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饭店(精装) - 文轩书苑 Wen Xuan Bookstore

假面饭店(精装)

售价
RM31.84
优惠价
RM31.84
售价
RM3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日] 东野圭吾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6年09月

ISBN:9787544283830

书摘 · 插画

内容简介

东京都内发生了三起难以理解的连续杀人事件。嫌疑犯杳无踪迹,警方只能从现场留下的暗号推断出,下一次犯罪现场将在东京柯尔特西亚大饭店。

搜查一课的年轻刑警新田浩介化装成饭店员工潜入搜查,配合他的是饭店的资深前台——山岸尚美。因为工作理念的差异,二人冲突不断,然而在一次次矛盾产生和化解的过程中,二人逐渐建立起了深厚的信任。

与此同时,他们也在一步步靠近真相。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日本作家。

  • 1985年,《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开始专职写作;

  • 1999年,《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同时获得第1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以及日本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第 1 名;

  • 2008年,《流星之绊》获第43届新风奖;

  • 2009年出版的《新参者》获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第 1 名;

  •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

  • 2013年,《梦幻花》获第26届柴田炼三郎奖;

  • 2014年,《祈祷落幕时》获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试读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是内线电话。看了一眼,是从饭店十六层电梯间打过来的。山岸尚美的心中浮现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在刚才,有一位男客人办理了入住手续,他入住的正是位于十六层的单人间。距离服务生町田拿着行李带着那位客人离开前台、前往房间不过五六分钟的样子。町田是刚刚入职一年的新人。希望他不要犯下什么重大的失误才好,尚美暗自担心道。

 

“你好,这里是前台。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是町田。我现在刚把客人带到1615号房间,他说房间里有一股臭味。”

 

“臭味?”

 

“是烟草的臭味,明明是禁烟的房间,为什么会有烟味呢……”

 

尚美立即操作起手边的终端机。屏幕上显示出了1615号房间的资料。

 

那里确实是禁烟房间,清扫工作也已经完成。而且,记录显示,从来没有人反映过这间房间有烟味。

 

“好的,我知道了。客人在哪呢?”

 

“正在1615号房间等着呢。”

 

“那么,你也一起留在那里吧。我马上就过去。”

 

挂断电话后,尚美再次敲起了终端机的键盘。这次要确认的是入住客人的资料。十六层的客人是来自大阪的公司职员。一周以前就预约了。当时对房间的要求是非吸烟室,房间的窗户不面向大街,房间位置尽量靠边。为他办理入住手续的正好是尚美本人,也并没有察觉出什么古怪。

 

尚美迅速在前台内环视了一圈。前台经理去办公楼参加一个临时会议了。

 

尚美挥挥手,把一位叫川本的新手接待员叫了过来。

 

“1615号房间的客人投诉了,赶快找一间替换的房间。”

 

“我知道了,是单人间吧?”川本答应着,眼睛已经盯向了预约屏幕。

 

“单人间和双人间,再找一间豪华双人房。”

 

尚美边说边拿起万能卡走出了前台,身后传来了川本答应的声音。

 

坐电梯上到16层,尚美看见服务生町田正站在1615号房间的门口。他也注意到了尚美,朝她走了过来。

 

“真是奇怪。我刚开始带客人进入房间时,是没有异味的,可是当我在电梯间打完电话返回房间时……”

 

“这次就有异味了是吗?”

