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叫欧维的男人 - 文轩书苑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

售价
RM36.00
优惠价
RM36.00
售价
RM45.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瑞典] 弗雷德里克·巴克曼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1月

ISBN:9787541154218

书摘 · 插画

内容简介

认识一下欧维,他59岁,脾气古怪,嫌东嫌西,带着坚不可摧的原则、每天恪守的常规以及随时发飙的脾性在社区晃来晃去,背地里被称为“地狱来的恶邻”。他每天一大早就四处巡视,搬动没停进格线的脚踏车,检查垃圾是否按规定分类,抱怨谁家的草坪还不修剪,诅咒那只掉了毛的流浪猫。没完没了 。

 

他想自杀。

 

直到一个十一月的早晨,当一对话痨夫妇和他们的两个话痨女儿搬到隔壁,不小心撞坏了他的邮筒。

 

 

你可能感兴趣:

        

 

作者简介

弗雷德里克·巴克曼

1981年出生于瑞典赫尔辛堡,以撰写博客和专栏起家。某天他把自己和老爸在宜家吵架的过程写在博客上,妙趣横生的对话让他瞬间爆红,吸引众多网友到巴克曼的博客讨论和吐槽自己的家人。结果他灵机一动,以此创作出《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开启了自己的畅销书作家之路。其他作品还包括《外婆的道歉信》《清单人生》《长长的回家路》和《熊镇》系列。

 

如今他和妻子及两个孩子居住在瑞典斯德哥尔摩。

试读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在小区巡逻

早晨六点差五分,此刻欧维与猫咪第一次相遇。猫咪马上对欧维满怀恶意。很大程度上,这种感情是相互的。

欧维像往常一样早起了十分钟。他无法理解那些睡过头还责怪“闹钟没有响”的人。欧维一辈子都没上过一个闹钟。六点差一刻,他准时醒来,然后直接起床。

他启动咖啡机,沏上两人份,刚好是他和太太在这个排屋小区内居住将近四十年间每天早晨一起喝的量。一杯一勺,外加一勺养壶。不多也不少。已经没人能如此正经地煮咖啡了。正如现在已经没人能动笔写字一样。因为这个年代不是电脑就是意式浓缩。人们连字都不会写,咖啡都不会煮,这算什么社会?啊?欧维琢磨着。

咖啡煮着时,他穿上蓝色裤子和蓝色外套,踩上木屐,手往兜里一插,这是时刻准备着为一无是处的周遭世界感到失望的中年人常做的动作,然后他就起身出门到小区里巡逻去了。他每天早晨都要转上一圈。

他迈步经过那些坐落在寂静与黑暗中的排屋门口。早就料到了。这个小区里,不到点儿是不会有人愿意提早出门的,这个欧维心里有数。如今,这片住的不是自由职业者就是别的什么游手好闲的人。

猫咪一脸漠然地杵在房子之间的过道上。话说这猫也没个猫模样。它只有半截尾巴、一只耳朵,身上的毛还东少一块西缺一块的,就像被谁一把一把揪过似的。其实很难算是一只完整的猫科动物,欧维想。

他向前跺了两下脚。猫咪站起身。欧维站住。两位这么互相打量片刻,就像夜晚乡村酒吧里两个暗中较劲的打手。欧维寻思着要不要朝它砸个木屐什么的。猫咪一脸晦气,心想没有木屐给他抽回去。

“去!”欧维突然大喝一声,猫咪吓一大“跳”。

它后退一步。眼睛紧盯着这个59岁的男人和他的木屐。然后它转过身轻轻一跃,缓步离开。欧维心里最清楚,他敢打赌这家伙先翻了个白眼。

“妖孽”,他想着,瞄了一眼腕表。六点零二分。时间飞逝,可不能让任何猫科动物耽误了整个巡逻。本来都好好的。

于是他沿着房子之间的过道朝停车场走去,就像他每天早晨做的一样。他在标明社区内禁止车辆通行的标牌前站住,狠狠地踹了一脚固定警示牌的底座。并不是因为它歪了什么的,但检查一下总没坏处。欧维就是那种靠踹两脚来检查东西的人。

接着他走进停车场,踱步经过一个又一个车库,检查确认晚上没人擅闯,或什么破坏分子前来纵火。之前小区里也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但反正欧维的巡逻也从来没有间断过哪怕一次。他检查了自己车库的门把手,里面停着他的萨博。上下三次,每天早晨都这样。

之后他到访客停车场绕了一圈,那儿最多只允许停满二十四个小时,他从外套口袋里掏出小本儿仔细记下所有车牌号。跟前一天记过的车牌号核对了一遍。哪回要是同样的车牌号在欧维的笔记本上连着出现两天,他就照老规矩回家给交管局打电话要来车主的个人信息,然后打电话通知肇事者,说肇事者是个没用无脑的畜生,连瑞典语标牌都看不懂。其实并不是因为欧维有多在乎访客停车位里停着谁的车。当然不是。而是因为这是原则。标牌上写着二十四小时就得服从。因为要是大家都整天想停哪儿就停哪儿会怎么样?肯定就乱套了,这个欧维当然明白——那就满地都是车了。

但是今天访客停车场里没有不守规矩的车辆,于是欧维收起笔记本像往常一样拐进垃圾房。这其实也不是他想管的事,他本来一开始就高调反对那些开着吉普车新搬来的社区委员们提出的狗屁方案:垃圾必须分类。但既然现在已经决定了要分类,那就得有人来检查落实。也并不是有谁给欧维派了任务,但如果像欧维这样的人都不自觉自愿地挑起这副担子,这社会得乱成什么样子。这个欧维是知道的——那就满地都是垃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