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会员】在结账的时候输入【Welcome99】就可以享有【RM 3】 额外折扣。

灵魂迷宫 - 文轩书苑

灵魂迷宫

售价
RM70.40
优惠价
RM70.40
售价
RM8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卡洛斯·鲁依兹·萨丰

翻译:范湲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0月

ISBN:9787532171224


1959年,巴塞罗那。战后的局势重新洗牌。

在"1938大轰炸"中幸存的女孩阿莉西亚,已经成长为一位强大独立的警探,奉命追查当年的蒙锥克堡典狱长的失踪事件。随着调查的深入,曾被关押狱中的人物相继登场,前作中埋下的线索一一昭示,全部指向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真相。

"遗忘书之墓"的大门敞开,所有谜底在此揭示。

作者简介


卡洛斯·鲁依兹·萨丰 CarlosRuizZafón

1964年出生于西班牙巴塞罗那,从孩童时代起就沉迷于阅读,一心想要探索"创造故事"的奥秘。虽然30岁之后移居美国,但他始终对家乡这座历尽沧桑的文化古城拥有难以磨灭的感情。"风之影四部曲"正是献给巴塞罗那的纸上梦境。

2001年《风之影》诞生,这个哥特风格的故事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依靠口碑在西班牙引起巨大轰动,雄霸畅销书榜超过一年半。次年席卷欧美各国,斩获四项文学大奖,在世界范围引发"萨丰狂热"的文学现象。《天使游戏》《天堂囚徒》的相继出版,又将小说剧情推向更高潮,直到2016年《灵魂迷宫》问世,这部历时15年的系列作品宣告完结,揭开了西班牙内战及佛朗哥独裁时期,一系列发生在巴塞罗那的黑暗传奇。自出版之时起,"风之影四部曲"始终位列西语文学榜前五名,并被翻译成40种语言,全球销量超过3500万册。

为了向"阅读的艺术"致敬,萨丰婉拒了一切将"风之影"系列改编成影视剧的计划,他要让这个故事为阅读而生,永远以小说的形式存在,因为"所有故事都已经在读者的脑海中上演"。


费尔明走近窗边,连忙撩起窗帘。他抬头望着窄巷两侧屋檐挤出的一线夜空。轰隆声响渐趋频繁,听起来也逐渐逼近。他脑海浮现的第一个念头是从近海登陆的暴风雨,接着,他想象乌云笼罩码头,一路拉扯着风帆和桅杆。不过,他这辈子还没见识过这样的暴风雨,一阵阵金属撞击外加火光四射,海雾在夜空裂成飘零的破布条,雾一撕开便蹿出一道亮光。漆黑暗夜里,仿佛蹿起了一只只庞大的钢铁巨虫在夜空飞行。他咽下口水,回首望着惊惶颤抖的莱昂诺尔和阿莉西亚,小女孩手里还拿着书。

"我们最好赶快离开这里。"费尔明轻声说。

莱昂诺尔摇头拒绝。"它们会飞走的。"她小声说,"昨晚就是这样。"

费尔明又望向天空,这次清楚看见六七架飞机掠过天际。他打开窗探头出去,听见震耳的引擎巨响正朝着兰布拉大道前进。一阵尖锐的警笛声传来,仿佛在天空钻孔开路。阿莉西亚用力捂住耳朵,赶紧躲到桌下,莱昂诺尔张开双臂正打算去抱她,却突然受阻。炮弹击中建筑物前的数秒钟,警笛音量之大,仿佛是从公寓四壁直接发送。费尔明害怕这噪声会把耳膜震破。

霎时,一片静默。他感受到一股突如其来的撞击,房子仿佛一列火车般晃动,随后恐将坍塌陷落如云烟,所有屋宇和楼层就像一张张卷烟纸,轻易就能穿透。莱昂诺尔开口说了些什么,但他根本听不见。一瞬之间,震耳欲聋的巨响冻结了时光,费尔明惊恐地看着莱昂诺尔背后那片墙在一阵烟灰中倾圮,熊熊烈火围住她端坐的椅子,无情地吞噬了她。炮击将一半的家具抛到半空,落地后陷入一片火海。凌空飞来一团火球击中了他,仿佛点燃的汽油炽烈燃烧,火舌猛力冲撞窗子,穿透玻璃,触及阳台的金属栏杆。阿莱斯赠送的外套冒着烟,正灼烧着他的皮肤。他想起身脱外套,却感觉脚下的地板正在萎缩。不到数秒钟的光景,建筑物主体在他眼前坍塌成瓦砾和灰烬。

费尔明赶紧起身,立刻脱下冒烟的外套,探头到客厅张望。一大片呛鼻的黑烟正放肆地窜入墙角,炸弹粉碎了建筑的中间部分,只剩下外墙,还有冒出火舌的楼梯间四周的第一个房间。他刚刚走过的那条走道,现在什么也不剩了。

