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自我认知的黑箱

【预购】走出自我认知的黑箱

售价
RM39.84
优惠价
RM39.84
售价
RM4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周小宽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4月

ISBN:9787521713602

*此为预购书籍,需等6-8个星期。

若与现货书籍一同下单,将等货到后才一同发货。


[product_description]

编辑推荐

★“壹心理”力荐、张德芬空间、武志红专栏作家,《你不必更好,也很好》作者周小宽又一经典著作,十数年心理咨询经验,温柔、坚定而有力量地带领你走出心灵困境。

 

★关系心理学家,微表情专家胡慎之亲笔作序,倾情推荐。

 

★温馨疗愈手绘插画,治愈受伤的心灵。内文配有温暖疗愈的手绘插画,让读者在阅读的时候感受情绪疗愈的温暖。

 

★温柔、有力量的文字,金句不断,每一篇文章都直击心灵,阅读时就像现场心理咨询。

 

★引用心理学概念,与作者听到、经历的故事相融合。拒绝纸上谈兵,案例丰富多元,直击痛点。通过他人与自身的故事,以及更多的自我揭露,引导读者更进一步地理解和接纳自己,从而达到正确认知自我的目的。

 

 

内容简介

《走出自我认知的黑箱》是一本可以帮助压抑、焦虑、失助的成年人,整合内心的冲突,完成认知自我、宽如自我、改变自我的心理治疗书。

 

作为资深的心理咨询师,周小宽女士结合专业知识和真实案例,和读者一起探讨谈论家庭、谈论爱与恨、谈论真相。

 

她的文字像钥匙,可以打开尘封上锁的认知黑箱,将心灵的奥秘、原生家庭的代际创伤、内心的潜意识进行清晰地展现。

 

是哪些经历改变了你?

 

是哪些创伤让你陷入痛苦?

 

我们该如何走出情绪、关系和“为他人而活”的陷阱?

 

作者将在书中给出答案,告诉你如何正视过往经历和心理创伤、如何理解和消化情绪、如何在关系中及时止损,带你走出人生*黑暗和痛苦的阶段。

 

看见自己过去从未看见的那些真实,重新构建自我认知的世界——这就是重生。

 

当你打开书并看下去时,你就是一个有勇气的人了。

书摘 · 插画

周小宽,知名心理咨询师、情绪管理和焦虑缓解专家。

 

1700万读者心理学平台,点赞前三名心理学作者。

 

被心理学家胡慎之誉为“能够带领来访者穿透人生最黑暗和痛苦的阶段, 通过认知生命的真相,走到光明之境的心理咨询师”。

 

作品先后见于“武志红”、“心理公开课”、“十点读书”、“凯叔讲故事”、“富兰克林读书俱乐部”、“心理FM”、“张德芬空间”等知名平台。

 

重磅心理课程《周小宽心理疗愈50讲》,在喜马拉雅APP上线半年创下1200万次的高播放量,73.4%听众每晚持续收听6小时,累计帮助12.1万读者接纳自我、建立自信、走出焦虑。

 

希望这本书,能帮你构建全新的自我认知,让幸福成为你生活的常态。


[info_1]

你为什么活得不开心?

 

[1]很多人总是在问,为什么我这么痛苦呢?

 

有一种答案很学术,却不那么符合我们一贯的认知,这个答案就是:因为痛苦是你熟悉的,而平静是你感到陌生的。

 

我遇见过很多来访者,他们的故事各不相同。但其中也有着相似的部分。

 

我听到这样的一些描述:“小时候,我本来很开心地在那儿玩着,一切都很好,接着,妈妈(爸爸)突然就会因为一件事情指责我,对我发火。”

 

有人跟我描述过那样的场景:“我在聚精会神地看着一本课外书,爸爸的鞋底就飞过来了。”

 

“妈妈对我很愤怒,好像我做了很罪恶、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

 

“爸妈突然吵起来,开始砸东西。”

 

开始,是一个人的宁静、自在和快乐,但是在这个快乐后面,却潜伏着一个我们作为个体根本控制不了的糟糕结果,那些被骂、被指责、被投射愤怒、被歧视的过往,日积月累,在人的内心凝结成一个模式。

 

这个模式,如果用我们可以理解的语言表达出来就是:快乐一定是短暂的、不真实的、不稳定的,快乐背后一定会跟着一个糟糕的结果和体验。

 

一定是这样的。因为太多次都是这样。

 

如果加入“自我感觉”去翻译这个模式的话,这个模式还可以被描述为:这个自我感觉良好,对自己感到快乐满足,正在进入当下的时刻,一定是短暂的、不真实的、一定会被结束的。

 

我很快就会体验到一种不被认同、被攻击、愤怒甚至被毁灭的感觉。所以我的自我最终还是会跌入深渊。

 

这是对痛苦的一种理解。不知你能否明白?

