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的海

RM17.60 RM22.00

作者:张炜

出版社:明天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3月

ISBN:9787533297190

库存量: 4 本

订购量:
 

内容简介

茅盾文学奖得主张炜短篇小说经典之作选编。张炜先生的短篇小说是一片广袤无垠丰富绚丽的世界,在这一篇篇空灵清丽、意境深远的短篇小说中,小读者能体味到一种难以诉说的感动,一种包裹着神秘的灵动,那无边无际的原野,那跳跃着篝火的暗夜,那些在田野地里穿梭的少男少女,那神秘的没有尽头的森林,那无数的淹没在绿色大地里的野物……在这片生机勃勃的世界里,万物有灵。作家用纯净的笔触凝视天地,书写斑斓壮阔的自然奇观和生命诗情,为小读者呈现了一个充满诗意、芬芳心灵的文学世界。

张炜

1956年11月出生于山东省龙口市,原籍栖霞县。当代著名作家,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作品有长篇小说《古船》《九月寓言》《远河远山》《能不忆蜀葵》《丑行或浪漫》《刺猬歌》《你在高原》等20余部,散文《万松浦记:张炜散文随笔年编》20卷,文论《精神的背景》《当代文学的精神走向》《午夜来獾》,诗《松林》《归旅记》等。2014年作家出版社出版48卷本《张炜文集》。
1999年《古船》被评为“二十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和“百年百种优秀中国文学图书”。作者与《九月寓言》分别被评为“九十年代具影响力十作家十作品”。《你在高原》获鄂尔多斯文学大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特等奖、茅盾文学奖等十余种奖项,入选《亚洲周刊》评选的“2010年度全球华文十大小说”之首。新作《寻找鱼王》入选“2015年中国好书”。

《张炜文学名篇少年读本:初春的海》:
  海滩上林密人稀,只有很少几个村庄散在林中。猎人、采药人、渔人,是他们在林中活动。关于林子的传说很多,这些传说的主题从许久以前就形成了,主要是劝人不要伤害动植物。它贯彻了人与物平等的观念。比如说口口相传的故事中,人往往不如一只动物善良和聪明,也不如一棵老树更值得敬重,等等。
  国营林场里有一位老人,一些年轻工人。他们对我和朋友们都很重要,反过来也是一样。他们给我们故事和吃的东西,让我们看他们的狗;我们则使他们不寂寞,高兴;有时也让他们解解恨。因为人有时候总要发火,骂人,要追赶,这都是经常发生的。林场的人常为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翻脸,如临大敌地追捕我们。我们就在林子中蹿与藏。他们大了,心眼多,可是跑得慢,手脚笨。其实我们不过是摘了他们几条黄瓜、爬树折断了枝丫之类。他们动此干戈多不值得。现在想一想,可能是他们太孤单无趣了,就半真半假地纠缠我们。,
  还有果园工人。这些人与我们好的时候特别可亲。好的季节是冬天和春天。那时他们修土埂、浇水和剪枝,在鲜花中劳动,人也和蔼。他们开我们的玩笑,互赠吃物,与各位家长来往时笑脸相迎。但果子大了熟了就不行了。那时他们声气变粗。因为我们要想法弄一些果子。现在回想,人在小时候对樱桃、李子和苹果的思念真是不可思议。一定要偷,要摘。吃果子的欲望盖过一切。人的生命在那个阶段可以概括为“果子时代”。
  也就是那种欲望使我们与果园工人关系紧张。他们提防我们,用对付敌人的办法来整治我们,比如埋伏、设绊子,一旦抓到就不依不饶。我们顺着紫穗槐灌木往前爬,爬到果园来一次偷袭。而他们也常常趴在紫穗槐下守株待兔。那是恐怖难忘的季节。
  许多人在我们长大之后,在庄重的场合相互见面了,一想起往昔的对峙,个个不无尴尬。
  穿过林子和草地去海上,海的春冬秋夏各有不同,很难说哪个最好。有人特别歌颂夏天的海,一提到海就是“畅游”。这是不能深入了解海的缘故。真正的吸引分在四季。冬海的颜色,浪涌推上岸的螺与鱼、一些木板、小瓶、杂物,就远非其他季节可比。还有,冬海里没有多少船,海边最静,只有看渔铺的三五个老人。他们脾气怪,有新鲜大鱼,还教我们抽烟喝酒。如果要了解大人的故事,就得去找看渔铺的老人。他们健谈、乱说,没有禁忌。冬天的大鱼有逼人的鲜气,一锅鱼汤的美味从此不忘。冬鱼油旺,白水煮鱼只放一点姜和醋,有时还洒几滴酒。老人让我们回家偷酒,我们偷了。记得我们当中就有四个是他们教会了抽烟的,家里人发现了也并不严厉制止,只说:“抽吗?早了些。”
  夏天进海游泳的欢乐说了又说,是因为我们见到的和经历的非他人可比。有一个叫“老黑”的人,能手擎裤子游到深海,来去自由。有一次他与人打赌,说要游到水雾蒙蒙的一个岛子上。他真的游去又游回。而今这一段水路通客船了,船跑一个单程要半个小时。
  海上不穿裤子的人多,他们自然地来往,劳动中的裸体好看。我们从小习惯了这样的裸体,懂得了人体美。我们同时注意到:买鱼的或来海边游玩的女人并不憎恶和好奇。她们安详平静的目光在裸男身上划过,让人觉得成熟和从容。这一点经历,能够让我们在后来的社会风俗变异中安然处之,让我们较为坚强和正常地面对各种思潮,包括社会体制的变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