"混账东西!"他忍不住咒骂,却已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因为火势蔓延的嘶嘶声在耳边鼓噪,但他的皮肤感受到不远处新一轮的爆炸。一股恶臭飘来,浓浓的硫黄味混杂街上电线和尸体烧焦的气味,接着,他看见巴塞罗那上空被火焰照亮。

一股难忍的疼痛侵蚀着他的肌肉。他摇摇晃晃走进客厅。方才的轰炸把阿莉西亚抛出去撞上墙。她的身体卡在倒下的摇椅和墙角之间,身上沾满了粉尘和灰烬。费尔明在她面前跪下,伸手从她两侧腋下紧紧揽住。阿莉西亚感受到他的手劲,随即睁开眼。她的双眼布满血丝,瞳孔已经放大。费尔明知道,这双眼睛受了伤。

"外祖母在哪里?"阿莉西亚低声问。

"外祖母有事情出去了。你跟我一起走。你和我,我们两个一起离开这里。"

阿莉西亚点点头。费尔明把她抱在怀里,在她衣服上摸了又摸,检查是否有伤口或骨折。

"你身上有哪里痛吗?"

小女孩伸手摸着头。

"很快就不痛了。"费尔明安抚她,"我们走吧?"

"我的书……"

费尔明在瓦砾堆寻寻觅觅,书有些地方烧焦了,但基本上还是完整的。他把书交给阿莉西亚,小女孩紧紧抓着书,仿佛那是护身符。

"别弄丢了,知道吗?你还要跟我说故事的结局……"

费尔明抱着小女孩站了起来。或许是阿莉西亚比他预期的重了些,又或许以他的体力根本逃不出这个地方。"抓紧!"

他转过身,沿着空袭炸出的大洞,走向原本铺着花砖的走道。走道如今只剩屋檐的宽度,他中途转往楼梯口,确认空袭已经把一楼、二楼和地下室都炸成一片火海。他从楼梯口往下一看,发现火舌已沿着阶梯蹿升。他紧抱着阿莉西亚,踩着阶梯往上,心想,要是能爬到顶楼,就能从那儿跳到邻栋的屋顶平台,或许,还能够活着叙述这段经历。

顶楼出口是一扇厚实的栎木门板,不过历经轰炸,铰链已经断裂,因此费尔明一脚就把门踢开。一到屋顶平台,他立刻将阿莉西亚放在地上,靠在外墙边喘息,用力深呼吸。空气中弥漫烧焦的磷酸味。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简直无法相信眼前这片景象是真的。

巴塞罗那仿佛是一个巨大的壁炉,火柱和浓烟是舞动的触角。几条街外的兰布拉大道是火焰与浓烟交错的巨河,一路流向市中心。费尔明紧抓女孩的小手,拉着她往前走。

"乖!我们不能停下来。"

才往前几步,上空再度传来轰隆巨响,震得脚下的建筑摇摇晃晃。费尔明回头望,发现加泰罗尼亚广场附近正缓缓升起巨大的火柱。一道红色闪光掠过整座城市的屋顶,火花四射的风暴之后,灰烬如雨的空中,又见成群战机呼啸而过。机群低空掠过,螺旋状浓烟在城市上空扩散,火海将战机的机身映得闪闪发亮。费尔明的视线紧随着战机飞行路线,随即看见一连串炸弹落在拉巴尔区的住宅。距离他们所在的屋顶平台大约五十米,一排房屋在他眼前连续爆炸,仿佛一串点燃火药线的小鞭炮,将无数窗户炸得粉碎,空中降下阵阵玻璃雨,一整排屋顶化为瓦砾。隔壁楼房外墙墙角有座鸽棚,鸽群本想飞到街道对面,却凌空坠入一摊积水中,砰的一声摔在路面上。接着,费尔明听见街上传来凄厉的哀号。

费尔明和阿莉西亚瘫在原地,根本无法再往前走,就这样驻足原地半晌,目光锁定持续轰炸市区的战机。费尔明远远望见港口码头内逾半船只已遭击沉。海面上一大片起火燃烧的汽油逐渐扩展,无情地吞噬了跳海求生的绝望人群。码头内的棚屋和仓库火势正猛。一排油槽连续爆炸,炸翻了一整列大型起重机。这些金属巨兽,一台接着一台,从停靠码头的货船和渔船上落水,就此埋入海中。远方,混杂了火药和汽油味的云层中,隐约可见战机在海面上方掉头回转,打算进行下一轮轰炸。费尔明紧闭双眼,任由污秽、炽热的晚风吹拂身上的汗水。

"来吧,我就在这等着!狗娘养的,有本事一次给个痛快!"
[/info_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