 

相比在快乐中毫不设防跌入黑暗的那种可怕、失控的体验, 还是一早就预知结局,甚至一直待在确定的结局之中,更有安全感、确定感和掌控感啊。

 

我知道,这不是你想要的。但是,为了适应不舒适感,我们发展出了防御功能。

 

防御有很多种,而其中一种防御就是,让自己待在熟悉的感觉里,那样当不可避免的糟糕感觉来临时,你会觉得更容易接受。

 

这就是我们发展出的面对痛苦的方式。这种方式是为了帮助当年无力而幼小的自己,去适应外面这个不完美、有冲突,甚至残酷的世界。

 


这是一种本能的方式。

比痛苦的体验更可怕的是失控的体验。

 

于是很多人无意识地操控着自己的人生,去迎合不舒服的伏线,这样还能活在一定的掌控感里。

 

如果自顾自地瞎开心,那么下一刻突然到来的打击会一瞬间让我们体验到失控的感觉。宁可痛苦,也不要失控。在平静里暗藏危机,这种感觉,比把生活弄得很糟糕还要令人难受。

 

 

[2]A对我说:“我总是觉得内疚,我妈妈一用她那种‘付出者’‘受害者’的方式来绑架要挟我,我就没办法拒绝为她去做那些我根本不想做的事情。现在经过了自我成长,我决定不去做了,我再也不要做了。可是,我极度内疚。我讨厌这样的自己。为什么我无法摆脱妈妈的影响?”

 

我问她:“你的妈妈是个快乐的人吗?”

 

她说:“不快乐,没见她怎么快乐过。她总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好像全世界最惨的人就是她,她是受害者,对别人总是深怀怨恨。”

 

她还说,妈妈也见不得她快乐,反正小时候只要她一开心, 后面一定会伴随妈妈对她的指责。

 

我没有去问她的外婆,但我几乎可以确信,她的外婆在她的妈妈面前,应该也是一个“付出者”和“受害者”的形象。这和中国传统的文化背景相关,和过去的年代相关,和男女身份相关。

 

有些女性比男性活得更压抑和艰难,她们不能为自己而活, 不能追求自己的快乐。如果家庭需要“牺牲者”和“祭品”,她们就必须是排在第一个的。

 

这样的女性做了妈妈,那么她们的子女又能有多快乐呢?

 

妈妈如此不幸,而我这么幸福——从弗洛伊德的观点来看, 我们的潜意识会觉得,这是要被惩罚的,这是一种背叛啊。

 

没办法,这就是生命。生命的延续,就带有这样的编码了。妈妈不能让女儿舒服,因为外婆也没有用让妈妈舒服的方式养育过她,所以,妈妈没有习得快乐、舒服这种看似简单的感觉。

 

妈妈只有一个行为模式,就是在不快乐的状态下,去获得一些控制感,一些价值感。

 

所以妈妈和外婆一样,只有在“付出者”和“受害者”的位置上,才敢谈“我想要什么”。

 

她们用这种方式去控制他人,包括自己的孩子。

 

她们其实没有自己,也没有边界,自然也谈不上对自己负责,更不会为自己争取。

 

所以A怎么会不内疚呢?她的妈妈是这样活过来的,但是现在她要离开妈妈和外婆的模式了。她要在潜意识里,完成这种分离和背叛了。

 

“你们都活在那样一个世界里,而我却要走了。”于是,我会有内疚感、罪恶感,我觉得这是一种背叛。

 

作为生命的延续,我们无法避免在这样做时产生内在情绪。即使不被体察到,也是存在的。

 

A说,她很痛苦,不断在内疚中挣扎。她也很嫌弃自己,经过这么久的自我成长,还是渴望得到母亲的认同,无法完全离开过去的阴影和模式,活成一个新的自我。

 

我说:“所以,你也不能真的让自己舒服啊。”

 

在我看来,A的自我成长之路走了很多步,她也有了更多觉察,她看见了内在模式,明白那些过往意味着什么,她画出了边界,也做出了拒绝,但是,她还是一刻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自责自己做不到的那些部分。

 

就好像看一杯水,去看未满的那一半,你就是觉得空,觉得不够,看装了水的那一半,你就会舒服满足。

 

那么你总是去看空着的那一半,自己不难受吗?

