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绝对不在场证明

【预购】绝对不在场证明

售价
RM28.80
优惠价
RM28.80
售价
RM36.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大山诚一郎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4月

ISBN:9787532175697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绝对不在场证明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破解一切不在场证明诡计,本质是看穿时间的漏洞!

◆登顶2019年本格推理BEST10排行榜!

◆入选三大推理小说年度榜单:本格推理BEST10、“这本推理小说了不起!”、《周刊文春》推理小说BEST10!

◆本格推理大奖得主大山诚一郎继《密室收藏家》之后,聚焦不在场证明的本格推理杰作!
◆《产经新闻》《朝日新闻》《读卖新闻》《每日新闻》各大媒体鼎力推荐!

◆ 不炫学,不啰唆,不落俗套,七个短篇教你一眼看穿不在场证明诡计!

◆改编日剧由滨边美波、安田显担任主演,引起大众热议!

◆诚意满满的本格推理短篇小说集,每一页都有新的惊喜。大山诚一郎也用他的作品告诉我们:本格推理没有走向末路,未来还大有可为。——读者评论

 

内容简介

破解一切不在场证明诡计,本质是看穿时间的漏洞!

本书是本格推理大奖得主大山诚一郎的短篇小说集,包含7个短篇,几乎涵盖了所有不在场证明诡计类型。

有一间古怪的钟表店,不仅售卖钟表,还兼营着一项“代客推翻不在场证明”的业务,一次收费五千日元。

死而复生的被害人、睡梦中的凶杀案、雪地上的三行脚印……凶手利用时间的漏洞,制造了一个又一个几乎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束手无策的警察找到了钟表店店主美谷时乃,她的登场能否给扑朔迷离的案情带来一线转机?

作者简介

大山诚一郎 Oyama Seiichiro

日本推理小说界新生代代表人物,1971年生于日本埼玉县,曾就读于京都大学,是京都大学推理小说研究会的一员。

2004年,大山诚一郎凭借处女作斩获本格推理BEST10第8名。2011年,他的两部作品更是同时入选“新世纪本格短篇佳作排行榜”。2013年,他以短篇小说集《密室收藏家》获得第13届本格推理大奖,并且荣获本格推理BEST10第2名。2018年,他又凭借本书登顶本格推理BEST10排行榜。

大山诚一郎的行文风格简洁严密,刚健质朴,具有很强的逻辑性。出道以来一直坚守在本格推理领域,佳作不断,因此获得了广大读者和同行的喜爱和好评。

试读

绝对不在场证明: 第三章钟表店侦探与死者的不在场证明


八月上旬,一个闷热的夜晚。

吃过晚饭后,我出门散步去了。这一趟走得还挺远,来到了之前从未去过的住宅区深处。

突然,汽车行驶的响声从身后传来。回头望去,只见一辆轿车打着刺眼的前灯,径直冲向我这边。

我赶忙跳到路边。轿车差点碰到我,继续往前开。定睛一看,有个男人正走在前面。我大喊一声:“当心!”可他好像没听到。

说时迟那时快,轿车撞到了他。他的身子飞到半空,随即狠狠砸在地上。轿车一头撞上民宅的围墙,停下了。出于职业习惯,我立刻抬手看表——当时是八点整。

我冲向被车撞到的伤者。他痛苦地呻吟着,头部鲜血直流。我掏出手机,拨打119叫救护车。不远处的电线杆上有地址标志,上面写着“西森町一丁目”,于是我就把这条信息报给了接线员。

随后,我走向轿车,发现车上的安全气囊打开了,驾车的男子整个人都陷在里面。我心想,既然有安全气囊,那他应该没有性命之忧,所以就回到了伤者身边。

“别担心,救护车马上就到!”

“……我刚……杀了人……”

谁知他一张口就是这句话,让我吃了一惊。

“我刚才杀了人……所以才会被车撞……这都是报应啊……”

“你杀了谁?”

“香澄……中岛香澄……”

“中岛香澄?她住在哪里?”

他闭上双眼,面容因痛苦而扭曲。

“你在哪里杀的人?”

“手城町的薮公寓,503号房……”

身为警察,本县的町名我基本是心中有数的。手城町应该在那野市西部。

虽然我无法立刻相信他的坦白,可他刚被车撞,受了重伤,我实在不觉得人会在这种状态下撒谎。所以我又打了110,对县警本部通信指令室主管报上姓名,说自己是搜查一课的刑警,那野市手城町的薮公寓极有可能发生了凶杀案,而且嫌疑人就在我面前,请离公寓最近的警亭派人前去查看情况。通信指令室表示,他们这就安排人手过去,让我守着嫌疑人,还会让交通课的警员迅速赶来。

挂了电话以后,我问眼前的男子:“你叫什么名字?”然而他只是闭着眼睛,痛苦地喘息。我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微弱了。

救护车的警笛从远处传来。两辆白色的车随后现身,停在我的眼前。其中一辆救护车的急救队员们跳下车后迅速检查了伤者的身体,给出血的部位做了应急处理,然后就把他抬上担架,送上了车。另一辆车的队员开始解救埋在气囊中的肇事司机。

我连忙抓住一位急救队员,告诉他伤者刚向我坦白了杀人的罪行,而我是县警本部搜查一课的刑警,希望跟着他们一起去医院。队员不情愿地同意了。

救护车朝医院驶去。心电监护仪上显示出微弱的波动。连我这个外行人都能看出,男子的状态十分危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