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与少女

【预购】太阳与少女

售价
RM36.00
优惠价
RM36.00
售价
RM45.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日] 森见登美彦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9月

ISBN:9787540493363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product_description]

编辑推荐

★日本奇幻、科幻小说大奖得主,直木奖多次入围,《达·芬奇》杂志2017年度白金之书,日本奇幻文学作家森见登美彦出道十四年的散文收录。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有顶天家族》《企鹅公路》《四叠半神话大系》等脑洞神作的诞生笔记。作者用可爱诙谐的笔调,记录着周围发生的一切事情——在鸭川的堤坝散步,感受京都之美,品尝波子汽水的清甜,回到四叠半的公寓创作小说……每一篇文章都是清新的生活体验。

 

★篇幅短小,言辞诙谐,幽默可爱,畅聊人生与创作。从影响自己的书籍电影,到每部小说的创作初衷,再到童年时和成人后的一些记忆片段,这一次聊个痛快!

 

★在小小四叠半公寓产生的神话脑洞,以及因此对父亲的回忆与感谢,森见登美彦的文字,温暖又奇异,将人不知不觉带入一个现实与奇幻交织的世界。

 

 

内容简介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有顶天家族》《太阳之塔》……这些脑洞大开、萌动生趣的故事是如何诞生的?

 

四叠半(约七平方米)的公寓里能创作出怎样天马行空的神作?

 

日本奇幻天才作家森见登美彦出道十四年以来全部随笔收录,畅聊人生与创作——

 

·影响过森见登美彦的书:《内田百闲全集》、樋口一叶的《一叶恋爱日记》、中岛敦的《山月记》、柯南·道尔的《五个橘核》《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影响过森见登美彦的电影:《岸和田少年愚连队》《千与千寻》《砂之器》……

 

·森见笔下绝美京都的秘密、充满了回忆时光的四叠半公寓……

 

除此之外,本书还收录了作者从未出版过的连载专栏《空转小说家》,并且初次公开了特别写下的、之前绝未公之于众的秘藏版《森见登美彦日记》。

 

如何从一个普通大学生成长为奇幻名家,森见登美彦用可爱、诙谐、举重若轻的笔调,全部记录在这本书中!

书摘 · 插画

森见登美彦

1979年出生于奈良。

 

2003年以描写京都大学生日常生活的处女作《太阳之塔》获日本奇幻小说大奖,惊艳出道。

 

2007年,以《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一举拿下第20届山本周五郎奖。

 

2008年,以《有顶天家族》拿下日本书店大奖第3名,奠定畅销书作家地位。

 

2010年,以《企鹅公路》获日本科幻小说大奖。

 

代表作还有《四叠半神话大系》《宵山万华镜》《神圣懒汉的冒险》等。


[info_1]

某四叠半主义者的回忆
前言

 

曾经的我是个四叠半主义者。

 

即便现在已经远离四叠半,我的心也还在四叠半中——如果说出这种话,就对四叠半太失礼了。我不想带着半吊子的心态来谈论它,其实我现在写小说的时候也爱躲在狭小的地方,总想在小说里使用这个兼具可爱与穷酸气质的美妙词语“四叠半”。我终究没法儿逃离它的诅咒。如今,我已经住在了四叠半时代根本不敢想象的大宅子里。宽敞得足够蓝鲸宝宝在屋子里翻个身。我在大宅子的一角堆起许多书架,制造出一个狭小的空间,每天钻进去执笔写作。否则我就写不出。

 

为什么必须要足够狭小呢?

 

写小说必须用妄想让大脑处于饱和状态。不过,我的“妄想”是由臭男人、少女心、想象力与人类之爱组成的有机化合物,沸点非常高,在常温中总会呈现气态,容易扩散到空气中去。为了让妄想物质在大脑新皮质与外界之间自由来去,二者的浓度必须保持恒定(妄想平衡状态)。耽于妄想的男人挤在狭小房间中热烈讨论的时候,室内的妄想浓度就会激剧提升,也是这个道理。因此,要让脑内充满足够写小说的妄想,必须让房间尽量狭窄。

 

于是便能得出结论:我成为小说家也是多亏住在了四叠半房间中。

 

可不能小瞧了四叠半。

 

 

【四叠半时代的开幕】

 

我进入京都大学的农学部,是一九九八年四月的事。

 

距今十二年前。

 

由于我是奈良出身,刚开始还觉得往返奈良来上学也行得通。因为我并非那种迫不及待想离家的独立心旺盛的年轻人。

 

可是我的父亲却认为儿子必须去住宿舍。父亲上学时曾属于京大的工学部。当时父亲是从老家大阪往返于学校的。尽管研究生时代也住过宿舍,但当初只是“投靠亲戚”。他或许是不想让儿子也过那种生活,想让我体验一下“公寓生活”的乐趣吧。又或许是认为我太过散漫,一直待在家里会愈加丧失独立心。就像狮子会把孩子推下万丈深渊一样,我父亲也把孩子推进了四叠半中。

 

确定录取之后,我就和父亲两人一起去看房间。

 

父亲毫不犹豫地来到大学生协会,麻利地找到了两间宿舍。二者都是四叠半。说到底,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宿舍长什么样,甚至连想住漂亮公寓的野心都没有,是个傻孩子,就全权交由父亲决定了。

 

协会介绍的宿舍,一间在净土寺,另一间在北白川的上池田町。

 

我们借了协会的自行车,迅速赶去勘探。

 

那时候,我们不知为何还翻过了吉田山。骑着自行车翻过吉田山真是累极了。回想起来,父亲本应该很熟悉那一带,为什么又偏偏要翻过吉田山呢?因为父亲是路盲。

 

最初造访的净土寺小公寓,我已经忘记是在哪里了,总之昏暗逼仄,让人倒抽凉气。“原来宿舍生活是这么痛苦的吗!”我想。那暗沉沉湿答答的房间,住在里面跟关禁闭似的,就连父亲也认为“这个不行”。

 

于是我们立即赶往下一间宿舍。

 

我与父亲从北白川别当町的十字路口向东沿着坡道而上。“真是好长一段坡啊。”正当我如此感叹的时候,就见到了一栋相当气派的钢筋建筑。我还以为那就是我们要找的楼,放下心来:“这楼够气派的,住这儿一定没问题。”其实那栋楼名叫“北白川学生HEIGHTS”,而我们要找的“仕伏公寓”是另一栋。仕伏公寓就位于堂堂北白川学生HEIGHTS的阴影中,未曾辜负大家的期待,散发着浓郁的四叠半气息。如果说这不是四叠半,那什么才是四叠半呢?房东就住在仕伏公寓旁边的漂亮大屋里,我们向那位老奶奶打过招呼,就去房间里面参观了下。相比那间让人想问“这是什么酷刑”的禁闭室,这个房间显得敞亮清洁多了。那纯粹就是比较的问题,既然比较的对象只有两间,那要选也只有这间了。

 

“就这儿吧。”我说。

 

“挺不错的。还有锁呢。”父亲说。

 

如今的大学生或许会震惊,其实对父亲来说,“房门能上锁”也是值得重视的一大因素。毕竟父亲那时候是寄人篱下,寄人篱下就是借用大房子的一个房间,房门不能上锁也是正常现象。也就是说,从当初只能投靠亲戚的父亲的眼中看来,能让儿子住进房门能上锁的公寓已经是切实的“进步”了。

 

于是我的四叠半时代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