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知更鸟女孩4:末日风暴

知更鸟女孩4:末日风暴

售价
RM33.60
优惠价
RM33.60
售价
RM42.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美)查克·温迪格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1月
ISBN:9787550025295

编剧推荐

◆也许你忘了,她知道你将如何死去。

◆媲美《哈利·波特》《权力的游戏》的史诗经典系列!

经典畅销书《知更鸟女孩》第四季,震撼全美数百万读者的悬爱之书!

◆当死亡的末日风暴残酷来袭,谁的灵魂能够惊险逃脱?

◆如果你正在寻找一个生动、黑暗幽默、超自然的悬疑小说,那么“知更鸟女孩”系列就能满足你对这些的全部想象。在第四季里,神秘暗号,蝎形文身,通过碰触即能置人于死地的十岁男孩,为爱欲而沉沦的疯狂少女……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一个巨大而危险的旋涡,就像一场必将降临的末日风暴。拥有死神之手的米莉安,又能否在这场风暴中惊险逃离,获得新生?

内容简介
也许你忘了,她知道你将如何死去!

在米莉安灰暗颠沛的人生中,只有温柔善良的路易斯可以给予她丰沛的爱与情感。可是在她鼓起勇气给路易斯打电话时,他却说:“米莉安,我遇见了一个姑娘,她叫萨曼莎,我们订婚了。”还有什么比这种更让人无望的吗?然而一次偶然的机会,米莉安握住了萨曼莎的手,脑海中却呈现出一幅令她万分惊恐的画面——订婚之夜,萨曼莎的脖子却被一双手紧紧卡住,直到慢慢没有了呼吸。而这双手的主人,竟是路易斯!在这场末日风暴里,当你*所爱的人也开始面目模糊,真假难辨,来自于人性的拷问才刚刚开始。

◆ 经典语录 ◆

◆ 她品尝到一种奇怪的满足感,就像心房之中忽然开满黑色的花。

◆ 她的思维出现了断裂,好像米莉安的人格面具是一面边缘有许多缺口的镜子——她的每一块反射玻璃都埋藏在一只鸟的身体中。她是它们,同时又是她自己。她分享了每一只鸟的生命,也许,只是也许,那些鸟也分享了她的生命。

◆ 你能窥视我们的人生,洞悉我们的生死。

书摘 · 插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查克·温迪格,美国知名小说家、编剧和游戏设计师,圣丹斯电影剧本创作研究室成员。他与兰斯·威勒合作完成剧本,并由后者执导的电影短片《流行病毒》(Pandemic)参加了2011年圣丹斯电影节。同年,他与兰斯·威勒合作完成的一部数字跨媒体作品《休克》(Collapsus)得到了国际数字艾美奖和创新游戏大奖的提名。他创作的游戏脚本多达两百万字,同时他还是热门游戏《猎人:夜幕巡守》的开发者。

目前,他与妻子米歇尔、儿子B-Dub居住在宾夕法尼亚州,家中养了一只名叫Tai-Shen的小猎梗。

“知更鸟女孩”系列是查克·温迪格*代表性的作品,上市后,在美国掀起悬爱风潮,引起《搏击俱乐部》《暴风屋》《县界》等好莱坞著名编剧一致好评,各大媒体鼎力推荐。

试读
小时候的米莉安

这年,米莉安八岁。

电闪雷鸣,不过雷声总比闪电迟半秒钟到达她家的老房子。雨点敲打着玻璃窗,好像它们一个个都急着要进来,淹掉屋里的一切。

米莉安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她尽量忍住不哭,但胸腔里偶尔会发出一种声音,它来自肺和心脏,听起来像受伤的动物发出的哀号,使她不得不拼命克制。

又一道闪电,又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就好像引爆引信极短的炸药包。闪光,轰隆。闪光,轰隆。

