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 Load image into Gallery viewer,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 Load image into Gallery viewer,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 Load image into Gallery viewer,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售价
RM31.84
优惠价
RM31.84
售价
RM3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梅子黄时雨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1月

ISBN:9787541152016

编辑推荐

★ 畅销言情作家梅子黄时雨,畅销五年,口碑力作!
★ 有生之年,殇离别;狭路相逢,再遇见
★ 精美包装,随书附赠唯美“捕梦卡”
★ 有生之年能够再次遇见你,我愿花光所有运气。
重磅推荐:
《翅膀之末》:畅销言情作家沐清雨继《云过天空你过心》后又一航空偶像燃情力作。你在云端上飞翔,我在苍穹下守望。
《时光微微甜》:萌神作家酒小七高人气爆笑 * 甜宠 * 燃情力作!随书附赠人物折立书签 新增万字番外!今日份的甜!
了解一下《沉睡时光里的爱》:青春甜萌小天后木小木全新作品。一本甜到骨子里的小说,跨越一切时间、地域,以及障碍。在爱情面前,没有什么不可能。

内容简介
爱情对她来说,是未明朗半暧昧的恋人未满。她明知道,一纸协议而已,她与他是没有以后的。可是她到底还是贪恋,他对她深入骨髓的霸道背后,那抹让她沉沦的温柔。
“这一世,多少岁月尘埃,我永远会记得那一天,你拥抱我的力度,比离别的疼痛更真实,足以支撑我微笑对你说——再见,蒋正楠。”
有生之年能够再次遇见你,我愿花光所有运气。

书摘 · 插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梅子黄时雨
原名杨月文,浙江嘉兴人,著名言情小说作家。文笔细腻清丽,感情深邃动人。2009年出版第一部小说《人生若只初相见》受到广大读者的青睐。之后出版的每一部小说,都成为经典作品。
已出版作品:《人生若只初相见》《最初的爱,最后的爱》《江南恨》《青山湿遍》《因为爱情》《锦云遮,陌上霜》《有生之年,狭路相逢》《恋上,一个人》《从此,我爱的人都像你》《遇见,终不能幸免》《如果这就是爱请》《亲爱的路人》《似曾识我》
新浪微博:@JJ梅子黄时雨微信公众号:作者梅子黄时雨与你在一起

试读
/ 第四章 逆伤 /

据说人生是一个抛物线,这三年多来,她反正已经跌到谷底,大概除了死亡外,再糟糕也糟糕不到哪里去。

既然他不说话,她又何必奉陪呢?她抬脚上了一级楼梯。他的声音才不疾不徐地传了过来:“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

许连臻咬紧了自己的嘴唇,沉默不语。不习惯,他就会放她走吗?习惯了,又怎么样,难不成他准备让她待一辈子!

蒋正楠不以为意地道:“我们谈谈吧。”她依旧不说话。他想谈,她能不谈吗?!

蒋正楠继续说道:“我想让你帮一个忙,或者说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帮忙?他对她做这样的事情之后,还妄想她帮忙!交易?她有什么跟他好交易的?

她依旧一脸的戒备,冷声道:“你想做什么?”

可他的声音却是一本正经的:“我不是说了,我想你跟做笔交易?”

沉默片刻,她才终于开口:“什么?”

蒋正楠缓缓地道:“那我就开门见山了。你父亲现在在牢里,听说是无期。这里头的情形,就算我不说,你也清楚得很。这么多年,若是里头没个人照应,你父亲在里头日子怕是不好过……”

许连臻回过身,眼里的愤怒一闪而过,随之汹涌而来的是不安无助。

蒋正楠自然已经将她各种细微表情尽收眼底。他闲闲一笑,他知道他已经赢了。对于她来说,这个世界上唯一在乎的人只有她父亲,唯一想保护的人也只是她父亲。

许连臻目光冰冷地望着他:“蒋先生既然说是开门见山了,也就不必跟我兜圈子了。请直接说重点吧。”

蒋正楠站起了身,目光清冽,对着她,嘴角轻扯,露出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配合我演戏,直到叶英章死心。而你得到的好处,便是一笔足以让你生活无忧的钱款。”

冬日的阳光将空气中的尘埃细致分离,光线打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明暗不一。

许连臻低头,时间静止。蒋正楠看到她微垂着羽睫,目光定定地落在她自己秀气的鼻尖上,仿佛定格了一般。

蒋正楠放缓了声音,像是诱哄:“你只需帮我让叶英章死心,让他娶我妹妹。”

又是好半天,她冷漠地抬头,声音略带了一丝嘶哑,缓缓开口道:“蒋先生说话算话?”

