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预购】阳光劫匪:倒转地球

【预购】阳光劫匪:倒转地球

售价
RM39.60
优惠价
RM39.60
售价
RM49.5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伊坂幸太郎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8年04月

ISBN:9787544291439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阳光劫匪倒转地球 一本看着就开心的小说。这4个劫匪身怀绝技,每次都从银行满载而归,而且不给别人添麻烦。但这一次,他们眼看就要被别人抢了!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阳光劫匪倒转地球》是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的长篇小说,讲述了一个非常好玩又温暖的故事。

★你见过这样的劫匪四人组吗?他们是劫匪,带来的却不是灾难,而是疗愈人心的温暖。他们异想天开又爱管闲事、话痨又脱线、可爱又暖心,以不给别人添麻烦为重要原则,更不伤害别人。他们很萌,还怀揣浪漫主义情怀。

★他们各自身怀绝技,平日里叽叽喳喳、吵吵闹闹、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喜欢互相抬杠,但行动时非常默契,遇到困难一起克服,对生活总是抱着积极态度,有谜之正义感,让抢银行都变成了一件浪漫的事。

★劫匪档案:

1号劫匪:成濑——能看穿一切谎言,人称“人肉测谎仪”。

(¬_¬)? “对于周围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这样活着比较轻松。”

2号劫匪:响野 ——博古通今,好为人师,极其话痨。

( ̄▽ ̄)?“上帝之所以能在七天之内创造世界,靠的可全是好奇心。”

3号劫匪:雪子 ——拥有与生俱来的体内时钟。

(?· . ·?) ? “奇怪的动物会被保护起来,奇怪的人却要遭受排挤。

4号劫匪:久远 —— 阳光又聪明的神偷,喜爱动物到无法自拔。

(。?_?。)? “人类zui大的缺陷就是没有分寸,动物就不会这样。”

★作者伊坂幸太郎说:写“阳光劫匪”系列让我很开心,这是个童话般的故事,让我可以从感到害怕的日常琐事和令人担忧的将来中脱身。希望读者能这样理解,开心地享受阅读的乐趣就好。读完这个故事的各位以后如果偶尔想起“对了,那些家伙近来怎么样呢”,那我就再开心不过了。

★日文版系列销量突破200万册,作者专为中文版撰写序言。

★知名设计师精心设计内外双封面,带来既轻松愉快又赏心悦目的阅读体验。

 

 

内容简介

日本知名作家伊坂幸太郎的长篇小说。

四个“坏蛋”天赋异禀:一个长于瞬息间探囊取物,一个擅于言语间蛊惑人心,一个火眼金睛看穿所有谎言,一个有如神助算准分秒时间。

他们过着平淡的生活,有时聚在一起,穿着大减价时买来的同款西服,戴上墨镜和毛线帽,走向他们追求浪漫的舞台——银行。他们的首要目标是拿到钱,次要任务是尽量不给别人添麻烦。

他们又一次驾车欢快地飞驰在胜利逃亡的路上。还需要两百一十三秒就可以到达换车地点,但就在这时,另一辆车突然从小路冲出,仿佛计算好了一般,朝他们径直逼近。

每次都满载而归的他们,这次却被抢了。

作者简介

伊坂幸太郎

日本文坛独树一帜的新锐作家,以异想天开而独创的世界观、多重的构想力著称,知识广博,文风豪迈诙谐,极具思想性和娱乐性。

曾获推理作家协会奖、山本周五郎奖、新潮推理俱乐部奖等多项文学奖,与东野圭吾、村上春树一起,连续包揽知名文艺杂志《达文西》年度读者票选受欢迎男作家前三名。

代表作有《金色梦乡》《摩登时代》《死神的精确度》《阳光劫匪倒转地球》等。

目录

第1章 “坏蛋们”考察后,袭击银行

“狗不一定只会对小偷吠”

第二章 “坏蛋们”反省后,找到尸体

“没有什么比税金和死亡更实在”

第三章 “坏蛋们”聊着电影院的话题,犯下“暴行”

“孩子不打不成器”

第四章 “坏蛋们”制订作战计划,上演逆转

“见过世面的笨蛋还是笨蛋”

后记

试读

成濑透过副驾驶座的窗户眺望远方。阴沉的天空被银杏叶遮盖,但并不是那种令人联想到悲惨未来的乌黑。那是一片带着不可琢磨的笑容俯瞰着银行劫匪们煞有介事地张罗忙碌的天空。

