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购】如何预防下一次大流行(比尔·盖茨2022年新书)

【预购】如何预防下一次大流行(比尔·盖茨2022年新书)

售价
RM54.40
优惠价
RM54.40
售价
RM6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原版书名:How to Prevent the Next Pandemic

作者:比尔·盖茨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06月29日(上市后我们即可采购)

ISBN:9787521744156

*上市后我们即可采购,到货时间会以上市后开始计算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如何预防下一次大流行:比尔·盖茨2022年新书 直面当下全球健康与创新议题,在危机中找机会,向科学要答案;给公众的硬核医学科普,建立理性认知;中科院院士高福审校、高福院士团队领衔翻译。

影片介绍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1. 比尔·盖茨2022年新书,直面当下全球健康与创新议题,在危机中找机会,向科学要答案。

2. 基于医药前沿技术现状,提出制定大流行防控体系解决思路。强调政府在推动创新中的角色,私营企业在推动创新中的重要作用。同时聚焦全球前沿视角,分析生物医药领域带来的重要技术突破和创新方向,对政府、企业、投资者、医疗和公共卫生从业者有借鉴意义。

3. 深度探讨技术创新,政府、企业、投资者如何做出正确的选择和投资,为我们预防大流行所需要的疾病监测制定了明确的议程。

4. 解析危机中的创新投资机会及投资前景。

5. 给公众的硬核医学科普,建立理性认知。加强科普,建立大家对疾控工作者和预防医学的态度,提高预防在医学界的地位以及疾控中心在卫生系统的地位。让大众知晓预防医学,认同预防医学,甚至追求预防医学倡导的生活理念。做好专业的科普,把握健康领域发展规律,建立公民对大流行的科学认知,提升公众自我保护意识。

6.中科院院士高福审校、高福院士团队领衔翻译。

 

内容简介

新冠肺炎大流行尚未消退,世界各国政府正在努力把我们从这场灾难中解救出来,与此同时,他们也开始谈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如何才能防止一次新的大流行病病夺去数以百万计的生命并严重破坏全球经济?破坏全球经济?我们有希望实现这一目标吗?

比尔·盖茨相信,答案是肯定的。在这本书中,他清晰有力地阐述了世界应该从新冠肺炎大流行中吸取的教训,以及我们所有人可以做哪些准备来抵御另一场类似的灾难。基于全球知名专家的共有知识,以及盖茨基金会防治致命疾病的经验,他首先帮助我们梳理了传染病的知识,其次展示了世界各国应该如何相互合作并与私营企业合作,以此抵御另一场与新冠肺炎类似的灾难,并消除包括流感在内的所有呼吸系统疾病。这本书的每一章都阐释了一个我们需要采取的行动,它们共同构成了一项计划,旨在消除大流行病对人类的威胁。

书中还提到,我们不必生活在对下一次大流行的恐惧中。世界可以为每个人提供基本卫生保健,并准备好应对和遏制任何新出现的疾病。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所取得的技术进步将在未来加速这一进程。如果我们——政府、资助者、私营企业——做出正确的选择和投资,我们就能做到这一点。

作者简介

比尔·盖茨(Bill Gates)

技术专家、知名企业家和慈善家。1975 年,他和儿时的朋友保罗•艾伦共同创建了微软公司。目前,他是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联合主席。20多年来,他致力于研究全球健康和发展问题,包括预防大流行、消除疾病以及有关水资源、公共卫生和卫生保健等问题。他有三个子女。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从新冠肺炎大流行中学习
投资于创新是值得的
第二章 组建大流行防控团队——“GERM”组织
GERM组织对于监管一个专业的监测和响应系统至关重要,它会在预防大流行的各个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第三章 善于尽早发现疫情
对健全卫生系统的要素进行投资,支持创新检测方法
第四章 非药物干预:提升公众自我保护意识
如果你看起来反应过度,你可能是在做正确的事情
第五章 快速找到新的治疗方法
世界必须投资于我们依赖的研究和系统,以更快地找到治疗方法
第六章 为研发疫苗做好准备
仅仅依靠市场的力量无法达到目的
第七章 全面模拟演习
世界需要进行更全面的演习,以检验其对下一次重大疫情的准备情况
第八章 缩小富国和穷国之间的健康差距
我们所做的投资将使整个卫生系统受益
第九章 制定预防大流行的全球计划
制作并提供更好的工具,加强公共卫生系统
后记:新冠肺炎如何改变了我们数字化未来的进程
词汇表
致谢
注释

试读

前言

2020年2月中旬的一个周五晚上,我正在用晚餐,那时我意识到新冠肺炎将演变成一场全球性灾难。

几周以来,我一直在与盖茨基金会的专家讨论一种新的呼吸道疾病。这种疾病刚刚开始在世界上的一些国家和地区传播。我们很幸运地拥有一支的团队,他们在追踪、治疗和预防传染病方面有着几十年的经验,他们也正在密切关注新型冠状病毒。这种病毒已经出现在非洲,根据盖茨基金会的早期评估和非洲政府的要求,我们提供了一些资助,以帮助防止病毒进一步扩散,同时帮助其他国家做好准备,以防病毒暴发。我们的想法是:希望这种病毒不会在全球蔓延,但我们必须先假设它会,直到我们确认情况并非如此。

当时,人们仍然有理由相信,这种病毒在掌控之中,不会成为一场大流行病。中国政府采取了空前的安全措施来封锁武汉1——这个暴发新冠病毒的城市,他们关闭了全部学校和公共场所,严格管控居民按规定外出。而其他各国仍允许人们自由旅行,病毒还是可控的。二月初,我还曾飞往南非参加一场慈善网球赛。

我在从南非回来后想在基金会就新冠肺炎疫情开展一次深入的讨论。我一直在思考一个核心问题,并想要深入地探索: 它能被遏制吗,还是会蔓延至全球?

