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预购】盛夏(木苏里作品)

【预购】盛夏(木苏里作品)

售价
RM42.24
优惠价
RM42.24
售价
RM52.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木苏里

出品:白马时光 

出版社:北京燕山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03月

ISBN:9787540264413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书籍赠品将根据出版商随机发送,无法保证一定会有赠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盛夏(印特签版)畅销书作家木苏里热血青春力作!制冷机江添×小少爷盛望!新增超肥万字番外:旅人和习惯 (随书附赠:练习卷+贴纸+DIY立台+书签+印特签。人间骄阳刚好,风过林梢,彼时他们正当年少。白马时光)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畅销书作家木苏里热血青春力作!

◆晋江年度现象级作品,积分高达315亿,收藏破130万,评论破70万,连载期间,蝉联平台月榜、季榜、订阅榜等各大榜单TOP1。

◆内含@简时絮老师倾情绘制的“拍醉照”“蹭书房”两幅高度还原剧情的精美彩插。

◆新增超肥万字番外:《旅人》和《习惯》。

◆敬少年,敬我们永远热爱的青春岁月。

◆随书附赠:看图作文练习卷 望仔表情包贴纸 主角Q版立台DIY “自我鞭策”书签。

◆装帧高水准延续:书名磨砂,内外双封,用纸精良,值得珍藏。

 

内容简介

十七岁那年,囫囵一梦,仓皇落幕。

十七岁少年,倏忽之间,至此作别。

繁花开尽,人声止沸。

蝉鸣低回,烈阳刺眼。

他们重回故里,已是五六载。

他们站在原地,热闹依旧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段嚣张恣意的时光在十七岁那年戛然而止,

那个拼凑的家庭已经分崩离析。

江添不再是哥哥,兜来转去,

又成了盛望不知该怎么称呼的人,

又成了无法述之于口的某某。

人间四季又转了好几轮,

几度盛夏,蝉鸣无声。

年少不再,少年依旧。

他们一如往昔。

作者简介

木苏里

晋江大神级作者,文风简练幽默,涉猎题材广泛。

每一个笔下世界或有糖有刀、有爱有恨,或温柔缱绻、热血惊心。

已出版作品有《一级律师》《某某》《黑天》《文物不好惹》《全球高考》《判·闻时》《判·尘不到》等。

新浪微博:@木苏里

 

目录

第一卷 青梅
第一章 庆祝
第二章 期中
第三章 换班
第四章 笔记
第五章 集训
第六章 生日

第二卷 樱桃
第七章 演讲
第八章 吉他
第九章 住院
第十章 流言
第十一章 暗流
第十二章 矛盾
第十三章 爆发

第三卷 椰子
第十四章 重逢
第十五章 回暖
第十六章 聚餐
第十七章 和解
第十八章 返校
番外一 旅人
番外二 习惯

试读

“搬家是这世界上最麻烦的活儿,没有之一。”高天扬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那是他跟辣椒国外“蜜月游”后的第二个月,两人在北京的新房彻底安顿下来。这一年的 2 月 14 日情人节跟很多情侣过不去,时间上不赶巧,正好是会议多、忙碌的周一。辣椒因为一个案子出差去了深圳,于是高天扬不甘寂寞,抓着几个兄弟强行开启了微信群视频,来打发他无人管教的夜晚。

那个微信群建于他们在国外旅游期间,里面一共有七个人,zui初叫作“吃喝玩乐小分队”,后来在爬布拉格那座塔的时候被篡改成了“谁zui后一个谁孙子”,又在所有人都登上塔顶之后变成了“宋思锐和他的爷爷奶奶”。

鉴于鲤鱼和小辣椒并不热衷于给人当奶奶,zui终缩减成“四个爷爷”,沿用至今。

视频邀请响了好几声,没有时差的宋思锐和目前在澳大利亚几乎无时差的徐小嘴先后接了起来。

宋思锐“喂喂”两声,确认不卡就开始痛骂:“我说高天扬你有毛病吧,情人节不给辣椒打视频,拉我们干什么?”

高天扬:“打了,她在饭局上呢,发了圣旨让我别肉麻、别捣蛋,回头影响她发挥,案子谈崩了没我好果子吃。”

宋思锐啐道:“该!我也在饭局上呢,挂了。”

高天扬:“你在个鸟,我都看见你外卖盒子了。”

宋思锐嘴唇动了动,无声骂人。

高天扬又贱兮兮地说:“欸欸欸,你别转镜头啊,转镜头我就看不见只有一双筷子了?”

宋思锐抄起筷子:“我……”

徐小嘴塞着耳机一边看戏一边笑。

宋思锐:“我能期待明年今日,小辣椒一个上头给你把嘴打豁了吗?”

