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猎巫:塞勒姆-1692

【预购】猎巫:塞勒姆-1692

售价
RM78.40
优惠价
RM78.40
售价
RM9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美] 斯泰西·希夫

出版社: 文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7月

ISBN:9787549631476

*此为预购书籍,需等6-8个星期。

若与现货书籍一同下单,将等货到后才一同发货。

编辑推荐

★ 普利策传记奖得主斯泰西·希夫,书写美国暗黑时代的尘封历史

普利策奖、华盛顿图书奖得主,被誉为“当代美国蕞具诱惑力的非虚构散文作家”,继《薇拉》《克利奥帕特拉》之后,开掘美国暗黑时代挥之不去的过往。

 

★ 美国版《叫魂》:黑暗时代的艰难摸索,鲜血浇灌的残酷真相,阴魂不散的国家记忆

“如果你想煽动情绪,就提起塞勒姆。”1692年,在波士顿附近的小镇塞勒姆,近二百人被指控为巫师,二十余人惨死,审判历时九个月,随后却是长达一个世纪的沉默。如今,“猎巫”一词已经成为刺激美国民众神经的文化符号,每当正义缺席时,塞勒姆便宛如幽灵般闪现。

 

★ 一段为自保而陷害彼此的失智时期,一场全民参与的歇斯底里,所有美国人的噩梦

“在那一年的夏天,你决不希望自己出现在邻居的梦中。”妻子告发丈夫,女儿检举父亲,侄子构陷姑母,兄弟姊妹指控彼此——以信仰之名行疯狂之事,将私人恩怨投入公共水井。当绞索悬吊在你的头顶,在诚实与谎言之间,你将会如何抉择?

 

★ 猎巫运动史中的经典案例,直指延续至今的厌女情绪,展现蒙昧社会中女性经历的压迫与抗争

一部猎巫史就是一部女性受难史。在歧视与无知的催化下,塞勒姆事件迅速从“女性身处险境的故事转变为有关险恶女人的故事”。她们被推上绞架,用死亡拷问人们的良知,蕞终,被压迫者与造成压迫的社会玉石俱焚。

 

★ 彭博社 《时代》周刊 《波士顿环球报》 《今日美国》 《华盛顿邮报》 《旧金山纪事报》年度好书

“如同J. K. 罗琳撞上斯蒂芬·金”(《泰晤士报》),本书一经推出便广受好评,以一丝不苟的研究和新颖独特的风格,带来关于塞勒姆事件的全新叙述。

 

★ 附赠精美折页,一图掌握书中主要人物关系。

 

 

内容简介

1692年的冬天,在波士顿附近的小镇塞勒姆,一位牧师的外甥女开始抽搐、尖叫,随后他的女儿也陷入同样的状态:扭曲、颤抖、打滚、吐白沫……医生闻讯赶来,牧师查阅卷宗,邻家妇人占卜,都指向一桩古老的罪行:巫术。

 

很快,恐慌蔓延至整个马萨诸塞湾殖民地,所有人都被卷入了声势浩大的猎巫运动。邻人之间互相指控,亲子之间出卖彼此,牧师、富豪、高官也难逃一劫。这场猎巫运动历时九个月,二十余人蕞终惨死,另有近两百人被指控为巫师。风浪平息后,塞勒姆仿佛失忆了一般,陷入了长达一个世纪的沉默。

 

如今,“猎巫”一词已经成为刺激美国民众神经的文化符号,每当正义缺席,塞勒姆便宛如幽灵般闪现。1692年的塞勒姆见证了一段为自保而彼此陷害的失智时期,一场全民参与的歇斯底里。封闭的社会空间成为考验人性的试炼场,在偏见与矛盾的交织缠绕下,极端的正确蕞终沦为了极端的错误。

 

这本书是一个不可磨灭的道德寓言,是对当代塞勒姆式歇斯底里的蕞佳叙述。希夫清醒且富有同情心,化繁为简,雕琢了一个情节紧凑的故事,将一切记录在这一本恶魔般邪恶、神谕般深奥的书中。——梅根·马歇尔,普利策奖得主

书摘 · 插画

猎巫(塞勒姆-1692)(精)

书摘 · 插画

斯泰西·希夫(Stacy Schiff),美国作家,普利策奖得主,美国艺术暨文学学会终身成员。早年曾在西蒙-舒斯特出版社任职,文章常见于《纽约客》《纽约时报》《泰晤士报文学增刊》《华盛顿邮报》等知名媒体。

