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没有思想的世界:科技巨头对独立思考的威胁 - 文轩书苑

没有思想的世界:科技巨头对独立思考的威胁

售价
RM46.40
优惠价
RM46.40
售价
RM5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美] 富兰克林·福尔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
ISBN:9787521709049

编辑推荐

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年度影响力著作。挑战硅谷垄断力量,强力反击数字乌托邦。从黑客的嬉皮士起源,到技术巨头的垄断野心,这场控制与反控制的决战,关乎每个人的隐私与利益。当我们任由流量经济蒙上双眼,独立思考就消失了

 

1.科技公司实现垄断后,我们该如何保卫独立思考精神?

跨国科技公司,作为全球化关键一环,引发诸多争议。即便格里高利·曼昆、保罗·克鲁格曼等全球精英都力挺全球化,但其带来的一系列不均衡、不平等、不可持续发展现象日益受到关注。跨国科技巨头在经济全球化中的高地位,以及它们引发的地区与群体不平等,甚至是对人类一些基本价值,如思想原创性、思想开放性、隐私权、著作权,对个体独立自主思考权利的遏制,越发受人诟病。《没有思想的世界》深刻总结了科技巨头的历史、思考方式、运作套路、核心本质,摸清科技垄断的本来面目,知己知彼,避免碰壁和风险。

 

2.社交软件侵犯了你的私人生活吗?

牛津大学教授阿里尔·埃兹拉奇认为,科技巨头有着“看待市场的上帝般的视角”。毫不客气地说,科技巨头试图并正在粉碎隐私,在此基础上建立了自己的帝国。它们还会通过更咄咄逼人的手段,对我们建立更全面的了解,由此不断推进自己的边界,让自己更能稳坐钓鱼台。实际上,对隐私的威胁和对自由竞争的威胁如今是一回事。垄断问题已经改头换面。《没有思想的世界》挑明了科技巨头对人们生活方式的入侵现实,反思技术,珍惜文化,这种告诫和自省在当代社会掷地有声,关乎每个人切身利益,不再是一句空话。

 

3.流量经济能否带来长期红利?

 

 

内容简介

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年度影响力著作。挑战硅谷垄断力量,强力反击数字乌托邦。从黑客的嬉皮士起源,到技术巨头的垄断野心,这场控制与反控制的决战,关乎每个人的隐私与利益。

 

如果思想消失了,世界将会怎样?

 

这是一本深入讨论思想,并且很可能引发争论的作品。富兰克林·福尔用亲身经历,演绎了今天的数据革命如何威胁新思想的诞生与创造性的表达。福尔指出,在三大垄断企业——亚马逊、谷歌和脸书——的控制下,我们距离富有活力的智识生活已然遥远。这种无时无刻不在的操控,导致我们都快忘记了科技企业原本的核心职责:创造思想。

 

福尔以20世纪中期美国的方便食品革命为例,以廉价“美味”危害国民健康与农业结构为案例,说明消费模式恶化,给社会造成的巨大伤害。与此同时,福尔指出,当前的人类文化,正遭遇相同的变化。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人们自以为进入了写作和思想的新时代。写作不再冗长啰嗦,不再一本正经。写作者却对推动时代变化的科技产品,以及这些产品背后的深沉威胁一无所知。

 

谈起人类文化在今天所面临的困境,大众往往轻而易举地就把责任推到网络和技术冲击上,福尔批评了这种简单化的想法。他严谨地分析了这种变化背后的经济原因,深入考察了未来知识社会学产生的可能。福尔认为,亚马逊、谷歌和脸书正有意地在改变人们的阅读方式和内容。与此行为结伴相随,这些商业巨头推动新科技发展的动机,就是不断制造迎合消费者口味的电子产品捞取利润。知识分子、社会科学研究者、文学创作者都成了这种以追逐利益为核心的激进科技变革的标靶。在快节奏的产品更新换代中,真正有趣的、富有生命力的思考和表达隐藏起来。问题在于,思想到底是会消失在科技和网络中,还是仅仅在科技和网络里避险?

