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的故事:在游泳池

【预购】精神科的故事:在游泳池

售价
RM28.00
优惠价
RM28.00
售价
RM35.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日)奥田英朗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6年06月

ISBN:9787544283144

*此为预购书籍,需等6-8个星期。

若与现货书籍一同下单,将等货到后才一同发货。

[product_description]编辑推荐
★红遍日本和韩国,畅销百万的爆笑奇书,推荐给忙忙碌碌、忘记笑容、身心疲惫的人

★作者奥田英朗与东野圭吾齐名,看怪医伊良部如何奇招频出,解开现代人各种心病

★伊良部语录:心情苦闷?可以去大街上袭击地痞流氓呀。如果你被人追杀,连小命都难保,还有时间为家庭和公司的事烦恼吗?

★精神科医生真的会推荐看它放松心情,让你在欢笑中抚平心伤

★与其唉声叹气,不如翻开这本书,你看过后,会觉得书比药还管用

★平装双封,外封趣味十足,内封裸眼3D,附赠四联精巧书签

内容简介
《精神科的故事:在游泳池》是直木奖作家奥田英朗的小说代表作。
医院地下室有一个精神科,有人来看病,白白胖胖的伊良部医生就高喊一句:“欢迎光临!”一般来说,跑到精神科的人都会陷入恐慌,三个人中有一个连裤子都忘了穿。手机依赖症、持续勃起症、强迫症……在千奇百怪的病症背后,每个人都被现代生活的重负所累。
而伊良部医生的应对方式同样匪夷所思:
——心情苦闷?可以去大街上袭击地痞流氓呀。如果你被人追杀,连小命都难保,还有时间为家庭和公司的事烦恼吗?
——你太棒了,说自己发疯的人真稀罕。
——这个地球上,没人的地方比有人的地方大得多。就算你闭着眼睛扔石头,也是砸不到人的概率大。不要瞎操心。
来体味一下“伊良部精神科”里的奇特经历,找回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吧。你看过后,会觉得书比药还管用。
[/product_description]
[info_1]
精神科的故事:在游泳池

[/info_1]

书摘 · 插画

奥田英朗,日本作家,1959年生于岐阜县。2002年《邪魔》获第4届大薮春彦奖,2004年《空中秋千》获第131届直木奖,2007年《家日和》获第20届柴田炼三郎奖。2009年《奥运会的赎金》获第43届吉川英治奖。多部作品被改编成电影和电视剧。作品充满都会风格,有别于一般大众之作,笔调看似轻松幽默,搞笑十足,却将内心世界刻画得十分深刻。