 

“是啊。”町田讶异地点着头应和道。

 

“我知道了。川本已经找好了替换的房间,你去一趟前台吧。”

 

“好的,知道了。”

 

看着町田转身走向了电梯间,尚美敲响了1615号房间的房门。马上就有人开了门,一个中年男人的四方脸出现在尚美眼前。单眼皮的眼睛很浑浊,嘴角不高兴地向下耷拉着。

 

尚美首先鞠了一躬。

 

“真是给您添麻烦了,听说这间房间里有异味。”

 

男人将脸朝向房间轻慢地扬了扬下巴:“嗯,你自己进来看看。”

 

尚美说了声“打扰了”便进入了房间。

 

几乎不用怎么费力去闻,尚美马上就感觉出了房间里的异样。确实有一股烟草的臭味。但不像是房间里残留的香烟味,倒像是刚被点燃的香烟冒出的烟味。

 

恐怕町田的怀疑是正确的。这位客人应该是趁着他去打电话的空当,点燃了自己偷偷带进来的香烟。

 

“怎么样?有烟味吧。”客人操着一口关西腔用压迫的语气质问着尚美。

 

尚美再次低下了头:“给您带来这么不愉快的经历,我们衷心表示报歉。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更换的房间,我现在能打个电话安排吗?”

 

“嗯,越快越好。”

 

尚美应了一声,拿出手机给前台拨了过去。川本马上就接起了电话。

 

“情况怎么样了?”尚美问道。

 

“同一层的1610、1612号房间还空着,都是禁烟房间,其他条件应该也满足。”

 

尚美在心里否定了这个提议。这两个房间都是单人间。既然这位客人故意制造了投诉的理由,给他更换相同等级的房间也毫无意义。

 

“1620,或者是1630号房间怎么样,可以吗?”

 

川本惊得一时语塞,他应该是理解了尚美的意图了。

 

“1620号房间目前是空的,清扫也已经完成了。”

 

“那么,你让町田把房卡拿上来吧。”

 

“好的,我明白了。”

 

挂断电话后,尚美笑着迎向客人。

 

“让您久等了。我们为您准备了新的房间。请跟我来。”

 

“是无烟房吧?”

 

“是的,请放心。”尚美说着提起客人放在架子上的旅行包。

 

两人来到了1620号房间的门前,尚美用万能卡打开了房门。“请进。”尚美让客人先行进入。

 

看着刚刚迈进房间的客人的背影,尚美察觉到他有些不知所措。他应该没有想到饭店会给自己调换一间套房吧。

 

“这间房间怎么样?应该没有什么异味吧?”

 

男性客人故意做了一个闻味的动作后,转身看向尚美。

 

“我可以住这间房间吗?事先可得说好,我是不会支付追加费用的。”

 

尚美摆了摆手:“费用当然是按原来的标准。由于我们的失误才给您带来这么不愉快的回忆,真是深感抱歉。”

 

“嗯,以后你们多注意就行了。”男性客人挠了挠自己一侧的眉毛说道,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时服务生町田也赶了过来。把房卡交给了客人后,两人离开了房间。

 

“真是让人气愤。感觉完完全全掉进了他设计的圈套呢,”在走向电梯间的途中町田愤愤道,“绝对是那个家伙点燃了香烟。谋划着制造一个理由,然后再提出投诉。”

 

“我们又没有证据,还是不要这样说了。客人总是正确的,你不是接受过这样的教育吗?”

 

“但是,套房也太过了吧,”町田撅着嘴说,“双人间或者是豪华双人间应该就能接受了吧。”

 

“那要是他不满意呢?他又会找出这样那样的理由刁难我们,最后还得带着他去看各种不同的房间,你不觉得那样做的话更麻烦吗?”

 

“话是没错。”

 

“以前,我的前辈曾经教过我,不要和客人进行无谓的讨价还价。”

 

“哦。”町田点了点头,可脸上俨然一副不认可的表情。

 

尚美回到前台的时候,前台经理久我正在跟川本说着什么。久我看见了尚美,冲着她点了点头。

 

“听说有客人投诉了?”

 

尚美做了一个缩肩的动作。

 

“已经解决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马上写份报告。”

 

久我微微抬起右手阻止了她。

 

“报告不着急。你去一趟办公楼。总经理在二楼的会议室里等你。”

 

“欸?总经理在办公楼……是吗?”