 

作品包括《圣埃克苏佩里传》《薇拉》《克利奥帕特拉》等,屡获好评和殊荣,被誉为“当代美国蕞具诱惑力的非虚构散文作家”,2000年获普利策奖。

 

2006年,希夫获美国艺术暨文学学会授予学会文学奖,2019年当选学会终身成员。2017年,获新英格兰历史家谱学会颁发历史及传记类终身成就奖。2018年,获法国文化部授予艺术与文学勋章。

1692年,在马萨诸塞湾殖民地,十四个女人、五个男人和两条狗因为巫术被处死。巫术是在1月突然出现的。第一次绞刑发生在6月,最后一次在9月;随后,那里便陷入一片死寂。对幸存者来说,使人难堪的不是巫术的诡诈,而是司法监管的拙劣。有些人似乎真的是被无辜绞死,而真正的罪犯却逍遥法外。誓言总有被遗忘的一天,把这九个月置之脑后似乎是对待它的最佳方式。这种方式也确实奏效了,却只维持了一代人。从那以后,塞勒姆不断地萦绕在我们脑际——它是所有美国人的噩梦,是捕风捉影又添油加醋的小报故事,是我们过去的反乌托邦篇章。如同明灭闪烁、哔剥作响的残烛,它在美国历史和文学作品中晃动着身影,若隐若现。

 

在1692 年,许多陈年龃龉被翻出并大做文章。在那一年的夏天,你绝不希望自己出现在邻居的梦中。

 

最年幼的女巫仅五岁,最老的几近八十。女儿指控她的母亲,母亲转而指控外祖母,而外祖母则控告了一位邻居和一位牧师。妻子告发丈夫,女儿告发父亲。还有,丈夫把妻子拉下水;侄子构陷姑母;女婿连累岳母;兄弟姊妹亦相互指控。在这场危机中,只有父亲和儿 子能安然无恙地挺过去。曾有一位女性前往塞勒姆自证清白,却在傍晚前就被带上镣铐。在安多弗这个影响最严重的地区,每十五个人里就有一人遭到指控。镇上的老牧师发现,自己与至少二十名巫师有牵连。连鬼魂都逃出坟墓,在法庭飞进飞出,比巫师更让人紧张不安。这起事件涌现出一些问题,勾起了我们不可触碰的恐惧:谁在阴谋暗害你?你会是个巫师,自己却浑然不知吗?无辜的人也会有罪吗?夏末时分,人们不禁想问,还有人会认为自己安全无虞吗?

 

塞勒姆就是笼罩在美国上空的一小块恐怖夜幕,它代表了我们文明历史中的一些短暂时刻:烛光被吹灭,所有人都在黑暗中摸索,精彩故事就此开演。这恐怖的短暂时刻极易被人夸大歪曲—唯独这场悲剧被年复一年地纪念,尽管人们所关注的与事件的真相没多大关系—也极难被人所理解。这个故事被藏于密室,尘封多年,但正是它的神秘,才使我们无法抵抗诱惑,不断回顾。三百年来,我们没有完全看透马萨诸塞这九个月的历史。如果我们更了解塞勒姆,或许就不会那么在意它,我们无法解开的谜团就是:起初,是什么使他们陷入了女巫恐慌?让我们夜不能寐的,有时是我们的良心发现,有时则是我们心底的秘密,有时是我们的恐惧,而让我们恐惧的故事常常变换着版本。如同17 世纪的女巫之于村民,让我们如坐针毡、肌如针刺、不能喘息的,往往是隔壁屋里悬而未决的谜案。

 

我们更喜欢阴谋而非事实;我们否认眼前的证据,赞成虚妄的想法;我们以理性之名行疯狂之事;我们极易从正直坦率滑入自命不凡;我们将私人恩怨投入公共水井;我们沉浸在小小的错觉之中。我们都相信别人除了整天暗算自己,就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某种程度上,塞勒姆这个故事正讲述了当无法回答的问题与不容置疑的答案碰撞时会发生什么。

 

我们眼前的塞勒姆,因17世纪的删改而满面疮痍,又被19世纪的胡编乱造所装饰。在正义缺席时,我们倾向于重新审视国家的裂痕。

 

猎巫运动成了一个蛛网遍布、众人参与的警世寓言,正如一位在这场危机中格格不入的牧师所言,它提醒着人们:极端的正确会在无意间沦为极端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