一楼, “就是那帮人。你说说,功能性疾病多么可怕,他们
却怎么都不肯把病人转到下边来。 ”
“是吗……”
“他们一看见患者,就嗡的一下围上去。 ”
“呃……”尽管和雄有点异议,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不想
插嘴。
一个月前,和雄感觉身体出现了异样。半夜里,他忽然胸闷。
躺在床上总觉得空气很稀薄,数秒后就陷入了呼吸困难。他慌忙
跳起来,来到公寓的阳台上。尽管大约一分钟后恢复了正常,却
汗流浃背。这份恐怖的记忆刻在了和雄的心底。
腹泻马上随之而来。连从家到车站这段路上,他都憋不住。
都三十八岁的人了,居然还在路上把内裤弄脏了好几次。这对妻
子都难以启齿,他只好在便利店又买了一条内裤换上。
这件事自然引发了纠纷。丈夫晚上穿的内裤居然跟早上的不
一样,妻子心里不禁犯疑忌。在妻子的盘问下,他招了。虽说误
会解除,但事后又发生了一场争执。因为妻子尚美深感同情,竟
为可怜的丈夫买回一包尿不湿。夫妻俩为此大约三天没说话。
腹泻持续了一周左右,症状缓解了一些。不过,内脏却开始
不听话,和雄总感觉肚子里乱哄哄的闹个不停。这些症状还很难
说清楚, 他第一次向医生描述说“内脏就像是乱了套的班级一样” ,
对方竟大声笑起来。
5
从昨天起,下腹深处又开始疼痛。他立刻翻看《家庭医学》 ,
估计是肾脏的问题。说起来,最近小便时也有尿不尽的感觉。万一
出大毛病可就糟了,和雄坐立不安,因此今天一大早就来到了医院。
“然后呢?就听到了别人的说话声之类的?”
和雄皱起眉。
“听,就是从这样的地方, ”伊良部伸出手,在空中抓了一下,
“听到有什么人的说话声。 ”
“没有。 ”和雄平静地摇摇头。
“那,有没有一种遭人监视的感觉?”
“没有。 ”和雄越发皱紧眉头,盯着伊良部的脸。
“……嗨,原来并没有妄想之类的症状。 ”伊良部一口遗憾的
语气, “只是常见的原因不明的不适。 ”他倚在沙发上,用小拇指
抠着耳朵。
护士端来咖啡,两人默默地喝着。咖啡甜而香醇。护士再次
开始翻看周刊杂志。
“那个,原因不明的不适是指什么?”和雄问。
“应激性健康不良。 ”对方轻描淡写地说。
“也就是说,我的胸闷和持续腹泻是由紧张引起的……”
“没错。 ”伊良部翘起嘴角,措辞十分冷淡。
听到应激这个词,和雄开始回忆自己的日常生活。跟妻子的
关系不错,公司那边也没什么问题。若是非要找出点问题来,最
6
近倒是因为今后谁照料父母的事,和姐姐闹过别扭,不过事情也
没僵到让人头疼的地步。
“我只是那么一说,你可以不听。 ”伊良部说。
“啊?”
“至于寻找应激性反应的原因,或是怎么排除这些因素,都不
关我的事。 ”
“哦。 ”
“那个,最近电视上不是经常有生活顾问倾听患者的烦恼,并
给予鼓励的镜头嘛。那玩意儿一点都不管用。 ”
“……是吗?”
“是的。我就那么一说,你也姑且一听。打个比方,假如你是
因为杀过人而痛苦,我就只能劝你自首或者跟你索要封口费了。 ”
“啊,我没有这样的犯罪史。 ”
“如果我问,你有个讨厌的上司,你有没有勇气去毒死他。你
肯定会说没有,对吧?”这位医生真是口无遮拦, “也就是说,这
里的应激性反应牵涉人生的方方面面。把原本就有的东西给扼杀
掉,只是无谓的努力。因此,你最好还是多转移一下注意力。 ”
“您的意思是……”和雄似有所悟。
“比如说,你可以试试在繁华的商业街上暗杀地痞流氓。 ”
和雄第三次皱起眉。
“这无非就是麻醉剂,无聊的烦心事可以借此一扫而光。因为
7
你会被人家追杀啊,对吧。连小命都难保的时候,你还有时间为
家庭和公司的事情烦恼吗?”
这不是在开玩笑吧?和雄觉得有点头晕。
“事实上, 这样治愈的例子也是有的。曾经有一个洁癖症患者,
以前连硬币都不敢碰一下,可是在阪神大地震中受灾之后,他每
天疲于奔命地过日子,结果,居然把洁癖症给治好了。当然,地
震也不是你喊一嗓子就能叫来的,还是找地痞流氓更保险一些。 ”
“你让我去袭击地痞流氓?”
“我只是在打比方啊。啊哈哈。 ”伊良部咧开大嘴笑起来, “你
也可以请个假到战争地区逛一圈。 ”
和雄叹了口气, 想回去了。既然是应激性疾病, 那就无所谓了,
但他还是想去别的医院碰碰运气。
“总之,你先不要胡乱找紧张的原因了。反正心身病患者就算
找到了原因,也无法根治。还有,大森先生,你今年三十八岁,
正好是要犯病的年龄,比如中年麻疹之类。 ”
和雄想问一下公司的同事,看他们知不知道哪家医院的精神
科好。不,算了。这么一折腾肯定会流言满天,他不想让人事科
的人知道这些。
“来,打个针吧。 ”伊良部啪地拍了一下自己粗壮的大腿, “既
然感觉肾疼,今天就先打点抗生素缓解一下。 ”
里面的帘子拉开了,和雄回头一看,那护士不知什么时候已
8
经做好注射的准备。
“那个,我看还是下次再打吧……”
“不行不行。你又不是小孩子,连个打针都害怕,像什么话。 ”
伊良部站起来,像只螃蟹似的横着走了几步,挡住门口。
和雄无奈,只好挪挪地方,将左臂放到注射台上。反正肾疼
是事实,综合医院也不会乱来的。
这位护士给人一种轻佻的印象,不过挨近了一看,居然长得
很漂亮,只是一点都不热情。
“轻点握拳。 ”
她的语气也很随便。
和雄的左臂被软管扎了起来,抹上消毒液。
伊良部像监视一般在一边紧盯着。莫非这位护士是新手?算
了,随它去吧,早打完早结束。和雄轻轻叹了一口气。
此时,护士白大褂的下摆在注射台下敞开了,露出了雪白的
大腿。
和雄不好意思盯着看,把脸扭开了。才看了不到三秒钟,护
士那白皙的大腿和腿上依稀可见的静脉就牢牢地印在了眼底。
伴随着一阵刺痛,针扎进胳膊。
顺利注射完,和雄获得了解放。
“大森先生,明天还要来一趟哦。 ”伊良部说, “对于心身病,
重要的是每天都要做检查。 ”
9
“好的。 ”和雄毫不怀疑地点点头。女护士的大腿仍模模糊糊
地映在大脑的荧屏上。
“对了,大森先生,你的朋友中有没有多重人格的人?”
“啊?”
“多重人格。就是一个人的大脑中混杂着各种人格的家伙。 ”
怎么会呢。他忍住不屑的口气,郑重地回答了一句“没有” 。
“是吗?我只是想看一下,看来现实中还是很少有的。 ”
伊良部晃晃肚子,啊哈哈地笑了。
“那个,我是不是需要静养?”
“唔,不需要。 ”伊良部抠着鼻子。
“那,跟往常一样去公司上班?”
“可以。但不要只顾着工作,最好多运动运动。 ”伊良部将鼻
屎抹到墙上, “一天至少得做一次那种让人气喘吁吁的运动。 ”
和雄再次打量伊良部那牛一般的体型,真想回敬一句“你才
需要运动呢” 。
离开精神科的时候,一位上年纪的护士碰巧穿过走廊,不禁
多看了和雄几眼,眼神中依稀透出几丝同情。
下午去上班,和雄处理完几个电话,又搞定了一堆杂事。和
雄在出版社上班,隶属于家庭主妇月刊的编辑部。这个部门加班
很多,不过忙的时候都是有周期的,习惯之后倒也没有多么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