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行者的你 - 文轩书苑

时光行者的你

售价
RM28.80
优惠价
RM28.80
售价
RM36.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木浮生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7月

ISBN:9787550029088


在遇上行崇宁之前,她从不知道,世界上会有存在阅读障碍却又才华卓绝的男人。

在叶佳楠闯入生命之后,他也未曾想到,这个女人竟能拨动他死寂灰蒙的心。

一场跨界合作,两次埃及之旅,无数回心动瞬间。

她说:“你二十二岁时人生没有着落,那只是因为没有遇见我。”

他说:“后来,我遇见了一个将我的世界点亮的人。”

他们都是时光里的伤心旅客,也是余生路上*好的旅伴。


*************************************************


叶佳楠的生日——10月22日

行崇宁出生于——10月21日


三千三百年前的十月二十一日到三千三百年后的十月二十二日,清晨太阳的*缕阳光照到法老神像上的那二十四小时零一分钟的延迟,就是他和她之间的误差。


不问生逢何时,唯愿与你遇见,误差为零。




作者简介

木浮生,生于蜀地,自小喜欢看书,偏爱书中那些有关儿女情长的桥段。一直记得亦舒的那句话:“做人凡事要静。静静地来,静静地去;静静努力,静静收获,切忌喧哗。”

 

所以,唯愿自己拥有一颗安静的心。


书摘 · 插画



[/info_1]

从湖边的草地回到她和小肖的房间,需要翻过一个小山坡。正好还能看到些落日的余晖,偶尔能遇见从房间出来朝湖边走去的客人。

回到房间后,叶佳楠翻了一遍,在刚才的温泉池边找到了手机。刚解锁屏幕,就见小肖来电催她:“就差你了,刘总监叫我催催你,再不来我们都吃光了。”

“哦。马上。”

叶佳楠挂了电话,拿上房卡,紧接着出门。

此刻,天色已经很暗了。

这样的时节,天黑得十分快,天边刚才还鲜艳的落霞瞬间不见了。

她翻过一个小坡,继续朝湖边走。

然后她听见了对面传来的脚步声。

本以为是酒店的其他客人或者工作人员,她也没有过多注意,没想到,转弯之后,她抬眼一看,看见迎面而来的人恰恰是行崇宁。

他是一个人。

她的脚步顿了一下,继续朝前走。

行崇宁也在下一刻发现了她。

这正好是一条酒店通往湖边栈道的景观大道,修得笔直,有七八十米的样子,她和他在各自那头相向而行。

光线暗淡,远远的看不见彼此脸上神色的细节。

没有别的岔路,叶佳楠只好硬着头皮朝前走。说实话,她有些失措,甚至忘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与一个熟人远远地打了照面,应该看着对方,还是不看对方。

叶佳楠不禁越走越快,然后两三下地就走到了行崇宁的面前。

“你吃完了?”她率先开口,而垂在两侧的手有些抖。

“嗯,我不饿就先走了,现在去停车场。”他简单解释。

谈话时,两个人的脚步都未停下,一边说着一边离得越来越近。

彼此同时在隔着一米多远的距离停下,叶佳楠不知道还说点什么好,于是摸了下自己的耳朵,憋出了一句:“谢谢你下午的蛋糕。”

行崇宁看了看她,回答道:“不谢。”

然后,两个人又开始同时迈步,擦肩,而后相背而行。

走了几步,行崇宁回身看了一下在认真赶路的叶佳楠,随即又收回视线,将手揣在兜里,也继续朝前路走。

叶佳楠的脚步十分快,走到这条大道的尽头,才敢转身去看行崇宁。



却不想,就在她回头的瞬间,路边左右照明的两排路灯,却陡然亮了。

一刹那,整条路仿佛忽然被搬到了舞台剧的正中间,熠熠生辉。

行崇宁就行走在灯光的中间。

他自己也有所觉察,抬头看了看顶上的路灯,而脚下却没有停,保持着刚才的速度继续前行。

他的背很直。

叶佳楠没有出声,就这么默默地站在原地,看着灯下的行崇宁。

他的背影越来越远,直到这条路的尽头,随后,他跟着楼梯再左拐上坡就再也看不见了。

灯下一片空旷。

然后,他的脚步声也听不见了。

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半晌。



不知怎么的,竟然和自己十多年前的心酸记忆猛然重叠在了一起。她有些慌乱,朝行崇宁消失的方向跑去。

追到了拐角,叶佳楠抬头已不见他。

她焦急地喊了一声:“行崇宁!”

