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失去名字的女孩

【预购】失去名字的女孩

售价
RM41.60
优惠价
RM41.60
售价
RM52.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美] 玛莎·霍尔·凯莉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4月

ISBN:9787541150456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即使全世界都将你遗忘,依然有我在乎你

一个堪比《所有我们看不见的光》《灿烂千阳》的震撼故事,它让你相信,即使在绝境,人依然可以战胜恐惧,依然可以拥有纯净美好的友谊 

◆少有的销量口碑双丰收的作品,席卷各大榜单之余,读者口碑极高

《纽约时报》连续霸榜13个月 | 《出版人周刊》在榜45周 | 《洛杉矶时报》在榜38周

出版两年,仍位居美国亚马逊总榜第646位,5645位读者评分4星半,美国豆瓣Goodreads更有13万读者评分4星半

◆根据真人真事改编,作者为写这个故事,足足准备了十年

作者玛莎·霍尔·凯莉为写作本书,足迹遍布康涅狄格州、华盛顿、波兰、德国和法国,查阅了海量的档案资料,也采访了事件的亲历者。2009年,她正式开始写作《失去名字的女孩》,将原型人物——七十四位波兰女性的照片贴在办公室中,感受她们的情感和命运。全书从开始构思到最终完成耗时十年之久。 

◆这本小说不仅令我爱不释手,更是彻底改变了我。它让我的灵魂为之震撼,甚至动摇了我的世界观。——美国亚马逊读者Crumb

 

内容简介

那年夏天,波兰少女卡茜亚和伙伴们爬上山峰看日出,看到几千难民在山脚下黑暗的田野中沉睡。那一年,纳粹的军歌刺破华沙的夜空,所有的美梦在一夕之间彻底粉碎。家乡硝烟弥漫,家人流离失所,而卡茜亚拒绝屈服,哪怕被送入可怕的地狱——拉文斯吕克集中营。 

一洋之隔,纽约社交圈歌舞升平,年轻的名媛卡洛琳·费里迪却一直牵挂着波兰女孩的命运。她的爱被分成两半,一半留给在乱世中失散的爱人,一半留给那些在战争中受难的女孩。

冥冥之中,素未谋面的女人们走到一起,跨越空间、国籍、种族、身份,相濡以沫,携手前行。她们默默熬过寒冬,等待正义重新来临。

作者简介

玛莎·霍尔·凯莉

·是一位前记者、作家,因为《失去名字的女孩》一书一夜成名

·为了写作本书,她利用一切业余时间开展有关拉文斯布吕克的调研工作,足迹遍布康涅狄格州、华盛顿、波兰、德国和法国,查阅了海量档案资料,也采访了事件的亲历者。 

·2009年,正式开始写作本书,将74位波兰女孩的照片挂在书房中,感受她们的命运和情感。全书从开始构思到最终完成耗时十年之久

试读

9月17日,一个周日的早晨,我醒来后听见母亲在跟父亲说话,她说她在新闻里听到苏联从东边入侵了波兰。侵略难道没有尽头了吗?

我发现父母正在看着窗外,便也走了过去。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早晨,一丝丝微风拂动着窗帘。我看到有几个犹太人正在清扫我们家门前的瓦砾。

母亲抱住了我。当道路清扫完毕时,我们看到了行军的德国队伍,仿佛一群带着大堆行李走向宿舍公寓楼的租客。打头阵的是一排卡车,后面跟着步行的士兵,最后是站在坦克上神色傲慢的军官。幸好祖萨娜今天早上去医院了,不用目睹这样的场景。

在我们看着军队走过时,母亲去为父亲泡茶了。我竭尽全力地使自己镇静下来。我想,也许我们不出声,他们就不会过来打扰我们吧?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开始数窗帘上绣着的鸟儿:一只百灵、两只燕子、一只喜鹊……喜鹊是不是死亡的征兆?卡车的轰鸣声越来越响。

我深深地呼吸,想要缓解一点儿紧张。好像有人走过来了?“出去,出去!”一个男人高声喊着,随之而来的是可怖的军靴的踢踏声。 

有很多人走近了。

“离窗户远点儿,卡茜亚。”父亲说着退了两步,虽说他的语气漫不经心,但我知道他也很害怕。

“我们该藏起来吗?”母亲低声问道,并把她的戒指翻了个面,藏进手心里。

父亲走到门边,我在心里不停祷告着。伴随着一句命令,我们听到门外响亮的应答声,紧接着是卡车开走的声音。 

“我觉得他们要走了。”我低声对母亲说道。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把我吓了一大跳。“把门打开!”

