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案调查科 3:无间行者

【特价/瑕疵书】尸案调查科 3:无间行者

售价
RM10.50
优惠价
RM10.50
售价
RM35.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7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九滴水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06月

ISBN:9787540476298

*特价/瑕疵书籍是指书籍可能会有少许泛黄、书斑、封面/外表少许肮脏或是磕碰痕迹,但不影响阅读。
*购买后恕不接受更换/退款,购买前请自行斟酌。
*若预购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预购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 · 插画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死亡时每个人的痕迹都是独特的。

晕开的血迹,模糊的指纹,零星的毛发和若隐若现的气味……我们不用枪,我们的武器是勘查箱!

 

★新威胁!潜伏的无间行者与瞄准尸案调查科的杀手组织的隐秘对决!

尸案调查科全员遭遇前所未有的死亡威胁!侦破案件的同时,还要防备来自暗处的亡命袭击,腹背受敌的尸案调查科如何解围?

 

★法医秦明、雷米、蜘蛛、莲蓬诚意推荐!

 

“真实、诚恳、正气!”

 

“透着技术男的严谨!”

 

“与罪恶亲手搏斗的人容易写出好的悬疑小说!”

 

“刑事科学与罪案推理全面结合!”

 

《尸语者》作者法医秦明,《十宗罪》作者蜘蛛、《心理罪》作者雷米、天涯“莲蓬鬼话”版版主莲蓬诚意推荐!

 

 

内容简介

尸案调查科全员遭遇前所未有的死亡威胁!侦破案件的同时,还要防备来自暗处的亡命袭击,腹背受敌的尸案调查科如何解围?潜伏的无间行者与瞄准尸案调查科的杀手组织的隐秘对决!

作者简介

九滴水,某公安局刑事技术室痕迹检验师。习于凶案现场调查,他人见血腥凶杀,我们解死亡密码。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坚信罪恶触物留痕,秋毫之末即是正义所在。

试读

“嫌疑人先是用锐器刺穿其心脏,接着再用刀将死者的两个肾脏取出。从黑狗的胃中取出的组织重量为315克,约为成年人两个肾脏的重量,也就是说,嫌疑人在杀完人后故意把死者的两个肾挖出喂了狗!这是明显的泄愤行为,从这一点我们不难看出嫌疑人和死者之间的矛盾点。所以我猜测,嫌疑人和死者之间可能有过买卖关系,而两人因此产生仇恨,这个仇恨变成嫌疑人的泄愤因素。”

 

“也就是说,嫌疑人有可能卖过肾给死者?”

 

“就目前来看,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最大!”

 

“阳光下的泡沫……”歌还没有唱完,叶茜飞快地按了接听键。

 

“喂,好,你说!”叶茜一只手举着电话,一只手把钢笔抓得紧紧的准备记录。

 

唰唰唰,会议室内响起笔尖摩擦纸张的声响。

 

我伸头看了看叶茜在笔记本上写得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光华附村82号!”

 

“冷主任,杀人现场可能找到了!”叶茜兴奋地把笔记本推到了明哥面前。

 

明哥扫了一眼,拍桌起身道:“出发!”

 

光华附村82号是一个坐南朝北的院子,正对院门的是一排平房,东西两侧分别是厨房和厕所,从厨房烟囱顶端厚厚的浮灰看,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开过火。

 

院子的铁门已是锈迹斑斑,没有丝毫提取痕迹的必要。推开大门,几串清晰的脚印出现在我的眼前。

 

“鞋印只有两种,这个是死者的,那这个就应该是嫌疑人的,还有摩托车轮胎痕迹,这里就应该是凶杀现场没错!”我站在院子中,做出了我第一步的判断。

 

咔嚓,咔嚓!胖磊按照我的指令把地面的鞋印固定完之后,我接着又把目光对准了院子中的压水井。

 

“压水井附近的土地湿润,嫌疑人估计作案之后在这里洗过手!”说着,我抬脚朝那块潮湿的地方走去,老贤也在这个时候跟了上来。

 

“有血水!你说得没错!”

 

“压井把上能不能提取到指纹?”在叶茜的提示下,我歪头看了一眼使用得有些发亮的金属把手。

 

“网格状血痕,嫌疑人戴了手套!”我之前抱着一丝侥幸心理,但残酷的现实却让我万分沮丧。

 

“你们看,嫌疑人洗完手之后,是不是去了厕所?”叶茜指着地面上成趟的鞋印问道。

 

“按照行走路线他应该是去了厕所,贤哥,咱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走!”

