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宠物是个人

【预购】我的宠物是个人

售价
RM46.40
优惠价
RM46.40
售价
RM5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英] 艾米·利尔沃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7月

ISBN:9787521706055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编辑推荐

在人工智能高速发展的时代,异化的齿轮或许已经在不远处踏着尘土驶向你我——更可怕的是,与机器带来的异化不同,这是人类的有意为之。我们是否如我们以为的那样属于“大型人类”?抑或不过是更大棋盘上的“小型人类”? 这究竟是人类终极进化的自我救赎,还是一场新的种族淘汰、阶层洗牌?

 

入选英国书评博客最佳小说,与星暴的《借东西的小人》比肩,获得斯嘉丽·托马斯和维尔·曼缪尔等多位国际畅销作家的赞誉,《科幻进行时》评价其“不只是一个吸人眼球的概念,而是真正的杰作。”

 

 

内容简介

故事发生在反乌托邦的未来,政府与科学家不断的寻找“创新”的办法,想要解决一项世界难题——此时的社会,每个人都变得有点自私、自我,过着不相干的生活,也没有人再养育孩子了,婴儿生下来就独自坐在那些蛋型的椅子里,只瞪着眼前的东西看。

 

为了改善这个孤立的社会,政府邀请了一位有名的科学家,召集了团队想了个解决办法。科学家创造出了一种“小人”当作玩伴,每个想要这种“迷你玩伴”的人都能买一个。他们站起来大概一英尺高,充满感情,但不是很聪明;不会说话但是很可爱,正是每个孤独人类所需要的:一个能疼爱的宠物。

 

两位主人公邦邦和金克丝都是来自这项计划的产物,他们既非人类也非动物,生来是主人们安静而爱好和平的小玩伴。邦邦和金克丝是第一“批次”的小型人,每一代小型人都鼓吹比上一代麻烦更少、个性更模糊、更区别于人类。但是,邦邦和金克丝仍然保留了一些人类语言和情感的知识,所以当他们彼此交流以及同主人苏珊交流时,他们必须要非常小心。因为这种行为是违法的,如果被当局知晓,他们的存在也会受到威胁。

 

他们整日收集石头、羽毛装饰他们的篮子,等着主人喂食。然而,没过多久他们生病、坠入爱河、好奇自己为什么不能用勺子吃东西,这些都令他们意识到自己跟主人完全一样……只不过身材矮一些而已。

 

虽然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过日子,但还是像宠物一样依靠着主人。这是一个反乌托邦社会的缩影。小型人的世界既局限又压抑。他们没有任何责任,但同时也没有任何选择。

书摘 · 插画

作者简介

艾米·利尔沃 Amy Lilwall

生于英国埃塞克斯,拥有肯特大学创意写作博士学位,目前在英国法尔茅斯大学教授创意写作。

来自金克斯的话

我可以从苏珊汽车的后座上看到他。他经常在这里,看之前看起来完全一样。他总是看起来像是在找人…有时候,当他在寻找的时候,他看见我,朝我挥手。我也朝他挥手。我不确定苏珊是否在这里见过他;我有一种感觉就是我们来到这个特定的地方,就是为了看看我们能不能见到他。虽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卢卡斯太太喜欢这里的食物;杰里过去常常和我们一起过来,在他…好吧…活着的时候。那真的很有趣,事实上,我的记忆开始重新浮现,我和他设法追溯到了1998年;我认识他最好的朋友的一个堂兄弟的妹妹。她是一家剧院的舞蹈演员,我没跟着芭蕾舞团巡演的时候在那里当过志愿者。

 

我喜欢记住自己是名舞者。这是我生命中需要努力思考的部分。我喜欢那段做自己身体的主人的记忆;让它看起来会飞。我仍然试着像以前那样跳舞,但是我的新身体不允许。棒棒糖也喜欢这些回忆;虽然她自己的脑海中并不那么清晰。她记得她以前很喜欢我当舞蹈演员,但是…只是不太清楚,真的。交谈有帮助。交谈的作用很大。我称之为‘练习记忆’; 留在我的脑海里的总是那些练习得很好的部分。那时练得好,现在也练得好…通过谈话,散步,很有趣;问别人一些有关,嗯,事情的事情,我成功触发了那么多的回忆,我一记起有关棒棒糖的事,就立马告诉她。这就是棒棒糖稍有点落后的原因。她现在还不太能说话。现在我们中的许多人能说话,也有许多人不能说话,嗯,她是不能说话的。其他批次也很挣扎;他们说,我们这批“有缺陷”,如果不是的话,就不会有“产品召回”,不会有人知道真相。

