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我的城池(全2册)

我的城池(全2册)

售价
RM44.80
优惠价
RM44.80
售价
RM56.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 君约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6月

ISBN:9787550027619

编辑推荐

◆一本甜到让人想要重回学生时代的青春校园文!

 

◆20cm身高差的软糯学霸&酷拽学渣的可萌可甜可撩的心动之作

 

◆网络读者高口碑强烈推荐,治愈每一段青春里无疾而终的喜欢。

 

◆你之于我,是旧时的辗转反侧,也是今日的难舍难割。

 

◆每个人的青春期大抵都会有一些让人隐晦难言、惶恐不安却又欲罢不能的情愫,它的名字叫——喜欢。

 

 

 

内容简介

年少的喜欢,就像那闷热潮湿的夏季一样,让人内心难捱。

 于江随——

是紧张地搓着手,小心翼翼地试探周池:“你喜欢什么样的?”

也是一边揪着自己袜子上的蝴蝶结,一边小小声地说——想你。

 于周池——

是把受了委屈的江随的脑袋摁到肩窝:“不准哭了。我都罩着你了,是不是?”

 也是看着比自己矮了20cm的她嘴上喊“小矮子”,揉着她脑袋的手却一片温柔。

 初相识,他是她名义上的小舅舅,他拒人于千里之外,霸着家里的小阁楼与世无争地做他的闲散少爷,大有与她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岂料后来,懒少爷开了情窦,小奶狗一样黏着人家姑娘,心机用尽逗弄人家表白。

 有些玫瑰花看起来高贵冷艳还带刺,需要人宠爱呵护,但太漂亮了。

 周池就是这么一朵。

 江随没忍住,摘了这朵花。

[/product_description]

书摘 · 插画

我的城池(全2册)

书摘 · 插画

君约,南方人,死宅一枚,内心里刀光剑影,偏爱简单温暖的治愈系故事。

已出版作品:《十九日》《觅路》《你去爱世界,我来爱你》。

新浪微博:@君约

【节选片段】

 他是新上校草榜的男生,也是与我同一屋檐下的闲散少爷。

像高贵冷艳且带刺的玫瑰花,但漂亮。

一没忍住,我就摘了。

——江随

我曾打架闹事,也曾翘课外出。

我曾睡过课堂,也曾名列倒数。

可因为她,那个说话总是软糯糯、喜欢毛绒绒玩具的女孩,

我第一次想成为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

——周池

 

 

-01-

街道上,夜灯通明。

她不怕死地问他:“你喜欢什么样的?”

路灯将她的影子拉长,她慢慢走着,没听到他回答。

过了好一会,风才将他的声音吹过来:“你很关心这个?”

“不是,就随便问问的。”

她往前走了两步,听到他漫不经心地说:“你空手套白狼啊,问我半天了,你自己呢,喜欢哪种男的?”

 

-02-

江随下到一楼,看到周池靠在单元门边。

江随抬头看他:“你身上湿了,没打伞啊?”

“小雨。”

江随捏捏他的衣袖,问:“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

“不是,我以为你找我有什么急事,这么晚。”

“没急事。”周池低头看着她,“就谈谈恋爱。”

 

-03-

宋旭飞准备向江随告白那天,周池过来“砸了”他的场子。

宋旭飞冷脸看着他:“你知不知道,我喜欢她很久了。”

周池:“听说了。”

宋旭飞:“那你为什么……”

周池:“没忍住。”

宋旭飞:“周池,你他妈有时候是真欠揍。”

周池把球踢给他,指了指额头:“你要是乐意,朝这砸。但是……”他顿了顿,低声说,“江随,你就不要想了。”

 

【节选正文】

周池和她一道往巷口走。

太阳已经快落下,天边挂着一小片红霞,有几个巷子里的老人在散步,看到江随,还认识她。江随和他们打招呼,说了几句话,周池就在旁边等着,手里提着她的小蓝书包。

快走到巷口,周池问:“你明天做什么?”

“看书吧,应该不出门了。”江随又反省了一遍,今天的作业完成量实在不尽如人意。她问:“你呢?”

“不知道。”周池无所谓地说,“有人约就出去玩,没人约就算了。”

有人约就出去?

江随脚步倏地顿住,转头看他,动了动唇:“你……”

话没说完,周池的手机就响了一声,是短信提示音。他摸出来看了一眼,江随呼吸微紧,脑袋往他那边偏,飞快地瞄了一眼,可惜看不清楚。

不会是那个沈心颜吧?

又走了几步,周池还在看手机,江随一连瞥他好几眼,憋不住了,问道:“怎么了,你有事啊?”

“嗯,有人喊我出去玩。”他没抬头,手指摁着手机,好像在给对方回信息。

皱眉:“什么时候啊?”

“今天晚上。”

今天晚上?

江随手指慢慢地攥紧。

昨晚才唱歌的,今晚就来约?才认识多久啊,这么等不及吗?

两人已经走到巷口,周池把书包递给她:“路上小心点。”

江随接过来背到背上,应了一声:“知道了。”脚却不动,眼睛还看着他。

看了几秒,江随有点茫然地低下头:“嗯,你也回去吧。”

周池笑了笑:“好啊,那我走了。”他没多停留,说完就转身,潇洒地往巷子里走。

江随站在原地,视线跟着他,看他又从兜里摸出手机,她脑子有点不受控制,好像采花贼又来摘她的花一样。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在周池快要走到红薯店门口时,江随跑了过去。

“周池……”她叫他的名字,微微喘气。

手被拉住,周池回过头,看见她瓷白的脸庞漾了红晕,唇瓣微红,眼神又软又热。他目光微动:“怎么了?”

江随看着他,心口渐渐鼓噪,声音低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你说。”

江随很紧张,不只手心出了汗,感觉后背也很热,这个时候的江随并不是很理性,她在这一秒没有再多思考什么,因为张焕明那句信口胡说、推波助澜的鬼话格外有效果。

江随的想法很朴素——

不管了。

花我先摘了,你就别想了。

她几乎没过脑子,就组织好了语言:“今天晚上,我也想约你。”

“……”

不知是不是云移了位置,天边的晚霞好像突然更漂亮了,火红的一大片,将落不落的夕阳仍然有明亮温和的光辉,旁边红薯店飘来香味。

而江随,等来了头顶的一声笑。

她还没抬头,已经被他揽到怀里。江随蒙蒙的,感觉他将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一串低低的笑声全进了她的耳朵。

“你要约我干什么?”带着笑音的一句。

江随脸热得不行。

旁边卖红薯的小姑娘看过来。

江随的脸贴在周池的胸口,他毛衣上的球球戳着她的皮肤,有点痒。

“周池……”她轻轻推他,“脸疼。”

他松了手:“哪儿疼?”

“你的毛衣。”江随揉揉脸,抬眼问,“你喜欢我吗?”

周池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低声说:“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