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会员】在结账的时候输入【Welcome99】就可以享有【RM 3】 额外折扣。

盛夏方程式 - 文轩书苑

盛夏方程式(精装)

售价
RM47.20
优惠价
RM47.20
售价
RM59.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日] 东野圭吾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8年11月


《盛夏方程式》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嫌疑人X的献身》系列长篇小说,日本上市8天印量便达到100万册。

 

《嫌疑人X的献身》中,“神探伽利略”汤川学追求的唯有真相,而这次,他没有止步于简单的是非善恶。如何在不让警方触及真相的情况下,让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无辜者尽量少受伤害、逝者安息?对他来说,这是一道极难解的方程式。

 

内容简介


安静的海滨小镇上,成实家经营着一间年久失修的旅馆,游客日渐稀少。

 

盛夏的一天,旅馆迎来了三位与东京有关的客人:

帝都大学物理系副教授汤川学、警视厅退休刑警和小学五年级男孩。

 

当晚,汤川学去了小餐馆;男孩和成实的父亲在后院放花;刑警晚餐后不见踪影,第二天被发现死在了海边。警方准备以意外结案,却查不出死者为何来到这个小镇、选择这间旅馆;成实感到奇怪,死者似乎早就认识自己,但两人分明素不相识;男孩隐约觉得看到了奇怪的事情,却无法说清;汤川学发现身边有许多不合逻辑之处,比如旅馆墙上的海景画描绘的并不是这里的风景。远在东京的一个人喃喃自语:“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但我什么都不会说,到死也不会。”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日本作家。

  • 1985年,《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开始专职写作;
  • 1999年,《白夜行》领衔年度周刊文春推理小说榜,《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同时获得第1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并领衔年度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
  • 2008年,《流星之绊》获第43届新风奖;
  • 2009年出版的《新参者》领衔年度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
  •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
  • 2014年,《祈祷落幕时》获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书摘 · 插画



[/info_1]

似乎听见有人在训斥,恭平一下子睁开了眼。他躺在褥子上,慢慢地环视四周,天花板和墙壁都让他觉得陌生。

过了片刻,他想起来:对了,这是姑姑家。昨天自己乘新干线来的,昨晚还和姑父一起放烟花呢。

但是,这个房间并不是昨天白天领他去的那间,他也没看到自己的背包。

哦,对了,他又想起来:放完烟花,去吃了西瓜。这个房间被重治一家用作起居室。恭平吃西瓜时,姑父说要去给客人打电话,就出去了。他记得自己开始看电视,但是之后的事就不记得了。

恭平坐起来看看四周,吃西瓜时用的矮脚饭桌放在角落里。可能他看着看着电视就睡着了,于是姑父他们就在这儿给他铺了被褥。

电视柜上有一个小座钟,指针指在九点二十分附近。恭平站了起来,身上还是昨晚放烟花时穿着的T恤和短裤。

拉开拉门,走出房间。门厅那边传来说话声,于是他朝那儿走去。两名男子站在那里,一个是中年人,个子不高,身材敦实;另一个比较年轻,脸看上去十分紧致,身体也很结实。重治坐在长藤椅上,似乎在接待这两个人。

“恭平,你起来啦?”重治看到了他。

那两名男子的视线也转向了他,恭平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这是您的侄子吗?”中年男子问重治。

“是的,是我妻弟的孩子。放暑假了,昨天过来玩。”

中年男子点点头。他身后那名年轻男子忙着在小记事本上记录着什么。

“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希望在一段时间内,那个房间能保持原样。”

“明白了。一个房间而已,不算什么事。而且盂兰盆节也结束了,基本没有人订房。”重治的口吻带有几分自嘲。

肯定发生什么事了。他们说的那个房间,到底是哪个房间?

“姑父,”恭平唤重治,“我回我昨天的房间可以吗?”

重治看向中年男子。“这孩子的房间在二楼,没问题吧?”

“啊,那当然。”中年男子笑着看向恭平,“但是没事不要去四楼,叔叔们在那儿调查点事情。”

“这两个叔叔是警察哦。”

听了重治的话,恭平不禁瞪大了眼睛。“出什么事了吗?”

“啊,也没有,嗯,算是有一点吧。”重治显得有些顾忌在场的那两个人。

估计是不能跟小孩说。又是这样!大人总是毫无根据地就认定,不能和小孩分享秘密。

如果是以前,他还会追根究底地问,但是现在已经放弃了。他只哼了一声,便朝电梯走去。

他刚要按电梯的按钮,无意中看了宴会厅一眼。好像有人在那里吃早饭,有个房间的门口放着一双拖鞋。他蹑足走近那个房间。拉门开着,悄悄往里一看,汤川正坐在昨天吃晚饭的位置搅拌纳豆。

汤川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你的爱好是偷看别人吃饭吗?”

恭平一下子缩回脑袋,然后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汤川忙着把拌好的纳豆浇在米饭上,根本没有看他。

“我是想看看谁在这儿。”

汤川哼了一声,淡然一笑。“愚蠢的回答。这是住宿客人专用的餐厅,这个时间在这里的肯定是客人。而且这家旅馆昨天只有两个客人,一个不见了,剩下一个,只能是我。”

“不见了?另一个客人不见了?”

汤川拿着筷子伸向鱼干的手停住了,这次他终于正视恭平。“你还不知道吗?”

“好像出了什么事,警察来了。可是他们都不告诉我。大人永远都是这样。”

“别在没有意义的地方较劲,就算知道了大人隐瞒的事,对你的人生也没有太大的益处。”汤川喝了口汤,“听说发现了尸体。”

“啊?尸体?他已经死了?”


[/info_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