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降临前抵达(李健、梁文道、麦家、许知远、俞敏洪推荐)

午夜降临前抵达(李健、梁文道、麦家、许知远、俞敏洪推荐)

售价
RM55.20
优惠价
RM55.20
售价
RM59.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6%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刘子超

出版社:文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08月

ISBN:9787549635511

*书籍赠品将根据出版商随机发送,无法保证一定会有赠品。

书摘插画

午夜降临前抵达(李健、梁文道、麦家、许知远、俞敏洪推荐,不能出远门的日子,你需要一本旅行文学,附赠精美路线图) 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得主,关于相遇和离别的异乡人故事集,写给所有年轻心灵的逃离内卷指南:旅行是一次改头换面重新做人的机会,逃脱生活的重负,在路上确认自我。附赠精美路线图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 抵达欧洲腹地,穿梭时光之旅,单向街年度青年作家刘子超出发之作,在路上寻找自我

★ 一场始于二十八岁的旅行,一次献给所有年轻心灵的写作:旅行就是一场逃脱,逃离内卷,拒绝躺平

★ 罗新、俞敏洪、许知远、李健、老狼、史航、桑格格推崇的青年作家,豆瓣年度华文非虚构蕞佳作者

★ 刘子超是这一代人中蕞杰出的游记作家。——许知远,作家、单向空间创始人

★ 布拉格的午夜地下、布达佩斯的旧书店、维也纳深夜的歌剧院、的里雅斯特荒废的港口——跟随刘子超走进迷人的中欧九国:德国、意大利、捷克、波兰、斯洛伐克、奥地利、匈牙利、斯洛文尼亚

★ 书店文学奖·年度旅行写作奖作品,许知远、苗炜力荐,新选摄影,新增后记,重新出发 

 

内容简介 

《午夜降临前抵达》是作家刘子超的旅行文学作品。在这本书里,他深入欧洲的中部,展开了一次逃脱和寻找的漫游。

中欧生长在帝国和强权的夹缝中,在历史的长河中撕扯和游移。她曾建立起庞大的帝国,点燃两次世界大战,也在冷战中被铁幕割离。

在短暂的夏季,年轻的作家跳上火车,行驶在绵长的轨道上。从柏林的游行中脱身,穿梭于德累斯顿和奥斯维辛,走在卡夫卡成为商品的街头,在布拉格的地下逃逸现实。在漫长的冬夜,旅人在布达佩斯大饭店的床榻上入梦,又在多瑙河旁的街头醒来。他开上汽车驶向匈牙利大平原,被雨水困在昨日的咖啡馆中,却在的里雅斯特一夜撞见世界的巨变。

不安与刺痛,亲切与安慰,光明与阴影——遥远的中欧如同镜像,依然保持着永恒不变的特质,吸引着同样迷惘的年轻心灵。当现实过于沉重,当时代过于轻浮,去见识风景和人间,去见证希望和苦难,为了明白“世界上还有人在这样生活”,在一次次出发和抵达中确认自我。

作者简介 

刘子超

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曾任职于《南方人物周刊》《GQ智族》。作品包括《午夜降临前抵达》《沿着季风的方向》《失落的卫星》,另译有《惊异之城》《流动的盛宴》《漫长的告别》。

2019年,中亚作品获评“真实故事奖”(TrueStoryAward)特别关注作品;2021年,被评为“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年度青年作家”,授奖辞称其“以肉身进入现场,用文学再现旅途”。

目录

序出发与抵达

上部夏

第一章疆界的消失,德累斯顿大轰炸,老布拉格的幽灵

第二章火车情结,横穿波希米亚,死亡赋格

第三章读艺术史的女孩,塔特拉山,猎人小屋

第四章卫星城,沃利肖像,昨日的世界

第五章中国“倒爷”,骑行者俱乐部,土耳其浴室

第六章挥之不去的饥饿感,分裂南斯拉夫,湖底的钟声

第七章酒吧过夜,米兰告别

下部冬

第一章古树茶,故乡在塞尔维亚,撒旦的探戈

第二章物理老师的秘密往事,两个哑巴,赖奇克劳动营

第三章布尔诺之星,异乡人,冬之旅

第四章弗罗茨瓦夫与平行世界,叶子和臭鼬,一场风暴的结语

第五章“舒伯特”号列车,帝国的切片,萨尔茨堡的雨

第六章流亡之地,黄金时代,后的游荡

后记在旅行和写作中确认自我

试读

《午夜降临前抵达》记录了我在欧洲大陆的两次漫游:“夏”以搭火车的方式,“冬”以自驾的方式。

其实去欧洲大陆的次数远不止两次。这三年来,总有各种机会让我像旧地重游的幽灵一样回到中欧,这其中或许有什么潜在的缘由,就像地心引力那样存在。我想,除了这一地区本身的魅力,中欧对我的吸引还在于它始终生长在帝国和强权的夹缝中,执拗地保持着自己的独特性。它至今仍有一种强烈的撕扯和游移感,而这让三十岁的我感到了某种心灵上的契合。

