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她的秘密

【预购】她和她的秘密

售价
RM39.84
优惠价
RM39.84
售价
RM4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澳] 迈克尔·罗伯森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9月

ISBN:9787540489090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编辑推荐

这是一本直面女性内心深处的欢喜与恐惧的谎言之书;一部关于忌妒、婚姻及其背面的黑色家庭片;

 

金匕首奖、奈德?凯利奖得主迈克尔?罗伯森新作;惊悚小说大师斯蒂芬?金盛赞,获澳大利亚书业协会2018年“大众小说奖”;

 

两个面对截然不同困境的女性,她们的生活突然以一种危险的方式纠缠在一起。而女性的困境总是脱不开婚姻和家庭。在我们的社会中,许多力量常常联合起来为她们酿造毒酒。

 

一,作者迈克尔·罗伯森身兼“金匕首奖”和“奈德·凯利奖”得主;还曾入围“爱伦·坡奖”短名单、ITV3 犯罪惊悚小说奖。本书是他的新作。

 

二,斯蒂芬·金很喜欢罗伯森的作品,多次为他站台,这次也不例外。

 

三,这是一个卑微而聪明的女人走上偏执疯狂的自我拯救之路的故事。女性、家庭、婚姻、悬疑的组合在近年的图书市场上是比较热的类型。比如《消失的爱人》《火车上的女人》。

 

四,疑似故事原型血腥离奇、令人匪夷所思。在本书中,作者抛弃了原型故事中的血腥部分,保留了偏执和疯狂。

 

五,悬念保持得很好,给人一种引而不发的紧张感。与此同时,语言却温柔克制,跟情节的紧张形成明显反差。

 

六,作者传奇的写作经历:以悬疑小说暴得大名之前,有10年时间当匿名携手,先后替15位名人执笔自传,其中12本登上畅销榜。

 

 

内容简介

梅根不认识阿加莎,但阿加莎很熟悉梅根。

 

怀孕的阿加莎是伦敦郊区一家超市的兼职员工,工作辛苦而枯燥,她每天最期待的事就是窥视常来店里购物的另一名孕妇梅根。对阿加莎来说,梅根的生活就是完美生活的样板。梅根是女性杂志记者,当妈妈后将育儿博客经营得有声有色。她拥有阿加莎想要的一切:两个完美的孩子、英俊的丈夫、幸福的婚姻、时髦的朋友。每天晚上,阿加莎都会一边阅读梅根的博客,一边等待她的男友、她孩子的父亲打电话,但他从未打来过。

 

阿加莎终于鼓起勇气跟梅根攀谈。两位准妈妈很快成了好友,阿加莎甚至受邀去了梅根家。聊天轻松愉快,彼此话语间都隐瞒了一些事情。但谁又没有一点秘密呢。只是梅根想不到,她们的生活将以何种危险的方式纠缠在一起……

书摘 · 插画

作者简介

迈克尔·罗伯森,1960年生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1979年进入悉尼《太阳报》成为一名记者。在新闻业沉浮14年后,改行做匿名写手,先后替15位艺术、政治、军事和体育名人执笔自传,其中有12本登上畅销榜。经过十年为人作嫁,开始用本名写小说。

 

首部心理惊悚小说《嫌疑人》在英国售出20万,并获知名图书俱乐部推荐。之后陆续写出多部佳作。2008年出版的《碎裂》获澳大利亚奈德·凯利奖,入围CWA“钢匕首奖”。《越狱者》击败包括斯蒂芬·金在内的诸多热门人选获得2015年CWA“金匕首奖”,入围2016年MWA“爱伦·坡奖”短名单。《她和她的秘密》是罗伯森的新作,获澳大利亚书业协会2018年“大众小说奖”。

我并不是这个故事的主角。主角是梅格,她和丈夫杰克是两个无可挑剔的孩子的无可挑剔的父母。两个孩子都是金发碧眼,长得比蜜糖蛋糕还要甜美。梅格又有了身孕,我感到异常兴奋,因为我也怀了孩子。

 

我把额头抵在玻璃上,沿着人行道往两边看,视线扫过蔬果铺、理发店和精品店。梅格比平时晚了些。通常这个时候她已经把露西和拉克伦分别送到小学和日托所,然后跟朋友们去街角的咖啡馆了。她的妈妈群每周五上午碰一次面,坐在室外的桌子边,婴儿车像渡轮的车辆甲板上排列的牵引车一样整齐。一杯脱脂卡布奇诺,一杯印第安拿铁,外加一壶花草茶……

 

