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粉丝者得天下

RM55.20 RM69.00

作者:佐伊·弗拉德 - 布拉纳 Zoe Fraade-Blanar;艾伦·M. 格雷泽 Aaron M. Glazer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4月

ISBN:9787521715378

库存量: 1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1. 获取私域流量的精准化运营工具

 

2. 从粉丝文化和粉丝心理入手,有效分析了涨粉、提高粉丝率转化率等运营行为的底层逻辑

 

3. 案例丰富,行文有趣有料有干货

 

4. 为粉丝经济时代的经营和管理者提供了有效指导

 

 

内容简介

私域流量正在成为营销和运营领域的主流工具,而打造私域流量的底层逻辑就是获取自己的忠实粉丝。

 

《得粉丝者得天下》从粉丝文化和粉丝心理入手,深刻分析了粉丝的成因、粉丝的核心关注点、新时代粉丝身份的转变等,为我们了解粉丝的基本诉求,做到精准化运营奠定了坚实基础。同时,还援引了丰富的实际案例进行说明,有趣,有料,有干货。

佐伊·弗拉德 - 布拉纳(Zoe Fraade-Blanar):众包玩具公司Squishable 联合创始人兼CCO,美国纽约大学互动电子传播研究所(ITP)助理教授。

 

艾伦·M. 格雷泽(Aaron M. Glazer):众包玩具公司Squishable 联合创始人兼CEO。

 

Squishable.com, Inc. 是一家集合粉丝力量生产设计毛绒玩具的电子商务制造商。其运营基础就是扩大粉丝群体范围,激发他们的热情并顺利实现销售转化。

人人皆粉丝

 

人总有一种想要与他人联系的强烈愿望,这是一种根植在大脑深处的本能。我们会自然而然地与别人联系,审视周围环境,始终对有助于“改进”自我的文化现象保持高度警惕。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一群懂得依托某种外部事物集结在一起的原始猎人,更有可能在当晚就吃到猎物。不管这种外部事物是对月亮女神的共同崇拜,还是对山那边信奉怪异太阳女神之人的共同鄙视。

 

粉丝迷恋指的是围绕大众文化形成的结构和开展的实践活动, 这是一种非常古老、非常人性化的现象,狂热的粉丝行为可能与文化本身一样古老。历史上有很多关于朝圣者的故事,他们为了到达一个目的地而长途跋涉。这不是因为那里景色优美,也不是因为那里有经济利益,而仅仅是为了近距离感受那些重要的东西。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的一节中,14 世纪的骑士、厨师、修士、医生和其他同伴长途跋涉前往圣托马斯贝克特圣地。地球的另一端,在日本的纪伊半岛上,由 1000 年前赶往熊野神社的朝圣者踏出的纵横交错的小径依然可见。

 

作家马格丽·肯普以其大量的戏剧性小说闻名于世,小说主题涉及家庭矛盾、阴谋诡计、遭受创伤和治愈创伤等。虽然她的大多数作品采用了自传式文体,但这些故事并不完全是她的亲身经历。她的作品多以《圣经》中的人物为原型。那时,《圣经》是最著名的文学作品。她于 1438 年去世,创作了大量长篇小说,也就是今天被认为是同人小说的衍生作品,详细讲述了圣母、耶稣和其他新约人物的冒险故事。

 

有时,她会创作一些情节来填补《圣经》的时间线。有时, 她会杜撰一些内容,例如,把自己想象成圣母玛利亚的侍女,拿着约瑟和圣母玛利亚的行李随他们去探亲。当圣母玛利亚哀悼耶稣时,她会带着鸡尾酒、鸡蛋和稀粥,到她的床前安慰她。在一些作品中,肯普会融入自己的朝圣经历,想象自己向玛利亚要了一块襁褓,这块襁褓曾包裹着刚出生的耶稣。这个灵感源自她在去阿西西旅行时看到的文物。

 

中世纪后期的世界,充斥着宗教意象。教会歌曲、食物禁忌、精神艺术与建筑、独特服饰、节日以及复杂的仪式,都是能启发创作灵感的丰富素材。现代学者认为,这些故事让肯普与自己最喜欢的书籍有了更密切的联系。她与自己创作的人物联系在一起, 并融入他们的生活。她希望自己的付出会得到教会的册封,成为一名圣徒,这样便可以完全融入自己钟爱的文字。

 

肯普并不是第一个探索这类文学体裁的人,早在 200 年前,圣方济各会的修女就尝试过这种体裁。当时她们受到了流行宗教文本的启发,如《冥想者》。修女是官方宗教体系中的一部分,但肯普却不是。

 

中世纪末期,英格兰重新强调个人赋权,正如 500 年后维多利亚时代的改革者反对音乐狂一样。但是,新的自由遭到了教会和社区的强烈反对,并非人人都喜欢肯普的创新性探索。

 

至少在肯普自己的叙述中,她的行为遭到了公众的嘲笑和敌视。她以第三人称写道,在自己的家乡,“一个鲁莽的人……故意往她头上泼了一碗水”。据她所述,在约克的时候,“有很多敌人诽谤她,嘲笑她,鄙视她”。甚至有几次,在当局尚未决定如何定义她的异端行为时,她就遭遇了学者盖尔·麦克默·吉布森所谓的“临时软禁”。她声称,社区的敌人希望把她绑在火柱上烧死。也许她的说法有点夸张。我们无法断定与她同时代的人是把她当作一个危险而又神圣的女性,还是把她当作一个疯狂怪异之人。她自己似乎对所受的迫害甚感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