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预购】千只鹤(川端康成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

【预购】千只鹤(川端康成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

售价
RM39.20
优惠价
RM39.20
售价
RM49.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日] 川端康成

出品:新经典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20年07月

ISBN:9787544291941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 · 插画

千只鹤 川端康成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全新精装典藏版,影响余华、莫言、贾平凹等几代中国作家,北大、浙大、南大、武大等世界各大高校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川端康成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全新精装典藏版:

川端康成极为欣赏纤细的美,喜爱用那种笔端常带悲哀,兼具象征性的语言来表现自然界的生命和人的宿命。——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辞

★像《百年孤独》一样,影响莫言、余华、贾平凹等几代中国作家:

甚至可以说,我对文学的觉悟,就得之于对川端康成的阅读。——莫言

川端康成的作品笼罩了我ZUI初三年多的写作。——余华

初次接触到川端康成的作品时,我就喜欢上这位作家了。——贾平凹

★北大、浙大、南大、武大等知名高校共同推荐

★享誉世界,打动无数人心

他的小说是我们这个时代ZUI动人的作品之一。——纽约时报

《千只鹤》拥有日本作品的至美特质:惊人的简洁,细腻的情感,以及如画家般对有形世界的敏感。——大西洋报

★叶渭渠名家译本,还原川端文字的美丽与洁净

★经典华丽外封搭配唯美淡雅内封,传递阅读之美

 

内容简介 

本书收录川端康成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千只鹤》,及其续篇《波千鸟》。

三谷菊治的父亲是位有名的茶道师傅,曾与一位叫栗本近子的女子有染,后又钟情太田夫人。他去世四年后,在栗本近子举行的茶会上,菊治与太田夫人不期而遇,太田夫人思恋昔日情人,竟移情于其子菊治,菊治也接受了这背德的爱……

《千只鹤》描绘的爱与道德的冲突,日式风物与心理刻画细腻隽永,字里行间仿佛有洁白的千只鹤在晚霞中翩翩飞舞。

 

作者简介

川端康成(1899-1972)

日本作家,生于大阪。1968年以“敏锐的感受,高超的叙事技巧,表现日本人的精神实质”获诺贝尔文学奖。代表作有《伊豆的舞女》《雪国》《千只鹤》《山音》《古都》《睡美人》等。

试读 

菊治难以成眠。待到木板套窗的缝隙里射进一线亮光,他就向茶室走去。

庭院里石制洗手盆前的石间上,还落有志野陶的碎片。

捡起四块大碎片,在掌心上拼起来,就成茶碗形,但碗边上有一处,有个拇指大的缺口。

菊治心想,这块缺口的残片,说不定还可能找回来,于是他开始在石头缝里寻找,可是,很快就停了下来。

抬头望去,只见东边树林的上空,嵌着一颗闪闪发光的大星星。

菊治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过这种黎明的晨星了。他一面这样想,一面站起来观看,只见天空飘浮着云朵。

星光在云中闪耀,更显得那颗晨星很大。闪光的边缘仿佛被水濡湿了似的。

面对着亮晶晶的晨星,自己却在捡茶碗的碎片想拼合起来,相形之下,菊治觉得自己太可怜了。

于是,他把手中的碎片就地扔掉了。

昨天晚上,菊治劝阻不久,文子就将茶碗摔在庭院的石制洗手盆上,完全粉碎了。

悄悄地走出茶室的文子,手里拿着茶碗,这一点菊治没有察觉出来。

“啊!”

菊治不禁大喊了一声。

但是,菊治顾不上去捡散落在昏暗石缝里的茶碗碎片,他要支撑住文子的肩膀。因为她蹲在摔碎的茶碗前面,身子向石制洗手盆倒了过去。

“还会有更好的志野陶啊。”

文子喃喃自语。

难道她担心菊治把它同更好的志野陶作对比,感到悲伤了吗?

后来,菊治彻夜难眠,越发感到文子这句话蕴涵着哀切的纯洁的余韵。

待到曙光洒在庭院里,他就出去看了看茶碗的碎片。

但是看到晨星后,他又把捡起来的碎片扔掉了。

菊治接着抬头仰望,长叹了一声:

“啊!”

晨星不见了。菊治望着扔掉的残片。就在这瞬间,黎明的晨星躲到云中了。

菊治久久地凝望着东方的天空,仿佛自己的什么东西被人夺走了似的。

云层不太厚,却觅不见晨星的踪迹。天边被浮云隔断,几乎接触到市街的屋顶,一抹淡淡的红色越发深沉了。

“扔在这里也不行。”

菊治自言自语,而后又把志野陶的碎片捡了起来,揣进睡衣的怀里。

把碎片扔掉,太凄惨了,也担心栗本近子等前来盘问。

文子似乎也是想不通才摔碎的,因此菊治考虑不保存这些碎片,把它埋在石制洗手盆旁边。不过,他后用纸把它包起来,放进壁橱里,然后又钻进被窝。

文子究竟担心菊治在什么时候拿什么东西同这件志野陶相比较呢?

菊治有点疑惑,文子的这种担心是从哪里来的呢?

何况,昨晚与今晨,菊治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要把文子同什么人比较。

对菊治来说,文子已是无与伦比的存在,成为他决定性的命运了。

此前,菊治每时每刻无不想及文子是太田夫人的女儿,可是现在,他似乎忘却了这一点。

母亲的身体微妙地转移到女儿身上,菊治曾被这一点吸引,做过离奇的梦,如今反而消失得形迹全无了。

他终于从长期以来被罩住的又黑暗又丑恶的帷幕里钻到幕外来了。

难道是文子那纯洁的悲痛拯救了菊治?

文子没有抗拒,只是纯洁本身在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