他一边说,一边在群里 @ 了一下辣椒,又发文字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过了两秒,辣椒在群里回了他一个字:能。

高天扬紧跟着一个表情包,“扑通”就跪下了。

徐小嘴人笑没了。

“都是单身,你看看小嘴,”高天扬在群里怂得快,可嘴上还在浪,“就很平和,你学学。”

“学你姥姥。”宋思锐将手里的筷子转了个方向,继续吃着他的单身晚饭。他夹了个鸡块,边啃边含糊地问,“你不是前阵子嚷嚷着天天加班 007 吗,怎么,忙完啦?”

“差不多吧,中午刚把项目书打包提交了。这不,晚上才能喘口气,来给你们远程发发狗粮。”

宋思锐鸡块一滑:“你说你来干啥?发狗粮?”

高天扬:“嗯。”

宋思锐:“我没看错的话,你刚刚视频是拉了四个人吧?”

他看了看那俩没接通滑出去的头像,问高天扬:“你给我喂狗粮也就算了,你还拉他俩?咋,晚饭没吃饱啊?”

徐小嘴又开始笑。?人他向来不擅长,但他可以捧哏。他当即给宋思锐比了个拇指:“我刚刚就想说,老高这操作太虎了。”

“这你们就不懂了。”高天扬煞有介事地摇着食指,“我会自己上门找刺激吗?不可能。我那是探过敌情的!”

他仗着另外两位没接通视频,在这儿大放厥词:“昨天我刚跟添哥聊过,他元旦之后忙炸了,俩项目好死不死撞一块儿了,其中一个项目主体还在英国,谢村儿还是哪儿,反正他们老借那边一个大学的实验室用。”

“然后呢?”

“然后他上礼拜被抓去加州参加一个会,昨天还在酒店呢,明天上午就得在英国落地。还没直飞的,路上怎么着得耗他十大几个小时吧?你把这时间一刨——”

“刨了。”宋思锐又在啃他的地锅鸡,顺口道,“这不掐头去尾还剩点时间嘛。”

高天扬:“……”

徐小嘴忍不住道:“老宋,盛哥在纽约。”

宋思锐:“哦,对。”

盛望要是拐过去一趟,又是五六个小时没了。奔波不说,觉都没得睡……

确实不至于。

宋思锐掰了掰指头,算是理解了高天扬广塞狗粮的底气。不过可惜,江添、盛望都没接通,没吃到,只苦了他跟徐小嘴。

“对了,你俩房子收拾好了吗?上个礼拜辣椒发的那个堆满行李的客厅真的震撼到我了。”

“收拾好了,给你们看一眼。”高天扬抓着手机挨个房间走了一遍,边显摆边抱怨“搬家差点搬出心理阴影”。

就在他叨叨着说“我当年一千五百米跑完跑三千米,三千米赛完打篮球,都没搬家来得累。身心俱疲我跟你们说,我跟辣椒就是后悔,不如住毛坯房—”时,一个嗓音插进了群聊:“什么毛坯房啊?谁这么极简要住毛坯房?”

“欸!”高天扬他们一愣,看见手机屏幕上又加入一个人,“盛哥!”

这会儿盛望那边是早上,天气不错,光线从他背后照过来。他本来皮肤就白,又穿了件白色的套头卫衣,以至于他那一格亮得晃眼。

他可能注意到几个兄弟都眯了一下眼睛,很快便换了个方向。屏幕上过度曝光的亮色慢慢褪下去,人变得清晰起来。

他应该刚洗过澡,头发囫囵擦过了但压根儿没干,乌黑凌乱地半挡着眼。从嘴角的弧度来看,他这会儿心情应该挺不错的。

趿拉着拖鞋的声音响了几下,盛望抓着手机在厨房吧台边的高脚椅上坐下来。这一看就是在住处呢。

“你今天这个点还没到公司啊?”高天扬问了一句。

盛望疑问了一声,指着屏幕说:“老高你动机有问题。”

高天扬心虚:“什么问题?”

某人十分敏锐:“你知道我这个点一般已经到公司了还拨视频?”

宋思锐立马告状:“他就是故意的我跟你说,特地趁着添哥不在,大放厥词要用狗粮塞我们一嘴,包括你。哦,不,着重塞你。你刚刚没来,小嘴做证。”

徐小嘴点点头:“我做证。”

盛望听他说“添哥不在”的时候,嘴唇动了一下,想插话。无奈宋思锐语速快、话又密,叭叭的,没给他机会。他索性又把嘴闭上了,当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批斗会听众。

宋思锐告完状,唾弃道:“盛哥你说说看,这人究竟是什么行径?”

大少爷添柴加火:“很恶劣了。”

宋思锐:“怎么处理?”

大少爷点头附和:“会有报应的。”

高天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