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预购】虚无的十字架(精装)2022新版

【预购】虚无的十字架(精装)2022新版

售价
RM47.20
优惠价
RM47.20
售价
RM59.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日]东野圭吾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 2022年03月

ISBN:9787544263962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 · 插画

东野圭吾:虚无的十字架(罗翔推荐!上市首周登顶Oricon排行榜!《白夜行》式危险关系,《恶意》式强烈反转) 没有人想站在阴影中,除非那是另一种解脱。如果加害者选择用一生来赎罪,你会原谅他吗?温情与法理的抗衡,人性救赎的另一种可能。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 没有人想站在阴影中,除非那是另一种解脱。

如果加害者选择用一生来赎罪,你会原谅他吗?

★ 上市首周即登顶Oricon排行榜!

★ 《白夜行》式危险关系,《恶意》式强烈反转。

★ 温情与法理的抗衡,人性救赎的另一维度。

★ 憎恨的人被处刑就能心满意足了?没这么简单吧。——东野圭吾

★ 《虚无的十字架》是东野向自己发起的挑战。这本书又一次探讨了“献身”的意义。——《日本经济新闻》

★如果说《白夜行》是绝望的深渊,《虚无的十字架》就是窒息的轮回。——豆瓣读者 

 

内容简介

《虚无的十字架》充满了东野圭吾对法理与人性的深切思考,将反转离奇的推理过程与思辨之力相结合,每一声拷问都钝重清晰、振聋发聩,却又如鲠在喉。

“回想那一天,我输入了约定好的传呼信息。

不知过了多久,我在恍惚间听见了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我像蛇一样在地面爬行,耗尽了浑身的力气才抵达玄关。

站在门口的是我蕞爱的人,也是我的同谋。我们一起掩埋了罪证。

我想,做出了这么可怕的事,我这辈子都不会得到幸福了。那么,就用以后的人生来偿还吧。



二十一年过去了。蕞近,我却觉得有谁在暗处盯着我。”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日本著名作家,直木奖、吉川英治文学奖、推理作家协会奖、江户川乱步奖、本格推理小说大奖等日本重要文学奖项得主。

 

  • 1985年,《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周刊文春》推理小说榜年度第1名;

  • 1999年,《白夜行》获《周刊文春》推理小说榜年度第1名;《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史无前例地将第1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以及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第1名一并斩获;

  • 2008年,《流星之绊》获第43届新风奖;

  • 2009年出版的《新参者》获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第1名;

  • 2011年,《麒麟之翼》获日本权威书评杂志《达文西》年度推理小说第1名;

  •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

  • 2014年,《祈祷落幕时》获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试读

十一年前,中原成了一桩凶杀案中的死者家属。正如佐山所说,当时他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

事发时间是九月二十一日星期四。

当时,中原在丰岛区的东长崎买了一栋小楼。他听从了小夜子的意愿—如果要买房,就买那种独门独户的,不买公寓。小楼是二手的,面积不大,整体翻新过,中原也挺喜欢。那时距他们搬进去还不到一年。

那天早上,像往常一样,小夜子和已升上小学二年级的爱美目送中原出了门。从家里走到小学大约十分钟路程。

他那天上午有个会,下午去了市里一家客户的工作室,跟他们讨论了即将上市的化妆品。当时他是跟一名女同事一起去的,二人在公司里一直是搭档。

正在讨论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号码显示是家里打来的。他有些不耐烦,不知道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打来电话。他曾嘱咐过,除非有要紧事,否则不要在工作时间给他打电话。

就在关机的前一秒,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难道是有什么要紧事?忽然间,他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手机一直在震动。他跟客户和女同事打了声招呼,中途离开接了电话。

钻进耳朵里的是野兽的声音。不,起初他完全分辨不出那声音是什么。那就像是极度尖锐的杂音,中原不禁将电话拿远了一些。下一秒,他又意识到那是人声,而且是哭声。

“出什么事了?”中原问。那时候,他心里已经极为忐忑了。

小夜子哭喊着说着什么。但那也只是词汇的堆叠,叙述完全颠三倒四。从这支离破碎的言语中,中原还是听懂了大致信息,同时浑身汗毛倒竖。那是他不愿去想的事,是不可以发生的事。他紧握着电话,呆立在原地。他的脑子一片空白。

爱美死了,被人杀了。电话里的内容是这样的。

他发不出声音,只感到一阵目眩,膝盖一软就瘫了下去。

之后的记忆并不太清晰。他应该对女同事解释过原委,但再回过神来已在自家门口。坐在出租车里时他一直在哭,后来他只隐约记得司机出于担心还问过他。

家的四周拉起了警戒线,无关人员无法入内。一名似乎是警察的男子走上前来,询问他的身份。中原回答后,他就对一名像是他部下的人嘱咐了些什么。

他的部下对中原说道:“可以请您跟我们回局里一趟吗?”

“等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中原问道,脑子里一片混乱。

“细节回头再谈。总之请您先跟我们回去一趟。”

“那至少告诉我,女儿……我女儿,怎么样了?”

年轻警察面露难色地看了看像是他上司的男子。见上司点头,年轻警察又再次看向中原。

“您女儿去世了。”

中原再一次目眩,好不容易才站住。

“她真的是被人给害了?”

“这还在调查。”

“怎么会……”

“总之请您跟我们回去。”

终他被半强制地推进警车,带回了警察局。

他以为到警察局后,就能马上见到爱美。他以为自己会被带到安放尸体的房间。可是他被带进的房间里,却只有一名神色冷峻的警部补——浅村。

问询随即开始,今早做了些什么,接到小夜子的电话时是什么情况……这些浅村都问得很细。

“请等一下。我做过什么跟这事有什么关系?请先让我见我女儿。她的遗体现在在哪儿?”

他的提问遭到了无视。浅村的眼神很冷酷,他继续问道:“您刚才说接到电话前一直在客户那里,当时有什么人和您在一起吗?”

一瞬间,中原忽然意识到这是在查自己的不在场证明。开什么玩笑!他捶了桌子。

“你们是在怀疑我吗?难道以为是我杀了爱美?”

浅村缓缓摇了摇头。

“那些事情,您不用管。只需要回答问题即可。”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被杀的可是我女儿!”

“既然您明白,就请配合我们调查,”浅村粗重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我们是在做该做的事。”

凭什么?凭什么?愤怒、悲伤、悔恨,这些情绪在他胸中翻腾。为什么我们得承受这些?我们可是受害的一方。

“请先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案子到底怎么回事?”

“这些问题,等一切结束之后会向您说清楚。”

“一切?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一切调查结束之后。那之前,我不可以轻易透露这些问题的答案。请您务必理解。”浅村的语气带着不容置喙的坚决。

纵使内心全然无法接受被这样对待,中原还是决定回答所有提问。可警察们抛过来的问题,却越来越难理解了。

“近您太太的状态怎么样?”

“关于带孩子的事,您太太有没有找您谈过,跟您发过牢骚?”

“您女儿是个怎样的孩子?她听大人的话吗?还是不怎么听话?”

“您觉得,在带孩子方面,自己有积极提供帮助吗?”

中原察觉到了。警察们在怀疑小夜子。他们在拼凑故事,一个母亲因为厌恶带孩子而变得暴躁、在冲动之下杀死女儿的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