蒋正楠站在原地,不紧不慢地道:“只要你做到,我一定实现我的承诺。”

许连臻“嗤”一声冷笑,缓声道:“蒋先生,你要明白,我能做的并不多。叶英章最后要娶谁,不是小小的一个我能决定的!”

蒋正楠的目光定定地落在了她粉嫩的唇上,似踌躇了一下,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一锤定音:“好,只要叶英章对你死心就行。”

许连臻抱紧小白,指甲掐在掌心,锐锐地疼。半晌,她静静地道:“好!”

最后,蒋正楠转身,抓起了扔在木几上的车钥匙,离去。冬日清淡简约的阳光将他高大修长的身影拖曳在了原木色的地板上。许连臻一动不动地望着地面,直到那抹身影消失无踪。

春节过后的某天,已经接近晚饭时间了。已经回来工作的鲁婶突然上了楼:“许小姐,贺先生来电话了,说要来接你。”

想不到戏居然这么快就要正式登台上演了。许连臻打开柜子,找了一件红黑格子的裙子,膝盖不到的长度,外套了一件黑色的花呢小外套。然后又化了最基础的彩妆。

下了楼,鲁婶大约从来没有见过她如此隆重的样子,被惊到了,瞠目结舌了好一会儿,才笑道:“许小姐,你打扮一下比电视里的明星还好看几分。”

估计鲁婶见惯了她蓬头垢面的邋遢模样,难得看到她如此平头正脸的。许连臻淡淡一笑,转头已见一辆车子驶入了大门。

车子里只有贺君和司机。贺君下车,替她拉开门,抬头的时候也是明显一怔,但随即已经恢复了常色:“许小姐,请。”

她当初来的时候昏迷着,所以也不知道原来自己现在住的地方离市区还是有段距离的,一路行驶,过了很久才到了一幢大楼前。从她车窗望出去的角度,只瞧见气派的大楼门口。

等了片刻,有几个人簇拥着蒋正楠出来。贺君下车,替他拉开车门。

一阵冷风顿时涌入,车子里的温度迅速降低。她拢了拢衣服,条件反射一般往车门处移了移,虽然已经移无可移了。蒋正楠坐了下来,抬头,而她正好转头,两人的视线撞到了一起。他的眸子仿佛是黑洞,深无边际。

许连臻受惊一般迅速地移开了目光,可不经意却瞧见他刀削般的下巴和紧抿着的薄唇。

在那一瞬间,许连臻真有些同情贺君,天天对着这张冰块脸,居然还可以无病无痛地活到现在。这抗压抗打击能力,真是杠杠滴。

许连臻屏着呼吸,将身子不着痕迹地一点点移到车门边,尽量与他保持距离,尽量不去想曾经发生的一切。

车子里安静到了极点。蒋正楠就坐在她身畔,因靠得近,几乎连彼此的呼吸都可以相闻。蒋正楠身上的气息又具有强烈的侵略性,无孔不入地充斥着整个空间……许连臻僵硬如铁地坐在那里,如一座雕像,可捏握成拳的手还是泄露了她内心深处的焦躁和紧张。

他身上的气息隐隐传来,许连臻只觉得难耐,每一分钟都是一种煎熬……在这漫长的煎熬中她甚至听到自己的毛孔收缩张开的声音……许连臻也分辨不出自己的感觉,或许是太复杂了……愤怒、不甘、厌恶,什么都有,但是最后全汇聚成一种无奈的无能为力。

还好离吃饭的地方不远,不过片刻,车子已经停了下来。许连臻暗暗松了口气。

蒋正楠推门而下,贺君亦过来帮她拉开了车门。

她站在蒋正楠边上,下一瞬,感觉有温热的东西触摸到了她的手。她一怔,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是蒋正楠的手,握住了她的。就算不是刻意的,她依然感觉到了他大手上炽热的温度和厚度。

许连臻脸上倏然微变,脑中闪过了当日两人纠缠的画面。他的手曾霸道地滑过她身上所有的角落,包括最私密的……她手指轻动,脑中的第一反应是想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