的职业生涯的一半—然而,仅凭这么长时间的职业生涯难以经受住时间的考验。

 

经历过20世纪70年代尤为重要,因为当时的你会发现,挑战无处不在。事实上,在70年代想找一份投资工作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你必须在70年代还没有到来之前进入投资领域,才能积累那个年代的经验。有多少在60年代开始从事投资工作的人,直到90年代末科技泡沫开始颤动的时候还在继续从事投资工作的?没有多少。大多数专业投资者是在80年代或90年代才进入这个行业的,他们无从知晓,市场的跌幅竟然还会超过1982—1999年出现的5%的最高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