 

尚美有些吃惊,看着久我五官端正的脸庞问道。总经理的办公室,位于前台办公室的内侧。平常的会议都是在那里进行的。

 

“行为涉及饭店外部人员,才使用了那边的会议室。不用担心。并不是因为你犯了什么错误。”

 

“久我前辈,你知道是什么事情是吧?”

 

“嗯,我也是刚刚听说。但是,我现在不能跟你说。因为这是很重要的事情,而且,我也没有自信能够把事情的原委解释清楚。”

 

尚美微微缩着下巴,抬起眼睛看着久我说:“怎么感觉事情很严重呢。”

 

久我的眼神非常认真。

 

“是的。确实是非常严重的事情。所以需要借助你的力量。”

 

“我的力量?为什么是我?”

 

“那是因为——”话说了一半久我又摇了摇头,“这个你还是一会儿直接去问总经理吧。”

 

尚美叹了一口气,说了声“我知道了”。

 

尚美离开前台,穿过员工专用通道,从紧急出口走出了饭店。东京柯尔特西亚大饭店主要的职能部门,都设置在旁边的建筑物中。虽然建筑物上挂着“东京柯尔特西亚大饭店分店”的牌子,但是里面没有用于经营的客房。

 

尚美来到办公楼,从楼梯上到二层。总务科和人事科都在这一层。尚美敲了敲会议室的门,里面传来了一个男声:“请进!”

 

尚美打开门,低头走进了房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总经理藤木的身影。平日里总是和颜悦色的藤木,现在却眉头紧锁。在他右边,坐着客房部部长田仓。田仓是久我和尚美的直属上司。原本是爱开玩笑、开朗活泼的性格,此刻却和藤木一样,用严肃的眼神看着尚美。

 

在藤木左侧的是总务科长片冈。尚美虽然不了解他平素里的样子,但想来应该不会一直挂着一副严厉的表情吧。

 

会议桌的另一侧,坐着警卫和房间保洁的负责人。他们应该也是被叫过来的。

 

尚美再一次在心里暗想,“这次绝不是一般的事情。”

 

“这么急着把你叫过来真是不好意思。你先坐下吧。”片冈说道。

 

于是尚美坐到了警卫负责人的旁边。

 

“实际上这次是有事情想要拜托你们。但由于这个问题十分敏感,在现阶段,饭店外部人员自不必说,即便饭店内部人员也不能随意透露。”

 

尚美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握,眼睛盯着说话的藤木。藤木依然保持着认真严肃的表情轻轻对她点了点头。

 

“直截了当说吧,这次我们不得不配合警方的调查。而且很棘手,是关于杀人案件的调查。”

 

听了片冈的话,尚美倒吸了一口气。真是出乎意料的内容。尚美能够感觉到制服里面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最近的新闻节目和报纸上已经频繁报道过了,你们可能有所了解,最近一段时间,在都内多个地方都发生了杀人事件。虽然对案情的公开有所保留,但好像其中的三个案件,被界定为很有可能是同一凶手所为的连环杀人事件。而且,传说近期内将会出现第四起杀人事件。那么,问题的重点在于,接下来的杀人事件会在哪里发生呢——”片冈用指尖敲了两下桌面,接着说道,“警察说杀人案会在我们饭店发生。”

 

“欸?”尚美不禁发出了声音,“为什么?”

 

片冈摇了摇头。

 

“关于这个,警察也不肯透露更多的细节。说是搜查过程中的重大保密事项。但是,可以确定的是,犯人会在这间饭店进行下一次行动。参考前几件案件的案发时间间隔,下一起案件很可能在未来十天之内发生。”

 

尚美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嗓子里仿佛在冒火。

 

“既然警察已经掌握了这么多信息,嫌疑犯应该也有线索了吧?”

 

尚美的问题,让片冈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似的皱起了眉头。

 

“并非如此,警方虽然进行了多方调查,但到目前为止还不能锁定嫌疑犯的身份。”

 

“那么,凶手接下来下手的目标人物可以锁定吗?”

