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彩虹的人(平装)

RM31.60 RM39.50

作者:[日] 东野圭吾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6月

库存量: 1 本

订购量:

《造彩虹的人》是东野圭吾深刻描绘人性的长篇小说,中文简体首次出版。看完《造彩虹的人》会觉得,其实每个人身上都会发光,但只有纯粹渴求光芒的人才能看到。从那一刻起,人生会发生奇妙的转折。

 

内容简介


功一高中退学后无所事事,加入暴走族消极度日;政史备战高考却无法集中精神,几近崩溃;辉美因家庭不和对生活失去勇气,决定自杀。面对糟糕的人生,他们无所适从,直到一天夜里,一道如同彩虹的光闯进视野。


凝视着那道光,原本几乎要耗尽的气力,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一切又开始充满希望。打起精神来,不能输。到这儿来呀,快来呀——那道光低声呼唤着。


他们追逐着呼唤,到达一座楼顶,看到一个人正用七彩绚烂的光束演奏出奇妙的旋律。

他们没想到,这一晚看到的彩虹,会让自己的人生彻底转向。




东野圭吾,日本作家。

 

  • 1985年,《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开始专职写作;
  • 1999年,《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同时获得第1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并领衔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排行;
  • 2008年,《流星之绊》获第43届新风奖;
  • 2009年出版的《新参者》领衔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排名;
  •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
  • 2013年,《梦幻花》获第26届柴田炼三郎奖。



志野政史是在绞尽脑汁解决了一道数学难题后发现那道光的。那天他像往常一样,一直学习到深夜。

他现在还在念高二,但已经有了考生的意识。而且他认为,自己本来就准备考大学,并在为此而学习,会有那样的意识是理所当然的。同时,这也是双亲对他这个独生子的莫大期望。离大学入学考试还有一年九个月,他和父母都认为时间已经不多了。

政史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继承父亲的医院。不,其实那并不是他的梦想,而是父母的梦想,但他自己还没有发现这一点。父母非常害怕他会拥有自己的梦想,所以早早就把自身的期待植入了他的意识中。

但政史对现状并没有太大的不满。他目前的人生意义,就在于一点一点攀爬父母为他设计好的、漫长而陡峭的阶梯。这样不仅没什么压力,顺利时还能得到充实感和成就感。支撑那种快感的因素非常明显,就是自己无须做任何决定的轻松感。他时常回头眺望,陶醉于自己已经攀爬过的阶梯长度。

可是,最近他遇到了瓶颈。他感到无法长时间集中精神,成绩也迟迟没有长进,就连刚才好不容易解开的数学难题,也觉得正常状况下不应该花这么长时间。关键在于他埋头解答的时候,头脑没能很好地运转起来。

政史感觉有点烦躁,按了按太阳穴。

其实他知道原因。一切都因为他脑子里一直想着清濑由香。他拉开抽屉,取出刚上高二时全班拍的集体照。班上有二十个男生,十八个女生。清濑由香站在第三排靠近中间的位置。带着点栗色的长发自然地垂在肩膀上,鹅蛋形的脸微微向右倾斜,那应该是她拍照时的习惯动作。照片里那双大大的眼睛仿佛在凝视着政史。

她目前在教室里的座位是政史的斜前方。只要他看向黑板,就会无可避免地看到她的身影。正因为这样,他最近经常会漏掉老师写在黑板上的重点。有时候在上课时,他还会目不转睛地凝视清濑由香的后颈。

政史的母亲特别担心儿子会对女生感兴趣,因为她坚信那会直接导致学习能力下降。今年正月政史收到同班女同学的贺年卡时,母亲瞬间变了脸色,一直不停逼问:“哎呀,这女生是谁啊?为什么会给你寄贺年卡呀?你们在学校关系很好吗?”母亲一直把那张贺年卡用磁铁贴在冰箱门上,直到最后终于搞清楚,那个女生给所有同班同学都寄了同样的卡片。

其实不用母亲提醒,政史也知道现在不是对女生着迷的时候。这可不行,得尽快忘掉她。必须摒除所有杂念,专心致志地学习。可是,无论他如何忍耐,清濑由香的脸都会不受控制地浮现在心中。

政史站起来打开窗户。尽管已经到了五月,夜风还是有点清冷。他觉得吹一会儿夜风应该能让脑子清醒一些。就在那时,他发现了那道光。在对面的两座住宅之间,射过来一道奇怪的光线。发现那道光的瞬间,他感到心跳似乎停跳了一拍。他眯起眼睛仔细看了一会儿,发出光线的源头似乎比他想象的要远。

那是什么光啊?他想。颜色一直在变化,闪烁的规律也一会儿一个样。政史不由得想,那道光好像在对他说话。他站在窗边,凝视着那道光。光消失时,他看了一眼时钟。正好凌晨三点,距离刚才已经过了三十多分钟。他关上窗,重新回到桌边,心里有种不可思议的爽快感。他觉得自己终于能埋头苦学了,于是马上埋首于英文解读,一刻不停地学到了五点。他已经很久没能如此集中精力了。

第二天夜里,他把窗帘拉开后才坐到桌边,每次学累了就停下来看看窗外,心里期待着,今晚能不能看到那道光呢?然后,那道光就出现了。时间正好是凌晨两点。那道光在跟之前一样的位置,重复着同样的闪烁。政史把椅子移到窗边,呆呆地看了一个小时。随后,他又像前一天一样感到神清气爽,仿佛全身充满了力量。

后来,凌晨两点到三点凝视那道神秘的光线就成了他每天的必修课。这件事他并没有告诉父母。他并没有干坏事的意识,却下意识地认为这件事不能跟别人说。父母似乎也没有产生任何怀疑。相反,政史还听到他们说:“最近那孩子的眼神都变了。看来总算是有点自觉了啊。”“那当然啦,离入学考试只有不到两年了。”事实上,他也感到自己内心深处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曾经让他烦恼不已的事情,在发现那道光后,似乎变得不再重要了。而且,他还觉得自己变得更积极了。发现那道光的十天后,他终于对清濑由香说话了。尽管只是微不足道的闲聊,但他获得的充实感却比解开任何数学难题都要强烈。

于是他开始漫不经心地想,说不定那道光拥有改变人心的力量。理所当然地,他的好奇心也指向了光源的真面目。那道光到底是谁为了什么而制造的呢?那道光为什么会拥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力量?