一辆红色巴士经过,挡住了对面的巴恩斯绿地。巴士开走后,我又看到梅格在街对面。她穿着弹力牛仔裤和宽松的毛衣,手里提着个色彩斑斓的三轮踏板车。一定是拉克伦非要踩着踏板车去日托所,这才耽误了她。他还会停下来观察鸭子、锻炼班,以及打太极的老人,他们动作慢得都可以当定格动画人偶了。从这个角度丝毫看不出梅格怀孕了。只有等她侧过身去,她的肚子才会看起来像个篮球,圆滚滚的,而且一天比一天下垂。上周我听到她抱怨自己脚踝肿了,背也酸疼。我理解她的感受。这额外的体重使得我爬楼梯都像在锻炼一样,而我的膀胱只有胡桃那么大。

 

她左右看了看,穿过教堂路,一边对朋友们说着“抱歉”,一边跟她们行贴面礼,柔声跟孩子们问好。人们都说婴儿很可爱,我猜这话没错。我曾经往婴儿车里瞟过几眼,看过那些咕噜长相的魔鬼,双眼外突,头发稀少,不过总能发现什么可爱之处,因为他们是那么天真无邪。

 

我本该在第三通道往货架上堆货。超市里这个地方是个安全的藏身之地,因为经理帕特尔先生对女性卫生用品有障碍。他不会使用“卫生棉”或“卫生巾”之类的词汇,而是统一称它们为“女士用品”或者直接指着他想拆开的那些纸箱。

 

我一周工作四天,早班到下午三点,除非另外一个兼职工请病假。我主要是往货架上堆货和贴价格标签。帕特尔先生不让我在收银台工作,他说我总是打坏东西。这种事只发生过一次,而且不是我的错。

 

他姓帕特尔,我本以为他是巴基斯坦人或印度人,谁知道他比水仙花的威尔士血统还要纯正,一头蓬乱的红发,加上修剪过的胡须,像极了阿道夫?希特勒姜黄色的私生子。

 

帕特尔先生不太喜欢我,自从我告诉他我怀孕了以后,他就急不可耐地想甩掉我。

 

“别想有产假——你不是全职人员。”

 

“我没指望。”

 

“检查身体也要在非工作时间。”

 

“可以。”

 

“另外,如果你不能抬箱子了,就别干了。”

 

“我可以抬箱子。”

 

帕特尔先生家里有老婆,四个孩子,可这并没有让他对我的身孕产生一丝同情。我觉得他不怎么喜欢女人。我不是说他是同性恋。我刚来超市工作的时候,他像皮疹一样缠着我——我在储藏室或是拖地的时候,他会找各种借口碰我。

 

“哎哟!”他会说,用他勃起的阴茎顶着我的屁股,“停一下自行车。”

 

变态!

 

我回到购物车旁,拿起打价枪,仔细检查各种设置。上周我给桃子罐头打错了价格,被帕特尔先生扣了八英镑。

 

“你在干吗?”一个声音突然叫道。帕特尔先生偷偷溜到了我身后。

 

“给卫生棉条补货。”我结结巴巴地回答。

 

“你在往窗外看,你的额头都在玻璃上留下油印子了。”

 

“没有,帕特尔先生。”

 

“我花钱让你来发呆的吗?”

 

“不是,先生。”我指着货架,“我们没有超大号丹碧丝卫生棉条了——带敷抹器的那种。”

 

帕特尔先生看上去有点不自在。“好吧,那就去储藏室找找。”他走开了,“第二通道里有东西洒了,去拖干净。”

 

“好的,帕特尔先生。”

 

“然后你就可以回家了。”

 

“可是我三点才下班。”

 

“德芙雅尼会代你的班,她可以爬梯子。”

 

他言下之意是她没有怀孕,也不恐高,还会让他“停自行车”,而不是以女权者的姿态指责他。我真该起诉他性骚扰,可我又喜欢这份工作。我有理由待在巴恩斯,这让我更靠近梅格。

 

在后面的储藏室里,我倒了一桶热肥皂水,挑了一把还未磨到金属架的海绵拖把。第二通道更靠近收银台,我能清楚地看到咖啡馆以及室外的餐桌。帕特尔先生不在旁边,我慢悠悠地拖着地。梅格和她的朋友们要走了。大家彼此亲吻脸颊,看看手机,把孩子放进婴儿车里。梅格最后说了句话,笑了起来,甩了甩她那美丽的长发。几乎是下意识地,我也甩了甩自己的头发,但是不行。这就是鬈发的问题——它们只会弹,没法甩。

 

梅格的发型师乔纳森警告我,说她的发型不适合我,可我偏不听。

 

梅格正站在咖啡馆外,用手机给别人发信息,很可能是给杰克。他们在讨论晚上吃什么,或是周末的计划。我喜欢她的孕妇裤。我也需要一条这样的裤子——腰部有松紧带。我想知道她是在哪儿买的。

 

尽管经常见到梅格,但我只跟她说过一次话。她问我们店里还有没有麦麸片,不过我们卖光了。我真希望我们还有。我希望能穿过那两扇塑料门,特地为她取回一盒麦麸片。当时是五月初。我那时就猜她已有了身孕。两周后,她从药品区拿了一个验孕棒,证实了我的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