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预购】大自然治好了我的抑郁症

【预购】大自然治好了我的抑郁症

售价
RM39.84
优惠价
RM39.84
售价
RM4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英]艾玛·米切尔(Emma Mitchell)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06月

ISBN:9787541163449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大自然治好了我的抑郁症 365天荒野疗愈手记。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到大自然中去!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畅销书。全彩印刷,115张手绘插图和照片,带给你一场奇妙的心理疗愈之旅!附赠4张大自然主题明信片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说过:“大自然在治病,医生只是助手。”人们为什么看《小森林》会觉得被治愈?因为,大自然就是出色的心理医生。一朵小花、一株小草、一只蜗牛……都能给你带来抚慰。
我们终其一生都在与情绪斗争,却忽略了心理医生就在我们身边。所以,心情糟糕的时候,就去野外走一走。如果不能出门,不妨看一看这本书,你会获得内心的宁静,烦恼也随之消散。

★心灵疗愈版《瓦尔登湖》!读完这本书,就像做了一场心灵SPA,身心通泰!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畅销书
★赏心悦目的大自然之书。书中除了养心的文字,还有115张养眼的手绘生物插图和风景照片,相信热爱大自然的你,会喜欢上这本书。

内容简介

艾玛•米切尔深受抑郁症的困扰已有25年。有一天,她决定换一种生活,从繁华的城市搬到了剑桥郡的农庄。从此,只要条件允许,她就去野外散步。
通过一年的自然疗愈,她的抑郁症开始好转,生活也变得越来越和谐。由此,她得出结论:大自然才是天然的心理医生。回归野外,有益于我们的身心健康。
在这本艾玛的手绘笔记里,她记录了自己一年的野外观察,详细记载了大自然是如何神奇地影响了她的情绪。让我们追随她的脚步,踏上一条条小路,寻找花草树木的芬芳,欣赏大自然里的神奇发现,开启一场心灵疗愈之旅。
对于那些在情绪的低潮挣扎或者热爱大自然的人们来说,这本书就是一本神奇的疗愈之书。从打开这本书开始,你或许就找到了一条找回宁静的自然疗愈之路。

作者简介  

艾玛·米切尔是一位广受好评的作家、设计师、博物学家和插画家。同时,她也是一名杂志编辑和自媒体人,乐于分享自己的手工艺作品和对大自然的日常观察。她经常在《卫报》《乡村生活》和知名手工艺杂志《莫莉手作》上发表文章,并出版过两本书,在大自然心理治疗领域颇有影响。
她和家人住在英国剑桥郡的一个小村庄里,经营着手工艺作坊和冬季度假村。 

目录

10月 落叶为大地铺上地毯 迁徙的鸫鸟纷纷抵达

11月 阳光渐弱 色彩褪去

12月 白昼极短 椋鸟聚齐

1月 七星瓢虫睡着了 雪滴花儿发芽了

2月 樱桃李初绽 蜜蜂们首访

3月 山楂树抽枝 黑刺李开花

4月 丛林银莲花绽放 只燕子到访

5月 夜莺归来 峨参花开

6月 莽眼蝶飞来 蜂兰绽放了

7月 野胡萝卜花盛开 斑点蛾登场了

8月 峨参发芽 李子熟了

9月 蓝莓已熟 燕子将徙

致谢 

试读

今年10月初的天气就像5、6月份那样,暖和到可以穿短袖,在树林里散步时,阳光普照,温暖如春。这反季节的晴朗天气使我的情绪高扬。阳光拨弄着我大脑中看不见的神经递质转盘,调节着情绪,让我深感愉悦。森林如此美妙,每天我都愿意早起到这里散步。


树林深处的林间小径通往一片空地,后一片蓝盆花用蓝紫色照亮了枯褐的草丛。年初时,黑矢车菊花丛中有许多蝴蝶和蜜蜂交配,现在花丛已经凋谢。黑矢车菊剩下的花穗看起来像小松果,上面的木质鳞片相互交错,令人赏心悦目。


漫步其间,诚然有时候只想单纯待在林中,但更多的时候我总是特别想去收集、拍摄和记录所发现的东西。但今天,我有种强烈的冲动想要画一些松果,便带了一些回家。


当我和安妮穿过空地时,看见修剪过的草地上有一闪一闪的光亮,原来是几十只条斑黄赤蜻聚集在一起,似乎是在草皮上方翩翩起舞。当它们跳跃旋转时,翅膀就会反射光芒而闪烁。这场景像仙境一样美,我特别想把它保存下来,到冬天拿出来回味。但手机镜头捕捉不了它们的舞姿,我只好停下脚步,静静欣赏几分钟,努力把这邂逅的美景铭记在脑海里。回家后,我查阅了关于条斑黄赤蜻的资料。这种蜻蜓哪怕到11月底也十分活跃,它们喜欢在林地里捕食小虫子,秋天可以看到它们交配的场景。我确实曾见过四五只在花穗上方像“调情”一样地跳舞的蜻蜓。不过,我好奇它们在什么地方产卵。后来我想起,就在离它们交配地十几米远的地方有一处放羊场,旁边有一个小池塘,它们应该就是在那儿产卵了。在我印象中,蜻蜓的求欢舞是森林里秋天来临的信号,每年10月我都会找寻这小小的奇观。


10月,大部分树木在落叶之前,会停止制造树叶中的叶绿素。叶绿素是光合作用的重要元素,当它们被树木分解吸收后,叶子本身自带颜色的成分就会显现。每年此时,森林和公园里都是一片橘黄,这主要源自树叶里的类胡萝卜素和类黄酮。花青素也在秋天开始合成,所以一片红、橙、黄之中,偶尔会出现粉色和紫色。春夏时节,欧洲卫矛、山楂、栓皮槭和樱桃五彩斑斓,争奇斗艳。而当天气转凉,景致变得单调和荒芜后,这些植物又揭开了一层面纱,露出另一种色彩。


树林里有一个地方,位于两条小路的交叉口,路边有一片欧洲卫矛,它们的落叶在林地上绘出一幅精美、昙花一现的拼贴画。10月的欧洲卫矛叶,颜色美得失真。许多叶子呈现出亮丽的紫红色,有些则是淡雅的浅黄色,还有一部分是两种色彩拼接在一起,中间的分隔线十分明显,还有一些几乎淡到看不出颜色。就像蜻蜓起舞的画面一样,我也想把这些颜色刻进脑海——到了单调的1月,我就可以不时地回味。用不了几个星期,乡村景致的色彩就会变得十分单一。就好像在沙滩上收集海玻璃和贝壳一样,强烈的本能驱使我收集这些鲜艳的落叶。我便捡了一些带回家。


当人类探索新环境、寻找新资源的时候,大脑会释放神经递质多巴胺,产生一种短暂的兴奋感:“收获的喜悦”。这可能来源于古人类的狩猎采集生活。对人类祖先来说,如果发现了一片结满果实的沙棘林,或者一大片野草莓,意味着可以补充大量热量,直接关系到生存。因此,一旦发现野果,人类就会积极采摘,并带回居所进行储存。反过来,每当觅食有所收获,都会刺激大脑产生奖励机制,促使觅食成为习惯。
而我收集欧洲卫矛叶子时感受到的喜悦,很可能就是这种古老反应的遗传。不管收集落叶带来的积极情绪与进化论有何关系,我很清楚的是,它调节了大脑中化学物质的平衡。因此,我喜爱漫步在色彩明丽的落叶边,吸收它们抵抗抑郁的魔力。阳光如此温暖,只消几分钟,五彩斑斓的落叶就能让人心情大好,我甚至能品味出这种情绪的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