并不是说我此前遭遇过多大的不幸,以致丧失了人生的意义。在我看来,随着年纪渐长,尽可能有尊严地应付日常生活,已经是足够有意义的事。或许正因如此,我才时常觉得,需要在这平庸的现实世界中找到一个“支点”——只有找到了这个“支点”,今后的生活才会获得更有力的抓手。这恐怕也是我这一代人的共同感受。

作为1980年后出生的一代,我们没有经历过饥饿和战争,也没有过父辈那样大起大落的人生。但我们经历了人类历史上变化为迅猛的三十年,目睹了层出不穷的新事物,见证了一波又一波的时代浪潮。我们希望找到某种恒定的东西,然而无论是故乡还是童年,熟悉的一切都已物是人非。

某种层面上,遥远的中欧就像一个镜像:它也在撕扯、游移、焦虑,却依然保持了某种永恒不变的特质——有不安与刺痛,也有亲切与安慰。这种特质并非显而易见,而是需要旅行者耐心地观看、倾听。这大概也是我一次又一次回到中欧的原因。

当然,我也喜欢旅行者的身份。正是这一身份赋予了我既可置身其中,又可超然世外的特权。在旅行中,我收获喜悦,却不必害怕乐极生悲;我见证苦难,却不必担心承担重负。没人知道我是谁,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这种自由自在的身份,若有若无的归属,大概正是如今为稀缺的东西。

旅行之后写下什么,对我来说,就是那个获得现实世界“支点”的过程。写作时,我仍能闻到奥地利山间雪松林的松脂味,想起摩拉维亚啤酒爽朗的口感,看到自己驾驶的小汽车像玩具一样漂浮在匈牙利大平原上。如果不能以写作这一艰苦的方式对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加以确认,我总害怕有一天记忆会像我曾经养过的那只小猫,不辞而别。

很多年前,英国作家罗伯特·拜伦被一张土库曼高地的塞尔柱人墓塔的照片吸引,远走中亚,写出了非凡的《前往阿姆河之乡》。他是一位绅士、学者和审美家。在奔赴西非的航船被鱼雷击中前,他已经游历了很多地方,写出了几本充满可爱成见的著作。

曾是苏富比年轻董事的布鲁斯·查特文在祖母的餐柜里发现了一小块棕红色的兽皮,开启了他半生的放逐与写作。从巴塔哥尼亚高原到捷克斯洛伐克,从澳洲土著到非洲政变,查特文的视野和经验让我深深着迷。

旅行写作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如果说世界是一座巨大的美术馆,国家就是一幅幅画卷。面对一幅画,除了需要时间细细品味,也需要相应的知识。将在此基础上形成的感受、理解,以生动、有趣的语言表达出来,更是需要高明的技巧。

遗憾的是,旅行文学很少被当作一种严肃写作。很多人往往把它和流水账、攻略混为一谈。流水账和攻略自有其价值,只是与旅行文学不同。在我看来,旅行文学应该有一种更为严肃而精致的呈现——就像我们在毛姆、拜伦、查特文这些旅行作家的书中反复读到的那样。

在西方,旅行文学的传统已经持续了几百年,而我们的“回望”似乎才刚刚开始。在这样的全球化时代,旅行文学或许已不太可能承担启蒙的任务,但以文学的笔触写下旅程,以精致的文字书写异域,仍然自有其价值。我希望做的,就是尽量避免无知的傲慢和廉价的感动,以旁观者的宽容和鉴赏者的谦逊,观看眼前的世界。这或许就是旅行文学在今天仍然不失的意义。

日本艺术家村上隆在定义他的作品时说:“在理解精致艺术跟低阶艺术界限的前提下,刻意将低阶艺术以精致艺术来操作。”这本书便是妄图以文学的手段让“廉价”的旅行写作重新焕发光芒。

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也不确定如何抵达。就像我在本书中写过的一句话:“旅行中的困难不是抵达,而是如何抵达。”这不仅适用于旅行写作,也适用于生活中的诸多事情。

好在,我已经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