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革命

RM39.84 RM49.80

作者:张海洋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1月

ISBN:9787521712438

库存量: 3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赢在未来的利器 在这个人工智能崛起,传统职业消亡的时代,年轻人尤其是孩子需要训练记忆力,提高专注力,从而更好地应对未来社会。本书以“涂鸦”为手段,根据大脑偏好图像信息原理,重启我们与生俱来的“过目不忘”记忆潜能,全面升级人的大脑学习力。

 

内容扎实 市场稳固 立足于作者及其团队13年研发和教育实践基础,深受学生、家长、教育工作者、职场人士的拥趸,真正实现阅读-学习-应用后的口碑宣传。

 

实用下沉的记忆法 打破记忆竞技和实际学习之间的壁垒,把比赛用的记忆法真正运用到生活、学习、工作中来。

 

图文结合 趣玩趣学 全书图文比例约1:2,且有大量贴合汉语文化学习和记忆规律的学习范例,让整本书成为一本现学现用的“图像记忆”宝库。

 

作者具有专业权威性:作者张海洋,从事脑力教育13年,在行业中有高知名度,现担任环球记忆锦标赛组委会主席。一年一届,世界记忆锦标赛已成功举办27届,中国赛区每年各城市分赛、今年全球总决赛落地武汉光谷。

 

 

内容简介

《记忆的革命》一书,揭示了在学习和记忆过程中,大脑接受和处理声音、文字、图像三种信息时形成学习链,但唯有图像记忆才是高效学习和记忆的秘密。

 

学习的本质是透过文字把握图像,我们的大脑在储存记忆时青睐的就是图像。记忆效率高、容易形成长期有效的记忆,且能摆脱“艾宾浩斯遗忘曲线”规律的记忆方式就是尽可能地把信息资料构建为图像。而这种构建的能力可以通过一系列科学有效的方法来练习和得到:画图记忆法、联想记忆法、定桩法、左右脑针对性训练等。读完本书,就可以系统地了解记忆力提升的方法,并有效地运用到学习和工作之中去。

张海洋,大脑教育专家;尚忆教育创始人;中华经典特级记忆大师;中央电视台记忆节目专业顾问;《走近科学》栏目专访人物;环球记忆锦标赛组委会主席;中华经典记忆大赛组委会主席;出版著作:《最强大脑解密》、《超强大脑是这样练成的》、《最佳状态》、《活用一辈子的记忆术》、《五爪金龙单词记忆法》、《脑洞大开背单词》等;主讲课程:最强大脑记忆师资班、最强大脑中小学记忆特训营。

人人都有过目不忘的惊人记忆力

 

很多人觉得自己的记忆力差,学过的知识记不住。这通常是指文字方面的学习而言。事实上,除了文字学习,在其他方面,人们的记忆力往往是好得惊人。

 

例如看电影,看完一遍一部好看的电影之后,你很长时间都不会忘记。有些电影,当初只看了一遍,中间并没有复习,虽然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但电影的情节仍然历历在目。这就是过目不忘的惊人记忆力!

 

看连续剧也一样,许多好看的连续剧,时间跨度几个月甚至几年,但人们从第一集追到最后一集,看完大结局之后,再回过头来想,前面几十集的内容基本上都还记得。

 

为什么看电影、电视的时候,我们的记忆力就很好呢?因为大脑喜欢的是图像。只要是生动活泼的图像,大脑就非常容易吸收和保存。上天为了让我们轻松地认识这个世界,给我们的大脑赋予了一种能力,就是对图像信息的吸收效率特别高!