 

“没有,这个好像也没有头绪。”

 

“啊?”这次是坐在尚美旁边的警卫负责人杉下发出了一声惊呼。

 

“没有掌握犯人的任何信息,也不知道他接下来的目标是谁,只知道下一件杀人案会在我们饭店里发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杉下简直是替尚美问出了她的心里话。

 

“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警方没有告诉我们。”

 

“我们连这一点都不知道,怎么去协助他们的调查呢?”尚美的口气不由自主有些强硬。说完后尚美意识到自己的脸颊有些僵硬。

 

“山岸,”藤木此时接口道,“你们有这样的疑问也是理所当然的,我们刚听说这件事时也有同样的想法。可是,警察有警察的难处。如果他们说不能说明更多的情况,我们也只能接受。而我们,无论有什么样的理由,只要知道有可能发生那样危险的事件,就无论如何要想办法阻止它发生。虽然说这次是警察来找我们协助调查,可是我们又何尝不需要借助警察的力量。我说的你们都明白了吧?”

 

平日里说话声音就很沉稳的藤木,这次的语气显得更加低沉有力。藤木的一席话,使得房间里的空气更加凝重了。

 

“真的会发生那么可怕的事件吗?而且是在我们饭店。”尚美又把视线转向了片冈。

 

“在警方看来发生的几率很高。我也只能说这些了。”

 

尚美做了一个深呼吸。她还没能真切地体会到这个事实。现在的心情就像是梦里站在悬崖峭壁边上。

 

“那么……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片冈缩了缩下巴。

 

“刚才也说过了,具体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据警方说,近期将会在饭店里发生杀人事件,但也只是说有人会下手杀了某人。这种情况下,我们单纯加强警卫是没有意义的。遗憾的是,以住宿客人为主,包括饭店里的所有访客都是有嫌疑的。话虽如此,我们外行人能做的事情是有限的。极端点说,一旦发生了什么事情再联络警察就来不及了。”

 

听了片冈的话,尚美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是要让警方的人入驻我们饭店吗?”

 

“用一句话来说的话是这样的,但进驻的方式有很多。比如说在餐厅和酒吧,搜查员伪装成客人在里面用餐就可以了。宴会场地的调查也一样,只要穿着正式,在宴会场地周围随意走动也没有人会觉得奇怪。问题在于入住客人。要想观察到随时入住饭店里的客人,更为了能够时时掌握发生在客房内的大事小情,刑警们只靠伪装成客人住进来是无法达到目的的。刑警也必须和你们一样站到台面上才行。”

 

“台面上?”尚美歪着头说,“什么意思?”

 

这时田仓发出了微弱的哼哼声,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他身上。

 

“失礼了,”田仓清了清嗓子说道,“片冈科长,请继续。”

 

片冈点了点头,再次开口道:“这是警视厅那边提出的建议,简单来说,就是想让刑警潜入我们的工作岗位中。”

 

“潜入……”

 

“就是刑警们穿上工作人员的制服,出现在饭店大门入口以及前台的位置。根据需要也可偶尔进入客房。”

 

“这太可笑了。”尚美不禁笑了起来。在她看来这一定是个恶意的玩笑。可是,看着片冈和藤木等人依然一脸严肃地保持着沉默,尚美也马上调整了脸上的表情,问道:“警察是真的打算这么做吗?”

 

“应该是真的。”片冈回答。

 

“那么,饭店方面是怎么回应的?”

 

“已经和会长还有董事们商量过了。结论是,接受警察提出的要求。”

 

尚美眨着眼睛,看向藤木。藤木也缓缓地眨了一下眼睛,作为肯定的回应。

 

“那我想先确认一下,”尚美又将目光转向了片冈,“计划潜入这里的刑警,有饭店的工作经验吗?”

 

片冈耸了耸肩:“怎么可能会有呢?完全是外行人。”

 

“那潜入的刑警人数呢?”

