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会员】在结账的时候输入【Welcome99】就可以享有【RM 3】 额外折扣。

过境之鸟

过境之鸟

售价
RM33.60
优惠价
RM33.60
售价
RM42.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克拉丽莎·古纳汪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6月
ISBN:9787550027794

编辑推荐
☆ 这个世界,你真正地了解谁?

一个噩梦、一场谋杀、一段追寻。

☆ 我们经常活在楚门的世界,一旦过境,所有粗粝的真相都会滚滚而来。

☆ 村上春树的写作手法和东野圭吾的情节设定,使故事非常具有可读性和吸引力,获得国外媒体的一致盛赞。

☆ 版权风行美国、法国、德国、西班牙、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等欧亚各国。

☆ 获得并入围多个奖项:获2015年巴斯小说文学奖、入围敦迪国际书奖、圣塔菲文学奖和英国首作小说奖决选等。

☆ 随书附赠精美书签。

内容简介
1994年某个夏日,石田廉做了一个梦,梦中七年未见的姐姐惠子跟他通电话的时候突然灰飞烟灭,这个噩梦反映了现实——惠子被谋杀了。廉很困惑——为什么生活单纯的补习班英文老师会在治安良好的赤川被杀害?明明每周通一次电话,他却没有察觉出姐姐的任何异状,他连她有没有交男朋友都不知道。

茫然的廉去往赤川,协助警方调查并接任了惠子生前的工作。不知不觉,廉开始过着跟惠子一样的生活,他没有刻意去调查惠子的死因,但冥冥中仿佛有一股力量帮助他接近真相。

平淡的生活中,不起眼的线索交织在一起,廉发现自己此时才开始真正了解自己的姐姐——为何她的发色跟他们家其他人的不一样?她为什么要离开东京去往赤川小城?她跟谁交往?在他们极少见面的这几年里她独自经历了什么……

随着一个个谜团的解开,廉渐渐理解了之前从未在意过的事情,也终于有勇气回到自己的人生,面对属于自己的现实。

书摘 · 插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克拉丽莎.古纳汪是国际文坛的特殊案例——她是新加坡籍的印度尼西亚人,以英文完成了生平第一部长篇小说《过境之鸟》,讲述的是日本人的故事。该书已获得多个奖项,类似村上春树的声调,古纳汪难得地以英文精准捕捉了日本小说的特有氛围,得到了国外媒体的一致盛赞。

试读
节选一:

“你想到什么了?”探长问道。

我不认为自己的私生活会与姐姐的死有任何瓜葛,“我们谈论了我的学习,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她有没有提到什么令她困扰的事?工作或者人际关系上的问题?”

我摇摇头,“我记得没有。”

“你知道她为什么来赤川吗?跟东京比起来,这里很乡下,而且她在这里无亲无故的。”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犹豫了一下,“我们父母之间的关系不融洽,姐姐接受不了这件事。”

他查看档案,“她一毕业就离开了东京,当时是二十二岁,对吗?”

“对的。”

“那么她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十一年。”他看着我,“为什么你们家只有你一个人来参加她的葬礼?”

我答不上来。他直直地注视着我,等待我的回答,但我却一言不发。我不想过多透露家里的问题,这一切都是我们家的私事,与姐姐的死毫无关联。探长叹了口气,在他的便签本上潦草地写了几句,便签页上记满了字迹无法辨认的笔记。

“你姐姐,她有没有恋情?”

“没有。”

我很确定姐姐近期没有恋爱。并非她个人的原因,姐姐性情温顺,身材苗条,言谈举止间流露出良好的家教。总而言之,石田惠子是那种普通职员都想娶回家的女人。在她读高中和大学的时候,有一些不错的男生要约她,但都被她婉言拒绝了。

“如果我不爱他,就没有必要跟他约会。”她这样对我说。

“不要做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我说道,“这样的话,你永远都嫁不出去。”

她一笑置之,虽然她从不承认,但我的话是有一定道理的,对此,她心知肚明。

“你确定?”探长问道,打断了我的思绪。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些照片,在桌上摊开。其中一张照片上是个米色的手提包,我认得这是姐姐的。手提包被浸湿了,上面血迹斑斑。手提包的表面被撕开,包上到处是深深的抓痕。看到它,我本应感到难过,但我没有,我麻木了。

我仔细查看了其他照片,没有什么特别的。她的钱包、红头巾、钥匙(上面带着一件小兔子饰物,会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药、计划簿,以及几支笔。

“看一下这个。”探长指着药说。

我靠近查看,这是一瓶避孕药。

“还有这个。”他挑出头巾的照片。

“你认为它像什么?”