 

棒棒糖肯定是第二十批。我知道她的声音就在那儿,因为我们一起笑过,我们三个,然后苏珊和我大约花了一个小时试图让她再次笑…但是我真的应该知道得更清楚些。这不是你第一次就能自动完成的事情;它必须伴随情感的洗礼;伴随一些必须说的东西。她理解。她给我讲了医院里那些即将死在她面前的小人儿。我们认为他们的情绪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他们能够大声说出最后的想法。也许是呼唤他们真正爱的人。或者甚至是他们是全人类时自己的名字,就像奇普斯那样。谁知道…

 

棒棒糖非常关注真实的东西,实际的东西。能够洞察我们的过去让我明白她一直是那样的!她,嗯,他,他过去是个反应很快的人,当你想到我是科学家时这很奇怪。当有问题时,他喜欢解决方案;他需要钱,所以他打开了洗衣房图书馆;当有人伤心时,他喜欢逗他们笑,当有人饿时,他喜欢给他们蛋糕。都非常实际;这就是为什么她不能把感情集中起来说话。似乎她头脑里的小声音,他,总是在告诉她:‘但究竟是为什么你会处于这样的状态呢?’她笑了,尽管…那太好了。听到棒棒糖笑总是很美妙的。

 

我没有告诉她这个,但是从我所看到的,有一件事可能会让她处于这样的状态:如果有什么事发生在我身上。当然,我们都不想…但是苏珊和我考虑向她假装…嗯…我身上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但这是个愚蠢的主意。‘诱人的命运,’卢卡斯夫人这样说,她的眼睛像她一样严肃。‘另外,你会毁掉小棒棒糖的。’

 

我们都不想。

 

当我还是一个全人类的时候,我是非常不同的。不管大脑怎么说,我总是希望超越我的极限。我会用我的整个身体来表达我的感受,就像是一个笼子,所有的情感都会像小鸟一样从栏杆中逃出来。我好像在和那些过世的孩子的无用精力跳舞。那是被完全指控时的我。那时,我的身体告诉我的大脑,唯一的办法,唯一的办法是把胚胎带回家。不管怎样,我就是这么记得的。

 

然后还有另一个人;一个小女孩。很显然,这就是我们很小的原因。她的记忆对我来说更难捕捉,就像成千上万的飞舞的羽毛。但是…当我们有很多人时,有更多的手去抓住他们,有时我们会同时跳起来去抓住同一个人。有时候,记忆不是文字或图片,而是悲伤或愤怒,我们会生气!但不是和彼此生气,而是和世界。棒棒糖比我更擅长捕捉这些羽毛。她经常去看温迪,就是为了让他们谈谈他们对那个小女孩的回忆;伊莎贝尔。我发现很难见到温迪而不想拥抱她。我和棒棒糖谈过这件事,她说我爱温迪,就好像她是我的父母和孩子一样。我想她是对的。她第一次这么说时,我就立刻同意了。

 

这和我对奇普斯的爱不同…

 

我告诉杰里,我们应该会拿他的细胞,把他做成一个小人儿。那样的话,他和卢卡斯夫人就能一直相爱,直到她死去;然后我们会对她做相同的事。我们会写张纸条,塞到他们死去的手里,要求他们永远不要再分开。

 

就像伊莎贝尔对我们做的那样。

 

杰里笑了,卢卡斯夫人也笑了。

 

苏珊没有…棒棒糖也没有。很奇怪,但棒棒糖花了很长时间担心死亡。有的时候她说事情在过去更简单,那时候她不知道很多,也没有很多可失去的。我知道她为什么担心死亡…她担心会再次失去我,下次会永远失去我。她有关于车祸的回忆。我一点儿也不记得了;我想我的大脑已经把它完全阻断了。但她做到了。我告诉她,我们只需要把它全部写下来,这样当我们离开的时候,其他人就能看到我们的故事;毕竟,我们只是一个我们生活的故事。没有别的了…杰里死后,我哭了又哭;卢卡斯太太搂着我说:‘我真高兴他先回家。否则结局就全错了。’

 

我们能写。我们或许可以,甚至在我们有记忆之前,但没有人给我们一支笔。现在没有那么多人有钢笔。棒棒糖一直在写。她说她记得自己在写字,那是她让鸟儿离开笼子的方式。其他人也能写字;我们都喜欢阅读。我们总是分享我们所读到的信息,有时有人会说:‘我以前读过!’当他们还没有;好吧,这次不是…

 

‘你需要我和你一起去吗,苏珊?’