快起来,去告诉妈妈,告诉她你很害怕。这念头既诱人又充满禁忌,她无所适从,像只追着自己尾巴转圈的小狗。

不,不,不,不。

没用的。

从来都没用。

永远不会有用。

闪光,轰隆。

她又惊叫出声,几乎扯破了喉咙。

等到反应过来时,她发现自己已经光脚站在了冰凉的木地板上,毛毯拖在身后。她心里不停地警告自己:别,别,别,快停下,转身,你知道这样做不会有好结果,别侥幸了,快死了这条心吧。可她的双腿不听使唤。她走到架子跟前,眼角的余光瞥见了放在上面的泰迪熊玩具,一只松了线的纽扣眼睛悬在脸上;此外架子上还摆着许多她并不爱读的书:《圣经》《伊索寓言》《罪与罚》《双城记》,以及一些破旧的俄罗斯儿童书籍,里面充斥着各种结构主义人物完成稀奇古怪的俄罗斯使命的故事(还有大量抽烟的情节),没有一本是英语,全是俄语。她经过挂在墙上的十字架,那上面钉着一个名叫耶稣的可怜人,鲜血淋漓,看着就叫人害怕。来到走廊,她走过墙上挂歪了的镜子,还有地板上不时发出叮当之声的暖气出口。

终于,她来到了妈妈的卧室门前。

别敲门别敲门别敲门。

她抬起了手,但停在半空,仿佛举着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却不知道该

放在哪里。

没用的,从来就行不通。

深吸一口气,慢慢呼出。再来一次。

带着巨大的悲伤与恐惧,她决定返回自己的房间。

但妈妈的房门打开了,很突然、很迅速,她吓了一跳。

伊芙琳·布莱克站在门口。她满脸不悦,两条胳膊交叉着,手掌托着胳膊肘,掌心烦躁地摩擦着皮肤。她像一个黑色的影子,比她身后昏暗的房间颜色更深。

她妈妈不满地哼了一声。

“别以为我没听见。”妈妈说。

“对不起。”

“在自己的房间里像野猫叫春一样乱叫。你该觉得害臊。只是下雨打雷而已,你都八岁了,不是四岁,更不是穿着尿不湿的小婴儿。”

“我……我只是……”她听到自己的声音结结巴巴,这让她更觉羞愧和尴尬,可她终究把话说了出来,“我只是想过来看看,我能不能进去,和你一起睡?就今天一晚。闪电实在——”仿佛在印证她的话,恰在此时,走廊的后窗上闪过一道光,空气炸裂一般的声音接踵而至。走廊上的镜子“咔嗒咔嗒”碰撞着墙壁,“像在头顶一样。”

“所以你就害怕了?”

“嗯。”

“害怕闪电会突然长出一双手伸进窗户,把你抓到外面去?”

这倒是米莉安未曾想到的画面,然而此时……

“我不知道。雷声很大,很吓人。”

妈妈咕哝着说:“亲爱的米莉安,人生就是这样啊。黑暗每晚都会降临,暴风雨每个季节都会光顾,而决定是不是要勇敢面对它们的人是你自己。记住,该是什么就是什么,这个永远不会变。我们要相信上帝会赐予我们用来赶跑恐惧的钢铁和食盐。只要我们足够虔诚,他就会保佑我们,为我们提供庇护和勇气。”

米莉安的眼眶中溢满了泪水,“可是,妈妈——”

“别可是了,不许再哭,要不然我连毯子也拿走,让你躲都没地方躲。”

“那……那能不能至少给我一个手电筒?”

