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圣女的救济(精装) - 文轩书苑 Wen Xuan Bookstore

圣女的救济(精装)

售价
RM36.00
优惠价
RM36.00
售价
RM45.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日] 东野圭吾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7年1月

《圣女的救济》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经典长篇小说,比《嫌疑人X的献身》更出人意料、更难破解,上市1周即登顶纪伊国屋书店、三省堂书店、ORICON公信榜这日本三大图书榜。

东野圭吾说:“在写《嫌疑人X的献身》的时候,我就开始构思《圣女的救济》了。《嫌疑人X的献身》里,我让数学家石神登场,与物理学家汤川展开逻辑对逻辑的较量。汤川极不擅长不合逻辑的推理,我就让他在《圣女的救济》中遇到完全不按逻辑出牌的对手,一个与石神类型迥异的劲敌。”

 

内容简介

 

周日晚上七点,东京某IT公司社长真柴被发现死在家中,死因是喝咖啡时砒霜中毒。

当天早上,真柴还和情人一起喝过咖啡、用过水壶,并约好共进晚餐。

真柴家除了二楼的一扇小窗开着,其余门窗都从内反锁。案发时,妻子远在千里之外的北海道娘家,情人在文化学校教拼布,现场没有其他人出入过的痕迹。

真柴没有丝毫自杀的理由,也找不到任何他杀证据。

 

“神探伽利略”汤川学遇到了比《嫌疑人X的献身》更难破解的谜局:

“这种事情只在理论上可行,现实中几乎不可能做到。你们警方恐怕会输,而我也无法获胜。”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日本作家。

 

  • 1985年,《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开始专职写作;
  • 1999年,《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同时获得第1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以及年度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第1名;
  • 2008年,《流星之绊》获第43届新风奖;
  • 2009年出版的《新参者》获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第1名;
  •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
  • 2014年,《祈祷落幕时》获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书摘 · 插画

    走进大楼,脚底传来一阵凉意,明明穿的是运动鞋,脚步声却大得出奇。整栋大楼鸦雀无声,似乎空无一人。

    内海薰上次到这里来是在几个月之前,当时刚被分配到搜查一科的她为了侦破某件案子,无论如何都必须搞清其中的物理手法,于是就跑来这里寻求帮助。凭借着当时的记忆,她走到要前往的房间门前。

    第十三研究室就在记忆中的位置。和上次来的时候一样,门口的去向板上,“汤川”二字旁边,一块红色吸铁石牢牢地粘在“在室”的地方。她伸手敲了敲门,屋里传出应答声,可过了许久也不见有人来开门。

    “很不巧,这门不是自动的。”屋里再次传出了说话声。

    薰打开门,看到屋里一个身穿黑色短袖衬衫的男人背对她坐着,男人面前放着一台大型电脑显示器,屏幕上显示着大小球体组合。

    “请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来这里的事,为什么必须对草薙保密?”

    “要回答这问题,就得请您先听我叙述一下案件的经过了。”

    听了薰的回答,汤川缓缓地摇了摇头。“这次接到你电话的时候我当即拒绝,是因为我已经不想再和警方的案件侦查工作扯上任何关系。听到你说这件事要对草薙保密后,我改变了主意,因为很想弄明白为什么必须瞒着他,于是才抽出时间见你。先声明,要不要听你述说案件的经过,容我之后再决定。”

    听汤川平淡地说完后,薰看着他,暗暗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听草薙说,汤川以前对调查是持积极协助态度的,后来因为某件案子与草薙疏远了。至于那究竟是一件什么案子,薰并不知情。

    “前辈他……”薰望着汤川的眼睛接着说道,“他恋爱了。”

    “啊?”冷静而透彻的光芒从汤川眼中消失了,他变得如同一个迷途少年一般,两眼的焦点暧昧不明。他就用那样的目光望着薰问道:“你说什么?”

    “恋爱。”她重复道,“他爱上了一个人。”

    汤川低头扶了扶眼镜,再次望向薰,目光带着强烈的戒备味道。“是谁?”他问。

    “一个嫌疑人。”薰回答道,“前辈爱上了本案的一个嫌疑人。”

    汤川双手抱胸,闭上了眼睛,然后把身体往椅背上一靠,重重地叹了口气。“看来我还真是太小看你了。我原本还打算不管你说什么,尽快把你打发走就是了,没想到竟然冒出这么一件事情。恋爱啊,而且居然还是那个草薙!”

    “现在可以和您说说案件的经过了吗?”