雪子开的是一辆老式轿车,好像是从平那边找来的。雪子偷车的手段成濑见识过几次。首先将扁平钳子之类的东西插进驾驶席窗户的缝隙,轻轻转动,再用钳子前端伸出的钩针将锁撬开。简洁明快。有时,她直接将两根电线连接起来发动汽车,也有事先搞到模子配好钥匙的时候。她曾自嘲地说,年轻的时候走在街上,通过教给她这种技术来自我炫耀的不良少年要多少有多少。接下来只要练习几次,也就熟练了。

“车牌已经换好了。”雪子确认后迅速地说。

“这车让雪子姐这么一开,好像更加活泼啦。”

“久远,你小子还懂车的心情?”后排的响野说。

“我懂哦。”

“久远应该什么都懂吧。”成濑说,“他懂得狗的情绪,连濒临绝种的鹿的愤怒都知道。理解正志的人,恐怕也就是久远了。”

“自闭症算是较晚才被临床确认的病症。”响野说,“一九四三年,精神病理学家莱奥·坎纳在杂志上首次发布。”

比起苍白的同情话语,响野毫无用处的知识更让成濑感到温馨。“真是不可思议的病。”

“疾病这种说法,总让人觉得必须治好,我不太喜欢。”

“是中枢神经障碍。”成濑用一种近似医生的口吻说。

他想起夫妻二人次去医院时的场景。儿子正志被确诊为自闭症的时候,他们内心复杂,两种情绪同时涌进心里。一方面因为觉得“太好了,不是什么绝症”而安心,另一方面也因为不明白“这到底是怎样一种病”而不安。他以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望向妻子,妻子的脸也同样扭曲。他们对于自闭症一无所知。无知有时候可以成为武器,成为勇气,但也会成为无端不安的源泉。很多人据字面将“自闭症”误解为“将自己封闭在家的阴暗的病症”,甚至有人将自闭症误解为抑郁症的一种。成濑自己也曾是这样。

“知道自闭症是什么吗?”开始,医生是这样问的。

“是交流障碍吗?”成濑也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这个猜测离正确答案并不太远。

“其实就是有一种讨厌人类言行中暧昧之处的特质。”医生如是说,“而且比一般人对周围事物更加敏感。”

戴着方形眼镜的医生面无表情,看上去好像一只蜥蜴。即使第 一印象并不好,但他说的话没有错。

正志如今已经十岁了,却仍深受“暧昧”的折磨。日常作息时间一有变动,就会立刻心情不好。对于一些所指不太明确的疑问,一概不能回答。牙刷的位置稍有偏差就会发怒,甚至散步路线如果跟平常不一样,也会当场发作。

“正志是快乐的。”久远的表情十分认真,成濑知道他没有说谎。

“不久前,我们三个人不是一起见面了嘛。而且还一起看了《星球大战》。”

“是旧版吗?”响野确认道。

“是的,旧版。租的录像带。里面还有欧比旺。”

“亚利克·基尼斯演的吧?”

净在意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成濑不禁想嘲笑响野。

“后来我跟正志聊天,发现他其实并不怎么在意剧情。”

“是啊。对于正志来说,故事之类的东西都可有可无。”充满了暧昧和抽象隐喻的故事,对正志来说毫无意义。

“他是在数欧比旺挥舞光剑的次数。”久远咯咯的笑声传来,“比如和黑武士战斗时挥舞了多少下。还有楚巴卡叫了多少次之类的。”

“正志对这种事挺擅长的。”成濑说。

“我和正志在一起的时候,真的感觉非常安宁。”

“虽然他会忽然发作。”和久远在一起的时候,正志不止一次地癫狂发作,甚至还因为痉挛而倒地不起。

“他没有恶意。”

“其实再小些的时候更麻烦。”成濑苦笑道。幼儿期是痛苦的。正志总是独自行动,表现得跟周围的环境毫无关系。他好动,不停地绕着圈跑。听到钢琴的声音会异常兴奋,发出惨叫,或者捂上耳朵蹲着。“净给周围的人添麻烦。”

“哪儿有人不给别人添麻烦的。”久远淡淡地说,“那些说正志不是的人,不也有朝别人按车喇叭按得哇哇响的时候。”

“是啊,没错。”响野开心地说,“比起那些对有困难的下属视而不见、只会逃避的上司,正志完全无害。”