母亲紧张得动弹不得,父亲走过去打开了门。

“你是艾德尔伯特·凯兹莫里克?”那个党卫军军官大步走进来,傲慢地问道。

他的身高大约比父亲高出两掌,因此他进屋时看起来差点儿要撞到门框。他和部下都穿着纳粹党卫军制服——漆黑的靴子,头顶的帽子上有一个恐怖的骷髅图案。随着他越走越近,我能闻到他身上有股丁香味口香糖的气息。他看上去生活很好。而且他把下巴扬得老高,以至于我能一清二楚地看见他的喉结附近贴着一小片纸——小小的剃须刀竟能让纳粹党人也见了点儿血。 

“是我。”父亲尽可能平静地回答道。 

“你是邮政通信中心的负责人?”父亲点了点头。

两名警卫上前架着父亲的胳膊把他拉走了,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回头多看我们一眼。我想要跟上去,但那个高个子军官伸出警棍拦住了我的去路。

母亲跑到窗边,瞪大了眼睛喊道:“你们为什么要带走他?”

瞬间我感到如坠冰窟,难以呼吸。一个更精瘦矮小的党卫军走了进来,手上抱着一个装面包的油纸袋。 

“你丈夫都把文件放在哪里?”高个子军人问道。

“反正不在这儿。”母亲说,“你们没有抓走他的理由。”

母亲站在那里,手紧紧按在胸口上。那个瘦警卫开始翻动屋子里的抽屉,把他能找到的纸张都塞进袋子里。 

“你们有没有任何短波通信设备?”高个子军官问。 

母亲摇了摇头:“没有。”

当我看到另一个警卫打开柜门,把我们仅存的一点儿食物扔进他的袋子里时,我感到胃里一阵抽搐。

“所有的物资都属于第三帝国,”高个子军官宣布道,“届时会有配给卡发放。”

几罐豌豆罐头、两个土豆,还有一个极小的卷心菜都被收进了油纸袋。然后,那个瘦警卫抓起了一个卷着的纸袋子,那里面是母亲仅剩的一点点咖啡。

她试图把它夺过来。

“噢,拜托了,让我留着这点儿咖啡吧?我们只剩下这些了。”

高个子军官盯着母亲看了几秒钟:“给她留着吧。”于是,他的部下把咖啡放回到柜台上。他们彻底搜寻了我们那三间小小的卧房,拉开衣橱的每一层抽屉,把袜子和内衣翻得满地都是 。

“有没有私藏武器?”在部下搜索衣柜时,高个子军人问道,“还有没有藏别的食物?”

“没有。”母亲回答道。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撒谎。 

他逼近她:“你想必知道,根据第三帝国下的规定,私藏这些东西是死罪。”

“我知道,”母亲说,“如果能让我见我丈夫……”我们跟随着他们来到花园,这块泥土地上一下子站上这么多人,显得它越发狭窄。花园乍看之下并无异常,但我们上周埋东西的位置显得有些过于平整。我数着那军官走向院子的步数,五步、六步、七步……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察觉到我的膝盖正在颤抖?

母鸡希纳踱到我们埋东西的地方,开始啄土找虫子吃。上帝啊,我们的铁锹还堂而皇之地立在后屋的墙边,上面还沾着泥土。他们会把我们带去卢布林监狱吗?还是会就地把我们枪毙?我能想象出父亲回家后看到尸体的样子。 

“你以为我是白痴吗?”高个子军官一边说一边靠近那片地方。

八步、九步……

我屏住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