 

“前期是五个人。后续根据需要有可能会增加。先是前台一人,服务处一人,房间清扫三人。”

 

尚美感觉到坐在自己身边的警卫负责人杉下的身体明显紧张了起来。因为自己工作的部门也被提到了。

 

“话说到这里,你们应该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也应该明白为什么要叫你们过来了吧。”片冈继续说道,“希望你们担任刑警们的指导,更要辅助他们进行调查。虽然这些很难,但还是拜托你们。”

 

“请等一下,为什么是我?”尚美交替看着片冈和藤木二人,最后将目光落到了田仓身上,“杉下先生他们被叫过来我还能理解,可是,为什么还有我呢?前台还有很多比我有经验的人啊。而且刑警多半是男警官吧?如果安排一个女性来指导他,我觉得对方也会有抵触感的。”

 

“是我推荐了你。”藤木开口道,“和田仓也商量过了,相信你能够胜任。”

 

尚美摇了摇头:“您应该知道。我并不擅长指导新人。”

 

“你可不能一直把这样的话挂在嘴上。而且,选中你并不是因为期待你的指导能力。理由只有一个,就是你是女性。”

 

“这是什么意思?”

 

藤木慢慢地向前挪了挪身子。

 

“有一点我们不能忘记,即使是为了阻止犯罪的发生,也绝对不能给客人添麻烦,更不能给他们造成不愉快的回忆。警视厅的刑警潜入饭店这些事情,跟客人们并没有关系。不能因为这些影响我们的服务质量。一开始商量这件事时,我曾经提出能不能只在服务处和房间清扫处安排他们的人。我本来是反对在前台也安插刑警的。因为前台是接触客人最频繁的一个场所,还要与钱打交道。临阵磨枪随便接受一下培训的人是无法担任这项工作的。”

 

“我也有同感。”

 

“可是警方认为,作为信息集中地的前台是不可或缺的。如果从搜查目的的角度来看,也确实如此。于是我和田仓就考虑了一下应该怎么办。考虑的结果是,只能在化装成前台接待员的刑警旁边,安排一个人时时刻刻帮忙提醒他。”

 

“这些我明白,可为什么是我呢?”

 

“你想想看吧。如果有两个穿着同样制服的男前台接待员一直站在一起的话,怎么看都有些奇怪吧。但如果其中一位是女性,那么这两人就会被当成是拍档。即使两人一直在一起工作,也不会让人觉得有什么异常。”

 

“也就是说,社会上大多数人都觉得女性扮演的角色就是男性的助手,对吗?”尚美感觉到自己的声调提高了。

 

“山岸。”田仓有些责备似的叫住了尚美。藤木说了句“没关系”安抚住了田仓,又对尚美说道:“我并没有这么想。但是大多数的人,恐怕已经见惯了这样的光景。这就是现实。所以我才想要利用这一点,渡过这次的难关。这也不是什么别的事。都是为了使我们饭店的客人们好。难道你放心让穿着我们饭店制服的警官独自一人安排客人去入住皇家套房吗?”

 

“不,这个嘛……”尚美低下了头。如果说是为了客人,尚美就无法反驳了。

 

这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片冈说了声请进,一位男性员工进来后在片冈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片冈听后对部下说了声“知道了”,然后和藤木、田仓小声地进行了简短的对话,好像在确认着什么事情。

 

片冈再次看向尚美等人。

 

“实际上,警视厅的人已经来了,正在另外的房间里等着呢。如果可以的话,现在立刻安排你们见见面。能让他们进来吗?”

 

尚美和警卫负责人杉下等人对视了一下。看另外两人的表情好像已经放弃了。虽然说突然加入一个外行人对于他们的工作岗位很困难,但究其难易度还是不能和前台相提并论。尚美意识到现在自己已经成为了掌舵人。

 

“我知道了,”尚美认命似的答道,“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片冈对刚才进来的部下点了点头。那名员工迅速走出了房间。

 

“你们将会面对许多困难。但为了饭店的安全,努力吧!”

