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撒谎游戏

【预购】撒谎游戏

售价
RM38.40
优惠价
RM38.40
售价
RM4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英] 露丝·韦尔

出版社:天地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8月

ISBN:9787545556735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47国悬疑推理爱好者的心头挚爱

★全球65个版本持续热销,引发阅读狂潮

★《卫报》年度选书

★奥斯卡影后瑞茜·威瑟斯彭爱不释手

★《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畅销小说

★将由《绿皮书》发行方eOne制作投拍电影

★少女的友谊与敌意,背叛与救赎,以爱之名,究竟可以犯下多大的恶

★人们一旦开始撒谎,就再也不知如何停止

★作者印签版

★内文采用芬兰进口轻型纸,柔顺易翻,轻盈便携,环保护眼

 

 

内容简介

十七年前,艾莎、法蒂玛、西娅和凯特是萨尔腾中学的寄宿生,通过玩“撒谎游戏”成为闺中密友。在某个深夜,四人悄然退学,没人知道原因,校方也对此守口如瓶。

 

十七年后的一个清晨,萨尔腾小镇的海边出现了一具尸体残骸。不久,艾莎收到凯特发来的一条短信,上面只有四个字:我需要你。艾莎知道,法蒂玛和西娅一定收到了同样的信息,这是属于她们四人的秘密。

 

随着四人的重逢,往事逐渐浮出水面,然而最紧迫的不是该如何应对警方的盘问,因为她们发现,当年那个秘密的背后似乎另有隐情……

作者简介

露丝·韦尔(Ruth Ware)

当今欧美文坛最炙手可热的悬疑小说作家。她的作品一经面世,便受到广大年轻读者的追捧,陆续售出47国版权,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热烈反响,她被赞誉为“完美继承阿加莎·克里斯蒂作品风格的女性作家”。

 

《撒谎游戏》是露丝·韦尔的第三部小说,描绘四个女孩在前后十七年间的友谊与嫉妒、谎言与背叛,充满了曲折和反转,同时细致入微地描绘了人性的复杂之处。将由eOne制作投拍电影。

 

露丝·韦尔毕业于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曾做过服务员、书商、英语老师,现定居伦敦。

试读

序章

 

黎明的曙光揭去了夜幕的轻纱,东方泛起了鱼肚白,云朵丝丝缕缕地飘浮在空中,在微光的映衬下,呈现出淡淡的粉色。河水静静地流向浅海,水面开阔,水流缓慢。清晨的微风掠过水面,几乎没有掀起半点涟漪。在这样一个宁静的早晨,一声狗吠听上去似乎格外刺耳。在它的带动下,周围的狗全都叫了起来,此起彼伏的狗吠声打破了清晨的静谧。

 

噪声的始作俑者却对周围的闹声充耳不闻,它正迈着欢快的步伐,蹦蹦跳跳地沿着河床向下跑去,一路上惊起了一滩鸻和燕鸥。河水渗透了岸边的泥土,这只狗从小草堆里跑到了湿乎乎的河岸边上。

 

远方,潮水磨坊沐浴在晨曦中,显得越发破旧暗沉。这是附近唯一的建筑,此刻看上去仿佛正缓缓地向大海挪动。

 

“鲍勃!”狗吠声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鲍勃,你这个小坏蛋!快放下!放下!你到底找到了什么?”她气喘吁吁地跑着,试图追上那只狗。

 

她终于追了上来。鲍勃正在奋力扒着土里的物体,想把它弄出来。

 

“鲍勃!看你把自己弄得有多脏。你到底在扒什么?天哪,不会又是一只死羊吧,快停下来!”

 

女人的怒斥终于起了作用,鲍勃摇摇晃晃地从岸边跑了回来,得意扬扬地把嘴里叼着的东西放到了主人的面前,好像在邀功一样。

 

看到了脚下的东西,女人惊得目瞪口呆。鲍勃匍匐在她的脚下,喘着粗气,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游戏规则一 学会撒谎

“哔哔哔”,微弱的短信提示音打破了深夜的寂静。我看了眼欧文,他睡得正香,丝毫没有被打扰的迹象。要是在平常,我肯定也不会被这么一条短信的声音给吵醒。不过这会儿我早就醒了,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房间里漆黑一片,所有的东西似乎都笼罩在阴影之中。怀里的孩子正含着我的乳头,没怎么吸奶,但也没有想松嘴的意思。

