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购】希望之线

RM41.30 RM59.00
作者:(日)东野圭吾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21年04月

ISBN:9787544262705

*此为预购书籍,需等6-8个星期。

若与现货书籍一同下单,将等货到后才一同发货。

库存量:

订购量:

编辑推荐

★东野圭吾《恶意》系列温暖新作,比《解忧杂货店》《新参者》更打动你的心

★你曾想过,自己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吗?

★一部高口碑、高销量、读者翘首以盼的小说:

上市抢占日本畅销书榜前排、周刊文春推理榜年度推荐

★一个讲述生命奇迹、带给人无限感动的暖心故事:

既有如《沉默的巡游》般高潮迭起的推理,又有《祈念守护人》里的人情温暖。

★一本重新定义家庭的疗愈之书:

家有千百种形式,爱是连结彼此的要素,每个人都可以从中找到共鸣。

★一份献给年轻读者的温情守护:

即使无法与重要的人见面,只要心没有离开,就会有无形的希望之线将我们彼此相连。

★说我固执也好吧,我喜欢讲述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东野圭吾

★长大后才懂得,越是亲密的家人,越难坦诚相见。《希望之线》让我相信:爱是自由,不必定义。——中文版责编

 

内容简介

《希望之线》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长篇小说,原版甫一上市即登顶畅销书榜,获得专业读者与大众读者的双重认可。

这是一个本不可能发生的故事,案件背后的真相令人动容。作者东野圭吾用冷峻的笔触书写生命源头奇迹般的邂逅,温和又不失力度。他还为本书专门写下寄语:“说我固执也好吧,我喜欢讲述人与人之间的缘分。”



内容简介:

从小,父母就一直念叨,让我万事小心。不能骑自行车就算了,连人人必上的游泳课,初次下水那天爸爸都要特意请假来看我。他们大张旗鼓地为我庆祝每一个节日,却从来不带我去人多的地方。我是被爱浸泡的标本,一个满载希望的容器。我唯独不是我自己。

十二岁那年,妈妈也去世了。我们的五口之家,现在只有我和爸爸两个人了。我越来越讨厌他看我的眼神,既像是害怕,又像是顾忌什么,令我满心烦躁。

一天下午,两个刑警来到我家。我突然好害怕:不会是爸爸出事了吧?

希望之线(东野圭吾新代表作,高分作品TOP5!) 《白夜行》《嫌疑人X的献身》《解忧杂货店》《恶意》后,豆瓣东野圭吾第五高分新作!好看到爆炸的人情推理长篇。上市首周登顶日本畅销书总榜,周刊文春推理榜年度推荐。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

日本作家。

1985年,《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开始专职写作;

1999年,《白夜行》领衔年度周刊文春推理小说榜,《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同时获得1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并领衔年度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

2008年,《流星之绊》获第43届新风奖;

2009年出版的《新参者》领衔年度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第7届中yang公论文艺奖;

2014年,《祈祷落幕时》获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试读

一天晚上,在萌奈洗澡时,行伸发现她的手机就放在桌上。他小心翼翼地走近桌子,拿起手机。他本以为是锁着屏的,没想到竟然连密码都没有。行伸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看里面的内容。他很好奇,但一个想法阻止了他:即便是父母也不能侵犯女儿的隐私。

“你在干什么!”萌奈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行伸吓得心脏都要从嘴里蹦出来了。他一失手,手机摔在了地上。他正要去捡——

“不许碰!”萌奈尖声惊叫。

行伸僵住了。

萌奈穿着浴袍捡起手机,几滴水珠从她湿漉漉的头发上滚落。

“我什么都没看。”行伸说,“真的!我还在想怎么没锁屏……”

“你为什么要来确认有没有锁屏?是不是想偷看!”女儿瞪着父亲,眼眶发红。

“不,这个……”行伸想不出该如何辩解。

萌奈重重地叹了口气。“我和妈妈约定好了。”萌奈穿着浴袍进了自己的房间,但很快又走了回来,手里拿着一张白色的 A4 纸。“就是这个。”她把纸递给行伸。“妈妈说过,只要我遵守约定,就绝对不会偷看。难道我违约了吗,爸爸?你不知道这个约定,但我一直严格照做。”

行伸无言以对,因为他的确不知道。“对不起。”行伸道歉,“我有点担心,下意识地就……”

“我已经是初中生了,稍微信任我一点,好不好?”