 

‘是的。给我两分钟,好吗?’

 

能去商店真是太好了。当我开始和他们谈话时,人们仍然很奇怪地看着我,但整个丑闻就是这么大的一个故事,以至于…好吧…我只是觉得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就这样。过了一会儿,人们甚至不再眨眼,当我们走进商店开始要葡萄的时候。

 

嗯,葡萄。我可以永远吃葡萄。我不能决定是更喜欢葡萄还是蛋挞。有一次我两样一起试过。非常好;比薄片还好。呸!棒棒糖和我讨厌薄片。但是奇普斯仍然每天吃…

 

大多数人都认识苏珊。他们经常问新中心进展如何;她收养了很多吗…她总是给出同样的答案:仍然有很多人在寻找一个美好的家。一个不错的家,我们必须规定。我们遇到过一些古怪的人,他们想带一些退休的小人儿回家。‘你不要这么挑剔,金克斯,’在我拜访了一位潜在的领养者后,她笑着对我说。但我不是在挑剔。是棒棒糖暗中告诉我的。她总能发现那些讨厌的人…

 

与之前不同,合同是在小人儿和新的大人儿之间签订的;小人儿可以选择和谁住在一起,也可以选择是否离开。或者他们可以选择住在中心。他们中的一些永远找不到家,可怜的东西。这是一个悲哀的事实,但是他们只是太丑了。或者受过创伤。通常是这个或另一个原因…

 

啊哈!那就是她为什么想独处两分钟的原因!她见过他,也去和他谈过话。苏珊,我们多少次经历这个了?哦好吧,她看起来好像在保持冷静。也许分开一年对她有好处。也许他们可以再次成为朋友。如果他经常来看我们,那就太好了…我们有时确实想念他…但是,我们的确有了一个新人,他每天都占据越来越多的空间。

 

原来‘奇普斯’(薯片)对他来说真的是个好名字…那是他最喜欢的食物之一;之一…我们共用一个闻起来很像蛋挞的有着阳光颜色的篮子。他一直在说话,用很长的词语让我闭上眼睛,集中精力回忆它们的意思。回忆。那是奇普斯的词语。不是很长,但是一个我通常不会说的词…他记得他过去生活的一切,嗯,他现在的生活。他有时去拜访他的老主人,给他读书,或者使他想起往事。‘把他自己还给他,’奇普斯会说。我今天把奇普斯和棒棒糖留在家里了。我在尝试让他们彼此相爱。我觉得很有效;我经常看到他们拥抱,有一次我回家发现他们在接吻。棒棒糖告诉我她喜欢奇普斯,但是奇普斯还有点不确定…大人儿们认为我们试图建立这种‘三角’关系有点奇怪,我是这么称呼它的。但我们三个都认为这是个好主意;远没有我们中的一个被忽视那么复杂。

 

‘你来了吗,金克斯?’

 

‘你让我等几分钟的。’

 

‘——。’

 

‘不管怎么说,你刚刚在和哈米什说话。’

 

‘我知道。’

 

‘怎么了?’

 

‘我不知道…就是还感觉有些奇怪。’

 

‘我知道会的。’

 

‘我不能完全忽视他,对吗?’

 

‘不能。他有说关于…’

 

‘关于埃玛?他也没有她的消息。’

 

‘嗯,我希望她没事。’

 

‘我也是。’

 

‘那么来吧,夫人…你收到卢卡斯太太的名单了吗?’

 

‘是的。’

 

‘有人在入口旁发芭蕾舞课程的传单。’

 

‘真的吗?你能发一份到你的手腕上吗?’

 

‘当然!’

 

我们还有事要做。战斗还没有结束。很难说我们会活多久,会老得多快。我见到温迪时她只有11岁。我有时会想到这些,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老去,生命什么时候会结束;只是因为我们是最后一批,二十批。当我们开始死亡时,我们的族群就结束了。我想,我们族会持续下去,尽管实现这一点似乎相当复杂。奇普斯给我讲了一个女人的故事,她是第一个用男朋友的肋骨做成的。我说过老实说,我不是很想制作一个这样的孩子。‘为什么不呢?’他说。‘我来自一条截肢的腿。’

 

他是对的。他确实是。而且他很完美。就像葡萄和蛋挞。

 

我们中的一些人自愿参加一项试验,看看我们是否有生育的可能性。试验还没有获得批准,我们不知道是否会通过。我们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从我们的经历和集体记忆中,就是让别人听到我们的声音,因为,嗯,我们想保持一个种族。我们有权保留族群。

 

现在是一场新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