 

藤木都这么说了,尚美只能应道:“好的。”自从入职以来藤木就很关注自己,越是这种时候自己越要助他一臂之力。

 

“我已经跟久我说过了,”田仓说,“不会把事情全部压在你一个人身上。大家都会支持协助你的,不用太担心。”

 

“谢谢。”

 

两位上司的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自己也不能再抱怨了。相反,在这件事上自己要尽量成为他们的依靠。

 

“刚才您说过是十天吧?”警卫长杉下说道,“十天之内可能会发生案件。”

 

“按照警察的说法,是这样的。”片冈说道。

 

“那么,也就是说忍受十天就可以了吧?”

 

“这可说不好,”藤木说道,“在抓住犯人,或者是能够确保我们饭店安全之前,刑警们都会驻扎在这里。”

 

“这样啊。”警卫长嘟囔着。

 

敲门声再次响起,门被推开了。刚才那名员工把头探了进来:“把他们带过来了。”

 

“让他们进来吧。”片冈说道。

 

首先进来的是一位五十岁上下、脸盘很大的男性。虽然脸上挂着稳重的笑容,眼中却闪烁着仿佛能够看穿世间一切黑暗面的令人畏惧的光芒。在他身后,走进了四名男性和一名女性。尚美站起身来注视着四位男士。前台接待员应该是他们其中的一位。

 

片冈向尚美等人介绍了中年男性——来自警视厅搜查一科的稻垣系长。

 

“稻垣系长,他们就是刚才说到的三个人。事情的原委已经说明过了。三个人都爽快地答应了。”片冈又向稻垣介绍起尚美等人。

 

“啊,这可真是……”稻垣笑容满面地说道,“这次非常感谢你们能够接受我们这么无理的要求。虽然肯定会给你们带来一些麻烦,但是这是为了阻止穷凶极恶的犯罪所使用的计策,请协助我们。”稻垣的声音很低,穿透力却很强。他的言辞很客气,但透露出一种不容对方反驳的压迫感。尚美等人,只是沉默着低下了头。

 

片冈从口袋里掏出了便笺纸:“那个,警卫巡查是……”

 

“是我。”一位男性边说边上前了一步。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年轻人,比起警察更像是运动员。

 

“就由你来担任警卫员。他是警卫长杉下先生。”

 

“请多多关照。”年轻的警察向杉下低头致意。

 

接着片冈又说出了三个人的名字,其中的女性和两位男性应了下来。他们应该是要扮成房间保洁员。

 

也就是说剩下的那个人就是前台接待员了。尚美微微瞟了他一眼。三十五岁上下的模样,五官英气十足。但是并不会给人野蛮的感觉,尚美先是松了口气。

 

“最后是新田警官,由你来担任前台接待的工作。她就是负责指导你的山岸小姐。有任何不明白的事情都可以问她。”

 

听了片冈的介绍,名叫新田的警官走到了尚美面前。说着“多关照”,递上了名片,名片上写着新田浩介。

 

接下来还要从我这里学东西呢,怎么能随便地只说声“多关照”呢?尚美一边想着一边接过名片,挤出了一个笑容作为回应。

 

“那么也请您多多关照,新田警官。”尚美故意放缓了语速,礼貌地回复道。

 

可是新田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尚美是在讽刺自己,反而傲慢地点了点头。“这家伙是笨蛋吗?”尚美边想边陷入了不安。

 

“那么,接下来就请接受各自的培训吧。你们也希望早日开始搜查,经过培训后,由我们判断达到一定的水平后,就会让你们进入各自的岗位了。——这样可以吧?”

 

片冈又向稻垣系长示意,这名警视厅的系长回答“可以”。随后他面向部下,用洪亮又有穿透力的声音继续说道:“你们这帮人,不能给饭店的专业人员添麻烦,给我好好干。无论如何都要阻止罪案的发生,找到破案的线索,知道了吗?”