“我当然信任你。只是社会上什么人都有,没准会有坏人借此接近你啊,你说对不对?”

“我不会和那种人扯上关系,放心吧。”

“爸爸担心你啊!爸爸一想到萌奈要是出了什么事,就心神不定。姐姐走了,哥哥走了,现在妈妈也走了,爸爸真的不想再伤心一次。爸爸只有你了!你绝对不能——”

“别说了!”萌奈尖声吼道,“我就知道你会说这个,绝对会说这个!是啊,一向如此。我已经受够了!别再这样了!真的受够了!”萌奈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令行伸不知所措。

“你在说什么?你要我别再做什么?”

“别再用那种眼神看我了!那种‘我只有你了’的眼神!我要烦死了,真的很恶心!拜托,饶了我吧!”

“疼爱女儿有什么错?”

“不是的,那种眼神根本不是什么疼爱女儿!妈妈死了,爸爸失去依靠,就想拿我当替代品。你就是拿这样的眼神来看我的!”

“我没想过依靠你。你只是个初中生,我能依靠你什么?”

“你想把我当作你人生的全部意义,对不对?”

“这有什么不对吗?孩子是父母精神的支柱、人生的全部。每个家庭都这样,这很正常。”

“我们家可不正常!我从出生起就是个替代品。爸爸妈妈的两个孩子都死了,为了排遣悲伤才生下我,对不对?我从小就一直听你们说,萌奈要带上那个世界的哥哥姐姐应得的幸福,努力生活。”

“这的确是我们的心愿。我们不想让你和他们一样。”行伸指着客厅中的某个相框,照片上绘麻和尚人并排站着。“所以我们珍惜你,连带着对他们的那份爱。”

“我管不着!我受够了!说到底,他们和我毫无关系!”萌奈走近橱柜,一把推倒相框。

“你干什么!”行伸甩了萌奈一巴掌。

萌奈尖叫一声,看着父亲。泪水渐渐渗出,但她的双眸不含丝毫怯意,逆反之心仿佛在那眼神中凝结成为实体。“我就是我!我不为替代某人而出生,也不会为了死人而活着!妈妈死了,你觉得能让自己打起精神的人又少了一个,情绪很低落,是吧?那也别来指望我!我也很伤心,可是我不会依靠爸爸,因为我不指望你。所以,爸爸也别来指望我,别把我当什么精神的支柱、人生的全部!”萌奈捂着被打的脸,冲进房间,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没再出来。

这天起,父女二人的关系一路恶化,到了令人绝望的地步。萌奈不再叫行伸“爸爸”,而是用“父亲”来称呼。

恐怕萌奈心中早已积聚了种种想法。我从出生起就是个替代品—这话悲伤且沉重。的确,萌奈是行伸和怜子试图走出悲痛、重新振作而生下的孩子,多亏有她,两人才能燃起积极生活的信念。可萌奈自己又怎么想呢?父母与哥哥姐姐的悲剧与她无关,可是从还不记事时开始,她就不得不背负沉重的包袱。她从未见过哥哥和姐姐,却被迫倾听他们的故事,被迫接受“带上他们应得的幸福,努力生活”这一请求。萌奈心里不可能毫无芥蒂,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她是一个温柔的孩子,一直觉得自己必须尽力回应父母的期待、好好完成使命,然而忍耐是有限度的。就在那一天,她积聚的情绪瞬间爆发了。

行伸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与萌奈相处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启话题,也不知道该为她做些什么。他感觉自己就像在和一个神秘莫测的外星人一起生活。

最近他突然意识到,其实从很早的时候开始,萌奈就已经是个“外星人”了。他猜不透萌奈的想法,也一直在刻意回避深层次的沟通。那天,行伸拿起手机时曾犹豫是否可以偷看。他现在明白了,那并不是因为害怕侵犯女儿的隐私,而是——

他知道那里隐藏着女儿陌生而真实的面孔。他害怕看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