却没有回音。

而后,她提脚上台阶,开始爬坡,“咚咚咚”地追着。

她来的时候并不觉得这条带着急弯的坡道有多长,如今却觉得是那么难走,可是一时间,她又希望这条路能再长一些,这样免得他身高腿长,一下子就走到停车场了,绝尘而去。

待她气喘吁吁地爬到半山,一转弯就看见了行崇宁。

周围很安静,所以他刚才听见了叫他的声音,可是又不确定,于是在原地没有动。

他盯着黑暗中追寻而来的叶佳楠。

在确定是她后,行崇宁的眼神中带着诧异。

因为,叶佳楠在哭。

跨年夜那天下午,他曾问她:“为什么一个人的眼泪可以像你这样收放自如?”

此刻他却有些问不出口,只好狐疑地盯着她。

叶佳楠已经完全顾不得自己的失态,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了他的跟前。

如此一来,行崇宁看得更清楚了。

她是真的在哭。

眼眶里全是水雾,脸颊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因为泡过温泉,还是因为刚才那一阵追赶。

“怎么?”他问。

她扬起脸看他,却没有回答。

他们俩站在山路的台阶上。他本身就比她高大半个头,如今站的地方还高了两阶,更是让她的脖子仰得难受。

半晌后,她说:“我想求你一件事情。”

“什么?”

“你可不可以下来一点,和我一起站这里。”说着,叶佳楠指了指自己的脚旁边。

行崇宁有些疑惑,看了她一眼,耐着性子顺从地照做。

于是,他和她站在了同一级的台阶上。

叶佳楠抹着眼角的眼泪,垂头看了看他的脚,又仰脸看了看行崇宁,摇了摇头:“你还要下去一点。”她说话的时候,因为哭过,所以带着浓重的鼻音。

行崇宁刚要反驳,叶佳楠说:“我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

她怕他不肯照做,自己又无计可施,泪珠子又开始往外掉。

他无奈地又退后一步,到了比叶佳楠矮一级的台阶上。

于是两个人刚好没了身高差。

“就这样?”他问。

叶佳楠没有回话,只是紧紧地盯着他,然后将自己的脸迅速地凑了上去,轻轻张开嘴,含住他的那颗唇珠。



触到他柔软的唇瓣的那一刻,叶佳楠感觉自己慌乱了一天的心似乎终于平复了,连一靠近他就会忍不住发抖的手指,也开始舒缓下来。

她觉得自己仿佛是被困在干涸的沙漠中许久的羚羊,终于找到了绿洲里的甘泉。

他肯定不知道,她在那辆凌晨行驶在西撒哈拉沙漠的车上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她当时就想过这样的唇品尝起来肯定很不错。

随后,她开始贪恋着唇间那柔软美好的触感,却又觉得太浅,于是嘴唇微微张开,又继续凑近了一点。

行崇宁没有动。

既没有回应她,也没有推开她。

刚才那一瞬间,他几乎有点蒙,少女般炽热又甜美的气息朝他陡然扑面而来,将他着实烫了一下。

可是在她想要继续索取的时候,他的眉心微微一动,抬起右手,用拇指和食指的指腹捏住她的下巴,往外轻轻一用力,就迫使她的唇离开了自己。

她的唇被他的手指拉开了约莫二十厘米的距离。

她睁开自己沉醉的双眼,有些茫然。

他问:“你这是要干什么?”

这句话陡然将她拉回了现实。

叶佳楠仿佛这才从刚才的氛围中清醒过来,惊诧地瞪着眼睛:“我……我我……是……”她语无伦次地往后退了几步,却没注意身后的台阶,脚后跟未能及时提起来,于是一个趔趄坐到石梯上。

行崇宁正要伸手去牵她。

她却自己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一溜烟就跑了。

黑暗中,行崇宁听见她似乎还在下面又摔了一跤,然后又十分迅速地爬了起来。

他站在原地,挑了挑眉。


[/info_3]