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杀了他 - 文轩书苑

【预购】我杀了他(精装)

售价
RM44.00
优惠价
RM44.00
售价
RM55.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日] 东野圭吾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9年04月

ISBN:9787544294119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我杀了他》是东野圭吾的烧脑悬疑长篇小说,《恶意》系列作,与《白夜行》一起入选日本年度本格推理BEST10榜单。继《谁杀了她》后,东野圭吾用这部小说向读者再下战书,他说:“《我杀了他》延续了《谁杀了她》的模式,只是这次嫌疑人增到了三个。有关《我杀了他》的推理论战愈演愈烈,身为作者,我真的很高兴。”读完《我杀了他》,99%的人都找不到凶手,你会不会是那1%?



内容简介

作家穗高在自己的婚礼上中毒身亡,他的经纪人、编辑和新娘的哥哥都以为是自己成功杀掉了他,并为此沾沾自喜。婚礼一周后,一封邀请函让三个嫌疑人聚到穗高家,等待着他们的是刑警加贺和新娘。案情逐渐清晰,谁把毒药混入穗高的鼻炎药是解谜的关键,但每个人为了自保而给出的证词,却出乎意料地成为另外两人无罪的证明。加贺听完证词,坚定地说“答案已经出来”,而只有凶手才能听懂他接下来要说的一番话。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日本作家。

1985年,《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开始专职写作;
1999年,《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同时获得第_1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并领衔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排行;
2008年,《流星之绊》获第43届新风奖;
2009年出版的《新参者》领衔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排名;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第7届中_央公论文艺奖;
2014年,《祈祷落幕时》获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试读

“对了,那件事,后来有什么变化没有?”雪笹问我。

“你是指昨天那件事?”我捂着嘴问她。

“当然了。”雪笹香织微笑着回答。她可能觉得,如果看着新娘的人表情过于严肃,会显得十分异常。

“目前应该没什么事。”我也学着她,以略显放松的表情回答。

“和穗高先生聊过这事吗?”

“刚才聊了一会儿。他依然是个乐观派,以为事情都会朝着有利于他的方向发展。”

“如果被发现,事情可就闹大了。”

“我有心理准备。”

我们的秘密谈话进行到这里时,穿着黑色礼服的中年工作人员大声通知,婚礼马上就要开始,请各位来宾移步到教堂。于是,客人们纷纷开始移动。教堂在楼上一层。

“我们也走吧。”我对雪笹香织说道。

“你先去吧。等新郎那边的客人入座后,我再进去。”

“啊,也是,你是新娘这边的客人。”

“我是少数派。啊,对了,你稍等一下。”说完,她回头看了一眼后方,她的学妹西口绘里站在听不见我们谈话的地方。“把临时放在你那儿的东西交给骏河先生吧。”

听雪笹香织这么一说,西口绘里回答“好的”,打开了包。只见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小药盒。

“刚才美和子小姐拜托我们把这个转交给穗高先生,但我们一直没机会接近新郎。”

“是那个鼻炎药吧?”我打开怀表模样的小药盒,里面有一粒白色胶囊。“现在我也得去教堂了。”我盖上盖子,放进口袋,环视周围。正好有一个服务生从身旁路过。我叫住他,说:“麻烦你把这个交给新郎。”然后将小药盒给了他。

我和几个熟人一起向教堂走去,途中正好碰到我托付小药盒的那个服务生。

服务生告诉我:“新郎很忙,所以和他打了声招呼,把东西放在了休息室的入口处。”

我问穗高有没有服用里面的药。服务生不好意思地说,这一点他并没有确认。

我想起穗高笑着说过的话—新郎要是又流鼻涕又打喷嚏,就太难堪了。他应该不会忘记吃药。

教堂在四楼。酒店的这部分建筑只到三层,教堂就建在顶层。

在相关人员的引导下,我们走进教堂。

教堂中间的通道铺有白布,估计这就是所谓的贞女路,会场工作人员大声强调,来宾千万不能在那上面走。圣坛上用花做好了装饰。

面向圣坛,右侧是新郎一方客人的位置。从这里可以看出,两家来宾的数量差距悬殊。右侧差不多坐到了最后一排,左侧则一半都没有坐满。

坐在左侧第一排的是神林贵弘。他双手放在膝盖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斜下方。他那服装店人体模特一样俊秀白皙的脸上,依然看不出任何感情。

我们的座位前放着写有赞美诗歌词的纸。明明不是基督徒却要唱这种歌,简直是灾难,何况新郎新娘与基督教也没有任何关系。我还记得穗高上次婚礼是按神道教仪式举行的。

没过多久,神甫出现了,是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中年男人。随着他的登场,会场里的喧闹声戛然而止。接着是风琴伴奏。新郎先登场,随后应该是新娘。我低着头,盯着自己的双手。

从后面传来了脚步声。闭着眼都能想象到穗高昂首挺胸走进来的样子。虽然是二婚,可他好像不大在意。估计现在正走着的他,自我感觉应该也不错。

脚步声忽然停了下来。我立刻感到有点不对劲。新郎应当走到圣坛前面,但是脚步声却停在了我座位的后方。我抬起头转身看去,然而,并没有看到穗高的身影。

大约过了一两秒,坐在中央通道附近的几个人一起站了起来,还有女人小声尖叫。

“怎么了?”有人喊道。

“出事了!”

“穗高先生!”

大家看着中央通道喊叫。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请让一下!请让一下!”我推开周围的人来到前方。

穗高倒在通道上,土灰色的脸丑陋地扭曲着,吐着白沫。由于面容变化太大,一瞬间我还以为这不是穗高。但从体形、发型和身上的新郎礼服判断,这无疑就是穗高。

“医生……快叫医生!”我对呆若木鸡地伫立在周围的人们喊道。

终于有人跑了出去。

我看了看穗高的眼睛。他凝滞的目光已经完全失去焦点,不用医生确认瞳孔是否扩散,就已经能得出结论。

周围忽然变得很亮,原来是外面的光线照了进来。我抬起头。

教堂后方的门刚刚打开,四角形的入口中央能看到由伴娘陪伴的神林美和子的身影。因为是逆光,我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估计她现在还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瞬间,我感到洁白的婚纱变得朦胧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