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我崩溃的大脑

RM46.40 RM58.00

作者:[日] 知念实希人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20年01月

ISBN:9787544296915

库存量: 1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 横扫各大推理榜单,轰动推理界的现象级作品

 

★ 被誉为“东野圭吾接班人”,新锐作家知念实希人推出重磅长篇 ,

 

★ 以天衣无缝的诡计赢得万千读者好评,开启日本推理新世界!

 

★“这下明白了吧?你见到的女人只是幻象!” “每个人都只不过是在命运掌心跳舞的玩偶!”

 

★ 天衣无缝的诡计,峰回路转的伏笔,极为普通却难以破解的悬念,与纯粹的爱

 

★ 获“一口气读完”大奖等三冠王,登顶读书网站METER “想读”榜单

 

★知名设计师设计精装版,外封印金,精巧镂空,内封彩绘,带来全新阅读感受

 

 

内容简介

《抱住我崩溃的大脑》是新锐推理作家知念实希人的重磅长篇小说。

 

传说位于海边的叶山岬医院,可以满足患者的所有愿望。实习医生苍马在那里邂逅了少女由香里,并爱上了她。相遇的*天,由香里就对苍马说,她的大脑里有一颗炸-弹。

 

苍马结束实习回到故乡,不久却收到了由香里去世的消息。他必须在一天内解开事件的真相。正要调查由香里的死因时,医院的人竟告诉他,他和由香里根本没有见过面,一切都是他的大脑臆想出来的幻象。

 

知念实希人被日本读者誉为“东野圭吾接班人”,他善于描绘天衣无缝的诡计,铺设峰回路转的伏笔,设下极为普通却难以破解的悬念,而隐藏在这一切背后的,是令人动容的纯粹的爱。《达文西》杂志赞誉本书:“如果没有拥有过这本书中所描绘的爱情,那你还未遇见真正的爱。”

知念实希人

作家,1978年出生于冲绳县。2011年获岛田庄司推理文学新人奖。2015年出版《假面病房》,销售75万册。作为在职医生,他擅长从自身经验出发展开写作,塑造出魅力十足的角色,深受读者喜爱,是当今日本推理界炙手可热的新锐。代表作有《抱住我崩溃的大脑》《假面病房》等。

我从只有两节车厢的火车上走下来,环顾四周。站台上空荡荡的,除了我以外连个人影都没有。我走向满脸睡意的工作人员,出示了车票,走进有高高的木制天花板的车站大厅。粗大的柱子上显眼的污渍,彰显着深深刻印在这座建筑上的年代感。

 

我没有停留,侧身走过左手边的土特产小店。出了车站大厅,小巧整洁的环岛映入眼帘。一块写着“出租车停靠站”的牌子醒目地立在那儿,却不见待客车辆的踪影。

 

我抬头看去,正对面是一片寂静的住宅区,远处的小山隐约可见。

 

早春的风吹过,地面上的落叶纷纷起舞。但我却没有感觉到寒意,腹腔深处仿佛有一团火焰,炙烤着我的身体。

 

我一直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从听闻她—弓狩环死去的那一天开始,一直在等待。

 

弓狩环……由香里……她那水晶雕塑般的美和转瞬即逝的微笑始终在我的脑海里盘旋。快了,那个让她香消玉殒的罪魁祸首马上就要出现在面前了。

 

我把手捂在胸口平复了一下情绪。一只黑猫悄然而至。那只戴着红项圈的猫从我面前经过,向我投来一瞥,跳到旁边的长椅上洗脸去了。

 

“坏兆头。”

 

我苦笑着,隔着夹克的表层碰触内侧的口袋。里面坚硬的触感传到掌心。我已然做好了用上它的心理准备。

 

猫儿不知什么时候梳洗完了,斜倚在那儿“喵”了一声,发出催促般的叫声。大概是让我从它的领地离开吧。

 

知道了,这就走。

 

我没有无休无止地等待出租车的耐性,抬头看了看远处的小山,加快脚步朝那边飞奔而去。

 

为了实现在那家医院邂逅的女子—弓狩环的遗愿,我踏上了这次旅途。

 

柔和的日光透过巨大的玻璃窗洒进来。我走过铺着长毛地毯的长廊,暖暖的阳光照在脸上。窗外的防风松林深处一片蔚蓝。白色的波浪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不断绘出条纹,阳光照到水面上,波光潋滟。

 

我眯起眼睛,享受着眼前的美景。叶山岬医院是一家建在神奈川县叶山镇海边的疗养型医院,所有病房都是单间,面向富人阶层。此刻,我正在这所医院的三层。

 

“好,这是最后一位了吧……”

 

我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患者的病历表,看了一眼手表,时针刚过三点。

 

上午是医院概况的介绍,下午开始查房,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位患者了。

 

弓狩环 二十八岁胶质母细胞瘤

 

看到这些,我用力地抿了一下嘴唇。胶质母细胞瘤,恶性程度最高的脑肿瘤。

 

这样看来,这家医院也兼有临终关怀的作用。我突然想起那位身材健壮的护士长在迎新会上说的话。

 

这里也是一家临终安养院,能让那些身患绝症的患者以平稳的心态迎接生命的最后一刻。说得更准确一点,这处建在海边的医院,看上去非常像一家高级酒店。

 

二十八岁,只比我大两岁。我心情有些沉重,继续沿长廊往前走,然后在尽头左转。十多米的走廊中只有一扇门。

 

这座医院的建筑呈“僐”字形,环绕中庭而建。最上面的那一层有一间特殊的病房。

 

我敲敲门,里面立刻传出“请进”的声音。推开门,一股寒冷的空气扑面而来。

 

这是一间宽敞得超乎想象的房间。正对面的墙上有一扇大窗子,柔和的光透过有蕾丝花边的窗帘照进屋里。

 

入口一侧是浴室和卫生间,对面摆着皮革沙发和玻璃矮桌。书桌等有古典风味的木家具营造出一种奢华感。一直顶到天花板的书架上摆着一些画册和外国风光图片集,墙上装饰着浓墨重彩的油画。屋里还配有客房和厨房。如果不看窗边摆的那张病床的话,这里看起来跟高档酒店的套房一模一样。

 

得付多少钱才能入住这样的病房呢?环顾着房间,我不禁微微皱起眉头。敞开的窗子前面,有位身材纤弱的女子坐在椅子上,她一头长长的黑发,手里拿着画笔和调色盘,面朝画架上的画纸。

 

我凝望着她的侧影,那挺直的鼻梁和长长的睫毛映入眼帘。这时,她把脸转向我,柔软的头发轻轻摇曳。

 

“嗯?您是哪位?”她在天蓝色的衬衫外面罩了一件羊毛衫,此刻正抬起微微低垂的眼帘,直视着我。

 

“初次见面,我是实习医生碓冰苍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