我发起了多年来我一直从中受益且喜爱的方式——工作晚餐。这种方式可以让你不会为议程而烦恼,你只需邀请一些专家,提供食物和饮料,提出几个问题,然后让他们自由地思考。我手里拿着叉子,腿上放着餐巾,进行了我职业生涯中精彩的一部分谈话。

因此,从南非回来的几天后,我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安排周五晚上的事宜:“我们希望同参与新冠病毒研究工作的人共进晚餐,以了解情况。”尽管时间安排得并不宽裕,受邀者的日程安排也很满,但几乎每个人都很友善地答应了。在那个周五,来自基金会和其他组织的十几位专家应邀来到我位于西雅图郊外的办公室共进晚餐。在吃牛小排和沙拉时,我们进入了核心问题:新冠肺炎会成为一场大流行吗?

那天晚上我得知,现有数据并不乐观,特别是由于新冠病毒可以通过气溶胶传播,这使得它比通过接触传播的病毒(例如艾滋病病毒或埃博拉病毒)更具传染性,因此几乎没有可能将它控制在少数几个国家。几个月内,全世界有数百万人感染了这种疾病,数百万人面临死亡。

令我感到震惊的是,各国政府并没有对这场迫在眉睫的灾难给予更多关注。我想问的是:“为什么政府不采取紧急行动?”

因此,团队中来自南非的科学家、从埃默里大学来到我们基金会的基思·克鲁格曼(Keith Klugman) 研究员简单地说道:“他们应该迅速行动起来。”

传染病,无论是否会成为大流行病,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困扰。不像我此前多本书中的主题——软件和气候变化,致命的传染病通常不是人们需要考虑的事情。(新冠肺炎打破了这一规律。) 我不得不按捺住自己在聚会上谈论艾滋病治疗和疟疾疫苗的热情。

我对传染病这一主题的热情可以追溯到25年前,1997年1月,当时我和梅琳达在《纽约时报》上读到尼古拉斯·克里斯托夫(Nicholas Kristof)写的一篇文章。2文中提道:每年有310万人死于腹泻,而且几乎都是儿童(见图0-1)。我们感到很震惊。每年300万儿童! 怎么会有这么多孩子死于据我们所知只是导致不太舒服的疾病呢?

我们据此了解到,治疗腹泻的方法非常简单,只需一种廉价的可以补充腹泻期间流失营养的液体,但这个方法并没有惠及数百万儿童。这似乎是一个我们可以帮助解决的问题,于是我们开始提供资助,以便更大规模地推广这种治疗方法,并率先支持研发预防腹泻的疫苗 。

我想知道更多,于是我联系了比尔·福奇(Bill Foege)医生,他是负责根除天花的流行病学家之一,也是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简称疾控中心)的前负责人。比尔推荐给我许多关于天花、疟疾和贫穷国家公共卫生的参考图书和期刊文章,共计81本图书和报告; 我以快的速度一一阅读它们,并要来了更多资料。其中对我影响的却有一个平淡无奇的标题:《1993年世界发展报告:投资于健康卷》4。我从此开始痴迷于传染病研究,特别是存在于中低收入国家的传染病。

当你开始研读传染病文献时,不久就会涉及疾病暴发、流行和大流行的话题。这些术语的定义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格。一个很好的经验规则是,暴发指疾病在局部范围发生,当暴发扩散至国家或地区的更广范围则称为流行,当疾病蔓延至全球,影响到多个大陆,则称为大流行。另外有些疾病不会自由传播,而是一直停留在特定的区域,这些被称为地方病。例如,疟疾是许多赤道附近国家或地区的地方病。如果新冠肺炎永远不会传播到其他地域,它就将被归类为地方病。

发现一种新的病原体并不罕见。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在过去50年里,科学家们发现了1 500多种病原体,大多数都是在动物身上出现,然后传染给人类。

有些并没有造成太多的伤亡,有些(如艾滋病)则是一场灾难。艾滋病病毒/艾滋病已造成3 600多万人死亡,目前有3 700多万人感染艾滋病病毒。由于患者接受抗病毒药物治疗后不会再传播这种疾病,每年的新增病例都在减少,但2020年仍有150万个新增病例。5

除了天花——人类已经根除的疾病,古老的传染病仍然存在。即使是鼠疫,一种我们大多数人认为存在于中世纪的疾病,也仍然伴随着我们。它于 2017 年袭击了马达加斯加,造成2 400 多人感染,200 多人死亡。6世界卫生组织每年收到至少 40 起霍乱暴发的报告。1976—2018年,局部暴发24次、流行埃博拉1次。如果算上小型疾病,每年可能有200多起传染病暴发。

艾滋病和其他后来被称为“沉默的流行病”的结核病、疟疾等,以及腹泻和孕产妇死亡,都是基金会全球卫生工作的重点(见图0-3和0-4)。2000 年,这些疾病总共导致超 1 500 万人死亡,其中许多是儿童8,但投入在这些疾病上的资金却少得惊人。我和梅琳达认为,利用我们的资源和知识组建团队以促进创新,可在该领域发挥巨大的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