“闪电的光还不够吗?你头上有屋顶,还有上帝,别的你什么都不需要。”妈妈严厉地说,“别惹我发火,米莉安。马上回去,回你自己的房间,让我好好睡一觉。”

米莉安强忍泪水,转身跑回了自己的卧室。

闪电,照亮夜空;雷声,惊天动地。

天亮以后,人们会发现雷电击中了他们家前院里的一棵树,那棵树

离房子只有三十英尺。

树身一分为二,状如刀劈。

精彩片段(二)

“而你们要帮助我们。”凯伦低声说。

恐慌像成千上万只蚂蚁啃噬着米莉安的身体。此刻她思绪万千:我要离开这儿。我要找到玛丽剪刀。我要报警。不能再耽搁了,我要想方设法逃离这个鬼地方。她只需要一个机会。“伊森,你应该知道这听起来就像天方夜谭吧?说了这么多,你们做这一切的依据不过是一个人临死之前的幻觉而已,但幻觉算不上灵视。很多人都以为他们有通灵的本事,但实际上——”

凯伦微微抬了抬头。

她的双眼直盯着米莉安,目光几乎要把她穿透。

“玛丽·史迪奇。”她低声说,“玛丽·史迪奇,玛丽·史迪奇。”

米莉安心里一紧。

“什么?”她问。

伊森说:“玛丽·史迪奇。她是什么人,米莉安?”

但回答的却是凯伦。

“一个名字。她内心深处的一片阴影。我把它揪了出来,就像猫抓到了耗子,叼住尾巴衔在嘴里,晃呀晃呀。”说完她阴森森地笑起来,那笑声像狂乱的音乐一样杂乱无章,仿佛她在笑一个所有人都没有听懂的笑话。

“她会读心术,”伊森说,“只要是活人,不过读得并不深,只是一些浅层次的思想,就像小孩子捡起漂浮在池塘上的落叶。”

这是个很低级的问题,米莉安本不想开口。

但她似乎管不住自己那张嘴,“如果人死了呢?”

谜之微笑。伊森说:“我们就是用这种方式找到你的。不管我们怎么拷问,韦德始终不愿吐露半点关于你的消息。他的嘴很严,但是……”

“死人的心是很容易读的,”凯伦说,她抬起头,眼神空洞,也不知在望着什么,只是舌头轻轻滑过干燥的下嘴唇,“他们的思想会短暂保留一段时间,就像气味一样,慢慢消散,直至消失……”随后她的头又垂了下去,这次垂到右边——她的脖子弯曲成一个令人心疼的角度。

她牙齿咬得咯咯响,眼睛闭着,低声哼着一首完全听不出调调的歌:

“嗯……嗯……嗯……”

伊森重新接过话茬,“是韦德让我们找到了你之前住的那家汽车旅馆,那里的职员说他的车子被偷了,一辆特别引人注目的车。我在某些部门有朋友,很容易查到你的下落。”他脸上露出类似自豪的表情,至少有那个意思。妻子的不幸或许令他难过,但米莉安认为,部分上,他对这样的结果是感到欣慰的。她在他眼睛里看到了骄傲,甚至投射出令人不安的光彩。“你仍然认为我们只是小打小闹吗,米莉安?认为我们是一群没头脑的……乌合之众?我们是认真的。我们目标明确,立场坚定。说到底,我们可不是闹着玩的。”

米莉安感觉有人在桌下抓住了她的手,是加比。

“那你们的计划是什么?我在这里又有什么作用?”米莉安问。

伊森向后靠去,好像他突然之间感到舒服了,心满意足了。他说:“我想组建一个大家庭,一个由超能力者组成的特别家庭。所以我们需要能看清现实和预见未来的人,而后我们再一起改变未来。”

“也就是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身怀绝技?他们都受到了

诅咒?”

戴维的双眼闪闪发光,“没错,我们都不是普通人。”

“但没有人说这是诅咒,除了你。”奥菲利亚说。

“你也不是普通人,”伊森说,“对吗,米莉安?”

她想说:你并不了解我。可她却破天荒地克制住了,转而提出了那个藏在她心里许久的疑问:“那个孩子,他是怎么回事?”