    “稍等一下,先喝杯咖啡吧。不先冷静一下没法集中精神听你讲。”汤川站起身来,倒了两杯咖啡。

    “这还真是巧了。”薰接过杯子说道,“整件案子就是由一杯咖啡引发的。”

    薰把目前已经查明的有关真柴义孝被杀一案的情况,从头到尾完整地叙述了一遍。虽然她知道对无关人员泄露调查进展是违反规定的,但听草薙说过,如果不这么做,汤川就不会协助。更重要的是,她信任眼前这个人。

    刚进咖啡店,就看到汤川坐在禁烟区最靠里的座位上,正在翻杂志一类的东西。马上就要入冬了,他却只穿着一件短袖衫,身旁的椅子上放着黑色皮夹克。

    草薙走到他面前。“看什么看得这么起劲啊?”

    汤川脸上没有丝毫惊讶的神色,指着正在看的杂志。“有关恐龙的报道。上面介绍了一种用CT扫描化石的技术。”

    “用CT扫描恐龙的骨头有什么用?”

    “不是骨头,是用CT扫描来鉴定化石。”汤川终于抬起了头,用指尖往上推了推眼镜。

    “一样的吧,恐龙化石不就是恐龙骨头吗?”

    “你说恐龙化石就是骨头,这种想法中就潜藏着重大的缺漏,正因如此,才会有许多古生物学家浪费了大量的宝贵资料。”

    “可是博物馆里见到的恐龙化石真的全都是骨头啊!”

    “对,人们以前只知道留下骨头,而把其他东西全扔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挖掘的时候挖出恐龙骨,学者们欢喜雀跃地把沾在骨头上的泥土清除得干干净净,搭起一副巨大的恐龙骨架,却不知已经犯下了严重的错误。二○○○年,某个研究小组没有清除挖掘出的化石上面的泥土,直接拿去做了CT扫描,尝试着将其内部构造还原为三维图像,结果一颗恐龙心脏展现在了他们眼前。也就是说,之前人们清除掉的那些骨骼内部的泥土,恰恰完整地保留了其活着时的脏器组织的形状。”

    草薙的反应有些迟钝。“确实挺有意思,但这和本案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认为仅剩骨头的想法是符合常理的,而且身为研究者,让那些骨头重见天日,将其制作成完美的标本也理所应当。然而他们却没有想到,被认为毫无用处而丢弃的泥土,才具有更重要的意义。”

    汤川合上杂志,继续说道:“我不是常把排除法挂在嘴边吗?通过把可能的假设一一推翻,最后就能找到唯一的真相。然而假如设定假设的方法本身存在根本性的错误,就会招致极为危险的后果。也就是说,有时也会出现一心只顾获得恐龙骨,反而把最重要的东西给排除掉的情况。”

    草薙总算明白了,汤川说的话并非与案件毫无关系。“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对下毒途径的设想存在什么误区吗?”

    “现在我正准备去确认这一点,我想再去真柴家看看。”

    薰来到约好的地点,刚坐下喝了口红茶,汤川就进来了。

    “我先问你一句,你心里对那个人依旧持怀疑态度吗?”

    “是的。”薰答道。

    汤川把手伸进上衣口袋,掏出一张折好的纸放到桌上。“这是我想劳烦你去调查的内容,调查结果不能粗略,必须精确。”

    “只要把上面写的东西调查清楚就能解开谜团了吗?”

    汤川眨了眨眼,吐出一口气。“不,大概是解不开了,请你去调查就是为了确认这一点。今天你回去后,我想了很多。假设真是那个人下的毒,那么用的是什么方法呢?我实在想不出,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个方程无解,只有一种情况除外。”

    “只有一种情况?这不是说明还是有解吗?”

    “有是有,但是个虚数解。就是说,从理论上讲可行,但在现实中不可能做到。有这种犯罪手法,但不可能被实施。”

    薰摇了摇头。“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照您所说,到头来不还是不可能吗?您为了证明这种不可能,而让我去调查?”

    “证明没有答案也是很重要的。搞科学的人都有一种习性,即便是个虚数解,也会因为有这么一个答案而探究到底。”

    “老师,请您把下毒手法告诉我,如果我觉得确实值得,就去调查刚才那些内容。”

    “不行。一旦得知下毒手法,你心中就会存有偏见,而偏见会令你无法客观地展开调查。相反,如果你不愿去调查,也就没必要知道手法了。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不能告诉你。”

    “请把刚才的便条给我,我去调查。”

    “这可是虚数解啊。”

    “就算如此,我也想知道老师您想找的究竟是什么。”

    汤川叹了口气,重新拿出便条。

    薰接了过来。“如果下毒手法并非老师所说的虚数解,谜团也就随之解开了吧!”

    汤川没有回答,用指尖往上推了推眼镜,低声应道:“怎么说呢……如果并非虚数解,”他的双眸中蕴藏着犀利的光芒,“你们恐怕会输,而我也无法获胜。说明这是一场完美犯罪。”

    [/info_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