 

警官们用充满激情的声音回答道:“是!”但是有一个细节没有逃过尚美的眼睛。就在稻垣系长转身准备走出房间的一瞬间,新田仿佛泄了气似的叹了一口气。

 

 

2

客房部的办公室在事务楼的三层。办公室的里面是更衣室。尚美等人每次出勤之前,都要经过那里。

 

尚美坐在公共桌子旁边,翻看着服务手册。所谓的服务手册,就是记载着饭店服务方式的手册,新人培训的时候也会使用。尚美心想,要想使这位警视厅的刑警至少从外观上看起来像是一名饭店从业者,按照这本手册开始指导应该是最好的。

 

这时从更衣室里传来了声音。新田浩介,穿着饭店前台接待员的制服现身了。

 

“这个制度和西装差不多真是太好了。如果是门童的话,就要穿上那种像玩具兵队一样的制服了,我可接受不了。”新田用随意的语气说道。

 

“衬衫的第一颗扣子,”尚美指着他的领口说道,“衬衫的扣子要系好。领带也不能系得那么松。还有发型需要修整一下。地下一层就有理发店,只要说剪成服务员的发型他们就明白了。”

 

新田将双手插到西裤兜里,缩着肩膀说:“留着长发的饭店人员也是有的吧。”

 

尚美使劲摇了摇头:“没有。我们饭店是没有的。也没有把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说话的服务人员。新田先生也请遵守这些规定。”

 

新田别过头去,皱了皱鼻子。

 

“请把衬衫的扣子扣好。”

 

“好吧好吧。”

 

看着新田一脸不情愿地系上了扣子,尚美深呼了一口气。

 

“你的仪态很不好看。先纠正一下仪态吧。还有你走路的方式也要改正。”

 

“不好意思,我生下来就是这么走路的。两只脚左右交替迈出的方法。”

 

“我来给你训练一下,你到走廊里来。”尚美说着向门口走去。但是她注意到身后的新田并没有跟上来,于是停了下来,转过身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新田挠着头走上前来。

 

“是山岸小姐是吧,你是不是有些误会?”

 

“什么误会?”

 

“我到这家饭店来的目的是阻止杀人事件的发生,并不是来接受饭店人员培训教育的。”

 

“这个我知道。”

 

“所以,我的发型啊,走路方式啊这些事情不是随便怎样都可以吗。反正,实际上的业务是由你们来处理的。我呢,只要出现在前台,用眼睛盯住来往的住宿客人,这样就可以了。谁也没有让你把我打造成一个真正的饭店服务员吧。”

 

尚美拼命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咽了一口口水,调整了一下呼吸,重新盯着新田的脸说道:“如果以你现在的状态站到前台去,无论对饭店还是警视厅,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不管怎么看,你都不像是饭店工作人员。一流的饭店里是不会有你这种仪容仪表差,态度傲慢,目中无人的服务员的。虽然对于案件的搜查我是个外行,但是如果我是罪犯,如果我对周围警察的存在很敏感,首先就会觉得你很可疑。还有就算不是罪犯,作为一名普通的客人,如果看到有你这样的服务人员出现在前台,恐怕不会想要入住这家饭店吧。”

 

新田瞪圆了眼睛。看起来马上就要爆发了。可尚美却抢先一步继续说道:“如果你不想让罪犯注意到你,就请听从我的指示。如果你连这个都做不到的话,那么就请尽早放弃这次离奇的搜查吧。怎么样?”

 

新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尚美心想,他想要发火就随便他吧。

 

可是新田却呼出了一口气,开始动手重新系好领带。

 

“你可别对我说过于琐碎的事情哦。不管怎么说,我可是警察。”

 

“即使你不说,现在的你不管怎么看都只能说是个警察。要想让你无论怎么看都像个饭店服务员的话,越是细微的事情越显得重要。请跟我来吧。”

 

尚美再次转身向门口走去,新田边挠头边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