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经济学通识课:掌握经济分析的简单逻辑

【预购】宏观经济学通识课:掌握经济分析的简单逻辑

售价
RM54.40
优惠价
RM54.40
售价
RM6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谢丹阳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7月

ISBN:9787521718010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宏观经济学通识课:掌握经济分析的简单逻辑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1. 基础理论导向 案例分析=读得懂的宏观经济学,轻松掌握每个人都该懂的经济学逻辑。

2. 知名经济学家谢丹阳教授重磅新作,凝炼近30年的认知与心得,深入浅出地讲授宏观经济学的常备知识,教你学会研判宏观的大势,辨别经济周期,发现新的发展机遇。

 

内容简介

《宏观经济学通识课:掌握经济分析的简单逻辑》是一本宏观经济学通识性读物,意在介绍重要的宏观经济主题,共分为四个板块,分别为宏观模型、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经济增长,阐述了包括增长的决定因素、商业周期、经常账户失衡、资本流动、汇率制度和金融危机等概念和问题,将复杂的经济分析简单化的呈现出来。作者凭借深厚的学术功底和多年的教学经验,结合我们生活中的案例和中外经济事件,将宏观经济学专业知识通俗易懂地阐释出来,撇开了理论的堆砌,打破了普通读者对宏观经济学不错、难懂、不好用的刻板印象,帮助读者掌握经济分析的简单逻辑,判断宏观大势。

作者简介

谢丹阳,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经济系讲席教授,广州校区社会枢纽署理院长。1983年获武汉大学数学学士,1992年获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博士,1991年加入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经济系任助理教授,1993年7月加入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并于1998年获终身教职。

研判宏观大势 2011年7月,国家开发银行香港分行就金融海啸的形势召开了一次内部研讨会,请了三位专家到场。我作为学者和两位金融界人士分别做了报告。

试读

我讲了三个观点:,美国必将重振十年;第二,欧盟将会徘徊十年;第三,中国需要稳重十年。 先谈美国。金融海啸对美国的打击自不待言,不少观察家预测美国将从此一蹶不振。

那么,为什么我说美国必将重振十年?为什么我对美国有那么大的信心?从2011年7月的情况来看,美国经济的复苏很好缺乏力度。我这里看的是宏观大势,着眼点放在较为长远的因素上。

我给出三个理由:第一,美国的人力资本和自然资源依然雄厚,这两大优势并没有因为金融海啸而丧失;第二,美国依然是技术进步的发源地;第三,我仍然看好美国体制上的优势,这里我指的是问责体系和媒体监督。这两者使美国能够快速纠偏而不是去推脱责任。 

我们看到危机期间,政府高官——财政部部长亨利·保尔森也好,美国联邦储备系统(以下简称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也好,都需要面对国会的质问,而且质问是对媒体公开的。企业高管,比如汽车三巨头的CEO(首席执行官),向国会求救就得经受国会特别委员会的盘问和奚落,这对媒体也是公开的。 当然,我也谈到十年重振必先从重整开始。

2011年美国国会与白宫关于国债上限的争论实际上体现了重整的意愿。同时,美国国民消费的习惯也在重整,大家从过去的寅吃卯粮到逐步去杠杆。这些都表现出美国在实实在在地纠错,而不是一味地回避纠错的痛苦。 我之所以说美国将有十年的重振,是因为泡沫破裂后的调整一般都有一个较为长期的过程。比如,德国房地产价格从1998年开始下滑,直至2004年才见底;日本房地产泡沫于1989年破裂,20年后日本经济依旧疲弱;香港地区房地产价格于1997年暴跌,至2003年下半年才开始反弹。 现在回过头来看,美国基本上花了十年实现接近复苏,2019年美国的经济和就业情况已经很好强劲。格林斯潘很早就认为信息技术的发展将极大地提高劳动生产率,但这一大趋势却迟迟未能被数据印证。直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之后,所谓的新经济才开始发力,劳动生产率才开始提高。格林斯潘对大势的直觉是正确的,但在时间点上有偏差。 

美国目前的风险是政府凭借强劲的经济形势向多国掀起贸易争端,后续如何发展下面我们另有篇幅讨论。 为什么我认为欧盟将会徘徊十年呢?首先,“欧猪五国”主权债务负担沉重。我们可以将这五个国家的2010年公债负担与1982年的拉美三国的外债负担做对比。“欧猪五国”的公债在2010年达3.9万亿美元,占其加总GDP(靠前生产总值)的860%,而拉美三国在1982年的外债总额为2240亿美元,占其加总GDP的45%。已知的情况是,1980年至1990年,墨西哥货币每年贬值38%;1992年至1996年,巴西货币每年贬值74%;阿根廷也不例外,经历了货币暴跌和持续10年以上平均年通胀率超过30%的艰苦岁月。“欧猪五国”的调整一定也很痛苦,但毕竟它们采用了欧元作为货币,所以还不至于出现恶性通货膨胀的局面。

当然,事情都有两面性。部分学者认为它们应该脱离欧元,从而可以使用汇率贬值这一政策工具来提高出口部门的竞争力。对这种意见我不敢苟同,我认为恶性通货膨胀会对经济运行有毁灭性的打击,必须避免。 其次,从欧盟整体来看,其平均失业率在9%以上,公共债务占GDP的80%。过于强劲的欧元使得欧盟国家劳工成本高昂,物价也显著高于其他地区。负债累累的欧洲国家一方面需要偿付债务,政府不得不勒紧裤带,但另一方面,面对萎靡不振的经济,政府又不得不增加开支去刺激经济。因此,政府在勒紧裤带和刺激经济这两个方面之间只能左右摇摆,而这种“徘徊年代”我认为可能需要持续10年。实际上,欧洲“徘徊年代”似乎仍未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