 

其实不仅看电影、电视是如此,即使是文字,如果写的是生动有趣的故事,例如读小说,也同样能达到让人过目不忘的效果。一本好看的小说,从头到尾,几十万字,看完一遍之后,整个故事的前因后果、各种跌宕起伏的情节,都非常清楚地印在你的大脑之中。

 

小说是以文字为载体的文学作品,为什么我们也同样能轻松吸纳信息并形成长久而深刻的记忆呢?原因很简单,因为在看小说的时候,我们记住的不是文字符号本身,而是文字所描写的背后的图像——当然,这些图像是我们根据文字自己想象出来的,效果其实跟看电影是差不多的。

 

让你过目不忘的是图像,尤其是生动活泼的图像。根据这个原理,如果我们所看的文字,是描写生动有趣的故事,那么,自然就能轻松记忆。但是,如果那些文字描写的是抽象枯燥的内容,图像感不鲜明、缺乏故事吸引力,当然就很难记住了。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用到图像记忆法。

 

图像记忆法的原理,就是把任何要学习和记忆的资料,尽可能转化为生动活泼有趣的图像,让我们能像看电影那样进行记忆,那么,学习和记忆的效率自然就能提升几倍甚至几十倍!

 

 

记忆宫殿——大脑空间记忆能力的无限量应用

 

前面我们介绍的定桩法,身体桩、人物桩、数字桩等,都挺好用,但这些桩的缺点就是:数量太少,难以应付大量的记忆资料。

 

例如数字桩,虽然有一百个,足以应付一百个以内的记忆资料,但如果有一百个以上甚至好几百个记忆资料的时候,数字桩就不够用了。另外,当我们要记的资料有好多组(假设有几十首长诗词需要记忆),一套数字桩反复用就容易出现记忆混淆。

 

当然,如果我们所需要记忆的资料都是短期的、为了应付考试的,这次记几组,考完试之后忘掉,然后下次再记几组。这样的话,数字桩是可以应付的。然而,有很多资料(尤其是经典,如诗词经典、古文经典、国学经典等)是值得我们记忆一辈子的,这个时候,数字桩就不够用了。

 

那么,有没有一种记忆桩,可以有无限数量,能够应付无限的资料呢?

 

有的,就是地点桩,也叫记忆宫殿。

 

 

只需几眼,就能把眼前物品的排列顺序记住

 

古罗马著名政治家、演说家西塞罗,在其《论演说家》一书中,在讲到雄辩的五个部分之一的“记忆”时,讲述了西蒙尼戴斯发明记忆术的故事,并且简单介绍了罗马演说家使用场景和形象的记忆方法。

 

传说在古希腊贵族的盛大宴会上,屋顶突然坍塌,导致宾客们集体遇难,尸体被压得血肉模糊,家属们无从认尸。唯一生还的诗人兼哲学家西蒙尼戴斯记得宴席上每个人就座的位置,他依照脑海中的记忆宫殿,逐一念出死亡宾客的名字与座次,成为传说中记忆术的创始人。

 

古罗马的雄辩家运用记忆宫殿的方法来提高记忆力,使自己能够毫无记忆差错地发表长篇演说。记忆术就这样作为演说艺术的一部分在欧洲传统文化中流传了下来。后来,随着演说、雄辩风潮的消退,记忆术也逐渐被人遗忘。

 

到了21 世纪,这种古老的记忆宫殿法,通过英国托尼·博赞所发起的世界记忆锦标赛流传到了中国,并在中国大地掀起了记忆训练、大脑训练的热潮。

 

记忆宫殿(地点桩),其实就是运用了我们大脑天生的非常强大的空间记忆力。例如,我们可以很轻松地回忆起我们家里的各种主要物品的摆设,可以很轻松地回忆起我们家附近的一些主要建筑,也可以很轻松地回忆起我们从家里到学校(或者到公司)所经过的一些地点。

 

记忆宫殿的运用,其实真正帮助我们记忆的,往往不是一个大的宫殿、一个大的建筑、一个大的房子,而是在房子里或者户外那些按照一定顺序来排列的物品。只要我们记住了这些物品的顺序,那么,我们就可以运用这些按顺序排列的物品来帮助我们进行快速记忆。

 

空间记忆力是大脑赋予我们的一种强大记忆力,它不同于我们所说的图像记忆能力,图像记忆是需要有故事、有动作的,而空间记忆只需要看几眼,就能把眼前物品的排列顺序轻松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