“艾赛亚?哦,他是个非常特别的孩子。艾赛亚本不该降临在这个世界上。他是个早产儿,妈妈是个瘾君子。”听他的话音,好像这孩子是个先知似的,或者救世主,“他在卡登儿童医院的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里死过两次,但两次都被成功救活。他被人收养过很多次,直到最后被一对好心的夫妇,也就是他的上一任养父母——达伦·鲁宾斯和多茜·鲁宾斯——交给我们。可是他的亲生母亲格雷西,”说到这里他连连咂舌摇头,“她来把他带走了。我们请她加入我们,可是……”他耸了耸肩。

“那孩子有什么特别的?”

他咧嘴一笑,“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我们会把他追回来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他有着强大的力量。”

“他是……武器。”凯伦说。她低头盯着双腿,嗓音低沉沙哑。她的肩膀随着说话的节奏一起一伏。

“哦,可我不是武器,”米莉安说,“不管你们在干什么,我都帮不上忙。我觉得我们之间可以到此为止了。”

她说完便站起身,加比也照着做,于是两个人就站在那里,盯着诸位。奥菲利亚窃笑,戴维直皱眉头。米莉安感觉身后有人,但她猜测十有八九是伊森手下那个大兵杰德,而且他手里肯定拿着枪。

伊森用指甲剔着牙,漫不经心地说:“我还没有把钥匙还给你。但在我考虑把它们还给你之前,麻烦你能否赏我们一个脸把这顿饭给吃了。我讨厌浪费。另外,米莉安,我希望你不要轻看自己。你所拥有的能力,我认为意义非凡。你能窥视我们的人生,洞悉我们的生死。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说,这可是屌炸天的技能。”

机会来了。

“你想知道?”她说。并非疑问,而是指出。

“知道什么?”

“别装糊涂。我看你也是个爽快人,就不要绕弯子了。你想知道你是怎么死的。没问题。谁不想知道呢?这就像世界上最变态的派对游戏。”

伊森舔了舔嘴唇。此刻他的内心想必已是万马奔腾:渴望,诱惑。

米莉安再清楚不过了。他对自己从未尝试过的事情充满好奇,那是最高级别的禁果——虽然腐烂,却甜美无比。瞥一眼生命的尽头,看看在黑暗降临之前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

很好,她可以好好利用这一点。

伊森站起身,“你是怎么做到的?”他问。

“对于他们,我无可奈何,”她指了指在座的其他人,“因为他们也受到了诅咒。他们的命运还在赌盘里转着。但是你呢?哦,那就简单了。只要让我碰到你的皮肤就行了。轻轻一碰,我就知道你会怎么死掉,什么时候死掉,但死在什么地方,我就不知道了,所以这也算是一个很大的局限吧。不过其他的都没问题。你真想知道?我怕你会受不了。”

伊森吻了吻他妻子的头。凯伦轻叹一声,他点点头。

米莉安从加比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可怜的加比,她还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呢。也许她能感觉得到。但愿她能,因为我需要她做好准备。可她不能冒险泄露自己的计划,所以……

应该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蒙着眼睛,除了米莉安。

她从加比身后绕过去。

奥菲利亚和戴维始终注视着她。奥菲利亚看上去百无聊赖,但是戴维,他似乎有所察觉。他知道肯定有事要发生,只是不知道什么事。

米莉安慢慢悠悠地绕过桌子,远远站在凯伦轮椅的一侧。伊森站在另一侧,他伸出了一只手。

米莉安也伸出了手。

凯伦向后仰着脖子,盯着米莉安的一举一动,她白色的眼睛里忽然布满了蛛网一样的血丝。“你,”凯伦大声说,“死神触碰过你,杀死了你身体里的东西。现在,现在他错过了你,看不到你了。”

杀死了你身体里的东西。

沙漠中传来婴儿的啼哭,米莉安确信这不是幻觉。那是一个饱受饥饿、寒冷和伤痛折磨的婴儿发出的哀号。

那不是真的,她提醒自己。这是入侵者在戏弄她。去他妈的入侵

者。她咬牙看着伊森充满期待的手。

米莉安一把将它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