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PPN以及疫情影响下,快递服务可能会有延误1-2工作天 / 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我念你如初 - 文轩书苑

我念你如初

售价
RM31.84
优惠价
RM31.84
售价
RM3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顾西爵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4月

ISBN:9787550022584


内容简介

赏一出小戏,婉转悠扬;等一位良人,必有回响。

都说时间辣手摧花,可是再遇初恋情人,为什么他还是如当年一般,面容清俊,气质出尘,举止从容?

许青橙看着从自己身旁走过的翩翩浊世佳公子,心道:好险,还好他不记得我了。

她若无其事地扮演着他的初相识,但是等等,这节奏是不是有点儿不对?这人为什么要吃她的盒饭,为什么要抱她?又为什么要说一些让人面红耳赤的话?

就在她进退两难的时候,那个她一直摸不透的男人问:“许青橙小姐,我叫苏珀,十四岁学戏,唱了十一年的戏。爱好不多,性格还好,会做点儿家常饭菜,请问,你这边有需求吗?”

不期而至的欢喜,是熹光微暖,是乍见之欢,是久别重逢后演一出温柔的小戏。


作者简介

顾西爵,暖萌青春代言人。处女作《最美遇见你》温馨轻松,一经推出便赢得千万读者好评。其后出版的《我站在桥上看风景》获辛夷坞首次作序力荐,并高居各大书店青春文学畅销榜前列。《满满都是我对你的爱》以暖萌风红遍新浪微博、豆瓣,被读者称为“最具萌点和笑点的爱情小剧场”。

2017年,小说《何所冬暖,何所夏凉》改编为同名电视剧,由贾乃亮、王子文主演;2018年,小说《我站在桥上看风景》改编为同名电视剧,由姜潮、李溪芮主演,两部作品先后火爆银屏。

已出版作品:《满满都是我对你的爱》《最美遇见你》《何所冬暖,何所夏凉》《我一直在你身边》《对的时间对的人》《我站在桥上看风景》《时光有你,记忆成花》。


书摘 · 插画



[/info_1]

苏珀家是指纹锁,倒是免除了摸钥匙开门的麻烦。进门后,青橙发现,他家没有做玄关的挡门,所以整个客厅一览无余。因为东面是整片的落地窗,再加上客厅里没有多余杂乱的陈设,整体看上去窗明几净。

青橙扶苏珀靠到了沙发上,发现客厅还连着餐厅,而餐桌上,插着一瓶盛放的黄海芋。

青橙想到不久前他还跟自己聊过这花,一时间有些恍惚。

突如其来的一阵门铃声让青橙吓了一跳,她下意识地看向苏珀。苏珀靠坐在沙发上,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不太方便。于是,青橙只好硬着头皮去开门。心里想着,可千万别是他家家长,要不然又要费一番口舌解释了。

她犹豫着开了门,没想到门外站着的竟然是一个穿着外卖制服的小哥。他笑容可掬地把手里的纸袋子递给了青橙:“您的外卖,请慢用。”

“谢谢。”青橙机械地回复,直到关上了门,还是没怎么反应过来。

“你点了外卖?”她指着手里的袋子问苏珀。

“我吃过了,给你的。”

“给我?”青橙莫名其妙。

“刚才路上,我听到你肚子叫了。”苏珀慢悠悠地说着。

青橙顿时窘了,她确实没有吃中饭,刚才一直高度警惕地跟他独处,反倒忘了饿。现在经他这么一提醒,饿感顿时就升腾了起来:“我……”

“不用谢,你吃吧,我休息下。”苏珀说完就闭起了眼睛。

青橙这会儿确实饿狠了,手里的牛肉汤还是她中意的一家店的——她想开口说带走去车里吃,又觉得太刻意,zui终道了声谢后,很规矩地去了餐桌那边坐着吃。

沙发离餐桌挺近。下午的阳光收敛了很多,柔柔地铺在客厅的地板上,金黄的颜色弥漫进餐厅,应和着桌上的黄海芋。一人在休息,一人在吃饭,静谧得仿佛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青橙吃着吃着,突然想起——曾几何时,他也请她吃过饭,可是吃完饭,他就跟她“分手”了。

苏珀的视线终于移到了她身上,他见她低着头吃得很认真。

她的睫毛长得像两把小扇子,偶尔扇动一下,他挺想伸手去碰一下,或者,再碰一下她在阳光下有些发红的耳朵……

“许青橙。”

“嗯?”青橙抬头。

她刚才跟入了定、傻了似的,不由得汗颜。

“什么?”她又问。

“你可以慢慢吃,不着急。”苏珀道。

可一份粉丝汤能吃多久呢,很快青橙就饱了——剩了三分之一。

她放下筷子,刚收拾好碗,就听到苏珀说:“帮我贴一下膏药好吗?”

青橙虽然觉得这种“帮忙”有些过于亲昵,可吃了人家的嘴短,一时也不好拒绝……

苏珀伸手指了指沙发茶几的抽屉:“左边的抽屉里有膏药。”

青橙zui终还是按着他的指示顺利地拿到了膏药,然后犹豫着坐到了他边上。

“我从没帮人贴过。”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

他倒是很不客气:“万事总有第一次。”

青橙听着这话,总觉得有些别扭,只好不再跟他掰扯,就问了声:“贴哪儿?”

苏珀坐直了些身子,解开了衬衣下面的两粒扣子,然后翻上去。

“这儿。”他用手指指了下腰窝的地方,然后就侧过身子等着她贴。

青橙见他的背很精瘦,皮肤很好,像瓷又像玉,仿佛有一种透着微光的质感。

她抿了下嘴后,收回眼神,开始撕膏药的纸。谁知道那层护膜纸像故意要和她作对似的,半天都没能撕开。

“你这东西质量是不是不好?扯不开。”她撕得有点烦躁。

“不急,你慢慢扯。”苏珀似乎还轻笑了声。

“……”

青橙好不容易撕开一半,突然忘了具体的位置。为免贴错,她只好伸出手指,轻轻地戳了戳她记忆中的地方:“是这儿吗?”

“……对。”

青橙深吸一口气,终于屏气凝神地将膏药贴了上去。

她刚要松开手,苏珀却反手过来压在了她的手背上,但很快他就收回去了。

“帮忙按实一些,否则容易掉。”

事情既然做了,总不能做一半。于是她又只好控制着力道,用手掌慢慢地给他按了按,确保膏药贴实了才撤。

“谢谢。”苏珀平静地表达了感谢,然后放下了衣服。

等青橙走后,苏珀望着那束在阳光里安安静静绽放着的海芋,心里想着:不知是破镜重圆胜算大,还是重新再来胜算大。
[/info_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