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中的山庄(平装)

RM24.50 RM35.00

作者:[日] 东野圭吾

翻译:李盈春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6月

库存量: 3 本

订购量:

内容简介

 

东野圭吾长篇小说,中文简体首次出版,从一起充满悬念的事件中写出人性的黑暗与美好。一出没有剧本的舞台剧,为什么能让七个演员赌上全部人生?

七名演员来到一栋民宿,排练一部没有剧本的舞台剧,为期四天。他们要假装被大雪困在与世隔绝的山庄里,只要与外界联络就会失去参演资格。

第一晚,女演员温子失踪。第二晚,女演员由梨江失踪。大家只当是导演的安排,却发现了本不该出现的沾血的花瓶,随即阵脚大乱:难道这根本不是演戏,而是有人真的要杀他们?

众人开始互相猜疑、激烈争吵,有人扮演侦探,有人联手制造不在场证明,还有人趁乱对意中人表白。就在空气中充满警惕和怀疑时,又一个人失踪了。

东野圭吾,日本作家。

 

  • 1985年,《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开始专职写作;

  • 1999年,《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同时获得第1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以及日本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第 1 名;

  • 2008年,《流星之绊》获第43届新风奖;

  • 2009年出版的《新参者》获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第 1 名;

  •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

  • 2013年,《梦幻花》获第26届柴田炼三郎奖;

  • 2014年,《祈祷落幕时》获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游戏室。

久我和幸离开后不久,中西贵子坐在台球桌的一角,说:“他还蛮不错的。长得带点混血儿的味道,身材也很棒,要是再高个五厘米,那就完美了。”

“可是,我不太喜欢跟他打交道,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笠原温子微微侧着头。

“因为他不是我们剧团的成员,难免会有这种感觉。”

“话虽这么说,还是莫名地有点讨厌。他说话总是彬彬有礼,也让人觉得别扭,说不定心里根本看不起我们。”

“怎么会,你想太多了。他看不起我们什么呢?”

“比如作为演员的能力或是人品等等。雨宫也说过,他很有实力。你还记得试镜时他的表现吗?”

“我当然不会忘记。”中西贵子扭过身,“尤其是舞蹈考试的时候,他品位出众,又很性感,看得我神魂颠倒。”

“你乱讲什么呀。”笠原温子苦笑,“不过他确实很出色。不仅舞技出类拔萃,《奥赛罗》的表演也很棒。拥有如此实力,却不被机遇眷顾,一直埋没至今,这样的人对我们这种演艺生涯相对一帆风顺的人,会怀有一种近似恨的感情。”

“那我就去融化他的恨。”中西贵子蛇一般地扭着身体,然后敛起笑容说,“好了,不闹了,我也差不多该去休息了。”

“你早点去休息比较好,我看你好像有点醉了。”

两人带到游戏室的葡萄酒已经喝完了一瓶。

“那我去睡了,你还要继续弹吗?”

“嗯,我再弹一小时左右。”

“你真用功。”贵子说完,用力伸了个懒腰,“那就晚安啦。”

“晚安。啊,对了,可以麻烦你把交谊厅和餐厅的灯关掉吗?”

“好啊。”中西贵子头也不回,扬起手挥了挥回答。

游戏室里只剩下笠原温子一个人。她戴上头戴式耳机,把插头插进电子钢琴的插孔,然后开始弹琴。约一个小时的时间,她默默地弹着琴,除了偶尔停下来按摩双手、转动肩膀、挑选乐谱,几乎没有休息,一直在弹奏。钢琴上放着一只小闹钟,指针已指向十二点多。

就在她开始弹奏不知第几首曲子时,游戏室的门缓缓打开了。

温子并没有察觉。钢琴放在和门相对的墙边,她背对着门,而且戴着耳机,沉浸在演奏中。

入侵者弯着腰,尽量不发出声音地小心前进。此人身体弯得比台球桌还低,逐渐从背后接近温子。入侵者来到身后时,笠原温子依然专注地弹着琴。琴声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静寂中,只能隐约听到敲击琴键的声音。

入侵者突然挺直了身体。与此同时,笠原温子可能察觉到了动静,或是从钢琴表面看到了映出的人影,她停下了舞动的手指。但还来不及转身,入侵者已毫不犹豫地用耳机线从背后勒住她的脖子。

只有那一瞬间,笠原温子发出了声音。她似乎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身体用力后仰,挣扎着试图扯开勒住脖子的耳机线。椅子翻倒在地,她也倒在了地上。入侵者没有放松力道,继续用力勒紧耳机线。

不久,笠原温子不再挣扎,身体软了下来。但入侵者为了稳妥起见,并没有立刻松手。确信她已死亡后,入侵者终于松开了耳机线,走到门口,关了游戏室的灯。

入侵者解开勒在温子脖子上的耳机线,开始拖动尸体。黑暗中,只听到尸体和木地板摩擦的声音。

早晨的交谊厅。

墙上的时钟指向七点。第一个起床的是雨宫京介,他环顾四周,确认其他人都没起床之后,给取暖器点上火。窗外一如昨天,晴空万里。

“哟,你真早啊。”久我和幸从房间出来,低头跟楼下的雨宫打招呼。

“早,因为我负责准备今天的早餐。”

“可是其他人好像还没起床。”说着,久我拿着毛巾和牙刷走向盥洗室。

不久,田所义雄和元村由梨江也分别走出了房间。

“早安,昨晚睡得好吗?”前往盥洗室途中,田所问由梨江。

“嗯,感觉比平常睡得更香。”

“你一定是累坏了。”

可能是被他们的说话声吵醒,本多雄一也起来了。

洗完脸,由梨江说要回房间护肤,四个男人就在交谊厅等着几位女士。雨宫和本多看书,久我和幸做柔软体操。田所义雄似乎想不出该做什么,起身走向玄关。

“你要去哪儿?”正在看书的雨宫京介抬头问道。

“去看看有没有报纸。”田所粗声粗气地回答。

“也许会有报纸送来,不过不能去取。”雨宫说,“你忘了吗?这里是被大雪封闭的山庄,以常理来说是不会有报纸送来的。”

田所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或许正如雨宫所说,他确实忘了这件事。但他拍了拍脖颈说:“我没有忘,只是觉得像这样没有任何事发生,严格遵守也没有意义。”说完,他坐回原来的位置。

元村由梨江终于从房间出来了。下楼途中,她扫视了一眼众人,问他们:“咦,温子呢?”

“不知道。”雨宫京介答道,“今天早上我还没见过她。”

“奇怪。”由梨江歪着头走下楼梯,“我起床时,她的床上没有人,所以我也没见过她。”

“难道是出去了?”本多雄一喃喃道。

“不,这不可能。”雨宫当即否定,“她不会忘记这里是被封闭的山庄的设定。”

“哎呀,大家都这么早啊。”睡得头发凌乱的中西贵子在他们头顶高声说话。她刚起床,还没有洗脸。

“贵子,你知不知道温子在哪儿?—你不可能知道的吧。”雨宫问过之后,又自己否定了。

“温子?她不在房间吗?”

“哪里都找不到她。”元村由梨江说完,疑惑地歪着头,“对了,温子昨晚几点回房间的?我先睡了,没看到她上床。”

“照这么说,可能我走后她还弹了很久钢琴。”中西贵子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该不会是睡在游戏室了?”

贵子睡眼惺忪地来到游戏室前,打开门。楼下的由梨江等人担心地抬头往上看。

贵子先朝游戏室里张望了一下,然后走了进去。几秒钟后,她冲了出来,脸上的睡意一扫而光。“各位,糟了,温子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