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开豆腐店的,我只做豆腐 - 文轩书苑

【预购】我是开豆腐店的,我只做豆腐

售价
RM46.40
优惠价
RM46.40
售价
RM5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日] 小津安二郎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9年01月

ISBN:9787544293693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我是开豆腐店的,我只做豆腐 - 文轩书苑

内容简介

《我是开豆腐店的,我只做豆腐》收录小津安二郎的珍贵文字,连缀成电影大师的光影人生,揭示《东京物语》《茶泡饭之味》等不朽影片的创作秘密,亲述物哀之美等小津风的形成来由,更有小津鲜少言及的人生故事。

 小津安二郎一生坚持“电影是以余味定输赢”的信条,脚踏实地只开自己的“豆腐店”——通过摄影机深入思考事物,找回人类本来丰富的爱,找回属于人的温暖,并将这种温暖表现在画面上。全新增订版收录《蓼科日记》,以及小津御用演员佐田启二的《看护日记:那个老爷子不在了》,并披露小津安二郎多张珍贵生活照,从不同维度展示导演小津的人生故事。

每个热爱生活、热爱电影的人都会被小津打动,他的电影里流动的情感既深刻又强烈,因为它们反映了我们关心的事情:父母和孩子,婚姻和独居,生和死,以及相互之间的关怀。

作者简介

[日] 小津安二郎(1903-1963)

电影导演。生于东京,1923年进入松竹蒲田制片厂,1927年正式成为导演。2002年,被英国《视与听》杂志评选为“十大电影导演”之一,在该杂志评选的“十大电影” 中,其作品《东京物语》名列第三; 

在日本《电影旬报》2000年评选的“二十世纪十大日本导演”中,小津位居第二;该杂志2009年评选的“日本百佳电影”中,《东京物语》拔得头筹。

德国导演维姆·文德斯说:“如果我来定义为什么发明电影,我会回答,‘是为了产生一部小津电影那样的作品’。”

试读

车中亦愉

火车、电车、公交车等公共交通工具可以称得上现代世相的风俗画,这样看来,仅仅是上下班也会成为极有趣且有意义的时间。我的体内似乎本来就同时居住着空想与观察,有时会看报纸杂志、想事情、联想、发闷、犯困,也会被同车厢的乘客吸引。从这一点来说,我与其他乘客并无不同,但不知从何时起,脑海中的某个位置保存了无数乘车时的记忆。有门学问叫考现学,试试那样的事,定然有趣极了。

春至夏初,时常与似乎要前往伊豆方向的团体同乘一趟列车。虽统一唤作团体,却也多种多样。曾混入过××牌蚊香零售商的慰问团,还是早春,在这宣传盛行的世间,对商人准备之充分感到钦佩。手持印着××牌蚊香广告的蓝色、红色小旗的人左来右往,落花生、鱿鱼干如小型宴会般四散排开,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其中一个负责人模样的来到我这里,问酒到这里了吗,我说不知道,他便塞了二合酒给我。应该是错把混在里面的我认成他的同伴了。我自然毫不介意地收下。我记得曾用过这个蚊香,却更为蚊子所扰,是连蚊子也能安心推荐的蚊香。即使如此,被看成是蚊香商人,我还是感到惶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可不是菊石。早春之际,托蚊香的福,微醺的我开始与近江商人亲近起来。

不知列车的终点站是哪里,总之不是快速列车,所以那些人不是去比名古屋更远的地方。一个乡下老绅士拦住学生模样的青年,高声说话,隔着六排座位也清晰可闻。虽然消瘦却气色良好,头发半白,是一位精神劲儿胜过年轻人的和蔼老爷子。此刻,他在大谈治国要义,他的说法应当加以重视。曰:“社会上的犯罪现象屡禁不绝是因为生活困苦。但是国家却为了维持警察系统、司法权、监狱而投入巨额费用,这费用若是用作普通国民的生活补助,国民生活水平自然会上升,犯罪的人就会随之消失,警察、法院、监狱这些也就没有必要了。”我对这言论颇为震惊,听起来如古希腊诡辩家的诡辩,却不知为何带有一股南方的悠闲气质,这一点甚为有趣。又对这样乐天而拥有明朗精神的老人感到钦佩。这位老人佩戴着金锁,上面挂有举行重大仪式时使用的银牌及五日元金币。

这是东北三等列车内的景象。在我正对面坐着一个青年,正在读一本买来刚打开的书。脸色苍白,看起来有点神经质,从所穿的和服样式来看像个乡下人。不免让人觉得是村里喜欢石川啄木的知识青年,恰好有时间和零花钱便去了东京,观看德国电影,品尝美味的咖啡,回去路上买了新书。这太让人有好感了,究竟在读什么书呢?引人兴趣,可我总不能探头去看。幸亏这时他去了洗手间,一看那书的标题,出人意料,是《胆小症疗法》。近年来,世上尽是些心脏强大的人,这青年虽然可怜,但不正说明了他的可靠吗。我也有一读的必要,不过还没有那个机会(并非广告)。

这是省线上发生的事。从大井町上来一个酒馆女服务员模样的女子。话虽如此,与他人也并没有两样。只是早上十点左右,女子穿着一身酒渍显眼,又分外鲜艳的旧和服,像是店里的服装,在不那么拥挤的车厢里,吸引了全车人的目光。看起来是昨晚店里关门后,在哪里小憩了一会儿,现在正要回家。我倒没有什么好奇心,可女子双手紧紧地握着手帕,手帕洁白,纯洁如新。我不知不觉想起了芥川龙之介的《手帕》。女子是将对自己所处立场的解释、对周围冷眼的反驳都寄托在了这纯白的手帕上吗?这或许是一个拟剧论的恶习。也许是我想多了。女子面容悲伤,疲惫的神情背后是紧绷的紧张感。

如此看来,充分利用手帕的人,何止一个不如归的浪子。

写到这里,列车已经到了大船。我必须下车了。这也是车中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