 

很快,我们全部围在了这个只能供一个人单独解手的厕所前。整个厕所用大块的山石垒在一起,由于切合度不高,石块与石块之间留有很大间隙,靠近门口的缝隙里塞着一沓白色的草纸。

 

茅房的坑位就是一口大缸上架着两块方木板,我们刚站到门口,一群绿头苍蝇就嗡嗡叫着朝外拼命地飞去,坑中滚成团的乳白色蛆虫在肆意地蠕动,可能因为常年无人打扫,坑中黏稠的粪便即将溢出缸外。

 

“嫌疑人在厕所上的是大号还是小号啊?”叶茜捏着鼻子问了一句。

 

她问这个问题的初衷很简单,如果是小号,那基本上就没有任何头绪,但如果是大号,我们便有可能提取到大便纸上的脱落细胞。我蹲在茅坑旁,仔细研究了一下坑位里那一团团和粪便黏在一起的草纸,然后说道:“嫌疑人上的是大号,那几张应该是他用的!”说着我用手指了指坑位正中间的位置。

 

“你确定?”

 

“刚才我在院子中提取的鞋印,你们猜是什么牌子?”我答非所问。

 

“什么牌子?”

 

“耐克新款的气垫鞋!要八百多一双,这说明嫌疑人的经济条件还不错。你们看看粪坑里使用过的擦屁股纸,基本上全是草纸,但你们再看看这几张,明显是面巾纸,纸张上没有爬上蛆虫,说明相对新鲜,所以我猜测,这几张纸应该就是嫌疑人使用的。”

 

“也不能这么肯定,也说不定是死者用的,毕竟他也不缺钱。”明哥很严谨地帮我补充了一句。

 

“这也有可能!”

 

“国贤,你有没有把握提取这张纸上的脱落细胞?”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好,那就等做出结果来再看,我们不要浪费时间,抓紧时间进屋。”

 

明哥一声令下,我转身走去推开了堂屋的那扇木门。

 

屋内的陈设很简单,正中的位置是一张沾满黏稠血块的手术床,靠墙的位置是几张木椅,木椅之上甩满了斑点状的血滴,屋内白色的乳胶漆墙面被血液大片大片地染色,整个一个人间炼狱。

 

“看来这个民宅是专门给人取肾的地方!”胖磊边按动相机快门,边判断道。

 

“从地面凌乱的血鞋印看,嫌疑人与受害人之间曾发生过激烈的争执。贤哥,你有没有检验死者的十指指甲缝隙?”

 

“检验过了,没有皮肤组织。”

 

一条线索中断,我很快集中注意力,开始找寻下一条。很快,白色墙面上两只清晰的血手套印引起了我的注意:“不应该啊,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小龙?”叶茜第一个走到我身边。

 

“这个手套印我有些看不懂了!”

 

“怎么了?”明哥在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

 

我解释道:“痕迹学上对手套印有详细分析。你们看,这个血手套印呈网格状,说明他戴的是市面上最常见的织物手套,一般汽车司机、油漆工、搬运工、外线电工、钳工、泥瓦工等工种都会使用这种手套。”

 

“嗯,这个很好理解。”

 

“我可以从这双手套印上分析出嫌疑人的职业特征。”

 

我的一句话,引起了他们的极大兴趣。我见所有人都围了过来,张口解释道:“逐个分析你们就清楚了。

 

“第一,汽车司机。他们戴手套握方向盘基本上都是左右手套反复扭转,这样会造成左、右手指节部和手掌前部的编纬(手套上的纵横图案)呈‘S’形扭转。

 

“第二,油漆工。他们在干活时经常接触砂布、油刷,而左手基本上是右手的‘助手’,右手长期使用毛刷,会导致右手拇指内侧、环指尖部磨损严重。

 

“第三,搬运工。他们主要从事的都是比较重的体力劳动,手套磨损的程度取决于接触物体的粗糙程度。由于双手全部要靠手套的摩擦力提供支撑,所以两手拇指以及食中环指指尖、手掌心部、手掌大鱼际、虎口部位磨损都很厉害。

 

“第四,外线电工。他们主要是在野外作业,爬杆、拉线,整个手套的手掌和指节部分磨损厉害,特别是虎口和掌心磨损断裂严重,而且磨损断裂缘不整齐。

 

“第五,钳工。他们的工作是维修和装配,在工作中由于使用钳子等工具比较频繁,所以两手拇指以及虎口掌前部磨损严重,尤其右手特别明显,而且因为长期用力,食、中、环、小指编纬会由左上向右下倾斜。

 

“最后一个就是泥瓦工。他们使用手套时,因为左手握砖右手拿砌刀的情况较多,所以左手拇指及四指损害严重,拿砌刀的右手拇指、虎口磨损厉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