终于在某天晚上,政史为解开疑问做出了行动。而诱发了如此行动力的,或许还是那道光的力量。

等不到凌晨两点,小冢辉美就静悄悄地走上了阳台。她把父亲的双筒望远镜举到眼前,但时间似乎还太早,她并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

“真准时啊。”辉美不由自主地低声道。今晚已经是第四个晚上了,那道光只会在凌晨两点准时出现。

发现那道光纯属偶然。那天晚上,她从起居室悄悄走到阳台,准备跳下去。这里是五楼,底下是在沥青地面上画了线的停车场。如果从这里跳下去,说不定还没来得及感觉到痛就能死了。

那天傍晚,母亲和祖母大吵了一架。她们吵架的原因是非常琐碎的小事。只是两个人的冷战状态已经到达极限,双方都在瞅准时机让怒火爆发罢了。

一个姑妈告诉辉美,在如今读初一的她出生前,那两人的关系就这样了。当时小冢家住在祖父那一代的房子里,辉美的母亲自从嫁过来就一直跟公公婆婆住在一起。辉美的祖母是那种无论什么事都要按照老规矩来,否则就浑身不舒服的人,因此经常会与喜欢用合理方法做事的母亲发生冲突。

后来,辉美的父亲买了现在住的公寓,开始了一家三口的小生活,可惜好景不长。祖父去世后,父亲不得不把祖母接到家里来住。母亲自然是反对的,但父亲还是不管不顾地把祖母接了过来。辉美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但似乎是因为父亲不想放弃把祖父的房子卖掉来偿还公寓贷款的机会。

祖母搬过来时,辉美在上小学四年级。她至今还记得,当时母亲站在门背后,表情阴郁地看着那些陈旧的物什被一件一件地搬到家里来。母亲还自言自语:这么小的房子,怎么跟婆婆一起住!3LDK①怎么容得下这么多人?老东西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啊,真讨厌,光考虑今晚做什么菜就开始头痛了。都怪她爸。不如出去上班吧,不过肯定会被说闲话。她怎么不早点死了算了。

辉美走到外面,合起小小的双手对太阳祈祷。请保佑妈妈和奶奶不要吵架。请保佑她们和和美美地生活下去。

可是小辉美的愿望并没能实现。搬过来的那天晚上,祖母就为晚饭的调味发起了牢骚,两人因此大吵了一架。祖母制造出巨大的动静猛地站起来,回到了从那天开始就属于她的房间。她走的时候还把餐桌上的饭碗撞翻在地。碗裂成两半,米饭也撒了一地。那幅光景仿佛在暗示着自己的家,在辉美心中成了一段灰暗的过去。在此期间,父亲一直低着头,默默地嚼饭。

从那以后,母亲和祖母就过上了住在同一屋檐下却无视彼此的生活。两人绝不跟对方说话,实在需要传达什么事情,就通过父亲或是辉美转达。有时候两个人明明都在现场,却还是会让辉美扮演类似翻译的角色。

她无数次哭着说:“你们都别这样了好吗?”每逢那种时候,两人脸上都会闪过一丝尴尬,却从来不会做出让步。父亲似乎已经放弃了挣扎,仿佛为了逃避家中充斥的险恶气氛,下班的时间越来越晚了。

在几天前,炸弹终于被引爆了。辉美长这么大连成年男性打架的场面都没见过,因此母亲和祖母在眼前打作一团的情景对她来说恍若噩梦。两人惊悚的形象让她觉得这根本不是自己的亲人。

那天夜里,母亲愤然离家,祖母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像着了魔一样不断念经。晚归的父亲看到一室狼藉,似乎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而是把威士忌酒瓶和酒杯往餐桌上一摆,就着鱿鱼丝喝了起来。

辉美躺在床上根本睡不着,眼泪就是停不下来。好想死—她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这主意似乎不错。如果她死了,大家说不定会开始反省。

于是,辉美浑浑噩噩地走到了阳台上。死并不可怕。她甚至幻想了自己的死讯登上报纸。家庭不和绝望自杀—最好打出这样的大标题。

就在她抓住阳台扶手时,余光忽然瞥到了一个光点。她转过头去。那道光又闪烁了一下。啪,啪,啪嚓。就像这种感觉。那是种神奇而温柔的节奏。远处射来的那道光仿佛只为了她而闪烁。啪,啪,啪嚓。打起精神来。不能输。凝视着那道光,辉美莫名地冷静下来,原本几乎要耗尽的气力又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就这样死掉太没意思了,她开始改变想法。

后来,她又接连两天倾听了那道光的呼唤。可是那道光实在太远,无法看出细微的变化。于是,她今晚特意准备了双筒望远镜。

到了凌晨两点,那道光又像平时那样对她发出了低语。辉美调好望远镜的焦距凝视着。肉眼无法分辨的无数色彩变幻和细致复杂的闪烁规律都变得清晰起来。

很快,她感到了那道光的呼唤:到这儿来呀。快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