“头巾。”我答道,并没有对此深想。

“法医在上面发现了一根她的睫毛。我们还发现她手腕上有深深的印痕,像是双手被绳子捆绑过。”

我觉得喉咙被堵住了,“那么她在死的时候双眼被蒙,两手被绑?”

“我们检查的结果表明这一切早在凶杀前就发生了。从她的伤痕来看,似乎她想用手提包来挡住袭击者,”他抿起嘴,思考了一会儿,“我很抱歉我的反应似乎有些麻木不仁,但我的职责就是要从所有角度来看

待问题。”

我沉默不语,等待他的下一个问题。

“有没有可能,石田小姐加入了什么组织?或者什么团体,带着……某种性倾向?”他有些尴尬地移开目光,“我只是想说,她很迷人,而正如你提到的,她没有恋情。”

这种想法太荒谬了,我忍着没有笑出声,“我非常了解她,她不是那种四处留情的人。”

他叹息一声,但没有进一步逼问这个话题,“她没有提过任何心仪之人?”

我努力回忆,这些年里,在我们每周的电话中,有没有说过任何诸如此类的事情。

节选二:

七星来上课了,她表现得就像我们之间什么都不曾发生一样,完全是老师与学生之间的标准互动,除了交上来的家庭作业是一篇题目为《火车站》的奇怪作文,我能看出来她并没有用我给的提示来撰写这篇作文。

火车站

作者:中岛柚木

女人把自己的梦境告诉男伴。

“睡醒之后我仍将清晰地记得,”她说,“在我的梦里,我被困在一个静寂的火车站里。由于大雪纷飞,火车已经晚点。我坐在一张旧木板凳上,等待时间流逝,感觉自己又寒冷、又孤独。”

她转向他,希望他有所反应,可他似乎漠不关心。“然后我看到你,”她继续说道,“你也是孤身一人坐在我身旁的凳子上,在等待火车。”

他还是不言不语。

“你看了我一眼,所以我鼓起勇气,跟你谈话。”她说,“你非常友善,我过得很开心,我希望火车永远都不会进站。”

他挤出一个微笑,虽然他不确定这是否就是她正在寻求的反应。

“不久之后,我听到火车声缓缓而来,就醒了,不知道到底是谁的火车先行到站。”

故事就截止到这里,可这个结尾读起来并不像个结尾。

“这就完了?”课后我问七星。

她点点头,“是。”

我把她的作文放到所有作业的最后一份,所以她成了最后离开教室的学生。

“这是个引人入胜的故事,可并非我想要的,”我说,“我布置的家庭作业是一篇议论文。”

“真的吗?”她赖皮地说,“你要让我重做吗?”

“你不需要重做,因为我要走了,今天是我在这儿的最后一天。”

她的笑容消失了,“我知道。”

“你知道很多事情,对吗?”我向后靠在椅子上,“我很好奇,谁的火车会先到呢?”

她耸耸肩,“这我不知道,女人还没有来得及搞清楚,就醒了。”

我已经想到她会这样回答,“那一定令人恼火。”

“你错了,石田先生,你并不了解女人的心。她很高兴自己永远也搞不清楚,她甚至都不想知道。不管谁的火车先到,都很令人难过,因为他们中必然有一个人要先行离开。对于先走的人或许还好,可对于那个被留下来的人来说,一定非常非常伤心。”

七星把我手里的纸扯走,揉成团,打开窗户,扔了出去。

“你在干什么?”我问。

“你想太多了,这只是我写的一个故事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别为此过于担忧。”她靠向我,用指尖轻轻触摸我的额头,“看,你这里有皱纹了。”

她拿起书包,走出教室,每走一步,那高高的马尾辫就随之摇摆。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她,这个长着纤纤玉指的姑娘。在我的生命中,再也没有碰到这样一个早熟的女孩,她犹如汹涌的潮水般将我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