 

“你让自己难受,盯着做不到的事情,盯着不够满的那杯水,从不放松和肯定自己,从来不能快乐满足地待在当下,这不也是对母亲的一种忠诚吗?”

 

 

[3]无论是为了防止从快乐跌入突如其来的痛苦,而发展出持续痛苦的模式,还是为了忠诚于母亲,或者家族,而在内在保持那份“不让自己活得舒服放松”的模式,这些都是潜意识掌管的东西。

 

但是,这些也都是在我们身上活灵活现的东西。我从不说我们要去改变它。

 

当我被问到“那我何时能改变”时,我的回答是,过去你看不见它,但某刻你看见了,认识了它,那一刻觉知了的你和蒙昧的你就已经不同了。只不过这种不同,并不是你想象中的幸福彼岸。

 

也许你读到这里会觉得愤怒、悲哀、不公平、无奈。但是,这就是生命。

 

我们追求美好,摒弃黑暗。可是那些负面的、黑暗的东西,既围绕在我们的过去,也同样埋葬在心灵深处,成为一种看不见的模式,参与着我们的未来。

 

也许你会问,那么,追求美好还有什么意义?既然我总是无法摆脱过去,过去都变成了模式。甚至我如此想摆脱的痛苦,都是模式的一部分。

 

我想,是的,模式很难被彻底改变,但是我绝不承认“没有彻底改变”意味着什么改变都没有。

 

人生苦乐参半,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做不做自我成长,要不要探究真相,这一点都是不变的。

 

不同的只是,来这世界一次,痛苦过,丧失过,沉沦过,然而你又举步向着未知走去时,你想不想弄清楚,究竟你是什么? 究竟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如何塑造你的人生?你想不想在可以改变的范围内,做出一些带觉察的选择,加入一些思考后的行为,而不是盲目地活在看不见的模式里。

 

理解的人,都是先知。

 

这种收获,我个人认为,其实足以撑起人生的意义。

 

所以能够看到痛苦模式的A是她们家族的先知,走进咨询室去探究真相的,看着心理学文章和课程去思考探索的,也都是先知。

 

先知就是,在他去理解之前,所有人(家族)都活在禁锢里,活在自动化思维里,活在既定却看不见的模式里,而他终于有一天搞清楚了,原来如此。

 

这个人,就是先知了。

 

这怎么会没有意义呢?

 

 

[4]我曾经收到过一个读者的留言,我想郑重地将这条留言放在这里。

 

“受害者的圈圈一直都在我身上,刚刚发现自己又掉进去了,看到文章中说的‘满足我,我的妈妈就是好妈妈,不满足我,我的妈妈就是坏妈妈’,我就是有这种偏执的想法。以攻击他人的方式保护我自己,我以为那是在爱自己,而事实上并不是,我仿佛看着很小很小的我拿着巨大的棍子企图抗击他人,实际上呢?没有谁要害我,没有谁要逼迫我,我仿佛还是那个小小的我,以防御方式保护自己。这种感觉就是强迫性重复。伤害自己也伤害了他人。

 

“我周围所有人都有各自的原生家庭烙印,没有人是完美的,我老是希望他人来满足我,那我就是把自己的幸福交在别人手上,这样的我好可怜,就像拿着碗在乞讨一样。我不知道能为自己做什么,因为我真的对自己一点都不了解,我不知道怎么爱自己,不知道怎么和自己相处。我真的没有什么能做的。我好想为那个自己做点什么,可是自己受伤已经是事实,事实大过天, 可我又接受不了。周而复始,反反复复。”

 

我很想对她说:“你做了那么多,你看见了吗?”

 

“你分析了那么多的自己,你看到了那么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你直面了人生的真实,你看到了自己的攻击,你没有责怪别人,你说没有人完美,你是你们家族的先知。你比家族里的人都要勇敢。你这么勇敢地去面对了,这么难做的事情,你都做到了,给自己一个肯定和拥抱吧。”

 

我觉得,这就是改变。这就是意义。

 

我翻到不久前,这位读者的另一条留言,将它放在这里作为结尾。

 

“现在有时候听到自己的笑声都觉得还有力量,我感受到内在的那股神奇力量,一直都在陪着我。这条路不孤单,虽然有时真的很想骂脏话,但这是我选的,我就要走下去。我想看看这个我最熟悉的陌生人朋友到底是啥样,我想去看。”

 

快乐有时,悲伤有时,低落有时,骄傲有时。这就是人生。暗夜和白昼共存,痛苦有时大于快乐,但是,我也想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