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杀破狼:全三册(Priest代表作/《烽火流金》原著小说)

杀破狼:全三册(Priest代表作/《烽火流金》原著小说)

售价
RM119.52
优惠价
RM119.52
售价
RM149.4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Priest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

ISBN:9787540496906

书摘 · 插画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畅销书作家Priest口碑代表作!豆瓣评分8.8分(14890人评价,2020年10月20日数据);

※完整收录十五篇番外×添加新版作者序言;

※特邀国风水墨画家张渔操刀绘制封面插图,水墨笔触与蒸汽朋克的碰撞,张力十足;

※书封使用两种不同材质的特种纸,护封采用四色加一专色印刷,内封整版印金,凸显绝佳质感;

※每册书包含一张拉页海报,还原故事背景,带你“一秒入戏”!

※丰富随书赠品:①P大亲笔题字杏花笺(印签)②大梁蒸汽铁轨票(附“栋梁卡”)——刮开查询归属地(共5款,每套书随机1款)③“长顾”主题贴纸——含“头铁功夫深”太太授权Q版人物图及经典语录贴纸④《大梁小报》——含“璎珞”太太授权长庚×顾昀人物插图

***书籍赠品根据出版商随机发送***

 

内容简介

畅销书作家Priest口碑代表作!完整收录十五篇番外,添加新版作者序言

东有启明,西有长庚。

长庚,黄昏时出,主杀伐,不祥。

大梁元和年间,安定侯顾昀奉密旨前往北疆,在下着大雪的关外,从狼牙下救下了流落民间的四皇子长庚。这个十三岁的少年被人推着,一步一步走入重重宫阙。

隆安七年,一夜之间,西域玄铁营遇袭,北疆关外十八部落突然发难,南疆暴民与南洋流寇勾结偷袭西南辎重处,西洋水军借道东瀛诸岛进犯……

数年安定,铁墙外竟已经天翻地覆。

或许,从天底下*碗紫流金被挖出来开始,就注定人间再也太平不了了。

千里江山在新皇一句话中凝成了一线,压在了人人忌惮的安定侯顾昀与身负“邪神”之力的长庚肩上。

倘若天下安乐,我等愿渔樵耕读,江湖浪迹;

倘若盛世将倾,深渊在侧,我辈当万死以赴。

作者简介

Priest

网络超人气作家,笔下作品网站积分均过亿。语言幽默讽刺,文风洒脱,题材多变,涉猎现代、未来、古风等多种类型,深受读者欢迎。

代表作:《有匪》《残次品》《镇魂》《默读》等

目录

序 第不知多少版的杀破狼

引 狂风起于青之末

夜河流灯,魂归故里。

卷一 雁落京华

十三岁的少年走过光线暗淡的宫殿长廊,一共九九八十一步,他走得终生难忘。

第一章 | 安定

“就算到了京城,也有义父护着你,不用害怕。”

第二章 | 京华

“大帅,懵懂幼子,久病老父,都是教你成人的,碰上哪一个,都是幸运。”

第三章 | 环伺

千里江山,锦绣河山在新皇一句话中凝成了一线,压在了安定侯肩上。

第四章 | 蛟祸

从天底下第一碗紫流金被挖出来开始,就注定人间再也太平不了了。

第五章 | 南匪

大梁年间,东海的土特产是珍珠,楼兰的土特产是美酒,南疆的土特产就是山匪。

卷二 风雨如晦

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第六章 | 霜雪

“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第七章 | 国难

五年安定,铁墙外竟已经天翻地覆。

第八章 | 楚歌

敌军以人肉当梯,沉尸做桥,他们前仆后继,不顾一切。

第九章 | 西征

这一天他们等了太久,风雨飘摇中大厦将倾,然而只要那根磐石梁柱未倒,玄铁军威风骨未折,便总有将这破败河山收拾起来的一天。

第十章 | 忧怖

既然他身负“邪神”之力,难道不能试着扒开血色的世道,开出一条前所未有的凡人路吗?

第十一章 | 风起

风雨如晦,而天地间有一书生。

卷三 天命攸归

我大将军一言九鼎,战无不胜。

第十二章 | 谋反

“杨某愿冒天下之大不韪,效仿前人,策王爷殿下为天子!”

第十三章 | 新政

“大梁的气运站在我后面,你信不信?”

第十四章 | 末路

长江后浪推前浪,百代风华有老时。

第十五章 | 终局

海上生出一轮血红的落日,似乎是一个乱世尘埃落定的尾声。

番外 万古云霄一羽毛

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番外一 | 旧梦

“跟我走,以后不用再回来了。”

番外二 | 还愿

“大表兄看着你呢。”

番外三 | 了然

“你小时候曾经问过为师,何为众生,现如今你也大了,那就自己去看看吧。”

番外四 | 醋意

“好酒,醉了。”

番外五 | 旧物

她把那盒子打开,只见那活像个藏珠匣的宝盒里居然是个鸡毛掸子。

番外六 | 顾慎

“儿子,割风刃上刻个‘小十六’,你还怎么上战场,把敌人活活笑死吗?”