 

会是谁呢?我想着这奇怪的短信,一时还不想起身。这么晚了,谁还会发短信过来?朋友们这会儿也应该都在睡觉吧。会是米丽吗?难道她已经生了?不不不,不可能!我已经答应了米丽,如果她那远在德文郡的父母没法每天及时赶来的话,我可以替她照看诺亚。不过,话虽这么说,其实我还真没想过要……

 

我无法一伸手就够着手机,于是我用手指撑开弗雷娅的小嘴,将她和我的乳房分开,一边哄着她,一边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到了床上。小家伙喝饱了奶,十分满足,她的眼珠上翻,露出了一圈眼白,看上去就像是被石化了一般。我凝视着小家伙,轻轻地把手放在她结实的小身体上,感受着她强有力的心跳。等她完全睡着后,我才转过身去拿手机。不知怎的,我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和我女儿有时打个小哆嗦的那种感觉一模一样。

 

拿到手机,输入密码。屏幕上的光有些刺眼,我眯起了眼睛。别傻了,我在心里安慰着自己,离米丽的预产期还有四周呢。很大可能,这只是条垃圾短信,类似“我们可以为您办理退税退款业务”这种。

 

手机解锁之后,短信的界面弹了出来。不,不是米丽。短信上只有短短的四个字。

 

我需要你。

 

现在是凌晨三点,我却睡意全无,在厨房里来回踱步。厨房里老旧的地板已不堪重负,似乎随时都可能被我踩坏,一股寒意也从地板上蔓延到了我的身体里。天哪,好想抽烟!我咬着自己的手指,拼命压抑着这个疯狂的念头。虽然戒烟已有十年,但是一旦面对压力或者恐惧无助时,我对烟的渴望又会卷土重来。

 

我需要你。

 

我甚至都不用去想这几个字背后的含义,因为它的意义我早已烂熟于心。我也不用去猜测是谁发了这条短信。虽然短信来自陌生号码,但是我知道,是她。

 

凯特。

 

凯特·阿塔贡。

 

她的名字如同魔咒一般打开了我记忆的大门。她身上的肥皂味,脸颊两侧颜色不一的雀斑……有关她的一切如同潮水一般涌来。凯特……还有法蒂玛、西娅和我。

 

我闭上眼睛,想着她们此时的情况。口袋里的手机微微发烫,似乎正在等待下一条短信的到来。

 

法蒂玛这时应该在阿里的怀里熟睡。她会在早上六点左右回短信。因为,早上六点的时候,她会起床给纳迪亚和萨米尔做早餐,为他们上学做准备。

 

西娅。西娅就有些不好说了。如果她上夜班,这时应该待在赌场。赌场里禁止员工携带手机,所有员工的手机都被锁在柜子里,直到工作结束换班后才能取出来。早上八点是西娅换班的时间,不过我也不是很确定。下班之后她会和同事们一起去小酌几杯,然后回复这条短信。她这一晚上应该过得十分充实,不仅要和歇斯底里的赌徒周旋,收拾筹码,还要打起精神来回巡视,监视骗子和职业赌徒,她回短信的时候应该还处于十分亢奋的状态。

 

至于凯特,凯特这会儿肯定是醒着的,毕竟是她发的短信。她应该坐在她父亲的工作台前——现在应该已经是她的工作台了。透过窗户,她凝视着下面的瑞奇河。凌晨时分的瑞奇河是灰绿色的,水面倒映出云朵和潮水磨坊黑色的轮廓。凯特抽着烟(她的烟瘾一直都很大),注视着流动的潮水。表面平静,看似波澜不惊的潮水,实际上却暗流涌动,瞬息万变,这不正是凯特本人的真实写照吗?

 

凯特一定会将她长长的头发捋到后面,露出她那好看的侧脸。三十二年了,风吹日晒的海上生活却只在她的眼角留下了些许痕迹。她的手指沾满了油漆,有些甚至已经渗入到指甲下的皮肤里。她注视着前方,眼睛泛起幽蓝色的光芒,就如同一潭深不可测的潭水。她在等待着我们的回复,不过她早已知道我们的答案。不论何时,不论何地,只要收到这条短信,我们都会给出一样的答复。

 

我来了。

 

我来了。

 

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