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会员】在结账的时候输入【Welcome99】就可以享有【RM 3】 额外折扣。

知更鸟女孩

知更鸟女孩

售价
RM25.60
优惠价
RM25.60
售价
RM32.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美)查克·温迪格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05月
ISBN:9787550016194

编剧推荐

◆2016年感动全美的悬爱力作!30多个国家争抢版权,同名美剧CBS重金推出。

◆她的灵魂之上,凿刻着每个人的死亡之期,包括,她所深爱的人……
◆《搏击俱乐部》作者恰克·帕拉尼克盛赞:这是《六尺之下》与 斯蒂芬·金作品的完美合体!。
◆“3月10日,布伦·爱德华兹摔断了髋骨,死在阴沟里。”
“6月6号,里克·斯瑞尔比/下午4:30/心脏病发作。”
“10月31号,杰克·伯德/晚上8:22/饮弹自杀。”
“亲爱的日记本,今天,我又做了同样的事情。我向你忏悔,但我无法停止。我是死神之手,死亡的机器。哦,那真是一个可怕的存在。世人啊,不要遇到我,千万不要遇到我,因为我会看到你将如何死去……”

内容简介
米莉安自小就没有父亲,单身家庭长大的她,14岁又被母亲抛弃。因为一场意外,她拥有了预知他人死亡的能力。从此之后,她带着记录死亡名单的日记本四处流浪,在茫茫人群中寻找着濒死的人。这样的生活苦涩而绝望,逐渐被填满的日记本里散发着死亡的浓烈气息。8年之后,就在生命指针即将停住的那一刻,善良单纯的卡车司机路易斯意外地闯进了米莉安的世界。他的眼睛清澈纯净,心思细腻温厚,为米莉安干涸枯竭的生命带来了希望。然而命运却始终如寒冬般严酷,米莉安发现路易斯将会在一个月之后惨烈死去,那么,女孩米莉安该如何制止这命运又一次的玩弄?又将如何完成生命的永恒救赎?

◆ 经典语录 ◆
◆ 我是人们生命尽头的旁观者,只能看着他们走完一程。
◆ 十字架上,横的那一条线代表人类,它指的是当下的世界,一个充斥着物质、肉体和污垢的世界。泥巴,鲜血,石头,骨头。竖的那一条是代表上帝的神圣线,处于支配地位。它垂直于人类世界,是来世与未知世界的轴线。
◆ 你爱我,因为我们是同一路人。

书摘 · 插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查克·温迪格,美国知名小说家、编剧和游戏设计师,圣丹斯电影剧本创作研究室成员。他与兰斯·威勒合作完成剧本,并由后者执导的电影短片《流行病毒》(Pandemic)参加了2011年圣丹斯电影节。同年,他与兰斯·威勒合作完成的一部数字跨媒体作品《休克》(Collapsus)得到了国际数字艾美奖和创新游戏大奖的提名。他创作的游戏脚本多达两百万字,同时他还是热门游戏《猎人:夜幕巡守》的开发者。目前,他与妻子米歇尔、儿子B-Dub居住在宾夕法尼亚州,家中养了一只名叫Tai-Shen的小猎梗。《知更鸟女孩》是查克·温迪格代表性的作品,上市后,在美国掀起悬爱风潮,引起《搏击俱乐部》《暴风屋》《县界》等好莱坞著名编剧一致好评,各大媒体鼎力推荐。

试读
★精彩片段一★

就是在这一刻,米莉安突然对身边这个男人产生了好感。

这是几年来,她第一次对别人产生好感,尽管这感觉并不那么强烈。这人身上的某些东西深深吸引了她:他的温柔、他的忧伤和他的失意。她知道此人让她想起了谁(本,他让你想起了本),但她不愿意朝那个方向多想,于是强迫自己将这个念头丢进了大脑中最黑暗的角落。

随后,不由自主地,她向他伸出手去。她必须知道,她必须看到。这就像一种强迫症,就像上了瘾。

“我叫米莉安。”

但路易斯的心尚未平静下来,因而他没有理会米莉安伸过来的手。

该死。她不免有些失望。来吧,伙计。和我握个手吧。我需要看看你的未来。

“米莉安是个很好听的名字。”他说。

踌躇间,她缩回了自己的手,“很高兴认识你,路。”

“不是路,是路易斯。”

她耸耸肩,“你的车,你说了算。”

“对不起,”路易斯说,“我不是故意没礼貌。主要是……”他欲言又止,“刚刚过去的这两个星期实在太累人了。我刚跑了一趟辛辛那提[],现在又要去夏洛特[]再拉一趟。”

随后他闭上嘴巴,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唯有如此才能给自己鼓足勇气。

“呃,我想说的是,这一趟车跑完之后我还有几天时间才会再次出车。平时我很少休息,通常是马不停蹄地跑来跑去,不过……这次我打算歇几天。我在想,要是你也去夏洛特的话……那儿离这里不远,往南一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要是你愿意去那儿,又碰巧有一天空闲的时间。呃……或许我能请你吃顿晚饭,或者看个电影什么的。”

她再次伸过手去,“说定了。”

路易斯仍然没有握她的手。米莉安寻思,她得怎么做才能既碰到他的身体,又不显得放肆呢?捏一下他的耳朵?她想看到他的结局,她只需要触碰到他的皮肤……

不过这时,路易斯微笑着拉住了她的手。于是,她看到——

灯房的四周全是玻璃窗。其中一面玻璃窗上破了一个洞,风呼啸着从洞口钻进房间。远处雷声滚滚,灰色的光透过脏兮兮的窗户,照亮了路易斯的脸,一张满是血迹的脸。

外面传来海潮的声音。

这是一座灯塔的顶端。路易斯被绑在信号灯旁边的一把木椅子上,他的头顶上方是一堆令人眼花缭乱的光学仪器。两根棕色的电线缠着他的手腕,将他的手固定在椅子的扶手上,而他的双脚也同样被电线绑在椅子腿上。一条黑色胶带缠着他的额头,将他的脑袋紧紧绑在信号灯的基座发条上。

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慢慢靠近。他是个秃子,脑袋光光的,没有眉毛,甚至连睫毛都没有。

他的双手光滑细长,但其中一只手里却拿了一把长长的剖鱼刀。

男子端详着刀刃,仿佛在欣赏一把宝剑,尽管那刀刃上已经有了锈迹和豁口,闻起来还有一股淡淡的鱼腥味儿。

“放开我,”路易斯结结巴巴地喊道,“你是谁?你们是什么人?我没有你们想要的东西。”

“那已经无关紧要了。”男子不慌不忙地说。他带着某种口音,听起来有点像欧洲人。

男子的动作异常迅猛,他一把将剖鱼刀插进了路易斯的左眼。但是刀尖插得并不深,只是废了他的眼睛,却并没有伤及大脑。显然,光头佬是故意留有余地。路易斯疼得尖叫起来。光头佬随即又将刀拔了出来,刀尖离开眼睛时发出令人胆寒的抽吸声。

男子薄薄的嘴唇微微咧开,露出阴森的笑容。

他停了下来,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路易斯右眼的视线越过男子肩头,落在了他身后的什么东西上面。

“米莉安?”路易斯惊讶地问道,但他已经等不到任何回答。光头佬再次举起刀,扎向路易斯的右眼。这一次,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剖鱼刀深深插进路易斯的眼睛,刺进了他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