番外七 | 绝笔

“子熹,你在江南写的那封没来得及拆的信,我交给皇上了,你……喀……我先走了。”

番外八 | 太子

他总觉得起落意味着动荡,有一回门庭若市,就有一回门可罗雀。

番外九 | 故园

这故园里,从门口下马落轿的水榭,到园中流觞曲水的小亭,踏雪闻香的梅林,可以登高远眺的鸢,以及檐牙勾连的回廊假山……简直无处不精巧。

番外十 | 中秋

胡虏已尽,远征已矣。

秋风吹不尽明月,到如今,月圆人圆,改了天地。

番外十一 | 初见

“陛下,你当年攥着那把刀,一脸宁死不松手的狠样,怎么睁眼一见我,就把刀扔了呢?”

番外十二 | 蒸汽朋克版真心话大冒险

“你此生,行到水穷处,最大的慰藉是什么?”

番外十三 | 北疆一段不为人知的小事

自别后,偌大京城,远近无亲,唯有片甲相伴,聊以慰藉……

番外十四 | 帝都新风尚背后的男人

史书上没说,大梁铁轨车第一次开跑,原是为了悄没声儿地偷走大帅。

番外十五 | 闲事二三

试读

元和帝嘴唇微微翕动,喉咙里“嗬嗬”作响,一时说不出话来。顾昀只好上前一步,将老皇帝扶了起来,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后背,让他把一口老痰吐了出来。元和帝噎得直翻白眼,喘得直哆嗦,长吁短叹地躺倒回去,一只“鸡爪子”抓住了顾昀的手。

顾昀:“臣在。”

元和帝破风箱似的说道:“他的……兄长都大了,只有朕的小长庚,朕怕是……不能看着他成人了……”

顾昀似有所感,与老皇帝的目光对上,苍老的与年轻的,泪痕未干的与不动声色的,他们只交换了一下视线,似乎飞快地就有了某种默契。

顾昀:“臣省得。”

“朕把这孩子托付给你,子熹,朕没别人啦,只信得过你,你要替朕照顾他……”元和帝声音越说越轻,“朕还要给他个王爵……你在什么地方找到他的?”

顾昀:“北疆雁回。”

“雁回……”元和帝低低地重复了一遍,“朕没有去过,多么远哪。那就……下诏,下诏封皇四子李旻为雁北王,但……喀喀……但不是现在,要等到他加冠……”

顾昀静静地听着,大梁朝一般单字为亲王,譬如二皇子便是封了“魏王”,双字皆为郡王,品级稍低,通常封的也都是远一层的皇室子弟。

元和皇帝:“朕不是委屈他,只是不能再护着他了,将来不能让他的哥哥们心生不满……子熹,你知道朕为什么非要他加冠后才能袭王爵吗?”

顾昀顿了一下,点点头。长庚却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哑谜,一颗心不明原因地狂跳起来,好像预感到了什么。

元和帝道:“因为朕要下旨,将朕的长庚暂时过继给你……本没有这个规矩,可是朕无人可托,少不得坏一回祖宗礼法……让他……无品无爵地赖你几年,子熹,你要待他好,就算将来有了自己的孩子,也别嫌他,他已经十多岁啦,烦也烦不了你几年,及至加冠,你就让他出门建府,到时候以郡王规格……地方朕都选好了……”

元和皇帝说到这里,一口气呛在了嗓子里,剧烈地咳嗽起来,顾昀想伸手帮帮他,被老皇帝挥开了。

老皇帝看着脸色莫名苍白的长庚,真是越看越伤心。他心想,这么好的一个孩子,为什么不能在他身边呢?为什么好不容易找回来,他却看一眼少一眼呢?

元和皇帝仓皇地将目光从长庚身上挪下来,像个懦弱的老男孩一样,对顾昀说道:“一路风尘仆仆,怪累的,让孩子下去歇着吧,朕再和你说几句话。”

顾昀就把长庚领到门外,交给候在那里的内侍,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先去歇着,等会儿我去接你。”

长庚没吭声,默默地跟着内侍走开,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这回他名正言顺地成了顾昀的养子,本来应该是件好事,他心里却莫名地高兴不起来。可是金口玉言已定,这里容不得他拒绝,容不得他反抗,甚至容不得他多说一句话。

他只能身不由己地随着低头迈着碎步的内侍从充满了药味与死气的宫殿中离开,走出几步,长庚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顾昀一眼,正看见顾昀侧身往回转。年轻的安定侯有一张可以入画的侧脸,宽大厚重的朝服裹在他身上,凭空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束缚感,看得人心口发苦。

想什么呢?长庚苦笑了一下,心里暗道,你前几天还是个边陲百户的儿子,有个会虐待你、给你下毒的娘,今天却成了安定侯的养子,这种好事做梦能梦到吗?

他就这么一边自我解嘲,一边对周遭的一切无能为力,十三岁的少年走过光线暗淡的宫殿长廊,一共九九八十一步,他走得终生难忘。

显示部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