[/product_description]

书摘 · 插画

没有思想的世界:科技巨头对独立思考的威胁 - 文轩书苑

书摘 · 插画

作者简介

[美] 富兰克林·福尔(Franklin Foer)

《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杂志精神领袖、前主编,美国国家犹太图书奖得主。福尔对科技寡头过度逐利的抨击,对科技垄断肆意侵犯智识生活的批评,引发国际社会长时间热议。他曾供职的《新共和》是一家创办于1914年、有全球影响力的政治与艺术评论杂志。作为《新共和》名副其实的精神领袖,福尔因批评亚马逊而遭利益集团开除,这直接导致《新共和》三分之二的编辑集体辞职。该事件更坚定了他从思想史源头着手,精确剖析垄断式科技巨头的决心。《没有思想的世界》是福尔近几年深入思考的成果,这本书荣登《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与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年度影响力书籍。

前 言

 

直到最近,要想列举几个最知名的大公司都还挺容易的。随便哪个黄口小儿都能指出这些公司的经营范围。埃克森美孚卖石油,麦当劳做汉堡,沃尔玛则是个买东西的地方。现在就不是这样了。今天那些蒸蒸日上的垄断企业都渴望包揽一切。有些公司在起名字的时候,就考虑了这种无止境的渴望。亚马逊,我们这颗星球上水量最大的河流,公司的标识是从A 指向Z 的箭头;谷歌源自古戈尔(googol),这是个1后面跟着100个零的数字,数学家用来速记超乎想象的大数。

 

这些公司从哪里开始,又到哪里才结束?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创建谷歌是为了组织起所有知识,但事实证明这个使命太狭隘了。现在的谷歌致力于建造无人驾驶汽车、生产手机,乃至征服死亡。亚马逊曾满足于做一家“万货商店”,但现在也在制作电视节目、设计无人机,还为云计算注入动力。最雄心勃勃的科技公司——脸书、微软和苹果都算在一块儿—都在争相成为我们的“私人助理”。它们想早上把我们叫醒,用它们的人工智能软件全天候指引我们,也永远都不打算离开我们身边。它们渴望成为我们的贵重品和私人物品、行程和联系人、照片和文件的仓库。它们打算让我们不假思索地转向它们寻求信息和娱乐,而它们则给我们想要的不想要的都建立了完整的名录。谷歌眼镜和苹果手表预示着有一天,这些公司会将它们的人工智能设备植入我们的身体。

 

科技垄断企业比以往任何公司组合都更加雄心勃勃,渴望把人性塑造成它们想要的样子。它们相信自己有机会完成人与机器之间漫长的融合——改变人类进化的方向。我怎么知道这些的呢?这样的提议在硅谷屡见不鲜,尽管大量科技媒体过于关注新产品发布,这占用了它们过多精力。在年度演讲和市政会议上,这些公司的创始人常常会就人性做出重要而大胆的宣言,这是其想要强加给我们其他人的对人性的看法。对技术专家的世界观有一种很常见的简要说法。人们认为自由主义主导着硅谷,这并非完全错误。这里可以找到安·兰德的备受关注的信徒。但如果你仔细听听那些科技巨无霸的意见,显现出来的世界观不是这样的。实际上,自由主义者崇拜孤胆英雄,科技巨无霸表现出的则更近于这种崇拜的反面。大型科技公司认为我们本质上是社会人,源于集体存在。它们将自己的信心投入网络、群体智慧和合作中。它们怀着将原子化的世界归于一统的强烈愿望。将全世界缝合一体,就能治愈这个世界的病痛。科技公司极尽夸张地向个性示意—向“用户”授权—但它们的世界观碾压了个性。即便无处不在的吸引用户的行径,也只是对我们的被动、官方描述。

 

大型科技公司—欧洲人统称为GAFA[四大科技巨头,谷歌(Google)、苹果(Apple)、脸书(Facebook)及亚马逊(Amazon)],这么叫耐人寻味又恰如其分—正在撕碎保护个性的原则。它们的设备和网站破坏了隐私,它们不尊重作者的价值,对知识产权怀有敌意。在经济学领域,它们为垄断正名,清清楚楚地摆明了它们的信念,即竞争会破坏我们对共同利益和宏图大略的追求。碰到个人主义最核心的原则—自由意志—时,科技公司的行径又有所不同。它们希望,在我们浑浑噩噩度过一天又一天时会做出的选择,无论是大是小,都能自动化。是它们的算法提出我们该读什么新闻,买什么商品,旅行走什么路线,乃至把哪些朋友纳入自己的小圈子。

 

很难不对这些公司及其发明创造叹为观止,这些总是能让我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轻松。但我们花在赞叹上的时间也太多了。是时候考虑这些垄断的后果,重申在决定人类路向时我们自己的作用了。一旦跨过了某道坎——一旦我们改变了大型机构的价值观,一旦我们放弃隐私—就覆水难收。我们无法再回头,也无法恢复我们失去的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