“无害中的无害。”久远笑了,“近我才开始觉得,正志是那种根本不懂得陷害和利用他人的孩子,所以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才会觉得特别放松。”

对于成濑来说,这些话他既不想要赞同,也没想着反对。

“我对自闭症不是很了解,但是我总觉得正志肯定很努力。”

“努力?”成濑问道。

“正志并不明白所谓中枢神经障碍之类的东西,对他来说,就好像忽然被丢到一个陌生的国度。他是被剥夺了交流能力后才站在起跑线上的,首先要担心的就是如何在这个未知的世界里生活下去。他只能摸索着同别人交流,听着我们的话依样学样,或者把整篇文章一字不差地背下来。他既不懂得意思,也不知道它们的重要性,只有从身边的东西开始记。所以有时候才会忍无可忍,陷入恐慌。”

“别那么急着下定论。”成濑笑着说。

“正志只是通过他的方法寻找这个世界的规则。所以,如果好不容易发现的规则发生任何一点改变,都会给他造成麻烦。因为规则的改变本身就令人不安。这就是原因啊。正志将这个世界的一切抄下来,背诵下来,用他自己的只言片语寻找跟这个世界的契合点。所以啊—”

“所以?”响野问。

“如果我们都被带到火星上了,镇定的人可能就是正志。比起一无所知惊慌失措的我们,正志肯定能做些他力所能及的事。对于正志来说,在摸索着交流这方面,这儿和火星都一样。”

“火星上也有狗吗?”成濑像是被久远的话吸引,下意识地问。

“狗?”

“正志可以说出全世界所有狗的种类。每年登记在美国养犬俱乐部、英国养犬俱乐部等组织的狗的种类以及数量,他全记得。”

外出的时候,如果看到路边有狗,他会大声喊出狗的品种。迷你杜宾犬、纪州犬等等。讨厌“暧昧”的他看到杂种狗时非常生气。

“狗什么的火星上肯定也有吧。”久远的口气自信满满,反倒让人发笑。

“是吗?有吗?”说完,成濑又看了一眼雪子的侧脸。

双眼直视前方、脚踩油门的雪子一言不发。这一行人除了她,每个人都穿着相同款式的西服,是在市内的西服折扣店买的深灰色西服。因为是大减价时混在人群中买的,大家都觉得应该不会成为被追查的线索。

“不惹人注目的就是西服。”成濑如是说的时候,响野并不赞同。如果不管什么事情都想唱反调是一种病,那么从高中起就是成濑好朋友的响野一定是个重度患者。

“你啊,因为自己是公务员才会那么想。我就是因为讨厌穿西服才当了咖啡店老板,结果到头来竟然还让我穿?”

“你成了咖啡店老板不是因为西服,而是因为面试时讲的那些话都狗屁不通。”成濑说。

车在路口处右拐。

“路上不堵啊。”成濑安下心来。

“这种状况肯定没问题。”雪子点头,“你们闯进去控制银行里的

人大概要六十秒,紧接着就是响野的演讲。”

“四分钟。”响野说。

他到底要讲些什么呢,成濑想。每次抢银行的时候演讲是响野一直坚持的习惯。他说赔偿必须等价,坚信自己的演讲可以弥补那些因抢劫而造成的损失。

“总计三百秒后,我会把车停到银行正门的自动门前。”

“没问题吧?”成濑后确认。

“小意思。”

成濑的心惊了一下。雪子虽然满口答应,但声音在发抖。

一路上三个信号灯全绿,车顺利驶过后开始并线,百米开外的左侧已经可以看到“港洋银行”的招牌了。

车从人行天桥下驶过,阳光透过云朵间的缝隙落在柏油路上。

雪子打亮转向灯,成濑深吸了一口气。

车猛地左转弯,像是要将港洋银行一口气掀翻似的。

成濑戴上墨镜和毛线帽,接着从口袋里掏出荧光胶带,递给后排的响野和久远每人两卷。

胶带要贴在脸上。由成濑带头,每个成员都戴了手套。贴胶带则是效仿外国的劫匪。人的目光首先会被有特点的东西吸引。据说在脸颊上贴上荧光胶带后,目击者都只会记得胶带的事。

车停稳后,成濑从副驾驶座跳出车外,关上门转身。久远将一直抱着的手提包扔了一个过来,成濑接住。

“浪漫在哪里。”响野欢快地说。

听着响野的话,成濑走向银行的自动门。

银行劫匪们走向了他们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